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恋上你的绝世容颜 > 分节阅读24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文 第四十六章 真相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5803

    朦胧的月色下,一个矫健的身影穿梭在屋顶之间,来到一片空地,他停了下来,看着漆黑的四周,缓缓开口:阁下跟了这么久,不妨出来现身一见

    出门不久,便感到了身后有人,直觉地认为不是北辰的人,因为这些天的相处,他已经对完全相信她不会武功,她也观察了好久,确定没有人监视才敢大胆出来的,谁知,半路便被人盯上了

    四周一片寂静,空旷的空地上只有她的声音。

    半晌后,夜空中,徐徐落下一人。他也不说话,只是这样静静盯着她

    他背着月光,让人看不清他的样貌,但从身形看的出,是一个很高的年轻男子

    感觉到他肆无忌惮的目光,汐尘微皱眉头。你跟踪我这么长一段路,到底要干什么你究竟是谁

    她听见那人影一声轻微的叹息,然后移动脚步,缓缓朝她走来,两人的距离慢慢靠近,她看清了他的容貌

    是你她惊喜的叫道,你怎么找到我的真是好久不见了

    殷岩靠近她,近距离的看了她好一会,嘴角微微勾起,让刚毅的脸刹时柔和下来。

    是我找到你,通知主的你这一年过的好吗

    汐尘对他感激一笑,当初若是么没有他,自己是不可能逃出夜魔的

    恩,我过的很好倒是你,我担心死了。当初你放了我,我便想夜枫定不会放过你,为你担忧好久呢,现在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对于这个小时候的玩伴,她亏欠他很多。幼年时候的突然消失,她知道那是天绝动的手脚,他总是这样,将所有接近她的人都带离她身边。刚开始,她只以为这是父亲对女儿的占有欲,直到后来的愈演愈烈,才让她明白那不是单纯的父爱。也是在那时候,她对他的感情发生了变化,开始以一个看男人的眼光看待绝可是,不管怎么说,还是绝伤害了他,让他变成了孤儿

    即使这样,他仍不记前嫌的帮助她,让她异常感激。

    别这样看着我,我没事,帮助你是我自愿的他为她做的,一直都是他心甘情愿的,所以,他不后悔,也不求什么回报。

    对了,你这么晚出来,有事他转移话题,不再看她眼里的感激,他不是为了这个才帮助她的

    经他一提醒,汐尘猛地回过神。对啊,她这次出来,是找彻询问绝的事情,差点把这事给忘记了恩,我去找彻,有点事情要问他

    她没有瞒他东方彻没死的事情,既然他有办法查出她的行踪,必然也知道东方彻没有死,而且,潜意识里,她也相信殷岩。

    找他他思索了一下才开口,是问冷天绝的事情吗

    汐尘一惊,抬头看他。

    你知道你知道绝也没死你是怎么知道的,那夜枫呢,他也知道了她焦急的拉起他的袖子,不停询问着。他知道绝没死,那夜枫是不是也知道了不行,不能让夜枫找到绝,他会杀了他的

    你别激动听我说殷岩安抚地握住她的手。找到你的时候,我只知道你跟东方彻一起,并不知道冷天绝的事。至于为什么知道他没死,是因为前两天,我在街上见到过他

    什么汐尘身体猛地一颤猛地抓住他,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在街上看见了冷天绝,就是前两天的事他又重复了一遍

    前两天,那不就是她在醉仙楼看见绝的时候这么说,那天看到的就不是她的幻觉绝醒了

    内心开始翻江倒海,为了这个兴奋的消息

    岩,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我们改天再聊吧她要赶快去找东方彻,确定这个消息边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殷岩拉住他,他今天找她,是为了另一件事

    不,我不能等汐尘开口打断他,现在任何事情都及不上此事重要。你说的事等以后告诉我好了,我先走了

    说完,快速消失在夜色中

    尘儿,即使我要告诉,你大哥要成亲了,也没关系吗

    他在喃喃自语,回应他的只有一片寂静

    来到百花阁内苑,她便直接进入东方彻的房间。

    看到突然闯进来的人,东方彻吃了一惊,立刻迎了上来。

    谨儿,你怎么来了笑着要将她拉入怀里,却被她轻轻推开,谨儿

    汐尘抓着他的胳膊,望进他的眼睛里。

    彻,绝是不是醒了

    东方彻一楞,随即笑了开来,小东西,是不是又做梦了。逍遥老人说过,他要昏睡一段时间呢你别胡思乱想

    可是他也昏睡了一年了,还不够久吗彻,你老实地回答我,绝是不是已经出谷了

    东方彻看着她信任的目光,内心开始挣扎。他好不容易才得到她,不想再让别人来破坏那个男人,一直是她心里的最爱,万一她知道事实,一定会回到他身边不,他不能让这种事发生良久,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冷天绝没醒,他还在谷中他听到自己这么回答。

    然后,他看到她的眼神变得暗淡,闪过一丝痛苦,接着,是一片伤心

    她退后两步,再抬头,眼底一片宁静。东方彻突然觉得不安,他记得这眼神,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她就是以这样的目光看他

