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无孔不入 > 第12章|各有所怕

第12章|各有所怕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强迫听了一天的生物课程,又被迫接受需要在闹鬼的破烂医院里住一晚上的事实,沈顾就连旁观战战兢兢被陌生人检查身体的羞羞,也兴趣缺缺了。

    开始为羞羞做健康检查,已经是傍晚了。随意的坐在一摞书本上面,沈顾扬著眉毛见l医师一遍又一遍试图把羞羞从水中捞起来,而小章鱼就像是打了血一样,飞快的回避著医生的魔掌。

    哼,真是胆小的宠物作为主人的沈顾很是丢脸的认为连检查身体都紧张的家夥,回家一定好好好教训它一下

    扶著额头围观了好一会儿10只手指的l医师与八条腿的羞羞激烈的搏斗,沈顾终於忍不住发话了:羞羞同志,身体检查是为了你的健康著想,医生什麽的,要配合一下当了好几年的领导,沈总对自己下达指示的腔调非常得意。

    没想到对面的羞羞非但没有听从沈领导的安排,反而逃窜的更加猛烈了。狠狠的给了沈总一记下马威。皱著眉头,沈总第二次发话了:主人的话都不听了麽看我回去怎麽收拾你

    恶狠狠的威胁彰显著主人那不可动摇的家庭地位。哪知,话音刚落,沈顾清清楚楚的看到羞羞忙里偷闲的朝自己瞥了一个白眼。

    成何体统沈总愤怒了,挽起袖子就加入了讨伐章鱼的行列。不一会儿,八爪不低四手,羞羞被擒拿归案了。

    帮忙抓住羞羞的手甚至能感觉的到一丝微微的颤抖,沈顾无奈只得抚了一下自己没出息宠物的脑门:只是检查身体而已,不用那麽紧张嘛

    看到l医师麻利的把羞羞放到了小小的手术台上。宠物的八条腿被牢牢的固定住,再也没办法张牙舞爪的反抗了。做完固定病人的工作,l医师转身套好塑胶手套,又翻箱倒柜的找出了注用的针筒与药剂。

    刻意回避了著羞羞讨饶一般可怜巴巴的眼神,沈顾掏著口袋借口抽烟晃晃悠悠挪出了房间。不知不觉走到了门厅,他这才想起自己本不抽烟。

    才不是不忍心看羞羞打针呢他心想只不过是出来透透气而已,里面臭死了。迅速把委屈又害怕的羞羞形象从脑海里面踢出去,沈总又开始毒舌起无辜的l医师来了。

    在门口杂乱的小院子里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小楼里突然传来l医师划破天际的尖叫声

    啊──────────

    果然有鬼这是沈顾的第一反应。赶快逃走吧刚迈了两步,他想起被绑在手术台上的宠物,犹豫了片刻咬咬牙,冲进了森森的恐怖医院。

    一脚踹开了房门,沈顾整个人都震惊了。目瞪口呆的看著被吓得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l医师,他差点没笑喷出来──哪里有什麽鬼魂

    令l大叔跌坐在地上,向自己投来求助目光的,竟然是──

    一只猫

    一只姜黄色的,甚至可以说是可爱的大猫。

    刚想狠狠的嘲笑l医师,他突然发现,猫的嘴里叼著什麽东西,定睛一看──不是羞羞那拼命挣扎的八条小腿又是什麽羞羞整个脑袋都被大猫死死的含在嘴里,只露出奋力做著无用功乱蹬的触臂。

    沈顾大怒,真想一巴掌乎死这个没用的医生。为了营救宠物,他施展开拳脚与大猫展开了激烈的搏斗。谁知每一次袭击都被猫儿轻巧的避让开来。最後,它好整以暇的站在柜子上,轻蔑的望著一个
混在校园之魔幻手机全文阅读
急得要死,一个吓得要死的人类,又挑逗似的伸爪子拨弄了一下仍然在垂死挣扎的触臂。

    就在沈顾气的准备再次扑上去的时候,l医师似乎终於缓过劲来,结结巴巴的说:冰,冰箱里,有,有鱼沈顾马上反应过来,跑去冰箱拿了似乎是做实验用的新鲜的小鱼,硬著头皮招呼著大猫:小猫咪,章鱼又臭又腥气,不好吃,看,这里有鱼,快来吃吧~

    从小就没伺候过人的沈总,竟然低声下气的招呼起一只不起眼的野猫,这个帐,日後一定要算到羞羞头上好不容易的哄著猫大爷放弃了又臭又腥气的羞羞,沈顾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愤怒的看著正搓著手一脸不好意思是l医师。

    这个地方,晚上,会,会有猫医师脸红著说我,忘记了,不好意思说完伸手挠著乱糟糟的头发。

    喂,这不是重点好不好沈顾被这种避重就轻的态度气了个半死你不是研究动物的医师麽,为什麽会怕猫如果我上来的晚了羞羞说不定早就被吃掉了

    这个,怕猫什麽的,我也没办法啊医师一脸赔笑著说。

    好不容易安慰到沈顾的怒气消了,医师这才正色问道:你的这条章鱼,是特殊宠物吧

    什麽是特殊宠物沈顾没好气的反问。

    特殊宠物就是拥有高智商,可以同人类相爱的动物医师解释道。讲起了专业知识,他又显得自信起来我知道哺动物中有这样的特殊品种,没想到软体动物竟然──

    所以呢没好气的打断医师的喋喋不休,沈顾不想再上一堂生物课了。

    没什麽,那麽您的宠物将拥有与一般软体动物不同的特医师说以它现在的年龄,可以逐渐脱离水的环境了,一次不可以太长时间──大约3,4个小时吧。随著年龄的增长,脱水的时间也可以越来越长。不过,切记不可以让他们在太阳下暴晒,否则将有生命危险。

    这倒是头一次听说,不过沈顾很快就意识到即使羞羞不在水中,自己也不太可能抱著一只章鱼遛马路。

    知道了沈顾心不在焉的回答著。

    嗯,那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睡吧。l医师皱著眉头说,似乎心事重重。

    逃似的走出了乱糟糟的工作间,沈顾在关门的那一刹那,好像听到了医师叹息著说真是胡闹。

    没有心情再理会一个会怕猫的生物研究者复杂的心情,沈顾抱著装有羞羞的大鱼缸,来到了2楼临时客房。刚关上门,沈总就放下鱼缸捂著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羞羞啊羞羞,你竟然害怕打针啊他毫不吝啬的奚落起这只平常威风凛凛的宠物,真是没想到啊,以後怕是要经常来打预防针呢。嗯,一个月一次怎麽样

    终於有了把柄的主人,开心的威胁起了自己的宠物。狠狠地嘲笑了一番之後,也不给羞羞辩解的机会,一头钻进了浴室准备洗漱。

    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周围好像安静了不少。窗外风很大,吹动著树枝发出沙沙的声音。昏暗的灯光下,浴室的镜子模糊不堪。年代久远的洗脸池,滴答著水的龙头,被水迹浸渍成各种各样形状的斑驳墙壁,每一个景象都像是活生生的从恐怖电影里走出来的。

    终於,沈总再也忍不住了,一脚踢开了浴室门,冲进卧室抱住装有羞羞的鱼缸颤抖著问你,你不是特殊宠物麽,帮我看看,看看浴室里是不是有什麽东西啊──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