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22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四十二章 试探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5409

    喧哗的大厅人潮攒动,汐尘站在高楼上,冷眼看着这一切,曾几何时,冷家也是这样一派繁华的景象,只是,一切成空

    可是,北辰,你又能笑到几时

    取代了冷家,如今你已势头盖主,不是又踏上了冷家的老路吗

    突然下面一片喧哗,应该是重要人物登场了

    清亮的月光下,一个华衣青年缓缓步入,头载华冠,一袭锦衣,花纹十分繁杂致,色泽却又极为淡雅宜人。神色雍容温和,举手投足间透出一股尊贵气质。英气俊美的脸庞始终挂着温和却又疏理的笑容

    似乎察觉到她毫无掩饰地打量,他稍微抬头,正对上她探究的眼睛,展现出一抹温和的笑容,汐尘一楞,随即回给他一个礼貌的微笑。

    他没有再看她,直接步入大厅。

    汐尘找来侍侯的丫鬟询问,得知那男子是龙耀国的六王爷龙霆风

    朝廷的人吗

    呵,应该是个可以利用之人吧

    这个晚宴,看起来挺有趣呢

    汐尘转身,朝楼下走去

    堂皇的大厅里仆从川流不息,不断地送上美酒和佳肴,白玉灯笼光芒四,照的整个大厅仿如白昼。宾客们坐在堆满食物和美酒的案前,相互吹捧寒暄着。

    正上方的暖香玉榻上,北辰皇慵懒地靠一边,两旁的美人柔弱无骨地挂在他身上,整个身体亲密无间地贴在他身上,暧昧异常。一件白色锦袍松垮垮地披在身上,用一腰带随便系住,露出大片健壮的膛

    一双柔嫩的小手爬上他赤裸的膛,不断画着圆圈北辰抓住作乱的手,放入口中轻咬,引得女子一阵娇嗔。另一个女子则不断地用上身蹭着他,试图吸引他的注意

    突然,一阵悠扬的音乐响起,歌舞表演开始

    身着轻纱的舞女鱼贯而出,簇拥着一个红衣女子进入大厅中央。舞女慢慢散开,露出中央妖异妩媚的女子

    是她

    龙霆风看着那女子,认出她就是刚才阁楼上之人,看来,她也是北辰收藏的美人之一了。漫步经心地瞟了眼上坐的北辰,此刻也是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火焰的红,衬托的汐尘如妖般妩媚。身段婀娜,纤腰款摆,美目流转,顾盼传情,唇角微微扬起媚意横生。一曲舞闭,在场众人莫不沉浸其中。

    一曲终了,其他舞女离去,独留汐尘一人于大厅中央。

    看着陶醉不已地众人,北辰皇露出得意的笑容。撇开身旁的女子走下台阶,将汐尘拉止身边,占有欲地宣告着自己的所有。

    哈哈,你们看看我的美人如何啊,她可是我最满意的收藏呢

    下面一片附和之声。

    将她拉至身边而坐,得意的地接受众人羡慕的眼光。

    汐尘始终安静地坐在旁边,低垂的眼睛让人看不清她的想法。感受到一道强烈的视线,她抬头望去,正对上龙霆风探究的目光。两人目光相遇,汐尘微楞目光闪烁,很快黯淡下去,垂下眼帘,不再看他。

