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7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十三章 武林大会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19 本章字数:6501

    今天汐尘特意起了个大早,在小丫鬟的伺候下迅速的梳洗完毕。等羽来敲门的时候,她呼啦一下就把门打开了。

    潋羽吃惊的看着她,奇怪的问:今天怎么了,起这么早

    嘿嘿,今天不是武林大会么人家兴奋嘛走吧,去吃早膳。说完,拉着他的手便走。

    武林大会是在山庄前一个空旷的场地举行。空地中央搭建了两个宽敞的擂台,前面是一大片群黑压压的人群,后面则是一排高高的二层看台,最上层,已经坐满了此次大会的主办者和一些江湖前辈,而汐尘和潋羽则坐在第二排靠左的位置,其他位置零星坐着几个衣锦华丽的男人,一看便知道地位不凡。中间空出了六个位置,是这次武林大会盟主的候选席。

    慢慢地,候选人陆续就坐,汐尘惊讶的发现,花蝴蝶也在其中。转念又一想,也没什么惊讶,昨天他出现在酒席上,又坐在那么重要的位置,身份定是不一般了。

    东方彻也看到了坐在看台上的汐尘,凤眼一挑,轻步踱到她身边坐下,妩媚一笑,谨儿,我们又见面了想我了么

    汐尘浑身一颤,不敢看向潋羽,不过从他狠抓她手的力道看来,一定脸色铁青了。

    谨儿怎么又戴上面纱了呢我还是喜欢你不戴面纱的样子他完全没理会潋羽狂怒,径自的说着。

    呵呵,东方公子过奖了那个,公子是不是坐错位置了您的位置好像在那边。她指向自己的右边空出的六个位子。

    恩,不碍事,我坐这就行,而且这里视野比较好。说完低头深深望了她一眼,仿佛可以透过面纱看透她。

    潋羽积攒的怒气终于爆发,手臂霸道的搂紧汐尘的纤腰,不善的开口:这位公子,请自重。谨儿是我的未婚妻

    什么汐尘和东方彻同时吃惊的看着冷潋羽。汐尘没想到大哥会这么说两人的关系,心里暗自惊诧。东方彻却因他们的关系和潋羽霸道搂住她的行为而不悦。

    一会,他恢复了不羁的样子,缓缓站起,哦,是吗那是在下失礼了。然后又恨恨瞪了她一眼,便越过他们,走到中间坐下。

    冷潋羽深深吸了口气,压抑住满腔的妒火,慢慢松开了环腰的手,恢复先前淡然的口气,好了,没事了

    哦

    以后离他远一点,知道吗他低沉悦耳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恩,知道了。

    潋羽深深凝望着汐尘,看到她真诚的眼睛,终于放下心来,紧抓住她的纤手,不再言语。

    大约到了巳时时刻,东方楚才站起来,对着下面的众人喊到:感谢各位来参加今天的武林大会,今天的大会目的就是选出武林盟主,经过各地帮会、山庄的推荐,选出了六个候选人,他们分别是雷天钧、君卓一、东方彻、北辰皇、慕容斐、唐宸宇,下面,比试正式开始。首先是雷天钧对唐宸宇、君卓一对北辰皇。

    这时,一个下人匆匆跑上来,俯在他耳边轻语几句,东方楚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他看了眼下面空出来的位子,脸色复杂,一会才沉的开口,由于某些原因,先由雷天钧对唐宸宇、君卓一对慕容斐开始比试。

    然后就看见四个男子飞身到擂台上,一边两个,蓄势待发地摆出架势,准备展开对战。

    汐尘扭头看了眼中间空出的一个位置,疑惑的询问旁边的潋羽,大哥,好像有个人没有来啊,怎么回事

    没来的北辰皇,此人生桀骜、不喜束缚,估计是不屑这样的比试吧

    哦可是,要是当上了武林盟主,就能号令武林众人,他都不心动

    呵呵,他岂会在乎这个尘儿不知道,北辰皇可是拥有不输给咱们山庄的财力和江湖号召力。如果说这龙耀国有一半的经济由冷傲山庄控制,那另一个的经济就掌握在风华阁的北辰皇手中。而且,他在朝廷也有自己的人脉,势力与咱们山庄有过之而不及。

