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无孔不入 > 第15章|流氓主人的流氓宠物

第15章|流氓主人的流氓宠物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狠狠把裤子提高,又死死的往下拽了短外套的衣角,沈总走出餐厅的时候,总算遮掩住了大部分的春光。若不是他那羞得通红的脸和一直往下拽衣角的别扭姿势,一眼望过去还真看不出什麽异样。

    於是,沈总人生第一次的遛鸟行动开始了。幸好是在工作日,公园的人不多,三三两两有一些散步的大妈大爷,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和逃课出来玩的非主流学生。漫无目的溜达,眼神又很慌张的沈总虽说像极了沮丧的失业者,但好在不太突兀。

    羞羞一路上都在问东问西的:

    主人那个是喷泉麽

    主人,大妈大爷在跳什麽舞

    主人,你看,好多鸟

    就像见什麽都好奇的小孩子一样。

    沈顾却相反的什麽都不想看,只是低著头急急往前走。虽然明知道外人看不出什麽名堂,但裤裆里兜著风的感觉总是太诡异了。

    主人,我们去椅子那里坐坐吧神情紧张的逛了一大圈之後,羞羞说。

    沈顾觉得自己哪里像主人,倒是更像个被宠物全权掌控的奴隶。

    刚刚坐下,他就发现外套就像短了一截,完全遮不住前面敞开的拉链了。於是急忙又站起来。

    不行他说露,露出来了

    有什麽关系啊羞羞抗议这里又没有人啊

    他只好别扭著又坐下。对不是暴露癖的人来说,被强制在公共场合露出是一件很难以接受的事情。似乎在空气中,有一千双一万双无形的眼睛在看著自己,嘲笑的,不屑的,惊奇的,害怕的──他现在的样子完完全全是个变态吧

    而最令他羞愧的,是在这种自我鄙夷的心情背後,竟然默默滋生著另外一种情绪──像个考试作弊没有被发现的学生,偷东西得手的小偷,背著妈妈把青菜全部吐到垃圾桶的小孩。恶作剧得逞的满足感,暗的不为人知的小癖好。

    这又是什麽东西

    我真的是个变态吧他沮丧的想。

    羞羞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情,笑嘻嘻的说主人,做坏事的感觉很爽吧

    闭嘴,还不是因为你

    主人现在是不是还想要做点更爽的事儿羞羞死皮赖脸的样子,真欠扁

    你什麽意思你不要──

    每次自己的不要与其说是拒绝,不如说更像是鼓励。羞羞果然又在裤裆里游走开来,温柔的爱抚著主人的宝贝。

    每次都这麽不诚实,主人如果不想要硬我就停下来了说著,刚刚开始的爱抚停止了。

    这种嘎然而止的感觉令沈顾很不快。要麽干脆什麽都没有,把自己内心的火苗点燃了,又突然停止,这样真是太糟了

    沈顾咬著嘴唇,两手放在身侧,拳头握得紧紧的。每次这样被一诱惑就马上妥协,真的很没面子。宠物一定也会笑话主人的懦弱吧沈顾轻哼了一声,没有回答,脸却低得更低了。

    又一次像是觉察到了主人的心思,羞羞突然又说

    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让主人得到满足,是宠物的义务。主人这麽别扭的话,吃亏的还是自己吧

    你──不要自说自话每次自己的心思总是被轻易的猜出来,沈顾又是难堪,又是沮丧。

    主人请信任您的宠物好麽,把身体完全交给我吧,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羞羞说著,触手又一次轻轻的划过主人的分身。

    与自己手时不一样,被羞羞爱抚是无法预知的。你不知道它下一步会触碰哪里。是温柔是暴,是快速是缓慢。果真像是被完全控了──好几次他马上就要的时候,羞羞却突然避重就轻的微微转移阵地,爱抚起他敏感的大腿内侧。

    主人的後面也想要被入吧羞羞说不要坐的那麽死,把屁股抬起来,这样後才可以被顾及到。

    干脆完全放弃了矜持与架子,沈顾用两手在椅子上撑好,屁股稍稍离开的椅面。有点像是半蹲的姿势。

    啊────

    灵活的触手在他後周围打转,撩拨著他,刺激著他,却偏偏不肯进入。沈顾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在两条手臂上,很累。他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宠物却迟迟不肯进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很著急。费力的姿势却无法得到相应的快感。