    只这一眼,便足够。低下头,她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游戏开始了

    一个大力拉扯,汐尘一声惊呼,落入一个强壮的怀抱。

    别这样盯着男人看,我会吃醋的北辰皇如情人般在她耳边轻轻低语着,语气却威胁十足。

    汐尘没有理睬他,继续低垂着眼睛。

    在我说话的时候要看着我板正她的脸,让她正视他。知道吗刚才看你跳舞的样子,真想马上吃了你

    边说着,大手开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移。

    你做什么抓住他游移的手,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他怎么能在大厅里就这么放肆

    汐尘躺在他的怀里,两人姿势暧昧,在别人看来,如同情人间的嬉戏。

    暗处,一双狭长的眼睛愤怒地看着这一切

    在风华阁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两个人在交谈着。

    龙霆风安静地听着下人的报告,心里若有所思。那报告着的女子,则是雪楼中的女子。

    那个女人是北辰新收的人打断了女人的报告,问出心中疑问。

    禀王爷,那女子是北辰皇十天前带回的女子,听说,他还没碰过她,而且,她也不住雪楼北辰皇给她在东边另外安排了一个房间,看来很重视那女子

    是这样吗可是看那女子的眼神,好像不是很愿意呢

    我都知道了,你下去吧

    挥退属下,他望着漆黑的夜空

    出来吧,既然都来了,何不现身相见

    伴随着一阵轻笑,汐尘从暗中走出来。

    王爷真是谨慎之人,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察觉,小女子佩服。

    漆黑的眸盯着她,默默地打量着。

    小女因在里面憋闷的慌,所以出来散步,希望没有打扰到王爷

    你都听到了吧

    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不知何时,龙霆风已经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汐尘微微退后一步,拉开连两人的距离,回他一个无害的笑容。

    王爷是指什么

    他上前,高大的身影压迫着她,我指什么你会不知道

    轻笑一声,汐尘抬头看他。

    王爷,我一个不会武功的弱质女子,在那么远的地方,你以为我会听到什么还是王爷对自己的武功不自信,连我刚到这里的事情都察觉不出

    看着她镇定的表情,勾起一抹慵懒的笑容。

    聪明的女孩,怪不得北辰那么喜欢你

    王爷过奖了,如果没什么事,小女告退了,皇爷找不到我要着急了

    哦这么着急离开我还以为你不愿回他身边呢

    一丝诧异闪过眼底,快的来不及抓住,但仍没逃过他锐利的眼睛,龙霆风脸上浮现了然的笑容。

    见她不愿再多作停留,便放她离去。心底却已有了计划。

    汐尘踏着轻快的步子往回走,计划的顺利进行让她心情愉快,她目前要做的只是等,等鱼儿上钩就行了。

    啊正高兴之际,一双大手将她拦腰截住。

    汐尘反抗,却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

    小东西,我都认不出来了

    咦

    彻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么狭长的桃花眼危险的眯起。

    哪、哪有,我是怕被人看见,哎你要拉我去哪

    东方彻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就走,隐约中感受到他的怒气,汐尘也不挣扎,任由他拉着她走。

    他在生什么气奇怪。汐尘跟在他后面不明所以的想。

    两人来到一个没人经过的暗角落,东方彻将她抵在墙上,便不由分说地吻上她。

    彻唔你等等,别这样

    他怎么了这个吻不似以往的温柔,却带着惩罚的意味,她又惹到他了

    大手开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抚,一手罩上她的丰满,另一只手缓缓下移,撩起裙摆,抚大腿内侧,惹得汐尘倒抽一口气。

