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15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风波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0 本章字数:3916

    最近的江湖十分不太平,灭了唐家之后,夜魔又连续灭了几个世家大族,如今,江湖上人人自危,就怕祸及自己。

    东方世家现在已乱成一锅粥,夜魔已放话,下一个灭门的,就是他们

    东方楚面色铁青的看着下面的人,这群废物平时讲话的时候滔滔不绝,如今,大敌当前,让他们想个应对之策就闭口不言,真是没用

    一群废物,我养你们有何用大掌狠狠一拍,桌上立刻出现五个深深的指印,可想而知他此刻的怒气。

    算了,你们快把彻儿找回来,如今关系到家族存亡,容不得他再胡来东方楚最后无奈的下着命令,现在只有听天由命。但是,真能躲过这一劫吗

    老老爷终于,一个灰衣男子哆嗦着站出来。

    我们何不请冷傲山庄帮忙,小人记得您曾跟冷庄主一起灭过邪教,也算有点交情的,如今,东方家有难,他不会袖手旁观吧

    ;哼,他要是能出手相救,就不会是冷天绝了

    ;东方楚心里明白,那个冷血的男人,本不会顾及什么交情,不然,前面那些世族就不会被灭门冷天绝,这世上可还有你在乎的事物

    冷家书房

    ;庄主,这夜魔又灭了一个世家大族,您真的不去阻止吗江湖日益混乱,庄主却始终不闻不问,这样好吗

    冷天绝单手支头,闭眼斜靠在椅背,没有出声。那些老东西已经活的够久了,该更新换代了夜魔正好帮他除去了这些老废物,自己何必去阻止

    看冷天绝没有回应,下跪之人也不敢贸然开口。

    怎么,还有事看着下面的人一动不动,他有些不耐烦的问。

    听出冷天绝口气不悦,他颤抖的回答,是,回庄主,夜魔所灭之人,都是十多年前跟庄主一起讨伐邪教之人,属下斗胆猜想,这夜魔跟十几年前的幽冥教必定有所关联,只怕,他们灭完东方家,便会找上我们

    冷天绝终于缓缓睁开眼睛,那又如何

    底下的人开始冒汗,难道自己又说错话了。这庄主的脾气,还真是难猜啊

    看着下面发抖的人影,冷天绝不耐的挥挥手,好了,你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那人如获大赦般快速离开。

    目光缓缓移到桌上平摊的画卷上,他冷峻的表情变得柔和,眷恋的抚着画中的仙子。他怎么会不知道夜魔要对付的人是他,不然,他怎么舍得让尘儿离他而去尘儿,这世上的一切我都不在乎,唯有你,是我放不下的牵挂。只是在你心里,我,是否是你的牵挂

    尘儿,等所有事情处理完后,我便不再手这世间琐事,就如同你说的那样,和你二人逍遥快活的生活,你说可好所以,千万不要忘记你的诺言,这世间所有人的背叛我都不在乎,唯有你的,我不能承受。不要让我失望

    ;你说什么汐尘猛地从潋翼大腿上跳下,他说什么夜枫要灭东方家

    汐尘不敢置信的看他,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计较这些。她挣扎着要从他腿上下来,要马上去通知东方彻才行

    二哥,你放开我啊,我要把这事告诉东方

    ;潋翼紧紧搂住她,就是不肯放手,他不喜欢尘儿去见别的男人要说,我找人去说就好了,干吗非要你去

    二哥,你不是一直希望东方彻离开吗那你就让我去啊,我去跟他把话说清楚,这样还不行吗她实在没空跟他在这耗,时间不等人的,万一说迟了,东方家出了什么事,她对东方彻就真牵扯不清了

    真的潋翼稍微松了松手,不太确信的看着她

    ;真的,真的汐尘边说边从他身上下来。不用担心我,我一会就回来,先走了

    ;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汐尘转身就跑出了房间

    尘儿,你的心思永远都在别人身上,为什么就不能看看我冷潋翼落寞的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

