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欲成欢第四部 > 第十七章 洛凡,为了我忍一忍好麽

第十七章 洛凡,为了我忍一忍好麽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尽管一早就对宴会地点的华丽非凡有所想象,但当洛凡从顾承泽的兰博基尼上跨下来的时候,还是被眼前气派的别墅震撼了一下。

    华丽得堪比皇家庭院的建筑就影藏在欧式音乐喷泉的背後,从水光的折上看过去,简直就像是殿堂一般闪闪发光。

    顾承泽将车交给专门负责泊车的工作人员後,迈步走到洛凡身边,他能看出,她凝望著别墅的眼神里暗藏的些许担忧。

    他知道她没有参加过这种大场面,所以紧张难安在所难免,可对於他而言出席这种场面是家常便饭的事,她若是要长期留在他身边就必须学会适应。

    即便知道她不爱抛头露面他也不能让她逃避,能够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必须有这个能力去应付各种大场面。不过虽然他给不了她逃避的机会却还是能给她一点支持和宽慰。

    他故意抬高折起的手臂,轻咳一声引来她的注意。

    洛凡转头看了看他,心知他是要自己勾著他,洛凡乖顺地照做。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勾住他的手臂後,她的心情似乎平复了不少。

    如果不想和他们多说什麽的话,也别勉强自己。我介绍你的时候,你稍稍点点头,说句幸会就够了。不过记住要多微笑,抿著嘴笑就可以了。

    男人是在教她社交之道麽可是他之前明明说不许她对任何宴会上的男人乱笑的,他这是自相矛盾麽

    此次宴会是由木森集团主办的,目的则是为庆祝其成立二十周年。

    不少社会名流都出席了,其中有几个还是洛凡能叫得出名字的,因为在财经类节目上常常能看见他们的身影。

    不过也有让她意想不到的人出现,那个人是刘副市长麽

    嗯。顾承泽淡淡回应。

    看来木森的势力果真不小。

    其实你叫得出名字的几个大型财团都跟政界或多或少地有些关系。顾承泽解释道。

    那也包括你印象里顾氏的势力应该是比木森更大的。

    当然。顾承泽浅浅一笑,却没有多少得意的意味,接著他又补充说,你别忘了我爷爷是顾司令,现在有好几个当政的当年都是他的手下。只可惜,不论是我爸还是我对从政都不感兴趣。

    洛凡知道顾承泽的话里绝无半点夸张的成分,顾家长孙,顾司令唯一的孙子,顾氏集团的首席接班人,这些身份不要说是对於一般人而言就算是对於身处上流社会的这些人而言,也足够成为他们讨好的对象。

    看著一个个前来向顾承泽敬酒的企业家和政客,洛凡的心头起了些苦涩的味道,她与顾承泽的身份差距,是一条多麽难以跨越的鸿沟。

    送走一批敬酒客套的人,顾承泽第一个反应就是看身边的小女人,见她一脸落寞,又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心头一软,凑过去问,还是不适应这种地方麽

    还好。真的是还好,她真正烦恼的并是不是这个。

    以为她言不由衷的顾承泽轻叹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其实我也不爱这套虚的,可有些事我不得不做。我知道我为难你了,可是洛凡,为了我忍一忍好麽

    他温柔的语气宛如一股暖流注入洛凡的心田,她不得不承认,只要他一对她温柔,她就完全抵抗不住。

    其实也没有你想得这麽夸张,出来见见世面,对我来说也不是坏事。她偏过头对他扬起一笑,我刚刚表情真的有这麽臭麽

    她的眼里闪烁著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标准的瓜子小脸也焕发著别样的光彩,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笑又多迷人,看得他心痒难耐。那抹了唇蜜的樱唇也显得格外诱人,若不是这里是公共场合,他早就吻下去了。

    他强忍住欲望,手却忍不住抚上她的脸庞,低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倾吐著,我说过在这里只能抿嘴笑,记得麽他不愿她这样夺目的笑颜被他意外的人看到。

    难道她刚刚笑得有失教养麽洛凡不懂,但对於毫无经验的她而言,最好的选择就是听这位老师的话。

    顾少大驾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来人正是木森的ceo郑哲浩,看上去也不过三十来岁的模样。