    他这么急着拉她过来,不是只为了这个吧

    彻,别、别在这里,会有人经过恩

    多天积攒的欲望已经爆发,东方彻本听不见她任何话。手指轻车熟路地滑进她的私处,开始缓慢地抽起来

    两人急促地喘息,火热地呼吸喷洒在彼此的脸上。

    细微地呻吟断断续续地从她嫣红的小嘴吟出,更加刺激了情欲中的东方。抽出手指,将灼热如铁地巨大缓缓进入她的体内

    两人衣冠整齐,私处却紧密地连在一起

    汐尘抱住他的脖子,双腿紧紧环住他的腰,让自己虚软的身体靠在他身上。身子不停随着他的抽动起伏,皮肤拍打的水泽声刺激着她的神经,快感一波波地袭向她。

    拖着她的娇臀,东方彻快速地抽着,巨大的坚硬不断地进出她的私处,摩擦产生的快感让他的理智完全消失,他只能让欲望支配自己的身体,进行着最原始的律动

    狂喜来临时,汐尘呐喊出声。东方彻也在她剧烈收缩的甬道内,达到高潮。

    两人喘息着,平复着高潮后余韵。

    等呼吸变得顺畅,汐尘从他身上下来,整理着衣衫,看向他,彻,究竟怎么了刚才为什么生气

    东方彻身子一僵,抬头看着汐尘无辜的眼神,轻轻抱住她。

    谨儿,对不起对不起

    悔恨涌上心头。他怎么能这样,明明说好要保护她,可现在却因为嫉妒,不顾她的感受强要了她

    汐尘不解地看向他,不明白他为何道歉。

    我、我受不了你在他怀里亲昵的样子,我好嫉妒东方彻喃喃的解释。

    唉,又是在吃醋啊,他还真是个醋桶算了,他都这么解释了,她还能怎么办

    垫起脚尖吻上他的唇角

    这么不相信我么现在,我身边只有你一人了,除了你,我谁也不要,你要相信我她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眼底尽是真诚。

    纠结的眉头舒展开,他认真的点点头。

    对了,你来是他夜闯风华阁,不是只是为了吃醋吧

    于是,东方彻说明了来意。原来,他查出了刘管家的藏身之所。自从她和绝坠崖之后,刘管家便消失无踪,不论他们如何查找,都找不到任何有关他的踪迹,汐尘隐约觉得此事应该跟绝中毒有关,毕竟能让绝毫不察觉又放松戒心的,只能是他身边的人。所以,她让东方着手去查,如今,总算有点眉目了。看来,该找个时间会会他了

    送走东方彻,汐尘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推开房门,立刻感到有人潜入,以为来人是夜枫,汐尘便毫不在意的进去。

    美人,我终于等到你了

    一个陌生的声音闯入她耳中,紧接着,她便被人扑倒在地

    不要汐尘看着压在身上的陌生人,拼命地挣扎,你是谁,怎么来这的你快放开我来人啊唔

    嘴被人捂住,身上的男人一脸笑。

    美人,没人来救你的,嘿嘿乖乖地从了我吧,不然有你好受的哎哟你个死丫头敢咬我

    趁他吃痛之际,汐尘逃出他的钳制,但很快又被他抓住,摁倒于地

    该死,这个男人从哪里来的,怎么会闯到这里的,该用内力震开他吗,可是万一这是陷阱呢突然,她看见窗口一道人影闪过,那是北辰皇

    真是陷阱

    他居然用这种手段试探她

    不行,不能用武功,否则就前功尽弃,但是,难道就让这个男人强暴自己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挣扎间外衣已经脱落,汐尘现在只着里衣。

    不要你不要碰我救、救命,来人啊

    这个人是他故意放进来的,即使她再怎么喊都不会有人来救她,她知道,她都知道,可是,不能让人发现啊

    呜闭上眼睛,眼泪不自觉地落下,难道真要用身体换取信任

    恶心的男人骑在她身上,马上就要扯掉她的里衣

    碰

    身上的重量骤然消失,伴随一阵巨大的碰撞声。

    汐尘睁眼,看见北辰皇站在她面前,远处,是被他甩出去的男人

    揪住衣领不住地往后退,眼泪掉的更凶,不要

    落入一个强壮的怀抱,汐尘一个劲的挣扎,北辰皇轻柔地安抚她激动的情绪,乖,没事了,没事了

    这次他是真的相信她没有武功了

    慢慢地停止挣扎,她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汐尘明白,戏要作足,所以她会演下去。但是,这笔账,她会记住

    正文 第四十三章 祸不单行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5668

    汐尘病了,自从那次试探之后,她便整个人松懈下来,身体却也随之倒下,还好只是普通的风寒,但这仍他内心非常难受。

    望着床上睡着的身影,眉心紧拧,似乎睡的极不安稳,
异侠(NTR催眠类)无弹窗
他心情异常复杂。这不是他的主意吗,不是他要拿那男人试探她吗,为何现在自己的心情如此复杂