    急忙的跑到东方彻的房间,刚要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对话声。

    ;少主,老爷吩咐了,一定要带您回去,这次可是事关家族存亡的大事啊

    我知道,我并没有说不回去,只是

    不能再等了,夜魔的人都快打过来了,难道要等东方家亡了你才回去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事我自有分寸。有些事情我必须先处理,等我处理完,定会快马赶回去,你就先走一步,回庄里等我

    ;可是,少爷

    我说会赶到就一定会赶到,你先走吧

    接着,里面便是长久的沉默,直到她听到翻窗跃出的声音,之后又是静寂。

    他已经知道了吗为什么还不走,有事没处理,难道是指她

    在外面站这么久不累吗有什么事进来说吧东方彻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汐尘推门而入,看见东方彻修长而挺拔的身影倚在窗棱旁,微风吹来,将他的月色长袍吹起,一缕发丝拂过脸庞,更添风情,含情的桃花眼正默默的注视她

    一直都知道他俊美不凡,但此刻再见,还是忍不住失了魂。

    ;见她发愣,东方彻忍不住低沉的笑出声来。原来谨儿也能为我失了魂啊,看来我的魅力依然无敌嘛

    听他调侃的语气,她不好意思的咳了声,化解尴尬。

    你家里出了事,你不着急回去吗,夜魔可不是容易对付的人

    ;东方彻没有回答,只是缓步朝她走来,停在她面前,挑起她一撮长发绕于指间,拿在鼻前轻嗅着,火热的呼吸吐在她的脸庞,媚眼牢牢盯着她,似魅似惑

    天啊,这男人也太会勾人了吧汐尘感觉自己心脏正不停的做加速运动她微微将身子后倾,不自在的干笑两声。

    呵你有话在那说就好,不用靠我这么近糟,气氛怎么变得这么暧昧了

    汐尘轻轻推开他靠近的身子,转脸避开他。

    几不可闻的叹息一声,东方彻放开了她的头发。

    ;我走了,你会想我吗他没有马上离开这里,一直都是因为她。多么希望一直把她绑在身边,可惜,她不是他的。

    汐尘看着他,不自觉抚他好看的眉,想把他的烦恼都抚去,这么漂亮的人,不适合皱眉。

    快回去好好搭理你家里的事吧,夜魔不是好对付的人。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跟我说,我一定去帮你我,不会忘记你的最后一句,她的口气十分坚定。

    东方彻没有说话,就这样不动的看着她,仿佛要把她刻进记忆般的长久凝视突然,他伸手把她揽进怀里。谨儿,记住你的话,不许忘记我好有,等这次事件过后,我就回来找你,你一定要等我

    汐尘在他怀里点头,好,你也一定要加倍小心,夜枫他认识你

    看出她在关心自己,他轻笑出来。

    ;谨儿,有件事一直想问你

    恩什么事

    为什么我的魅力总对你无效呢每次我用那种表情看别的姑娘的时候,她们可都是一脸陶醉的样子呢东方彻又恢复了以前吊儿郎当的样子

    ;汐尘感到自己嘴角不自然的抽了下,他刚才还真在勾引她啊

    ;放开汐尘,东方彻看到她不自在的抽着嘴角,滑稽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看到他如此开怀的笑,汐尘也被感染,随着他轻笑出声。

    离别的悲伤气氛随着他的大笑慢慢化解,室内又恢复了原先的轻松自在。

    汐尘知道东方是故意这样说,好逗自己开心,唉,这个男人为什么总是这么为她着想呢慢慢的,她止住了笑,把心中的疑问问出口。

    东方彻,你什么都不问我吗我跟潋翼之间她知道,他一定听到自己叫潋翼二哥,为什么他都不问自己的身份

    问什么反正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我的苏谨儿,不是吗

    对,不管她是什么身份,都不会妨碍他继续喜欢她,她就是她,他喜欢的苏谨儿

    汐尘一时语塞,不管她什么身份,他都会喜欢她吗

    好了,跟你把话都说清楚了,我也该走了记得,等我

    在她唇边轻吻了下,东方彻潇洒的走出房间。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淡淡的不舍浮上心底,还有一丝眷恋希望他此去能一路平安

