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12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谋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0 本章字数:5397

    这是哪好黑这里不是地牢,她又死了吗

    唉,没想到这世自己更惨,居然15岁就死掉了,她还没享受到人生呢,还有绝,好不容易在这世找到了爱的人,居然又人阳两隔。为什么她总不能得

    突然,就想到了院长。那个世界唯一一个关心疼爱她的人。孤儿院中的她,总是呆呆小小的样子,所以总被大孩子们欺负,可是,院长总是温柔地安慰她,让她坚强,学着保护自己。其实,她是故意不坚强的,因为只有这样,她才可以理所当然的接受院长的疼爱。呵呵,原来,她从小就学会了算计别人但即使再贪恋,也有消失的一天院长离开的那天,她心中唯一的依靠倒塌了,她自闭了整整一年才。恢复后,她真的变坚强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她不介意用自己的身体进行无耻的勾当,只要能达到她的目的,她什么都敢做。那个世界已经没人约束她,教导她了,那她还珍惜身体做什么可能老天终是受不了自己的胡作非为,让她离开了那个世界,也好,那里本来就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错阳差的来到这个世界重生,居然遇上了自己爱的人冷天绝,来到这世上第一个见到的男子,那个如今已经刻入骨髓里的名字,本就是缺少爱是女子,可他对自己毫无保留的宠腻、疼爱,无怨无悔的付出,让她如何不动心

    所以不管那伦理纲常,毅然去爱,既然上天安排她来到这个世界爱上他,她就决不会放弃可是为什么她又死了她才刚得到爱,怎么能现在死掉,不要,她不甘心,她不要死

    你说什么夜枫狭长的黑眸邪眯起,盯着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大夫。这个庸医说什么,救不活了他怎么敢

    大夫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胆战的承受着他的怒气,这位姑娘在地牢受了地寒之气,感染了风寒,没有及时医治,再加上营养也没有跟上,导致了病情加重,如今如今如今恐怕很难医治好,这句话他没敢说出口

    看着床上气息低弱、脸色苍白的汐尘,心中又浮现那种不自在。该死,他不自在个什么劲。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她给我救活,不然,就等着陪葬吧放下这句话,他便头也不回的走出去。只留下一脸诚惶诚恐的大夫

    他不能再呆在那里了,看着她了无生气的样子,他居然会觉得内疚。

    不能让她死,不能让她死这是此时在他心里唯一的想法,已不知是为了报复还是别的什么

    身体好冷,又好热,她这是在哪下地狱了吗为什么她浑身难受谁来救救她,她还不想死。

    突然,她感到一股清凉润入喉咙,慢慢流淌到全身,立刻缓解了全身的燥热。是什么好舒服

    晕黄的烛光下,她缓缓的睁开眼睛。

    醒了,醒了,终于醒了大夫重重的呼出口气,一颗提在高处的心也终于落下。

    汐尘意识仍是模糊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很多人在围着她转,她又活了吗这是哪她撑起身子,刚想张嘴询问,可是喉咙却像火烧般疼痛,一个音也发不出来。

    大夫看见她张嘴,知道她想说话,赶忙端杯茶让她润润喉咙。一杯清茶入口,汐尘顿时觉得舒服不少,她打量了一下四周,最后目光定在面前的大夫身上。

    我在哪她记得她在地牢昏倒了,现在怎么会在床上难道被救了

    在我的房里门口一声冷的声音将汐尘拉回现实。一听到她清醒过来,他就立刻赶来了,他自己都怀疑自己干吗这么着急

    一看到门口出现白色身影,地牢里的一幕幕又出现在眼前,刚放松的神经又开始紧绷,她又要回到那个恐怖的地方了吗

    夜枫一身白衣出现在黑夜中,纯洁的白色在他的衬托下现出纯粹的罪恶,仿佛地狱而来的使者,勾人魂魄。他紧紧地盯着颤抖的汐尘,唇畔裂开一个魔魅的微笑,整个人散发的妖魅的气质。优雅绝美的唇形吐出的却是最冰冷无情的话语。