    走到床边,听见她喃喃自语,他俯下身凑到她耳边,听见她在梦中都在求救,心情更加霾。抬起头,正巧看见一行清泪滑下眼睑。

    北辰皇以指尖接住那颗泪珠,泪珠的温热透入指尖,一路渗透进他的血脉里

    他烫手般地收回手,又深深看了眼昏睡的汐尘,终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北辰一离开,另一个身影闪身而入,慢慢靠近床上柔弱的人儿。

    轻柔地抚着她苍白的脸颊,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不舍。

    小尘,我来接你了,让你受苦了拨开她额上的碎发,他深情地看着她。

    轻轻地将她抱起,这次,他一定要带她离开,他不能让她在这受苦。

    他刚走出门口,便迅速被一群黑衣人包围。

    夜大主,你是要把我的人儿带到哪去啊北辰皇踏着悠闲的步子,缓缓从人群中走出。

    夜枫睨了他一眼,似不把他放在心上,只是小心的护着怀中的人儿,如珍宝般保护着。

    既然你保护不了她,那我就要带她走他看想北辰,眼底一片坚定。

    北辰握紧拳头,隐忍着怒气。她是我的人,她如何,与你无关。把她还给我

    夜枫收紧了手,看向北辰的眼里是一片坚定。这个女人,他不会放手

    找死

    他大吼一声,冲上前去抢人。夜枫手里抱着汐尘,又怕伤着她,本不能还手,只能以轻功躲避着他的攻击。好几次,他都想避开他的攻击,直接冲出重围,但北辰总是挡在他面前,让他本没有离开的机会。

    走开夜枫终于不耐烦的吼到。

    做梦除非把人留下北辰皇的攻击不曾停下,招招狠毒。

    冷汐尘已经两次从他身边离开,却再也没有回来,成为他的遗憾。这次,他绝不会再让人把这个女人带走,同样的错误他不会再犯,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

    见这样并不能伤他,北辰停下攻击,站在一尺之外,轻轻举起手,弓箭手立刻把箭头都对准夜枫。

    那她给我,不然,你带走的就是一具尸体不错,他不会放手,就算是尸体,他都要留下她,不让任何人带走她

    你、敢夜枫咬牙切齿。

    北辰皇嘴角勾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森森地露出白牙。那你就试试吧

    再一挥手,箭在弦上,只要他一声令下,他们便会立刻发。

    他是真的,看着北辰认真的眼神,夜枫知道他是来真的了。如果是他一个人,别说的这些人,就算再来一个军队,他都可以毫发无伤地走出去。可现在,他现在手里还有一个人,他不能让小尘受伤。