    看够了没他就这么让你舍不得潋翼的不悦声音冷不丁的打断她的思路。

    汐尘赶紧收回目光,看着向他走来潋翼。唉,二哥也太疑神疑鬼了,盯的这么紧。跑上前,挽住他的胳膊,拜托哦,好歹也相处了几日,舍不得是当然的好不好,二哥还真是小气

    ;汐尘的主动示好,的确让潋翼心情好了不少,脸也缓和不少。

    ;两人一起往大屋走去

    正文 第三十章 情敌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0 本章字数:4640

    住在这里已经三天,潋翼一直没说大哥的事,每次问他,回答也都是含含糊糊,让她觉得他们似乎事情隐瞒,她不想再等了,今天一定要问清楚不可汐尘边想着,边朝潋翼的房间走去

    到了他的房间,潋翼不在,拉了小厮询问,得知他在大厅会客,便朝着大厅走去。

    潋翼在会客那她现在去,不会打扰他吗快速移动的步伐有些迟缓。算了,先去门口看看再说,要是重要的客人,她不进去就是

    接近门口,一阵悠扬的音乐传出。那是刘若英的春光

    汐尘仿佛被定在了门口,怎么可能,现代的歌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还有那里的人来带这个时空

    
哥哥,别吃我!全文阅读
公子为什么这么心不在焉难道是雪儿弹的不好一个女子温柔似水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没人回音,汐尘忍不住上前,偷瞄了里面一眼。一个女人背对她而立,双手斜抱着一把古琴,粉红衣裙尽显她窈窕的身段刚才那首曲子就是她弹的吗她,究竟是谁的

    和她面对的是潋翼冰冷的脸孔,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女子。许久之后,他终于缓缓开口。

    你今天来做什么

    公子好久没去找我雪儿了,所以雪儿想来看看您女子有些支吾的说。他很少在她面前摆脸色给她看,就算他心情不好,听了这首曲子也会变好,为什么今天就没用了呢

    这时,汐尘已经听出了个大概。呵,原来是二哥的旧情人找上门了,哼,还说什么这辈子只喜欢她一个人,本说谎,离了自己,他还不照样在外面逍遥快活

    汐尘此刻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说实话,她对二哥的感情,不是像对绝那样的爱情,但也不是亲情。可是,要是听到他跟别的女人好,她心里又异常不舒服,就像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了一样为什么会这样

    站在门后的她,有种掉头逃走的冲动,但脚仿佛被定在了原地,让她一步都移不开

    从汐尘刚到的时候,潋翼就发现她了,本想把雪儿立刻赶走冲动,在看到她僵硬的身体和变青的脸后,止住了。尘儿也在乎他吗这个认识让他欣喜若狂所以他强迫自己把这场戏演完

    公子看着他眼中闪过的千变万化,雪儿忍不住低声唤他公子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老是心不在焉的样子,仿佛本就没在看她。不行,不能这样子,好不容易找到个金主,不能让机会从手中溜走

    公子,今天有空去柳苑坐坐吗,雪儿又学了个新舞,可以跳给公子看说话的同时,她又向前迈了一步

    二哥经常去找这个女子这是此时汐尘唯一的想法潋翼喜欢这个女人吗铁青的脸已经变黑,她猛地抬头,便对上他潋翼充满玩味的眼神。两人视线交汇

    他、是、故、意、的看到他眼底那一闪而逝兴味,汐尘立刻就知道他在做戏耍她很好玩是吗,好,你想玩,我陪你

    展现一抹灿烂的笑容,汐尘迈进大厅的

    这位姑娘,潋翼恐怕不能跟你去了,他啊,今天跟我有约了呢

    雪儿闻声转身,四目交汇时,汐尘轻快的步伐硬生生地顿住她看到了什么,她居然看到了前世的自己

    汐尘惊愕的看着她,不敢相信居然在这个时代看见了自己,不,是前世的自己。难道自己灵魂来到这的时候,身子也一起穿过来了不会,都过了十多年,她不可能还是原来的样子,那她是谁