    想以死来威胁我没那么容易。

    以死威胁汐尘纳闷,她什么时候想死了,是他折磨她,想把她整死好不好

    我什么时候以死威胁你了,就凭你,哼虽然害怕,她还是生气的反驳他,他才不配让她为他死呢但大病初愈的身体,使她反驳的话更像娇嗔。

    没有那你干什么绝食他本不相信她的话,只认为她想以死逃避他的囚禁。

    汐尘揉着发疼的太阳,是谁让她吃不下饭的,还不都是他,在那种恶心的地方,吃的下才有鬼吧。眼前是那么血腥的场面,就算吃了,也会吐出来。懒得跟眼前人解释,她不再看他,闭眼准备躺下。

    夜枫如鬼魅般突然闪身到她面前,纤长的手指钳住她的下巴,避她看着自己,回答我这个女人居然敢无视他,不想活了吗

    不合胃口,就不吃了他弄疼她了,汐尘想挥掉下巴上的大掌,奈何全身无力,只能双眼愤怒的瞪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连病人也欺负,他还是不是男人鄙视你汐尘气的将他家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你当自己是什么人由的你在这挑三拣四看她愤怒表情,嘴角勾出一个慵懒魅惑的笑容,仿佛在欣赏猎物最后的挣扎

    看着他又露出这种森森的笑容,汐尘脑中只出现一个词变态

    的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晋江原创网

    夜枫突然靠近汐尘,倾身凑到她的耳边,白发倾洒下来,与她的黑发纠缠,形成妖异又暧昧的画面,温热的呼吸吐在她耳旁。

    乖乖给我呆在这里,要是再敢给我耍什么花样,我绝对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

    汐尘觉得耳旁一阵搔痒,让她十分不舒服,想撇头甩开,偏又摆脱不了他手的钳制,刚想开口大骂,他接下来的话让她乖乖的闭了嘴

    不想冷潋羽出事,就老实点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僵硬,他满意的放开手。

    等等汐尘抓过他要离开的手臂,潋羽的伤,没事吗

    大哥受伤,她却一直不知道,现在自己又被困在这,她好担心大哥的伤势

    夜枫讽刺的勾起嘴角,满脸讥诮的神情,背着未婚夫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现在居然又装出这副样子,该说她什么好恬不知耻人尽可夫

    他,他那什么表情,看着他毫不隐藏的鄙视神情,她决定忽略不计,这个变态的想法她干吗要在意,他爱怎么想不关她的事

    回答我不理他的讥诮,她只关心答案。

    瞅了她一眼,甩开她的手,边走边头也不回的答她,没事,死不了殷岩,看好她

    死不了这算什么回答那他伤的如何,是谁伤的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但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她要先把身体养好,然后才能套出东西。汐尘这样想着,闭着眼睛睡去。

    黑暗中,一双漆黑的眸子始终复杂的盯着她

    南方冷庄别苑

    冷潋羽慵懒地斜靠在大床上,单手支头,温柔不在,只是一脸冷峻的听着属下的禀报。

    冷天绝终于开始行动了吗哼,让他跟公主成亲本就是个幌子,明知道他不会同意,却还故意跟他说,摆明了就是想把他骗到南方来。把情报出卖给朝廷,想借刀杀人有那么容易吗,难道,他还以为自己是当年那个不能反抗的弱小子吗人都是会成长的,如今的他已经变强,有了自己的势力既然你不再顾及父子情面,就别怪我无情了我一定要让尘儿脱离你的掌握,将她解救出来

    潋羽如玉的脸瞬时沉,犹如罗刹

    丢下两封信给影子,把这两封信分别交给潋翼和北辰皇,记住,要亲手交到他们手上

    是,属下明白。说完,人不不见踪影。

    冷天绝,只怪你做人太失败,看到了吗这么多人都看你不顺眼呢冷潋羽冷笑一声,正打算躺下休息,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他不悦的皱起眉