    这么厉害那他还接受这次的候选人推荐她不解。

    呵呵,可能是他父亲自作主张的行为吧,不然,他也不可能不现身。

    哦,这个人有够高傲了。她突然又盯着潋羽,那大哥为什么不参加呢

    尘儿忘了吗大哥只是个商人啊再说,我对这个也没兴趣。

    可以号令武林呢这都没兴趣,那大哥对什么有兴趣啊她不解,男人不是都对权势很看重吗

    他低下头,凝视着面纱下的绝色面容,攒紧她的纤手,我只在乎尘儿

    呵呵我我也在乎大哥啊。这么直白的话从温柔的大哥口中说出来,还真让她心跳都漏了一拍。

    眼睛不知该往哪放的汐尘,不经意一瞟,正好对上东方探究的眼神。他眉头深锁,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仿佛看上猎物的猎人,把她看的浑身都发毛。这个东方搞什么,怎么用那种眼神看她,活像要将她生吞活剥似的。

    不自在的别开眼,开始专注的观看擂台上的形势。擂台上两组人此时正打的难分难舍,第一组里,雷天钧和唐宸宇两人都用剑,雷天钧魁梧的身材加上灵活的步法,剑剑直指对手要害,而显得单薄的唐宸宇怎从容的应付着,每次都在剑要碰到的时候,轻轻闪过,不给对方一点接触的机会,但一旦发现了对手的漏洞,便是致命一击。一会,由于过分消耗体力的雷天钧有一瞬间的闪神,唐宸宇抓住机会,手中的剑身轻挑,剑尖直指雷天钧的咽喉

    剑身停顿,唐宸宇收剑抱拳,雷兄诚让了

    然后一个声音宣布:第一组唐宸宇胜下面一片欢呼声。

    而另一组,也分出了胜负,由慕容斐得胜。

    下场比试的两组是唐宸宇对东方彻,慕容斐对北辰皇咦喊话人突然发现候补席上没有北辰皇的影子。他有些为难的看着坐在上座的东方楚。

    楚兄,北辰皇没来,咱们是继续等还是算他弃权东方楚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发问。

    这个东方楚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不用了,我来了一声浑厚洪亮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接着一个身着黑色锦衣的男子从天而降,落到了比试场上。

    一身黑色锦服衬托出高贵的身份,阳烈的阳光照耀在他身上,散发着耀眼光芒,让人不敢直视。而他如黑豹般冷冽的黑眸,闪动着慵懒而又危险的神情。整个人刚一站定,立刻散发出高贵而不可侵犯的王者气质。他天生就是一个主宰者。

    你就是我的对手吗他轻倪着对面的白衣男子。

    是,在下慕容斐,请多指教。

    别废话了,来吧。

    被小瞧的慕容斐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那就得罪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攻向北辰皇。

    北辰皇并没有动,只是等他快近身的时候快步闪开,然后一直没有出手的闪避的对手的攻击,空手挡下他所有的攻击。

    汐尘见到高手,兴奋不已,除了父亲和哥哥们外,她还没见识过外面的高手。不过,她为什么一直不反击,只是躲避看着北辰皇闪动着光的黑眸,难道他在观察

    北辰皇的确是在观察,在他看清对方的套路之后,迅速拔剑,一瞬间便将慕容斐手中的折扇劈成两截,剑也已经回鞘。场下顿时悄然无声,因为下面没人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他的身手如豹子般敏捷,教下面的人一时愣住,随即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这场比试才花了不到三分之一柱香的时间

    呵呵,阁下果然技艺超群,在下甘拜下风。慕容斐也不恼,大方的认输。

    好说,请。北辰皇也不禁佩服起他的气度,说话也客气了许多。

    看台上的东方彻充满兴味的勾起嘴角,看来这场比试没有想像中的无聊嘛

    汐尘也是暗暗佩服起他的身手,扭头看见专注看比试的大哥,也是充满兴味的看着北辰皇。

    这时,东方彻终于起身,离开看台,轻身略上擂台,对着唐宸宇拱手一拜,请

    唐宸宇回礼,请他说完,并没有立刻出手,而是观察对手,但东方似乎并没先出手的打算,只是悠闲的呆在原地,眼睛飘忽

    他终于沉不住气,起身抢先攻击。

    东方彻见他先自身乱了阵脚,勾唇一笑,抽出腰间软剑轻松应对。总是在剑身要碰到唐宸宇的时候突然转向,好像逗弄手中的猎物一般。唐宸宇在他的耍弄下,气愤地漏洞百出。终于,在东方觉得无聊的时候,一剑打掉他的武器,取得胜利。