    同时,雪儿也在打量她。她不相信这世上居然有如此绝色的女子。虽然自己已是柳苑花魁,这洛城的第一美女,但和这名女子相比,竟仍不及她半分而且,听她刚才跟公子说话的语气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凭借女人天生的直觉,她觉得眼前的女子是她强大的威胁。请问,这位姑娘是雪儿开口打破沉默。的

    汐尘还没从震惊中恢复,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声音,一样的神态,眼前站立的就是她自己她不自觉的走想雪儿,伸手想触她的身子,告诉自己这不是在做梦

    你做什么雪儿大力挥开她伸过来的手。汐尘没留神,踉跄的晃了几下。

    潋翼立即从椅子上跳下,扶住汐尘不稳的身子,转头凶狠的朝雪儿低吼,你做什么好大的胆子

    此时,汐尘已经从恢复神智,抬手制止了潋翼的话。

    你是谁她是谁,为什么会跟自己前世长的一模一样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本想把这句话吼出去,但看到冷潋翼沉的脸,雪儿也不敢造次,只能先乖乖回答她。

    奴家乃柳苑花魁冬雪

    柳苑妓院吗汐尘以眼光询问潋羽,只见他尴尬的避开了眼,她了然的闭了口。呵,看来不管是现代的苏谨儿,还是这里的冬雪,那身躯的主人,命运都不怎么好呢那她是不是该庆幸,自己能投胎在这个躯壳里,不用再背负那悲惨的命运

    刚才的盛气凌人,在面对着与自己以前相同的脸,竟怎么也发作不起来。

    潋翼见她盯着冬雪神色恍惚,以为她真生气了,急忙开口唤她,他只是想逗逗她,可不想真让她气自己

    尘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汐尘打断他的话,乖巧的依偎在他怀里,伸手环住他的腰,扭头看到冬雪铁青的脸,扯出一个绝美的笑脸。像她又如何,她已经不再是苏谨儿,她现在只是冷汐尘,在这个世界重新活过的女子。她不会让别人把幸福从自己身边夺走

    冬雪姑娘,你也看到了,翼他今天跟我有约了呢张的一样又如何,反正那不是自己

    冬雪一脸愤恨的看着她,脸上虽没有什么表情,但她眼底的暗涌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她口剧烈的起伏着,可以想像她此刻不甘,但她仍是压抑着。让汐尘不得不佩服她的坚韧,这个女人不简单。

    终于,冬雪在压抑很久之后,长长吐出一口气,缓缓开口,是吗看来是冬雪打扰二位了那,奴家就先告退了

    抱着古琴,挺直了脊背往门外走去,在到门口时,忽而转身。

    冷爷,小女子在柳苑恭候您大驾说完,也不等潋翼反应,离开了大厅

    见她离开,汐尘立刻松手,但潋翼哪能愿意,大手紧紧扣在她的腰上

    戏演完了,该放手了吧口气十分不悦。这双手不止抱过她一个人吧,想到这个,她就有种逃出他怀里的冲动

    潋翼低沉悦耳的笑声在耳边响起,感的薄唇凑在近她的脸颊,你在吃醋吗

    你想证明什么她扭头看他。故意演出戏,就是为了看她的反应

    抚她白皙的皮肤,轻轻将她圈进自己的怀里。

    尘儿,你心里有我的,是吗

    有吗汐尘自问着。应该有吧,不然为何在知道他有了别的女人后会难受只是,这个男人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她不能接受