    爷,白亓回来求见。

    什么潋羽立刻起身,他不是应该在保护尘儿吗怎么突然回来了来不及不想,他让人把他带了上来。怎么回事不是要你保护小姐吗你怎么回来了

    属下办事不利,小姐被夜魔掳走了白亓战战兢兢的回着,他知道自己一个人本无法救出小姐,所以只好回来禀报少主。

    那你还有脸回来潋羽眼睛危险的眯起,冷的气息笼罩全身,没保护好尘儿,他还敢活着回来见他尘儿该死,夜魔什么意思

    属下属下知错,只是不回来通知少主,属下死不瞑目

    夜魔掳走尘儿,即使他在场,也不一定能拦住,那个主的武功,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但是,他为什么要掳走尘儿他们跟夜魔毫无过节,而尘儿更是初出江湖,更是不可能与人结冤,那他的目的何在算了,这事你也尽力了,先下去吧他挥手,示意他下去。他现在要想办法把尘儿救出来,但这边冷天绝的探子还没消除,他不能离开,该怎么办

    没办法,这事只能暂时让潋翼去办了,但是,潋翼要是得到尘儿算了,先不考虑这些,救出尘儿再说。

    他飞快的起笔写信,让人快马加鞭地给冷潋翼送去思索了一会,又派了一个人下去调查夜魔的来历,他直觉这次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事情吩咐下去之后,潋羽疲惫地坐了下来,拿出尘儿送给他的玉簪,对待恋人般轻轻抚着,神情温柔如水。尘儿,等我,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便带你远离所有恩怨,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冷傲山庄

    什么失败了

    冷天绝没有暴跳如雷,只是口气类似温柔的重复,可里面却含着让人冻结的寒霜。

    他还真是太看的起朝廷了,都提供了那么可靠的消息居然还能失败让人失望啊。想不到,他的儿子还有点本事。只是,你不该打我尘儿的注意,只要威胁到我和尘儿感情的人,我绝不会放过哼,想跟我斗吗,我会让你后悔这个决定的。

    冷傲山庄里一片冰寒。

    另一方面,东方彻也在着急的想办法营救汐尘。

    他拖着重伤的身体回到东方世家,本想找人帮忙,结果父亲居然不同意。他不是一直想铲除夜魔吗,为什么这次却袖手旁观是想让冷潋羽去救,他好坐收渔人之利吗呵,什么名门正派,一到关键时刻只会往后缩。他没有听父亲的劝阻,毅然的离开东方家。他爱的女人,他要自己来救

    修养了几日之后,汐尘的身体有了明显好转,然后就搬到了这个别致的房间。好在那个变态没有再来烦她,她也乐的清静。这几天,她旁推测引的,想从殷岩口中套出话来,可是这木头就像哑巴似的,对她的问话不闻不问。

    见你这么久,还没跟我说过话呢,你是不是不会说话汐尘又开始每天的任务,从他嘴里撬出话来。

    殷岩只是默默的跟着她,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低垂着眼帘,没有回答。

    汐尘已经习惯他的这种态度了,也没想到他能回答,只是自顾自的自己说着。

    其实,不会说话也没关系,不说话没什么可耻的,反正你武功高嘛,还是有优点的,不用太自卑。那你会笑吧,老是这么绷着脸,小心脸部肌萎缩。你不知道萎缩是什么吧,就是脸上的肌变得僵硬,再也动不了,那很恐怖的,你可千万别学那样。不过也学你们主那样,我宁愿他是僵尸脸,因为他笑起来比不笑还恐怖想起夜枫那变态的冷笑,她就汗毛直竖

    还没有表情,汐尘决定给他讲个笑话逗他

    一农户明天杀,晚上喂时说:快吃吧,这是你最后一顿第二日见已躺倒并留遗书:爷已吃老鼠药,你们也别想吃爷,爷他妈也不是好惹的~

    没反应再来个

    有一位肛肠大夫去吃饭,他见店小二总是翘着屁股,他就问店小二:小二,有痔疮吗店小二生气的回答说:客官,请你点本店有的菜。

    那个殷岩突然开口。

    汐尘大喜,对于他终于开口,心里非常高兴。

    不会写字殷岩突然说出这句

    啊

    汐尘有些挫败的垂下头,她的笑话是不是很冷,为什么他都没反映。唉,今天有失败了,她也觉得无趣了,不再瞎转悠了,转身返回房间。

    转身的汐尘没有看到,殷岩紧抿的嘴角微微弯起了一个不明显的弧度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暧昧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0 本章字数:5502