    最后的比试,在北辰皇和东方彻之间。

    一黑一白的两个身影,分别站在两边的擂台上,望着对手。双方都没有出手的打算,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此时,东方彻已经收起了懒散的样子,浑身发出狠捩的气质,而北辰皇也是处在备战状态。现在是两人的神战,两人都一等一的高手,现在看谁先出现神波动。

    汐尘打着哈欠看着对峙中的两人,心想,此刻要是一男一女相互对望,那该是多么浪漫的情景啊,偏偏现在深情对望的是两个大男人,唉,破坏了一副美丽的画面

    怎么,尘儿累了吗潋羽在旁边担心的问。

    没有,只是看他们两人都不打,无聊嘛

    呵呵,别急,我想这将会是一场值得观赏的比试。

    知道啊,但是好像要等很久了

    擂台在两人还是没有移动,突然,两人同时跃起,在空中交手。刀光剑影中,本看不到两人出手的速度,然后两人脚尖轻点擂台,跃起,再一次在空中交手。

    汐尘本看不清两人的动作,只见两道白光在空中不断纠缠,剑与剑的交锋中,经常可以看见点点火花。

    大哥,你看他们俩谁能赢她询问起旁边的潋羽,说真的,她觉得两人都好厉害。

    难分胜负他肯定的说。

    啊分不胜负那怎么行,这次不是要选出武林盟主吗总得有一个赢吧。

    他俩不论武功还是内力修为都旗鼓相当,想分出胜负,恐怕很难。

    他们俩的武功都这么厉害

    恩,很厉害

    那跟大哥比起来呢她很好奇。

    应该是平分秋色。我没跟他们交过手,不敢十分肯定。

    对于东方彻有这么高的武功,她还是很吃惊的,毕竟她觉得大哥的武功已经很厉害了。她又将眼睛移到比试的两人身上。

    打了将近一柱香的时间,两人还是难分胜负。最后,不知打了几百回合两人终于分开,站回原地,凝视对方。

    阁下好功夫,在下佩服。东方彻率先打破沉默,恢复了先前慵懒的样子。

    过奖,阁下也不弱。北辰皇真诚赞道。他好久没遇到能跟自己打个平手的对手了。

    瞟了眼主位上的东方楚,北辰皇郎声喊到,东方少侠武功盖世,相信由他做武林盟主,必定能带领大家铲除魔教,风华阁会竭尽权力资助此次行动。

    啧啧一群大男人聚在这里,商量着欺负人的法子,真是不知羞一到悦耳的女声倏地入进来。

    来者何人鬼鬼祟祟算什么英雄好汉东方楚大吼。

    嘻嘻,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英雄好汉哪,我只是一介小女子你们这一大群男人,躲在这里想着如何对付我家主,真不害臊

    一派胡言,妖女,不要在这妖言惑众,有本事就快快现身

    呵怕你们啊语闭,一道红色身影从天而降,一身火红的衣裳,就像一团火焰,降在众人眼前。

    一张标致的鹅蛋脸配上一对灵动的黑眸,使得整个人显得朝气蓬勃。

    哼,凭你们这些平庸之辈就想跟我们主斗,不知死活。我劝你们啊,老了就该回去安享晚年,年轻的嘛,就乖乖回家娶妻生子,免得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

    大胆妖女,在这一派胡言,快,来人把她拿下东方楚气的手都发抖。

    嘻嘻,有本事就来抓啊

    唔突然,人群开始大片大片的倒下。

    怎么回事汐尘刚想站起来询问,谁知身子立刻软了下去。中毒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会没发现她看了眼潋羽,只见他也是一身的虚软。

    你你这个妖女,居然用毒,好卑鄙东方楚气愤的说。

    北辰皇和东方彻则是在原地运功逼毒。

    呵呵,你们别白费力气了,这是不是毒,只是软香散,会让你们身体无力,内力也暂时消失。唉,本来也不想杀你们的,但不杀你们,就要被你们杀了,我也不想死啊,所以你们可不要怪我哦她说的非常无辜。

    软香散汐尘一楞,她记得她在山庄的时候研究过这种药。她向了自己的袖子,还好,这里有两颗,但两颗怎么分大哥武功高强,是一定要一颗的,不过北辰皇和东方彻也是和大哥旗鼓相当之人,他们也需要这个,到底该怎么办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算了,时间来不及了,只有如此了

    汐尘用内功震碎药丸,将两个药丸分开,变成了四颗,自己吞下一颗,递给潋羽一个,嘱咐到,大哥,现在这个药丸只能支持一个时辰,你去拦住那个女子,我把这两颗给北辰皇和东方彻送去。