    夜枫犀冷的眸盯着他,薄唇紧抿着,内心做着激烈的斗争。北辰皇擒着一抹胜券在握的微笑,静静等着他的决定。

    四周变得异常静谧,两人就这样对峙着

    突然,汐尘嘤咛一声,打破了这怪异的寂静,压抑的气氛得到舒缓。

    许是刚才的打斗惊醒了她,她揉揉眼睛,慢慢睁开

    咦

    她一醒来便看见夜枫放大的脸,刚想询问怎么回事,接着就被周围一群军队似的护卫吓了一跳。她转头观察了下四周的情景,眼睛睁得老大。

    这是怎么了她是不是醒的不是时候,她很想闭眼装作没醒,但夜枫却先一步拆穿她的诡计。

    你敢再闭眼给我试试夜枫威胁地在她耳边低语,汐尘立刻把眼睛睁的老大

    北辰皇见两人仿佛熟识的样子,冷眸鸷一眯,你们认识

    汐尘身体一僵,扭头看向北辰皇,心底暗叫糟糕,她怎么没发现他的存在对她一个舞姬来说,是不可能认识夜枫的

    转头看向抱着自己的夜枫,公子,我已经说了,你认错人了

    疏离的口气,但看向他眼底一片恳求。她知道夜枫看得懂她想让他帮她,承受了那么多,不能前功尽弃

    夜枫盯盯地注视着她,手臂收紧,抬头又看向北辰。

    我不管她是否是我要找的人,我,就是要她

    汐尘心里翻了个白眼,他怎么还是怎么霸道,她什么时候答应要跟他走了,不过幸好他没拆穿她,好歹也算帮她解了围

    哼,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准备他把手高高举起,只要一放下,弓箭手便会立刻放箭

    汐尘吃惊看向北辰皇,他不是要她吧

    看到她探过来的视线,北辰骛一笑,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靠,这个自私的男人,汐尘在心底咒骂。她微微在夜枫怀里挣扎,想离开他的怀抱,她不想拖累夜枫,再说,她还有事没做完,不能现在离开

    不许动,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夜枫安抚她,这次,他一定要带她走

    放他大喊一声,千万支箭齐齐朝他们来

    迅速转换了汐尘的姿势,让她起立,让她双手环住他的腰,一只手匝紧她的纤腰,另一只手解下外袍,挡在身前,呼啦一下将所有弓箭都全挡了下去紧接着,一道人影袭上前,猛地擒住了她的一只手,引得汐尘惊呼一声。

    过来北辰拉着她的手,使劲拽向自己。

    痛汐尘疼的皱眉。这个北辰真是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用这么大劲

    夜枫也不示弱,搂着她的腰,两人就这样一手拉着汐尘,一手攻击着对方

    两人从地上打到屋顶,中间夹着汐尘

    突然,他们同时击向对方,大手不自觉的松开

    碰

    重物坠地的声音,伴随着一声闷哼

    蝶舞

    小尘

    妈的,夜枫、北辰皇,我诅咒你们你们耍我是吧,要么都抓着我不放,要么就一起放手,想要我死早点说,不用这个整我汐尘在心底咒骂着,感觉全身骨头如碎了般疼痛,这次估计要骨折了

    你没事吧北辰先一步抱起她,将她楼入怀中

    啊痛一被碰触,火辣辣地疼立刻传遍全身

    忍忍,一会就不痛了,我马上给你找大夫

    来人,把城里最好的大夫找来快

    北辰看向夜枫,眼底一片骛。她要是有什么事,我让你们夜魔陪葬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夜枫茫然的看着手,又狠狠地握紧,指甲陷入里,他居然放手了

    人呢大夫还没来吗怎么这么慢北辰在屋里咆哮,心急如焚。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下人急忙忙地跑来,后面跟着一个年长的老人。

    北辰让出地方,站在一旁,眼睛紧紧盯着脸色苍白的汐尘这时,夜枫也冲了进来,不理会一旁的北辰,静静地看着床上的人儿。

    北辰皇也没有时间赶他,他现在关心的只有她的伤势

    老大夫号完脉,又查看了下她的身体,缓缓站起身子

    北辰皇上前抓住他的肩膀,急切地询问着

    唉,断了两跟肋骨,手臂和小腿都有骨折,头也受伤了老者抬头看着两个年轻人直摇头,你们是怎么把她弄成这个样子的虽说只是皮伤,但她可是一个女子啊,你们怎么忍心呐

    听到老者的话,汐尘把两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害她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两人真行,她记住了不过真疼

    唔她忍不住呜咽着。

    听到床上有声响,两同时上前,在看到对方后又硬生生止住

    你害的她还不够吗这是我的地方,你给我滚

    夜枫不理睬他,上前抓住汐尘的手,轻拭着她额头的冷汗,小心翼翼的问:还疼吗

    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试试疼不疼她狠狠瞪他一眼,本没力气回答他

    北辰皇上前一把甩开他握着她的手,你不要碰她

    两人居然就这样才床前又交起手来

    都给我住手汐尘费力地吐出一句话,又开始剧烈地喘气。这两个人,非要整死她才甘心么

    两人都不服气地瞪了对方一眼,便真的停了下来

    这时,大夫已经开好了药方,递给了下人,嘱咐了用药情况,便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两个男人如两个高大的尊像,就这样立在汐尘面前。她现在真想晕到,管这两个男人争个你死我活,可她偏偏疼的要死,却一点昏倒的迹象都没有,要命啊索什么都不管了,她闭上眼睛,决定不再看这两个男人