    进来──他终於忍不住了。彻底的放弃吧,尊严也好,面子也好。想要什麽就说出来──完全的信任,完全的坦诚。

    进到小里面
我的援交女朋友笔趣阁
,快──

    羞羞果然听从主人的命令,触手长驱直入,直击花心。

    羞羞记得对麽得了便宜卖乖的宠物说主人g点的位置,是不是这里

    对,是这里,是这里,快,快──我不行了,好累──啊──

    主人不可以在公共场合发出这麽荡的声音。羞羞说会招来流氓的。虽说主人自己也是个小流氓。对不对啊

    你,你才是流氓──快,大力一点──

    羞羞本来就是流氓羞羞一面奋力的捣弄主人的後,一面不忘顾及主人的分身。八手齐进的同时,还不忘奚落他流氓主人饲养的流氓宠物

    闭嘴,快一点──对,那里──不对,不是那里是────感觉到羞羞的触手恶作剧一般,好几次避过最想要被触碰的g点,他忍不住抱怨。

    主人,一会儿是一会儿又不是,怎麽可以这样戏弄我

    没有──不对,你──啊────不对──对──马上就要爆发的关键时刻,羞羞偏偏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明知只差最後一击自己就要一泻千里了,却不肯碰那个重要的部位。

    主人忘记羞羞说的话了麽主人高潮的表情怎麽可以让别人看了去

    哪里,哪里有别人手臂已经完全支撑不起身体的重量,马上就要崩溃了让我──啊,捅主人那里──捅我g点──唔──

    如此丢人的话都说出来了,羞羞却依然不肯罢手,挠痒一般在主人後面的甬道里乱串。

    谁说没有人了主人你看,不是来人了麽

    在自己裤裆里埋头大干的家夥,怎麽能知道来没来人沈顾刚想斥责这个骗人的家夥,却不经意间抬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远处竟然缓缓走来了三四个老

    主人是因为来人了,所以才叫的特别大声麽羞羞说这个毛病可不好,羞羞会吃醋。

    闭嘴沈顾说,一边胡乱的低声骂著宠物,一边期盼著老们快一点通过。谁知道老一个个都有七八十岁了,行动得特别慢。一边走一边还在慢条斯理的讨论菜价──

    这个黄瓜比昨天贵了两毛钱呢──老a慢悠悠的说幸好──昨天买了半斤──

    谁说不是啊──老b反应了2秒锺,回答道也不让讨价──摊主我还认识呢──

    又是一阵沈默,老c接上话了我说这个卖黄瓜的小夥子呀──挺好──怎麽不娶媳妇啊──

    唔────沈总马上就要气绝身亡了。难受的姿势,高涨的分身,害怕被发现的恐惧,被宠物捣乱的後,每一个因素都足以让他爆发。他没有耐心了一点也没有了

    羞羞,让我吧──他小声求饶我不行了──唔唔──求你了──

    主人怎麽可以当著老人家的面,这麽顽皮羞羞马上否决不准

    苦苦的恳求得到了坚决的否定,沈顾只能又寄希望於老们行动可以更快一点。

    眼巴巴的看著老人家们一米,一米,一米缓慢到爆炸的速度,沈顾鼻子一酸,竟然哭出来了。

    主人怎麽哭了羞羞一幅震惊的模样就一定想要在陌生人面前

    不是的──不是的──已经不知道在否认什麽了,沈顾只是胡乱的摇著头。不是──

    主人既然提出了这麽变态的要求,作为宠物也只好答应了

    什麽不──沈顾大吃一惊,刚想要阻止,羞羞却已经用灵活的触手不轻不重的再一次冲击他的g点,就在老人家们正走到他面前的时候

    啊─────不受控制的喷出来之後,完完全全被羞羞吞掉了。高潮令沈顾全身抽筋一般的哆嗦著,脸上的表情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双眉紧皱,眼睛没有焦距的瞪著,手臂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又坐回了椅面。

    啊──────高潮过後长舒了一口气。竟然,竟然在路人面前了──他两手抱头,悲哀的想到真的,变成流氓了。

    刚才那个小夥子啊,怪怪的缓慢移出三米开外的老人家,用极大的声音八卦著是不是不舒服啊

    你呀──老人家a发话了这都看不出来──

    就你看出来啦老人家c反问

    是啊,我看哪,保准是失恋了──老人家a很自信。

    我看也是──老人家b连忙附和都哭了呢,真是痴情的年轻人──

    几个老连忙点头,其中一个还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瘫坐在椅子上那个痴情的小夥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