    恩。
金牌主持无弹窗
他吞下药丸,运功让它快速消化,感觉稍微恢复了些体力,立即起身,朝红衣女子飞去,汐尘也紧随其后。

    这位姑娘,你这么做是不是有失风度,还是,这就是你们主的作风

    哼,难道你们那么多人一起欺负我们,就是有风度。

    不管怎么说,我是不能让你伤害这里的人的。

    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话音刚落,就对着潋羽甩鞭。

    汐尘趁潋羽转移她注意力的时候,移到东方彻身边,把药喂下去,记住,这药效只能撑一个时辰,要速战速决。

    呵呵,谢谢谨儿,在下一定不辜负姑娘的希望。他这时候还不忘调侃,汐尘无奈的翻翻白眼。然后她把另一颗给了北辰皇,重复了遍刚才的话,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一会的功夫,他们就恢复了内力。

    红鹫看见情势有变,神色一暗,攻势更加凌厉。但是,仍是不能伤冷潋羽分毫

    你们不去帮忙汐尘扭头看东方彻。

    我觉得冷公子可以应付得来,再说要是多人欺负她一个女孩子家,胜之不武。

    汐尘无奈,我只是要你们帮忙尽快制服她。现在你们身上的软香散还没全解,只够维持一个时辰,管他什么欺不欺负的,我们要的是速度

    东方彻看她一眼,低笑出声,呵呵,谨儿说的是,我这就上去帮忙

    由于东方的加入,红鹫败势愈加明显,眼看就要制伏她的时候,一道白光入,硬生生让东方彻后退数步

    主岩红鹫惊喜的喊到。

    紧接着,从空中出现了五个身影

    正文 第十四章 混乱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19 本章字数:5249

    四个白衣男子抬着一顶白色轻纱轿子,随着一个黑衣男子缓缓降落

    主,属下办事不力红鹫上前请罪。

    怎么回事你不是保证不会出现问题的吗如冰的声音从纱幔中传出,透过轻薄的白纱,可以看到里面慵懒斜靠的人影。

    都是那个女人多事,居然有解药,把这些人的软香散给解了。说完,恶狠狠的看着汐尘。

    呵呵,姑娘这么说就不对喽。你事先又没告诉我要下什么药,而这么巧我又带了它的解药,难道你就没有责任吗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红鹫气的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她想嫁祸给自己,说她叛变吗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会不明白吗汐尘把话又踢给她。

    你你主,请相信属下,属下绝没有

    好了,你下去吧白纱里的人发了话。

    主,我

    那个主不耐烦的抬手,示意她下去,红鹫不甘的退下,还狠狠的瞪了汐尘一眼。汐尘则不在意的耸耸肩,她爱瞪就瞪好了,又不会少块。

    冷大侠不是不手江湖中的事了吗怎么现在也对这事感情趣了

    冷潋羽低头看了汐尘一眼,抬头回到,在下本不想手此事,但那个女人却让我们也中了软香散,我们就不能置身事外了

    哼,不想手还来参加大会做什么本就是他们一伙的红鹫又嘴。

    呵呵,照你说法,只要来参加这次大会的人,就是他们一伙的,那你最后出现在大会上,是不是表示,你也跟我们一样汐尘反驳着。

    你你本就是强词夺理

    汐尘摆出了我就是强词夺理了,你能怎样的神态。

    这么说,这事你是管定喽轿中人再一次确认。

    如今我还能置身事外吗潋羽睨了眼旁边的汐尘,无奈的开口。

    汐尘偷偷地吐了吐舌头,她只是想来看热闹,谁知道会碰上这种事啊

    那只有对不住了突然,轿子周围的人上前,攻向他们。

    冷潋羽护着汐尘,跟眼前的红鹫和黑衣男人对决,而相信他的汐尘,就安心的呆在他的背后。另外四个白衣人分别对付着北辰皇和东方彻。东方楚看着在下面争斗的几人,心里隐隐觉得不安。夜魔教光这些护法就这么厉害,不知那个主武功能高强到什么程度。

    坐在轿内的夜枫冷眼看着一切,眼睛突然飘到躲在冷潋羽身后的女子,看着她波澜不经地随着冷潋羽移动,嘴角扯出一丝冷笑,那起旁边盘子中的一个坚果,轻指一弹

    咻汐尘只觉一阵风吹过脸庞,面纱掉落

    众人突然有一瞬间的错愕

    她轻抚了下刚才被擦过的脸颊,到了湿热的体,拿下一看,居然是血

    尘儿,你没事吧冷潋羽赶快转头看了眼她,瞥见她受伤的脸,冷静的脸瞬时铁青,转身就往轿子的方向冲去,反应过来的红鹫和黑衣男子立刻上前阻止。上前不了的潋羽浑身发出狠捩的气息。