    渐渐,感觉那两道灼人的视线消失,她才缓缓睁开眼睛。突然,听到折回来的脚步声,她急忙闭上眼,但已经来不及。

    我知道你没睡,别装了夜枫低沉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汐尘叹气,他还真是个瘟神,每次碰到他都没好事她转头看向他,还嫌害的我不够吗我都这样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放手的对不起

    他打断她不断地说着抱歉的话,汐尘一时错愕,没想到他能道歉,毕竟他是个很骄傲的人。看着他紧握的拳头不断往下滴血,眉头一皱,别过脸不再看他。

    好了,你的道歉我接受了,没事就快走吧,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她冷冷的说着。现在隐瞒着身份、武功在这里,不想再招惹以前的人,这次的教训已经够她受了,她可不想再发生这样的事。

    你休想摆脱我魔魅的黑眸鸷一眯,他开口拒绝

    夜枫扳过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这一辈子,你都别想摆脱我你是我的他霸道的宣告着,凝视她的眼底一片坚定。

    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最后深深看了她一眼,夜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还要来吗汐尘苦笑,看来以后的日子不是那么好过了。只希望,不要再波及到她了,她没那么多命陪他们啊

    在北辰的悉心照料下,伤势好的很快,疼痛已经过去,只是还是不能下床走动。但是,北辰刚放下的戒心又提上来了,每次来看汐尘的时候,经常旁推侧敲地问她一些以前的问题,让汐尘都有些招架不住

    这次,真被他害惨了,以前做的努力又白费了汐尘躺在床上叹气。

    在想什么

    身边冷不丁地传来北辰的声音,把汐尘吓了一跳他什么时候来的

    北辰皇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下,静静地看着她

    汐尘别过头不理他他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连她想什么都要管

    扳过她的头,看着我,回答我的问题

    下巴的吃痛让汐尘忍不住皱眉。

    我没想什么你弄疼我了,放手

    北辰一个翻身,压在她身上,两手支在她身子的两侧,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

    你最好给我记住,你是我的,除了我以外,你不许再想任何人不然,哼,我会让你更疼

    他如同猎豹一般,双眼发亮的盯着眼前的猎物

    你的呵,我怎么就成了你的了就凭你买了我,告诉你,我不是你的,我是我自己的她也毫不客气的顶回去。

    他的表情变的骛而森冷,让人不寒而栗。

    我不喜欢有人反抗我,记住,我的耐心有限还有,你最好离夜枫远一点,我不管你究竟是谁,以前跟他有什么渊源,今后,你的男人只能有我一个

    以前、以前、又是以前,你们到底把我当什么她受不了的大喊,为什么你们都一个劲提醒我以前的事,那个男人也是,我已经跟你说很多遍了,我不认识他,我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个女人是谁,既然你们都在乎她,就去找她好了,不要来缠着我,凭什么我要受这份罪啊你告诉我啊,为什么

    说到最后,她终于大哭起来,委屈的泪水不断落下,尽情的发泄着

    看着她梨花带雨的小脸,一丝不忍浮上心头,难道他真的错怪她了她并不是汐尘,只是一个小舞姬他的心乱了,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能靠着本能动作

    糙的大手笨拙地抚去她的眼泪,轻轻地搂她入怀

    好了,好了,别哭了,别哭了

    他轻柔地抚着她的背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温柔的对她,只知道,她的眼泪让他心疼对她,他已经再也放不开手了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