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无孔不入 > 第6章|求你,进来

第6章|求你,进来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鱼缸里的水,羞羞仍然是一动不动的。沈顾著急了,用食指碰了碰水中的章鱼苗,还好看到了微若的反应──羞羞的小触臂轻轻动一下。

    真是麻烦小东西。为了安全起见,沈顾决定带它去阿v那里做健康检查。尽量稳当的拿起小鱼缸,生怕水流冲击力会给这只半透明的小生命造成伤害,他直到启动了车子,行驶在去阿v店里的路上,才发现自己正穿著浴衣拖鞋。

    千万不能让公司的人看到他心惊胆战,如果让小黄他们看到平常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沈总竟然穿著浴衣拖鞋出门,不啻为第二天的头条新闻

    好不容易捡著僻静的小路,绕道了宠物店,宠物店已经打烊了,只有二楼阿v住的地方留有橘黄色的的灯光。阿v宠物店的招牌在月光下竟有几分森的感觉。

    阿嚏──刚刚打开车门就被深秋的晚风吹了个正著,只穿著单薄浴衣的他哪里是秋老虎的对手。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进院子,叮咚叮咚的按了门铃。

    幸好事先有打过电话,不然阿v那个臭脾气一定会推三阻四。暗的猜测别人的内心显然是这位沈大总经理的长处。

    打过三五个喷嚏以後,门内才传来啪啦啪啦的脚步声。

    浓浓的暖意随著门内温馨的灯光顿时把沈顾全身笼罩住了。

    踩著吱呀吱呀的木地板,穿过小小的旋转楼梯,长长的昏暗的走廊,

    沈顾来到一间看上去像是书房的地方。打量了一眼手中的羞羞,它仍然无打采的停留在原处,显然没有故地重游的激动。

    谢谢你亲自跑一趟在沈顾坐在舒适柔软的欧式沙发上面,喝了一口暖和的红茶之後,阿v开口道其实如果宠物没有违反规定,就不允许退货,是骗您的。虽说是狡猾的欺骗,但阿v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狡诈,仍然是一本正经 想必您也看到了,宠物的义务只有一条,而通过您的叙述,我已经了解到了您的宠物确实有违背条例的行为──在没有经过主人允许的情况下进入了主人的体内,对主人的身心造成了伤害,因此我同意退货。请在这上面签字。

    不等沈顾说明来意,一张退货协议书就递到眼前。

    他用余光扫了一眼协议书,刚想开始解释,突然发现协议书最後一条写著一个宠物的一生只能拥有一个主人,因此被退货的宠物只能接受处置。

    处置,这是什麽意思

    就是要被杀死的意思阿v冷漠的说,完全没有在购买羞羞的时候那种娘家嫁女儿的姿态了。不过您无需自责,这完全是因为宠物咎由自取,行为不当对您造成了伤害。话音还没落下就伸手把旁边茶几上羞羞住的小鱼缸拿走了。

    等等沈顾连忙阻止,我,我这次来不是要求退货的。

    哦阿v转过身,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狡猾笑容。

    是,是这样子的,我刚把羞羞放在了自来水里,所以

    什麽阿v细长的眼睛里满是愤怒你放了多久

    一个小时

    你竟然把章鱼苗放在自来水里,还放了一个小时完全没有了平常温文尔雅的形象,阿v忍不住大声斥责眼前这位不负责任的客人。说完,不等
嫂子合集笔趣阁
沈顾解释,就头也不会的拿著小鱼缸向门口走去了。

    ──────

    带著羞羞离开宠物店,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锺了。全身疲惫的沈顾耳边,仍然回响著阿v喋喋不休的叮嘱。刚刚阿v用极其细小的针头喂羞羞吃了康复的药剂,并且吩咐沈顾在接下来几天,都要将这种药剂调配到饲养羞羞的水中。并且──

    请您务必向您的宠物道歉,并且得到它的原谅阿v说软体动物的自尊心极强,如果您的道歉不真诚,或者它不接受的您的歉意的话,有可能会绝食而亡。

    道歉吗──愁眉苦脸的盯著眼前小小的鱼缸,沈顾为难的要死。从小天之骄子,被众人捧在手心上的他,总共道歉的次数用一个手就能数的过来。不过作为商业英,随机应变的能力是很强的,很快,他就把自己调整到了与客户谈判的状态,一本正经的说道──

    首先我认为,这次事件是由於我的疏忽造成的

    道歉法则第一条,主动承认错误。

    是我在购买了宠物之後,没有认真阅读饲养手册而伤害到了你,我表示抱歉。

    道歉法则第二条,认真剖析犯错的原因。

    当然,经验不足也是有的,这毕竟是我第一次饲养宠物。

    道歉法则第三条,用客观原因压倒主观原因。

    当然,你在我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进入了我的身体,才诱发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

    道歉法则第四条,对方责任也不可推卸

    不过,错误全是由我引起的,我郑重向你道歉,请你原谅。

    道歉法则杀手,虽然你也有责任,但我很大度,我大包大揽,不与你计较。

    说完,沈顾得意洋洋的抱著手臂,等待著对方的原谅。无敌谈判五部曲,至今所向披靡,令沈总在商场战无不胜。然而,多少狡诈的老油条都无可奈何的利嘴,此刻却并没有说服眼前的小客户,羞羞仍然是一副好死不死的模样,姿势都没动一下,显然是没有接受对方的道歉。

    这该死的虫子沈总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为什麽完全没有反应

    喂,我说你,究竟怎样才能原谅我沈总无奈了。都是我不好,好不好,我的小少爷,小祖宗哄孙子的招数都用上了,嘴皮子耍了半天,羞羞还是全无所动。眼看天已经快蒙蒙亮了。

    你,你不要太过分沈顾又急又气,从小到大还没有谁让他这麽低声下气过呢。

    突然,他灵机一动,难道──,算了,只能这样了

    沈顾把小鱼缸放在地上,红著脸跪下来。用颤抖的手把浴衣的带子解开,露出了匀称优美的肌,细致的皮肤。他把两条腿尽量大的分开,正沈睡在耻毛里著的分身一览无遗。

    思考片刻之後,一狠心,他把分身浸到了鱼缸里。

    我们谈谈好麽。他说。耻辱的姿势,微小到几乎看不到的道歉对象,努力的解释了半天仍然没有得到原谅的委屈,使得他的声音都是沙哑的。

    而羞羞却依然一动不动的爬在水底,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

    他著急了,皱著眉头,眼角红红的,几乎带著哭腔的低声道:

    求你了,进来吧──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