    这时,东方彻也移身到她身边,你没事吧你的脸边应付着两个白衣人边关心的问。

    没事汐尘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那个混蛋居然敢伤她的脸,她绝对会让他付出代价

    终于不再躲在潋羽身后,汐尘拔剑冲向轿中男子

    尘儿,不要潋羽想拦住她冲出去的身体,奈何眼前两个人纠缠不休,不管他如何摆脱都摆脱不了

    凌空一划,将眼前碍眼的纱幔清除,剑尖直指夜枫

    夜枫还是慵懒的靠在那里,看着迎面扑来的汐尘,注视着她因狂怒而圆睁的黑眸,眼底居然不易察觉的笑意。在剑尖离他眉心只有一公分距离的时候,他轻抬手指,轻易的夹住了剑尖。

    两人就这样对峙着

    鲜红的血顺着白皙的脸庞滑下,配上汐尘绝色的容颜,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妖娆的气质

    夜枫冷邪美的眼眸注视着眼前的汐尘,唇畔裂开一个恶魔般的微笑,好象在享受猎物最后的垂死挣扎

    汐尘也注视着眼前的白衣男子。他居然留着一头银色及腰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绑了个松松的结,好象随时会解开的束缚似的。一双黑白分明,没有搀杂一丝杂质的清澈的双眸,出犹如毒蛇吐信般的邪恶光芒。一身圣洁的白色搭配他本身的气质,却显得那么纯粹的罪恶。周身上下散发出邪恶狷狂之气,雕刻般的五官呈现出一种男女皆宜的惊艳之色。要是以前,汐尘绝对会对眼前如此绝色之人欣赏之极,但此刻,她只恨不得杀了眼前的人,这个伤了她脸的恶魔

    夜枫抬起另一只手,手上多出三银针,汐尘脸色微变,想抽出被钳制的软剑,可是他却纹丝不动。

    汐尘暗自心急,此时被他钳制,要是他想要她的命,她本躲闪不开,但要是放弃软剑,手中没有武器,更是必死无疑。她开始暗暗后悔,不应该那么冲动

    突然,夜枫手腕一转,银针朝着冷潋羽的方向去

    不要汐尘大惊,赶忙回头,小心

    正在与他们纠缠的潋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杀气,连忙挥剑抵挡,虽然反映够快,躲过两只银针,但还是有一没入左肩。

    唔潋羽吃痛一退,黑衣男子趁空挥剑,一剑刺中他的左。

    噗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他踉跄的后退数步

    潋羽汐尘甩开手中软剑,直直向着冷潋羽的方向冲去

    汐尘扶住摇晃的冷潋羽,捂住他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口气焦急的询问,大哥,你没事吧伤势怎么样

    北辰皇和东方彻见状,赶忙甩开纠缠,护身到他们身旁。

    我没事话没说完,又一口鲜血喷泻出来。

    你你别说话了汐尘眼泪也忍不住涌出,双手颤抖的扶着他。倏地,目光愤恨的盯着那个黑衣人,狠的开口:你居然敢伤他

    都回来吧此时,夜枫弹掉软剑,示意手下回去。

    我不是说过,跟我作对,对你们没好处吗犹如地狱般的声音如毒蛇般钻进她耳朵里。

    汐尘看着脸色越发苍白,嘴唇发紫的潋羽,手颤抖的抚上他的手腕。在感受到他脉搏虚弱的跳动后,面色大变,沉的脸,对那个恶魔般的男人缓缓开口:解药把解药给我

    你以为,我在让他中了毒之后,会再给你药,让你给他解毒他优雅绝美的唇形中吐出的却是最冰冷无情的话语。

    我再说一遍,把解药给我

    呵既然你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自己给他解毒呢

    汐尘冰冷的目光倏地变得柔和,仿佛在对情人低语般缓缓开口:哦是这样吗那真可要可惜了,像主这样一位武功高强之人,就要丧命黄泉了唉

    他口气无比惋惜的说着,但那狠捩的语气却直让人心底发毛。

    夜枫不以为意的轻挑眉毛,你以为,你这种把戏,会对我有效

    不信夜大主不会是忘记了,您刚才碰过我剑吧她漫不经心的用手轻拭了下脸颊的伤口,将沾了鲜血的手指放在嘴角,伸出粉舌清舔上面的血渍,邪魅而又妖惑。

    夜枫轻拢俊眉。

    汐尘接着开口:小女子平时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些花草树木,然后研究他们的毒,用来以后防身之用。谁知,今天居然用在您身上了,唉