  
惩罚军服 系列之六 魅惑星际sodu
死变态、卑鄙无耻的小人,居然让我给你当侍女汐尘一边走一边咒骂着。

    在两天前,那厮也不知犯什么病,跑到她这来就宣布,从今以后开始伺候他,连反驳的机会也没给她靠,当她什么啊她是被他绑架没错,但票也有尊严吧可,看看她现在在做什么居然拿着那个变态的衣服去伺候他沐浴,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这样贪生怕死的样子,鄙视自己一下

    不过,当俾女也有好处,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各个房间走动,可以熟悉地形,为将来的逃跑做准备。她不禁开始后悔,当初让绝发誓,不能派人跟踪她,现在可好,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绝,你可千万别把我那时的话当真啊

    穿过一片竹林,眼前出现了一片被雾气笼罩的温泉。雾气太浓,让她看不清到底有没有人。

    喂,你在吗她对着朦胧的雾轻喊。武功被封之后,对周围的警觉就差了好多,现在连感觉人气息都很难办到了

    等了半晌,没有回应,大概人还没到吧汐尘放下手中的衣物,缓缓走到池边坐下,将双脚浸在温泉里,舒服的呼出口气这个变态还挺会享受嘛,是不是当坏人都很有钱不然这个夜魔哪来这么多钱,来装饰的这么豪华。看来这点古今还是相同啊,黑道,一个赚钱的暴利行业。

    双脚踢着水,思绪被拉到很远。绝,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好想念他,想念他温暖的膛和拥抱她的强壮的臂膀。她知道,要绝放自己出来,他做了多大的心里斗争,对于他能给她一片自由的天空,心里好感激

    走在你的面前

    回头看看你低垂的脸

    笑意淡淡倦倦

    仅觉有种女人的怨

    想起了很久没有告诉你

    对你牵挂的心从未改变

    外面世界若使我疲倦

    总是最想飞奔到你的身边

    是你给我一片天

    是你给了我一片天

    放任我五湖四海都游遍

    从来都没有一句埋怨

    是你给我一片天的

    是你给了我一片天

    就算整个人间开始在下雪

    走近你的身旁就看到春天的

    给我一片天成龙

    不自觉的哼唱出心底的歌,脑中满满都是冷天绝的身影。

    自从她进来,夜枫就一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当听见她喊自己的时候,他没有回应,只是在远处默默的观察她。

    不可否认,她的确是美的惊心动魄,任何一个见过她容颜的男子,恐怕再不会看其他女子了吧月光下,朦胧的雾气里,她仿佛踏着月光而来的仙子,黑发如瀑布般倾泻下来,柔顺的披散在身后。她抬头昂望着星空,月光洒在她如凝玉般致的脸旁,轻灵而单纯,虚无又飘渺,那种不真实的感觉,让人不忍碰触,仿佛一碰,人就会消失一般。那种美,震撼心底看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他居然不敢出去打扰她,怕一出去,人就会

    他的心在颤抖着,他想抓住眼前的灵,又不敢贸然上前,怕破坏此刻的美景。

    突然,仰头少女珠唇轻启,干净清脆的声音流淌而出。那是一首,他从没听过是歌曲,曲调平淡,歌词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由少女那清亮的嗓音演绎出来,再加上她此刻洋溢的幸福和甜蜜的神情,让整首歌曲顿时生动起来

    夜枫此刻只感觉口一把怒火熊熊燃起,那刺眼的幸福,让他觉得碍眼极了。她在想谁唱这首歌,冷潋羽吗,哼,不管她此刻想谁,他不会再让她有机会想任何男人了虽然不明白自己内心翻滚的怒气到底代表什么,但他很明白自己不喜欢看她想着别的男人的样子。既然她惹上了他,就没那么容易再甩开他他不会放手,不管她愿不愿意

    你还挺悠闲的嘛夜枫从雾气中慢慢走出来,下身还浸泡在温水中,露出无一丝赘的完美上身,一头银色长发倾洒在水面上,给平时冷的形象增添了几丝柔和及妩媚,刘海上尚滴着水珠,贴在光洁的额头和脸上,紧抿的薄唇透出一丝异样的慵懒和感

