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欲成欢第四部 > 第十章 快用力C我。。。快要。。。

第十章 快用力C我。。。快要。。。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而另一位当事人──顾承泽,也是一派照旧地样子,继续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声色犬马著。

    自与洛凡彻底断了关系之後,他来姜源的私人会所的频率也是越来越高了。

    但令他苦恼与不解的是,无论那群风骚的女人怎麽贴身挑逗他,他都致缺缺,相反的,洛凡那张该死的脸却在他的脑里越发清晰了。

    自来都是他甩女人的,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毫不留情地甩了,最可耻的是,自己竟还对她念念不忘。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更容易想到她,所以他不愿一个人在家里,要麽在公司里通宵工作,要麽和姜源一起在这里鬼混,他没有留多余的空间给自己胡思乱想。

    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已经计划好了自己的人生,开公司,玩女人,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甚至如何应对那对貌合神离的父母,他也早已有了打算,只是现在,他的人生里出现了一个意外,那便是洛凡,关系的最初也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然而现在,很明显,事态的发展早已坏了游戏的初衷,而且最让他难以启齿的是,这很可能完全是他单方面的自作多情。

    他不允许这种背离他人生轨迹的事发生,他更不愿承认他也会为一个本不放心思在他身上的女人费神。就这麽结束也好,以免他真的一不小心深陷了,反正天底下的女人这麽多,少了哪一个不行呢

    他最後发了一条短信给她:想走的话最好走得彻底一点,我永远不想再看见你。

    再见她也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滚吧,滚吧,反正都是要离开他的。

    他毫不留情地删除了她的号码,便立马驱车前往私人会所。只要他愿意,到处都是他的温柔乡,不是麽

    顾少,人家这里嘛,人家好痒呢。。。脱得只剩罩和内裤的女人,坐在他大腿上搔首弄姿,还将他的手放到自己的内裤里。

    果然湿光了,真是个骚蹄子。

    他邪恶地勾了勾唇角,毫不留情地伸指入她的小里,大麽指和食指则极具技巧地捏著她隐藏在毛和花瓣中的小粒。

    好舒服。。。还要。。。顾少。。。。人家爱死你了。。。。

    来回抽了好几十次,丰沛的汁水全都飞溅出来了,女人的内裤完全湿光了。

    再用力我。。。。快要。。。快要。。。丢了。。。

    女人仰起头,夹紧了双腿,不断自动地摆动著翘臀,一连快要升天的极乐表情。

    顾承泽却在此时抽出自己的手指,早已将他的指端浸湿,看著自己的手指泛著晶莹的光亮,他厌恶地一皱眉。

    抽出几张餐巾纸细细地擦著,一旁完全被忽视的女人屏气凝神,不知这位脾气怪异的大少爷又怎麽了。明明快要到高潮了,他却突地变了脸,她不仅得不到满足,还要跪坐在一边听候他发落。

    旁若无人地擦了半天的手,顾承泽才想起那个女人似的,他看也没看她一眼,冷冷地挤出一句话,还不快滚。

    凌厉的目光把女人吓坏了,她赶忙起身就要夺门而出,还没拧开门把,门却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两个高大的男人堵在门口,女人一惊,一时之间竟做不出任何反应。

    先走进来的是她的老板,姜源,还有另一个高大帅气,却浑身透露著冷然的男人,那人她也认识,是老板的同胞哥哥。

    一看女人惊慌的模样,机灵的姜源瞬间就明白发生什麽了,怎麽了,我的人没把你伺候好

    顾
脔宠无弹窗
承泽慵懒地靠坐在沙发上,衬衫的领口不羁地大开著,露出感的锁骨,在暧昧的灯光照下,他整个人显得邪魅迷人到极点。

    承泽,最近你的嘴会不会太叼了一点,这里的每个小姐都是我亲自挑选的,各个都是勾人魂的主,这段时间各种类型的我都给你找来了,你却老不满意,不如你直接跟我说,你想要哪一种,我一定帮你找来。姜源对近来好友的异常相当费解,他自来都是很玩得开的,怎麽现在像个柳下惠似的,该不是某方面出了问题吧。

    看著他狐疑的眼神,顾承泽一下子就猜到他这不正经的朋友在想些什麽了,白了他一眼,狠狠地警告他,别给我想些有的没的,我正常得很,是你的人没本事。

    没本事以前还不是玩得挺开心的麽,怎麽一下子就成了没本事了,他当他姜源是傻子麽,必然是他自己发生什麽事现下却怪罪到他头上。这个死鸭子嘴硬的大少爷

    可她姜源也实在想不出,什麽事能够让放荡惯了的男人对脱光衣服都怀送抱的美女们都提不起兴趣呢

    姜源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那男人还是如山般沈默。姜源眼眸一暗,不管如何,他都得把这大少爷照料好了,他不能再增添哥哥的负担。

    你放心,我马上找几个人来,好好提提你的趣。拉上站在门边的女人,姜源许下承诺就又出去了。

    姜源走後,顾承泽将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个男人的身上。

    怎麽今天有空来没加主语,闲闲的语气,仿佛是多好友间随意的问候。

    太久没来了。低醇的嗓音很是迷人,再不来,就要有人怀疑了。他又补充了一句。

    男人叫姜洲,是姜源同父同母的亲哥哥,也是顾承泽自中学时代开始的好友,会认识姜源也是通过姜洲。

    他这个朋友话少,冷然,即使是十几岁的毛头小子时代,也从没见过跟谁吵过架,更别说打架了。不管周围什麽情况,他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最近家里的事还顺利麽顾承泽少见地关心著别人的事。

    就那样吧。

    姜家是个大家族,姜老爷有两为太太,生有二子二女,而他的两个儿子也都青出於蓝地各自迎娶了三位太太,而姜洲和姜源则是姜老爷二儿子的二房所生。

    人多口杂这是谁都懂的道理,生在姜家里,表面上是含著金汤匙出生,实际上他们都各自为营,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天天与自己相处在一起的人抓了把柄,公司里为了上位,为了博得姜老爷的欢心,一番明争暗斗自不可少。

    枪打出头鸟,大伯的第一个儿子姜焱就是因为太出色而总被自己的父亲与两位小姨打压著。只有韬光养晦才能在这个地方更好地生存下去,姜洲自小就深谙这个道理,为了让别人猜不透他的心思,他从来都是一副莫不关心,置身事外的样子,学习成绩也一直维持在中上的水平。

    直到大房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以他的乖巧懂事入手进行了好一番评论,表面似是在关怀他赞扬他,实际则是在提醒众位亲戚,这个沈默得不像是十几岁的同龄人的少年定是在隐藏什麽,那一次,姜洲是真的觉得怕了,他怕自己也遭遇姜焕的经历,他的妈妈他的弟弟都在指望著他呢,他必须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来。

    从这以後,旷课,把妞,打架,他也都一一参与了,同一般的十几岁男生一样的血气方刚。几位亲戚不如之前那麽夸赞他了,同时也不如之前这般防备著他,他稍稍松了一口气,看来所有的伪装都不是白用功。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