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欲成欢第四部 > 第十章 反正对她来说我怎样她都无所谓2

第十章 反正对她来说我怎样她都无所谓2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与顾承泽熟了起来,说他打架,其实他只不过是在旁观顾承泽跟别人打架,最後再承认自己也参与了而已,说他把妞,其实他只不过是跟著顾承泽一起到夜总会去过几次,事实上除了喝了一杯黑咖啡之外,他什麽都没做。

    只是旷课真的成了他的习惯,他越来越不爱去学校了,那里眼线太多,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汇报,但显然,外面的世界也算不上多自由,他时常会发现自己被跟踪,於是他只好躲到顾宅里,顾司令的孙子,哪怕是他爷爷也不敢动,於是,这里成了他最好的庇护,顾承泽也理所应当地成了他最好的朋友。

    承泽,有兴趣跟我说说,最近你是怎麽了麽

    当事人一挑眉,一脸不羁道,呵,姜源那混小子又跟你说什麽了

    哪里需要姜源说什麽,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姜洲以相当优雅的姿势倒了一杯特制的黑咖给顾承泽,别老用酒麻痹自己,人,还是清醒点的好。

    顾承泽喝了一口黑咖,五官就立马纠结在一起,苦死了,也不知你爱它什麽。完全不掩饰自己对朋友的最爱的难以忍受,顾承泽喝了一口酒漱口,姜洲,你看,就像你爱黑咖,我爱一样,很多适合你的东西,完全不适用於我,比如太过清醒。

    姜洲无意与他在清醒与否的这个问题上多加纠缠,话题一转,试探地问他,所以是──被女人甩了

    看上去像麽顾承泽挑眉。

    难道不像麽

    我顾承泽会被女人甩呵呵,说我会喜欢一个女人已经是天方夜谭了,还因为被她甩了而难过,整个人变得不正常,你信麽

    怎麽不信我一直都相信,你早晚会遇到一个让你收心的女人。

    就像你的小白一样说起来,前两天,我刚看到,小白跟你那同父异母的大哥出双入对,有说有笑呢。顾承泽双眼紧盯著多年的好友,似乎很关心他的反应。

    可是姜洲还是一如既往地淡定,能被你看到的事,很明显,我都早已了如指掌了。为什麽还要多说一遍给我听,嗯呷了一口黑咖,姜洲不慌不忙地做出猜测,想要刺激我为什麽呢是不是因为我刚刚戳著你的伤心事了,你真的爱上那个女人了是麽

    危险地眯起双眼,顾承泽明显不悦了,爱我不懂爱。从来没人爱过我,可我一样活得很好,我想我是一辈子都不需要那种东西。你没猜错,是有个女人甩了我,不过要谈到爱,那便有点可笑了,她顶多算是我的众多床伴之一。

    姜洲侧著头看他,从表情上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麽,他只是一言不语,似乎是在等顾承泽的下文。但顾承泽显然不想透露更多。

    千万别自作聪明地去查她。顾承泽冷言道。

    你这种态度和语气,确实让我挺想查她的。只要他想知道,这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麽。

    那我也不介意在你的小白面前美言几句了。顾承泽毫不示弱地回答。

    本以为小白是他的命门,没想到姜洲完全不在意地耸耸肩,随你便吧,反正对她来说我怎样她都无所谓。

    顾承泽试图从姜洲的脸上找寻到一丝落寞的表情,却失败了。男人就像在叙述一件与他毫不相关的事,平静自然,毫无破绽。有时候,顾承泽真的很佩服姜洲,他无法想象姜洲到底承受了多少常人无法承受的事,到头来,还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

    倦了,不说了,我去里面的休息室睡会,你──自便吧。姜洲揉揉眼睛,动作是少有的孩子气。

    男人的友谊说来也奇怪,顾承泽自认,姜洲是他最放在心上的好友了,有时候,他却还是想要用刻薄的语言刺激一下他,看一看他破功的表情。因为他太会伪装了,即使在他面前。好友之间不应无所隐瞒的麽他何必对著他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看著好友渐行渐远的背影,顾承泽终是忍不住低声道了一句,抱歉,你知道,我并非故意让你难受。

    姜洲没有回头,身子却是一滞,下一刻房里便响起他的一声嗤笑,为了什麽道歉比这难听的话我不知听过多少,早就麻木了。你顾大少千万别为这点小事道歉,我可不习惯。你还是维持我心目中那个我行我素,无所畏惧的大少爷的形象比较好。

    对了,还有,世界上的事不可能每件都被你料到,正是因为未知,才有趣。所以,面对感情问题的时候,你也别那麽抗拒,遇到你人生的意外应该是让你高兴的事才对。试著去接受而不是赌气,也不是那麽难吧

    说完这些话,姜洲再也没有停留,直接往休息室走去,只留下一脸诧异与茫然的顾承泽。

    最了解他的始终还是姜洲,叫他怎麽能不珍惜这位好友呢他也曾试图缓解姜洲与易白之间的关系,却都被当事人之一的好友拒绝了。

    他是故意招致个花花公子的名声来隐人耳目,他的父亲是次子,地位不如长子,他又是二房所生,地位又不如大房,人微言轻,他很难才能保全自己,谁能想象有多少的矛头都在暗暗指向他呢他走的每一步都可谓是如履薄冰。

    他常常会莅临夜总会或是私人场所,但都是不近女色,滴酒不沾,这种好男人那个傻姑娘却不知珍惜,还与他的哥哥走得那麽近,这要换作是他,他肯定不顾一切把她抢来了,哪里会像姜洲这般忍辱负重。