    夜枫低头看着变成暗灰色的掌心,却也不封住道,只是淡淡地说:你以为我会怕

    她掩嘴轻笑,咯咯地发出悦耳的声音。

    我怎么会这么认为呢您那么大的势力,当然是找个人就能帮你把毒解了。但别说我没提醒你哦,虽然我学艺不,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没人解的了的毒哦这可是实话,毕竟她也没在外面,对人下过毒

    主,这红鹫不放心的看着夜枫,而黑衣人始终在旁边,一言不发。

    夜枫只是一动不动地,象一尊美丽的雕像远远的注视着汐尘,强大的气势压得她快透不过气来,空气中弥漫着犹如死神一般冷洌恶寒的气息。

    就在她忍不住快要投降的时候,他缓缓的开口了

    殷岩,把解药给她

    汐尘忍不住在心中大大松了口气

    黑衣人依言从怀中掏出解药,扔了过去。汐尘伸手接住,迫不及待的打开瓶子,轻放在鼻尖处闻了闻,然后才将药丸送入潋羽口中,将瓶子扔了回去。玉手放在他背后,轻轻运功,帮助药效溶解。

    大哥,好些了吗她轻附在潋羽的耳边,小声的问。

    恩,好多了咳咳

    好了好了,你别说话了。她轻抚着他的背给他顺气。转头狠狠的看着夜枫和殷言,心底暗暗发誓,胆敢伤害她重视的人,她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她慢慢转身面对夜枫,嘴角绽放出一个勾魂的笑魇。主身上的毒嘛,很好解,只要主回去多喝点水,然后大解一次,那掌心的黑印自然就消失了

    她本就没用什么毒,只是一种清理肠胃的药,只是她没完全研究透彻,在身体上有些反映而已。

    你你耍我们旁边的红鹫气的眼珠都凸出了。

    哎呀,这说的什么话,我刚不是说过了吗,我学艺不,而且用的药也从没伤过人,当然没人会解了,是你们自己会错意,怎么又怪罪起我来了。她无辜的说着。

    夜枫看着她狡辩的自若神态,嘴角突然裂开一个邪佞的笑容。

    汐尘顿时感觉从脚底涌上一股冷意,让她感到来自地狱一样的恐惧,这个男人太危险,什么都不做,就让人感受到他浑身发出的狠捩气息。她顿时,有了一种逃跑的冲动,她突然不确定,得罪他到底是对是错。

    看来,今天我们真是没白来一趟。夜枫这话是盯着汐尘说的。

    主我们

    回去吧,给他们个教训就好了。

    然后白袖一挥,四个白衣人训练有素的抬起轿子,七人一起消失在空中

    如果,你们想来找夜某,夜某随时奉陪冷冽的声音回荡在上空。

    大哥,你坚持下,我扶你回去包扎。汐尘半抱着他说。

    尘儿,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我

    别说了,别说了走,我们快回去疗伤,你看你,伤口的血一直都止不住。

    东方彻突然上前,扶住冷潋羽摇摇欲坠的身体,你扶着他好了,你快处理你的伤口,你脸上的伤

    我说了,没事,这只是擦伤,不碍事。好,你扶着他也好,我们快回房间,我帮他包扎治疗,他他的血怎么一直留啊汐尘已经完全没了刚才的冷静沉稳,她现在一心关心着潋羽的伤势,眼泪不断的掉下来,刚才殷言那一剑伤在左,不知道有没有伤到要害万一不行,汐尘不敢再往下想了。她拉着东方彻的胳膊就急着回去。

    姑娘留步背后一道声音响起。

    汐尘不耐烦的回头,看是北辰皇出声,微楞了下,开口:有什么事吗我很急的。

    谢谢姑娘刚才相救,姑娘以后要是有什么困难,在下必定竭尽全力帮助。

    好了好了,以后再说吧。她不想浪费时间,现在她大哥的伤势才是最重要的。

    对了,你软香散还没全解吧,我现在没时间,一会你想要解药,到我房间来拿吧。她边走边头也不回的说。

    北辰皇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什么也没说,直到她消失无影,才缓缓开口,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眼睛突地发出野兽般光芒,仿佛看见猎物的黑豹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