    简直太、太、太秀色可餐了

    汐尘盯着眼前的美景,一时怔仲。

    看着汐尘迷离的神情,夜枫邪魅地勾起嘴角。顿时,妖异的气氛笼罩两人。

    回过神的汐尘,忙以咳嗽掩饰尴尬。自己居然看这个变态看的出神,有没有搞错。不过,他刚才的样子真是很诱人啊

    你就是这样服侍主子的夜枫的声音再一次打断她的沉思。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居然还坐在池边,汐尘赶快站起来,谁知,起的太匆忙,脚下一滑,人便直直地往水里栽去。

    还来不及惊叫,只听扑通一声,人已经栽到水里。

    人要是倒霉,喝口水都塞牙缝啊

    汐尘扑腾着从水中挣扎出来,刚一抬头就啊的惊叫出来,这、这、这个魔头什么时候游到自己面前的

    夜枫低头看着从水中出来的汐尘,狭长的黑眸妖异的闪了下。浸湿的衣服紧贴着身体,勾画出她美好的身型,长发湿漉漉地披散在身后,紧帖她曼妙的曲线,妩媚而妖惑。一股热流由下腹迅速窜起,近而燃烧了他的全身。他感觉水温仿佛一下子提高了好多,浑身燥热难耐,下体更是叫嚣着想要解放

    汐尘看着他变得氤氲的眼眸,里面酝酿着欲望的风暴,吓的她急忙倒退。她太明白这种眼神,每次绝用这样看她的时候,她都要被折磨好久。

    但还没迈开步子,她就被拉到一个炙热的怀抱,两人身体完全贴合在一起,他火热的欲望紧紧顶着她的小腹。

    汐尘吓的也不敢妄动,她知道,此刻她越动,越会刺激眼前人的欲望。但她还是努力想着办法,想从他怀中解脱。

    那个我是来服侍您沐浴的,我看你也洗的差不多了,要不,咱们上去

    我好象又出汗了,陪我一起洗吧夜枫灼热的呼吸吐在她耳旁,伸出舌间轻舔她小巧的耳垂,引得她身体一阵颤栗。

    一、一、一起洗这个变态突然的,发什么情汐尘僵直着身子也不敢乱动,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干站着等他侵犯

    顺着她白净的颈部一路下滑,他薄唇所到之处,衣物一件件剥落。他的唇仿佛带着火般,一点点,点燃她的温度,让她跟他一起燃烧。她的呼吸也开始不稳

    好热好热,汐尘双手紧握成拳,身体战栗不已,感觉自己快要燃烧起来了,眼神也开始迷离起来

    嘴唇来到前,看着眼前鲜艳欲滴的红莓,毫不忧郁地张嘴含住,反复吮吸着,汲取她的甜美

    汐尘脑中轰的一声,神志顿时清醒不少,她到底在做什么她居然该死的在享受他的强奸趁夜枫正沉浸其中时,汐尘猛抬腿,对着他的欲望就是一脚

    毫无防备的夜枫没想到她会如此行为,结实的挨了一下,闷哼一声,倒入池中。

    混蛋,我只是来伺候你沐浴,不是来陪你睡觉的色狼大吼之后,她便抱着衣服,狼狈的跑开了

    夜枫慢慢浮出水面,郁的双眼酝酿着风暴,这个女人,居然偷袭他

    汐尘跑回房间,来不及弄干身子,就急忙把自己用被褥包的严严实实。那个变态不会不甘心,半夜来偷袭自己吧她胆战心惊了整整一夜。

    北方落影阁

    潋翼疲惫的靠在椅子上,从接到大哥的信已经四天了,派出去的死士却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这个夜魔到底有什么能耐不行,不能再这么干等下去了,他要亲自去会会这个魔

    冷柒,备马,我要到江中走一趟

    爷,您这是要

    我要亲自去会会这夜魔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敢绑我的尘儿冷潋翼边吩咐,边朝外面走。

    可是,主子,那北辰家还在望着咱们这边呢,你这么出去了,这边的生意北辰最近跟冷家抢生意抢的厉害,虽然表面上达成协议,但谁知背后会有什么勾当。

    迈出去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往前走。哼,生意哪有他的尘儿重要,要不是为了强大自己的势力,能让尘儿脱离那个男人的控制,他才不会答理这些生意。现在尘儿有危险,他岂能坐视不管