    轻轻将他推开,拉开两人的距离,汐尘盯着他的眼睛,不想放过他眼中的任何变化。

    你喜欢那女人

    看着汐尘如此认真的眼神,潋翼心情大好。尘儿心里果然是有他的,不然不会如此在意。嘴角的笑容加大,又想伸手揽过她的身子,但都被她挣扎着躲开了。唉,他的小尘儿啊,为什么老不明白他的心吗他的心,早在很久以前就失迷在她这里了。钳住她的双手,放到身后,使她的身子紧紧和他贴在一起

    尘儿,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吗我早说过,这里,从来就只有你一个人他指着自己心口的位置,认真的回答她。

    那你还去妓院找别的女人口气很冲。这点是她接受不了的,难道男人真是和爱可以分开来不行,她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她要的男人,不能有别的女人

    听我说。潋翼安抚她激动的情绪。我去柳苑一直都是听她弹曲的,难道你没见她刚才来也是抱着琴的吗

    只听曲汐尘的表情明显的写着我不信。男人去那里会只为听曲这事说给谁都不会信吧,把她当白痴吗

    你没听到她刚才弹的曲子吗潋翼提醒她

    刚才的曲子,那是经他一提,她想起来了,那是现代的曲子,这里的人不可能会弹的。糟,刚才光顾着她和潋翼的关系,忘记问她为什么会弹这曲了的

    不记得了吗,以前在山庄的时候,你曾在院子里跟大哥唱过这首歌。其实,那时他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记得当时他非常嫉妒大哥,能跟尘儿如此亲近,让尘儿为他唱歌、起舞。所以,他就偷偷记下了这首曲子。回到这里,听说了柳苑的冬雪弹得一手好琴,所以就找上了她。自始至终,他从没碰过那个女人,他的心里,除了尘儿,已经容不下任何女子了经他提醒,她想起在山庄的事,好像,她是唱过啊的

    想起来了吗尘儿,你的每一件事,我都清楚的记得,因为它们都已经刻在我的心里继续在她耳边低语着。

    恶,他什么时候变这么麻了斜睨了他一眼。

    去那里能光听曲我才不信嘴上虽这么说着,但心里已经相信他了,她了解二哥的脾,对她,他不会说谎

    潋翼俊眉一挑,打横抱起汐尘,朝着房间的走去。

    你你做什么啊,快放我下来汐尘挣扎的想要下去。

    这点轻微的挣扎,对潋翼来说本不痛不痒,他边走边低头在她耳边说着,不是不相信我吗我马上就让你知道,我到底说的是真是假潋翼眼底盛着满满的欲望。一脚踹开房间的大门,将汐尘轻轻地放入床榻。刚落到榻上,汐尘急忙往里缩,可是却被潋翼牢牢的抓住脚踝二二哥,我相信你了,不不用证明了呵呵她假笑着试图挣脱他的牵制。

    牢牢的抓住她不断往里缩的身子,一手从容的解着衣物。尘儿冤枉我,我怎么能不证明自己的清白呢说完,嘴角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

    汐尘打了个冷战,脑子发出危险的信号,她想起身逃跑,但已经来不及了,潋翼已经脱完自己的衣物,身着底裤地来解她的衣服等等等,我真的相信你了,翼,别这样衣服迅速的脱离身体,潋翼糙的大掌覆上她圆润的娇ru上,惹的她一阵轻颤。

    突然汐尘脑中灵光一闪,她好像忘记了来找二哥的目的了,她不是来询问大哥的情况的吗手忙脚乱的推开他不安分的大手,她努力让自己清醒。潋翼,我来我是来问你大哥的情况的,哎,你你别那里

    潋翼这会哪还有时间,便继续手上的动作,张嘴含住她娇嫩的粉红,在嘴里反复逗弄、舔咬

    潋翼,大哥他唔接下来的话,被潋翼火热的唇全部吞下,灵巧的舌撬开她的贝齿,窜到她嘴里追逐她的小舌,汲取她的甘甜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