    那麽,对於洛凡呢既然忘不了她,该不该把她抢过来呢思绪一旦转移到自己身上的问题时,结论便不是那麽好下的
四十岁的男人全文阅读
了。

    而就在此时,门又一次被人打开,这次进来了好几个穿著暴露的男男女女,而最後进来的人正是姜源。

    快点表演给顾少看看,谁的表演最能挑起他的欲的,重重有赏。

    所以还找了几个男人来,是准备让他看现场版的av麽

    没几分锺,几个男女就分成了三对,两男一女组合,一男两女的组合,以及近在他眼前的一男一女,都纷纷放浪地开始做起爱来。

    那几个男人都是天赋异禀的,他看见他面前的男人昂扬著巨大的器,不由分说地由背後入女体的深处。

    啊啊。。。入的同时,女人惊声尖叫。她纠结的脸离坐在沙发上的顾承泽只有几步路的距离。

    身後的男人暴地揉捏她前的两处丰,指端掐著她嫣红的头。

    好爽。。。好爽。。。再给我。。。女人放浪形骸地呻吟著,完全不在意与顾承泽对视,仿佛顾承泽越看她她越有感觉似的。

    男人抬起她的一条腿,更深入到她的体内,横冲直撞著,每一下都要把纤弱的女人撞飞似的。

    女人诱惑地一舔嘴唇,眼睛勾魂地盯著顾承泽,没有男人会对这样的她不动心的,她深信这一点。

    可谁知,顾承泽只是淡淡一笑,毫无反应地盯著她看了一会儿,就这样就想勾引他他玩过的女人估计可以包下一个航班了。还有什麽招数是他没见过的

    另一边的也玩得很疯,一个女人的下体正被猛烈地著,而另一个女人大开双腿,将女对准男人的最,让男人舔弄吸吮她的湿,两个在同一个男人身上承欢的女人还忘情地面对面接吻,是荡到极点的湿吻。

    而仅剩的那个女人正在被两个男人同时抽著,菊和女同时被占有著,女人不住地呻吟娇喘,大呼还要,男人则嘶声低吼著并时不时用言荡语刺激著她。

    可这大乱交的场面却只让顾承泽觉得心烦,这样的游戏他玩过太多,一时的愉快之後,便是整夜的空虚,这麽多年他到底在追求什麽,真的有意义麽他迷茫了。

    姜洲让他问问自己的心,可他不敢,他怕那个答案会毁了他。

    顾承泽没有在私人会所里多做停留,不得不承认姜洲的一番话却是引发了他的思考,他也终於愿意承认,自己每晚来这里不过是在逃避而已。

    他在这里已丝毫找不到什麽乐趣了,只觉得至少这里的人是欢迎他的,至少,这里有他的朋友,至少,他在这是自由的,想来则来想走便走。除此呢没有任何意义了。

    又恢复一个人开夜车胡乱兜的状态了。多麽熟悉,又多麽可笑。

    从十五岁起,尚未拿到驾照的他,就将开夜车兜风当成每晚的保留项目。

    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所有人的眼里他都是幸福得像花儿一样的红三代,可又有谁能体会他的家是怎样一个冰冷的地方。

    表面上恩爱的顾氏夫妇,实际不过是各玩各的熟悉的陌生人而已,各自都在外面有自己的乐巢。

    所谓的顾宅不过只住了一位顾少爷而已,多麽可笑的政治婚姻,所有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诞生一个他而已。

    除了生命和金钱,他们不曾给过他任何东西,连一眼的关心都没有

    顾承泽按动按钮,将顶棚打开,任由夜里的凉风吹打在自己的脸上。

    爱情是多麽可笑的两个字,那些爱得死去活来的人哪有他的父母活得那麽逍遥自在为情所困呵,愚蠢

    看著路边来来往往匆忙的行人,看著写字楼里还亮著的灯火,绝望感加倍地侵袭著他。

    努力工作为了赚钱,有了钱又怎样呢人生到底如何才能有意义,周而复始地过著相同的日子,对一切都毫无感情,这样的生活到底有意义麽

    童年时代还知晓心痛是什麽感觉,而如今,他再也没有痛,只有空。

    漫无目的的行驶,空得不知去想什麽,直到路过剧院,一个熟悉的身影将他的目光完全吸引住了。

    她对著身边帅气的男人巧笑倩兮,一脸温柔,那男人更是得寸进尺地了她的头发,却被她一肘子顶在肚子上。

    他们有说有笑的模样刺痛了他的眼眸,她从未如此。。。。从未如此对他笑过,无论送给她再多的名牌珠宝,她都吝啬於施展笑颜,他本以为他是故作姿态,可是一段时间之後,他终於意识到她不过是生冷淡。

    但如今看来,事实好像又并非如此,她不愿笑,不过是因为对象是他而已。

    望著两人并排著渐行渐远,他突然觉得一股猛烈的寒意瞬间侵占了他的全身,他兀自冷笑了两声,呵呵,顾承泽,你看你,到哪都惹人厌。

    爸妈也好,洛凡也好,没有人愿意在他身边,就连最好的朋友,姜洲,也不知是不是想借他家的影响力做自己的後盾而亲近他的。

    凭什麽要让他一无所有,他顾承泽难道是如此轻易向命运妥协的人麽,他已不想再承受下去。

    突地,他那强硬的爷爷曾说过的一句话在他脑海里响起,如果想要的得不到,那便抢来吧。

    他的脸上毫无波澜,一脸的平静,但是紧握的拳头却在不经意间泄露了他的怒气,直到那两人消失在转角处,他的拳头也没有松开。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