    不要罗嗦了,我让你准备就准备,快

    是,爷。冷柒也不敢再说什么,按照他吩咐开始准备起来。

    看来,冷家正在内乱呢

    北辰皇将手中的信丢在桌上,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冷天绝的儿子居然写信给他,要求跟他合作一起铲除冷天绝,呵,真是太有意思

    北辰对面一个衣着华美的男子轻拿起桌上的信,大体扫了一眼,抬起妖娆的凤眼,饶有兴味的笑着,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居然让冷家父子反目不过,你相信他信中所说

    北辰皇没有回答,他当然知道这事不能全信,但这个计划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损失不是吗既然有这么大块肥从天而降,他没有理由不吃啊

    这个计划对咱们没坏处不是吗

    恩,是没什么坏处,不过还是小心为妙,冷家父子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锦衣男子提醒着

    北辰皇不耐烦的摆摆手,表示他知道了。锦衣人也没生气,只是端起茶杯,静静品尝着

    一个小厮突然跑上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便匆忙起身告辞

    锦衣男子盯着他离去的背影,笑容隐去,凤眼微眯,北辰皇越来越狂傲不逊了,难保他不会成为另一个冷天绝啊。希望你能好自为之了

    自从跟汐尘分开后,北辰皇便一直派人暗暗跟踪她,没想到她居然被夜魔掠去。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过,这样也好,毕竟她跟冷潋羽分开了,他要先他一步,把她给弄出来。

    可是,冷潋翼正带着一队人马往那个方向走呢下人禀报着。

    潋翼他去做什么难道也为了她北辰皇漆黑的眸子突然迸发出兴奋的光芒,看来她不是一般的女子呢,会是什么人呢真是让人期待啊

    小四,下去查查那女子的来历。冷潋羽未婚妻她好象不至这个身份呢他一定要先一步抓到她才行

    夜半三更时刻,一个人影飞快地穿梭在楼阁之中。可是,由于楼阁多而繁杂,来人只能耐心的一个一个地查找。他知道这样容易暴露自己,但仅凭他一人,他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看着眼前如鬼魅般的人,蒙面人身体顿时紧绷,进入备战状态。

    看来,最近来送死的人真不少呢夜枫露出森的笑容。

    从掳了那女人之后,已经连接有三批人前来营救。夜枫只感到一口气堵在口,让他非常不舒服。她到底招惹了多少男人,居然让这么多人为她不顾生死

    不管眼前男人隐含的怒气,他只关心她的安全。

    她怎么样了

    她哈,她已经是我的人了,你们这些人,就不要再来烦她了

    夜枫故意将两人的关系说的很暧昧。他非常不喜欢有别的男人觊窥着她。常年波澜不经的心,既然因她再起涟漪,他是说什么也不会放手的,谁让她招惹了他至于这些纠缠不休的男人,就让他来替她解决好了

    妩媚的桃花眼顿时危险的眯起,冰寒之气笼罩全身。虽然他不相信他的话,但内心仍是因他的话而气愤

    倏地,蒙面下的发出愉悦的笑声,盯着眼前人一字一顿的开口:她不会是你的人,她不可能爱上你的

    不错,虽然跟她接触才短短一个月,但他看得出来,她不是一个随便动情之人,更何况是对杀了她朋友的敌人

    听到他如此肯定的语气,夜枫怒火大盛,双眼迸出嗜血的光芒

    没有兵器相交的乒乓声,月光下只有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在跳跃着。夜枫的武器只是一条白色丝带,柔软的一条,但在他手中仿佛给赋予了声明,每一处落下,都能直击敌人死

    渐渐地,黑衣人开始招架不住,每一次接招都变得吃力。

    不行,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失败,馑儿还没救出来,他不能死在这。无奈下,东方彻大手一扬,白色粉末飘洒下来。

    夜枫突地一笑,向后稍退几步,同时大手一甩,三银针向着黑衣人方向而去。

    闷哼一声,银针直没入他的后背,但他并没有停下脚步,踉跄地飞出魔。

    主,还需要追吗殷岩出现在他背后询问着。

    不用了,中了我的银针,最多只有一个月的命了。

    夜枫边走边说着,他现在没心思管这些,他要去找那个女人,让她明白,谁才是她的主子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