    郑总客气了,木森二十周年庆,这麽大的日子,我怎能不来。

    呵呵,谁不知道顾少是大忙人,是顾少给面子,郑某人怎会不懂,招待不周的地方,敬请海涵了。郑哲浩举杯与顾承泽碰撞了一下,笑著一饮而尽,这时才将目光移到洛凡身上。这麽漂亮的美人,不知是顾少的

    顾承泽顿了一下,回答说,目前是我的私人助理。

    郑哲浩注意到洛凡锁骨上的玫色痕迹,自然对於私人助理这个身份生了怀疑之心,若只是助理,那倒可惜了些。

    郑哲浩暧昧不明的笑让顾承泽怎麽看怎麽不舒服,他更不喜欢的是他的目光过多地停留在洛凡身上。

    郑总,那边有好几位我们生意上的老朋友,不如一同去打个招呼

    那自然好。

    洛凡刚准备跟上,就被顾承泽拦下,他低声对她说了句,你留在这,我马上回来。就匆匆离去。

    洛凡有些泄气地站在原地,难道是她刚刚的表现不好麽

    还来不及多想什麽,深蓝色香奈儿手袋里的一阵震动就将她的全部注意力吸去。

    来电人竟是林墨染

    她赶忙从边门走出,一路快步走到走廊最深处,看了看四下无人她才接通。

    顾承泽应付完一群老家夥,便习惯地找洛凡的身影,却发现她并没有听他的话待在原地,他穿越整个大厅都不见她的影子。

    不知为何他心里顿时就生了慌乱的感觉。这时他才清晰地体会到,这个小女人对他而言竟是重要到这地步了。

    厅里找不到人影,他就到走廊里找,左看右看好一会儿,甚至在厕所门口都等了一小会儿,还是不见洛凡。

    他便往走廊深处走去,这次,终於被他找到了

    同时他也清晰地听到那个背对她的小女人对著电话那头轻声细语地说,墨染,我们见个面吧,尽快,我有话对你说,很重要。

    
花都欲美后宫记小说5200
他这边为她担心著急,她倒好,正和她的旧情人缠绵悱恻呢。所有的柔情蜜意瞬间化成满腔的怒意,顾承泽的拳头不自觉地握紧。

    按下挂断键的洛凡,似是了了一桩心事似的,长舒了一口气,可才没放松几秒,就莫名地感觉到一阵怪异的压迫感。

    转身的一刹那,她的心差点跳出了嗓子眼,因为眼前站著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男人。

    男人面部紧绷著,手也握成了拳头,很明显正处於盛怒之中,洛凡知道自己刚刚那通电话又被他听去了,为什麽总是这麽巧

    男人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却长久不开口说话,心知在劫难逃的洛凡只好硬著头皮主动发问,你怎麽在这

    男人还是不说话,只是双眼牢牢地黏在她的身上,似是要把她看出个洞来才罢休。

    到前厅去吧。男人怪异的举止让洛凡心慌,可她真的不想和他僵在这里,於是明知他可能不会理睬,还大胆提议。

    男人双眼一眯,眼里闪过一丝光,然後,出人意料地一把抓过洛凡的手臂,毫不留情地使力一路将她拉进厕所。

    你做什麽顾承泽你放开你抓疼我了你疯了是不是这里是男厕洛凡死命地挣扎,却是毫无效果,顾承泽抓得很紧,将她的手弄得生疼,还毫不怜惜地将她甩到厕所的墙壁上,就铺天盖地地吻下来。

    洛凡也被他弄得火气极大,哪里肯好好让他吻,她使了吃的力气咬他的唇,顾承泽丝毫不为所动,还将舌头伸入她嘴里,於是洛凡改咬他的舌尖。

    谁知,顾承泽还是如同一头野兽一般,既暴又毫无章法地与她接著吻,洛凡可以清晰地闻到两人口腔里蔓延开来的血腥味,她想她一定是将顾承泽咬得不轻。

    可男人还是发疯似的不肯停下,一直到两人的呼吸都乱了,他才放过她。

    顾承泽果真是负伤了,他唇上冒出一颗颗细小的血珠,他却毫不在意的样子,随手抹去。

    洛凡突然感觉自己好悲凉,只要他喜欢,自己就丝毫抵抗不了,他一个心情不好就能随便将她拖进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的男厕里,肆意凌虐,他时而温柔时而残忍,却总牵动著她的情绪,完完全全将她握在手心里玩弄,其实她不过是他无聊时的一个玩物吧,心情好了就给颗糖吃,心情不好了就来一巴掌,就因为家世显赫,就能这麽作践她麽

