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欲成欢第四部 > 第十三章 管他怎麽想,反正你是我的

第十三章 管他怎麽想,反正你是我的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不知是否是被昨夜冰火两重天般的激烈爱所害,隔天早晨,顾承泽醒来後就发现枕边人有些异样。

    小脸红彤彤的,还不停咳嗽,打喷嚏。

    他赶忙找来体温计,让她含著。

    三十八度七果真是发烧了,看到她的小脸痛苦地揪成一团,他的心也不好受,开始责怪自己昨晚不计後果的疯狂。

    你躺一会儿,我打电话叫张医生来。帮她掖掖被角,他掏出手机准备拨号,却被她拦下。

    不要。。。我吃点退烧药就好了,别这麽大费周章地把医生叫来。她早习惯了一个人面对小病小痛,比起以前所承受过的病痛,发烧到三十八度多又算得上什麽呢

    还是把医生叫来保险一点,不然我不放心。

    不放心他是在担心她麽看到他紧张的表情,一种奇怪的情绪在她心中蔓延开来,明明前两天还那麽恨他的,可是现在却再也没有那般强烈的恨意了。

    见他已经按了两个键了,她倏地一下坐起来,伸手就要将他的手机夺过来。谁知,这动作太大,牵动了她还在泛著疼的下体。

    啊。。。经不住疼痛的折磨,她下意识地叫出口。

    怎麽了下一秒,顾承泽已经把她揽入怀里,哪里不舒服

    没事的。。。那个地方的疼叫她怎麽说得出口。

    你总说你没事,看来是非得把张医生叫过来给你好好查查了。

    是下面疼。。。昨晚,你太用力了,现在还疼著。。。没办法,不说是不会饶过她了。

    闻言,顾承泽眉头一展,忍不住发出两记闷笑,笑得洛凡都不敢看他了,凭什麽,明明是他酿的恶果,却要她来承受

    有什麽好笑的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好了好了,不笑了。将她的碎发拨到耳後,在她耳边吐著气,说说看,为什麽不要医生来,嗯

    无奈地叹口气,男人还真都是迟钝又大意。她指指自己的颈侧,我身上到处都是这种东西,被医生看了,那他要怎麽想

    顾承泽看到自己在她身上种下的点点小草莓,以及她娇嗔的脸庞,同时感受著被他拥在怀里的柔软娇躯。前几日的郁结,刚才的担忧,都被一扫而空,只留满满的沁甜之意,满得仿佛都要溢出口。

    止不住的笑意爬上他的俊脸,他低头用薄唇厮磨著她的耳廓,含住她的耳垂细细舔弄,管他怎麽想,反正你是我的

    这温柔的霸道,叫洛凡的心跳都乱了,他以前从未这般对待过她。难道得了病还真的有特权了怕只怕,这份温柔,这般宠溺,都只是昙花一现,现在他是心情好了才肯这麽对她,也许过两天,他的本又要露出来了。

    怎麽心跳得这麽快察觉到心跳的异样,他心里又是一紧,殊不知罪魁祸首是他自己。

    没事的。她努力平静自己的心跳,现在好多了。

    嗯,是缓一点了。他轻拍著她的背,想哄小孩一样哄著她,你睡一会儿吧。

    他温柔的举动让她的心都快化了,又觉得这样的动作实在不适合他顾大少,想著想著不禁笑出声来,干嘛像哄小孩似的。

    有很好笑麽他的目光变得
她的男人是雪狼sodu
游离,像是在回忆很久远的事,也是,都快二十年了,还真是个老土的动作。他自嘲地笑笑。

    我妈妈那个时候老是这麽哄我睡。不难发现,他的表情里吐露著淡淡的忧伤。

    妈妈两个字也使得洛凡口一闷。四,五岁的时候,她的妈妈也会念著故事,哼著小曲儿哄她睡觉,还总是著她的头夸她乖,或是给她买各种好看的衣服,这些遥远的回忆是她如今唯一的温存,却也是心上永远的伤疤。

    吃了退烧药的洛凡脑子本就昏昏沈沈的,再加上陷在模糊的回忆里,脑子混沌得很,阵阵困意轮番袭上,不多久她就睡著了。

    直到她熟睡,顾承泽才松开她,让她平躺在床上,用棉被将她盖得密不透风。

    他静静地观赏她的睡颜,一时间竟有些痴迷。在他面前的女人从来都没有不做作的,刻意的风骚,刻意的清纯,刻意的讨好,刻意的清高。他见过无数种女人,她们表面上各不相同,但归究底却是一样的,她们都想吸引住他,因此她们会使出浑身解数扮演一个她们自认为会吸引她的女人。

    事实上,顾承泽是一个情商与智商都很高的男人,他能轻易地看透一个女人的心,因此他才会对女人不屑,不在意。只是洛凡,却是个意外。

    她不爱化妆,基本都是素颜朝天,她没有那群女人美豔,她也谈不上清纯,可她却总让他觉得干净,安宁。她不常在他面前笑,更不像那些假惺惺的女人一样总想用眼泪博得他的同情,可越是这样,他越是想要透她的情绪。

    他知道她对他总有著防备,她的眼神时常是锐利的,警惕的,就如同一只时刻防备著的小兽,只有在如今,她深眠之时,他才能看见她完全松懈下来的样子,她的脸庞就如同婴儿般美好,他忍不住轻轻爱抚了几下,滑滑的,软软的。

    指尖滑过她的樱唇,脑海中闪过过往接吻时她小嘴的甜美,他的欲望就起了,克制不住地轻吮她的粉唇,为了不吵醒她,他使了最小的力道,摩挲著她唇上的纹路,再伸出舌头轻舔,没舔两下,就看见洛凡一皱眉,发出两声挠人的嘤咛声,还翻了个身。

    顾承泽一惊,以为自己吵醒了她,还被她看到自己如何轻薄一个熟睡的人,哪怕是久经情场的他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幸好,洛凡并没有醒,她翻了个身便继续睡了。

    只是她的眉头始终紧皱著,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发出几个短促的音节,整个身体都绷著,大概是做什麽噩梦了吧,顾承泽这麽理解,至於噩梦的内容,他也能猜个十之八九的,八成是梦到他怎麽囚禁,蹂躏她了,该说他可悲,还是该说她可怜,连梦里都要这般纠缠著。

    纠缠便纠缠吧,好与坏他都不在意,既然心里有了决定,便不会轻易放弃了。

    从昨晚到现在,洛凡都没有吃过东西,想著她醒来一定会饿,顾承泽决定亲自下厨,熬了一锅粥。

    洛凡这一觉一直睡到晚上,她一醒,顾承泽就把粥端上来喂她。

    复杂的粥我也弄不来,只能在里面撒点糖,你就将就著喝吧。

    顾承泽的语气淡的很,仿佛在说什麽天经地义的事,可洛凡却明显被这句话震到了,不敢相信地问,这粥。。。是你熬的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