    有趣麽顾少爷洛凡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声音也凉的慎人。将我玩弄於股掌之间真的这麽有意思麽

    听到这句话的顾承泽,怒气更盛,他本来心情尚佳,却被她一通电话,仅仅那一声柔的要滴出水来的墨染而坏了所有的好心情,他将她玩弄於股掌之间呵,到底是谁将谁玩弄於股掌之间他难得对一个女人这般上心,他本都准备给她个名分了,为什麽她还不知足,要这般勾三搭四

    你到底还要什麽顾承泽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洛凡一愣,完全不懂他的意思。

    我尽全力在对你好,给你所有我能给的,你到底还不知足什麽顾承泽的神情中夹杂著些疲软之色,林墨染有多好,嗯你说说,他比我好在哪里

    他在说我尽全力在对你好,给你所有我能给的这句话的时候,洛凡感觉到自己的心重重地一颤,继而心头溢出丝丝甜蜜。可这份隐约的惊喜还没持续多久,就被他後来说的话完全打破。

    还是说你也不过是贱女人一个,天生就是个爱勾三搭四的贱货

    顾承泽继而颓然一笑,笑容里带这些自嘲的意味,我以为真心待你便有回报,可事实呢你左右逢源春风得意,我却将心思都放在你一个人身上。我还真他妈犯贱,放著那麽多女人不上,放著那些真心待我的不管,却在这里担心你。

    他越说怒气越盛,到最後气极了,便用力捏住她的下巴,看著她疼得眯起眼来,他竟生出些报复的快感,每次看我对你好的时候,你是不是还在心里暗暗想著,顾承泽真他妈是个蠢货,恩

    将你玩弄於鼓掌之间有趣麽呵,你这招做贼的喊抓贼还用得真妙。玩弄你你倒是提醒我了,我是该好好玩弄你。他眼里释放出森的光芒,下一秒就握著了她的绵,发泄似的揉捏。

    不,不是这样,本就不是。洛凡被他的误会弄得心头一酸,他怎麽可以这样想她,当初他养了那麽多情妇的时候她也依然愿意跟在他身边,为什麽现在不过是出现了一个爱慕她的人,他就可以这样侮辱她

    这就是她倾心了这麽多年的男人麽他心里可曾将她置於与他相等的地位看待过她看著他如何肆虐她的身体,眼眶渐渐泛了红。

    呵,你现在算什麽在我面前装可怜,想讨我怜惜麽可惜晚了,我今天非要得你这个贱女人哭著样求饶。

    他不知何时已将她的礼服脱去,用力掐了下她嫣红的小头,你下面的骚是不是想要了,恩小骚货。真想玩坏你,看你以後怎麽勾引其他男人

    由於今天穿的是贴身礼服,所以洛凡穿了丁字裤,这丁字裤在顾承泽的眼里极为热惹火,看得他双眼烧红,果然是个小骚货,这种内裤穿了和没穿有什麽区别,你是不是巴不得把整个屁股都露给别人看

    一双大手抱住她两片雪白的臀瓣,在她毫无准备的时候重重地给了她丰臀一巴掌,他可以料想得到她被打得有多疼,因为他的手也是生疼的,可是他却爱这种感觉,爱她和他一起痛一起难受的感觉。

    他的另一只手伸进了她的丁字裤里,寻到她的蜜口,深深入,这一系列的动作里,她都没有任何反应,没有挣扎也没有欢愉的呻吟,顾承泽恨透了她如死鱼一般的冷淡样子,於是,他故意加大了手上动作,舒服麽,恩洛凡,你明明已经湿了,还在这装什麽贞洁烈妇,装给谁看呢你面前只有我,而我不知目睹过多少回你骚浪得像条母狗似的样子。

    给我大声地叫出来。他恨恨地命令道。

    你非要这样侮辱我才满意麽洛凡在他的一番折磨之後首度开口,声音哑得厉害,而她一开口那憋了许久的泪水扁一发不可收拾了。

    不知为何,顾承泽看见她眼泪肆意流淌,又一脸绝望的表情,心如同被硬物强烈撞击似的好一阵钝痛,疼得他呼吸一窒。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