    猛地上前抓住她,强行将她拉入怀中。

    谨儿,别用这种眼光看我,别这不能怪他,他是一个男人,当然想守护住自己的女人,不想让别人夺走,他没有错

    汐尘任由他抱着,只是心里变得复杂。他骗了她,辜负了她的信任,骗了她她明白他骗的理由,可是,她仍不能接受那是绝啊,她最要的绝,他怎么能欺骗她

    告诉我,绝什么时候出谷的

    沉默良久,他知道自己终是瞒不过她,有一个月了吧

    一个月那不就是在进北辰家后不久天,他居然瞒了她这么久

    推开他,有些恼怒的看着他。

    你怎么能这样你明明知道我一直担心绝,接近北辰也是为了绝,可你宁愿我与北辰接触,也不愿意让我知道真相你到底在想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不可能爱上北辰,不可能跟他发生什么事情。但冷天绝不一样,你爱他,而且很爱,他会把你抢走在你心里,我比不过他,所以,我要自己来保护这段感情,我有什么错东方彻也忍不住朝她大吼出声,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大声回答她

    汐尘错愕,没想到他是这种想法。

    你认为我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就会离开你,是吗

    东方彻苦笑一下,难道不是吗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我只是他不在时的一个代替品,但我不后悔,至少我如此接近你,得到你。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变得贪心,是代替品也没关系,只要能在你身边,当一辈子的替身我都愿意。所以,我不敢告诉你这件事,哪怕永远以替身的身份守护你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断了他的话

    这个白痴,你是猪吗,怎么这么笨你哪里像绝了,还替身呢,你跟他有哪里像了我愿意跟你在一起,是因为你是东方彻,那个痴情又死心眼的东方彻,那个痞子一样的东方彻,那个对我好、为我跳崖的东方彻你懂不懂这么久的相处,你就是这么看我的以为我是个毫无感情的冷血人,不会感动不会动心你把我感情当什么了

    汐尘激动地喊着,眼泪不自觉地涌出,她用力抹去该死,我干吗为你这种笨蛋哭,像你这种笨蛋,就不该有人爱,反正你也不会领人家的好意

    没等她说完,东方彻已经激动地将她搂入怀里。他不是做梦吧,她说她心里有他,一直都有,不是作为谁的替身或代替,只因为他就是他

    他紧紧地搂住她,兴奋的身体都开始颤抖

    汐尘在他怀里挣扎,放开我,你还抱我干吗,不是认为我无情吗,那你抱我这个冷血的女人干吗

    对不起,谨儿,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是这样想的,你没告诉我,从来没有。对于你的事,我没有信心,你一直都是我无法掌握的

    没有告诉你,你不会感觉吗你的心是干什么的,长着好看的

    他闷笑出声,我的心里盛的都是你,满的我已经无法思考了俯下头,在她耳边说着甜言蜜语。他真不敢相信,她的心里,也是有他的

    沉默了一会,她才开口:那你是不是能告诉我,绝的事情和他现在在哪里了

    东方彻叹息一声,抱着她坐了下来,揉着她的秀发。

    谨儿,你永远都是这么冷静

    然后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才徐徐道来。

    冷天绝在一个多月前从昏睡中醒来后,又用了半个月时间才恢复体力和功力,之后便片刻不留地出谷了。出谷之后,便是到处寻找你的下落。但龙耀国如此之大,要找一个人,好比大海捞针,再加上我刻意的隐藏感受到她强烈的视线,他急忙解释,即使我不刻意隐藏,他也很难找到你的,毕竟他已没有势力,只靠一人,找不到也是正常的

    看到她缓和下来的脸色,他又继续道:不过,冷天绝就是冷天绝,即使已经没有了势力,依然可以东山再起前几天,我听下人来报,他在南方一个小镇上,白手起家,靠着自己的才能,让那里一个将要关门的酒楼起死回生,接着又收购了那间酒楼,成为了那里的老板他顿了一下,他的确很有经商头脑,才短短5天时间,那酒楼已经是那里最赚钱的酒楼那里离汴城比较远,所以还不至于惊动北辰皇,我想他是故意找了南边的小镇,来作为他发家的本营

    说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汐尘不可置否,微微一笑。绝本来就是一个高明的商人,经营酒楼对他来说如同囊中取物般容易。只是,他的才能远不止此,又加上势力过大,才招来了杀身之祸。看来,绝也在做报复的准备了

    汐尘站起身来,眉头微微皱起。她是为了绝才想展开这个计划的,如今绝已经无事,她再接近北辰有何意义。而且,她好想回到绝身边

    彻,我想去找绝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什么不行东方彻想不想,立刻否定,感觉到自己拒绝的太快,他急忙解释,谨儿,你想想,现在你在北辰府上,如果就这么消失,他定会怀疑,这事我们还需从长计议

    还要想什么呢绝已经没事了,我还呆在那里做什么我不喜欢那里,北辰对我一直虎视眈眈,我不想再跟他呆在一个屋檐下我想去找绝绝已经醒了,她也好久没见他了,好想念他的怀抱

    东方彻抓住她的手,严肃的看想她。

    你会见到他,但不是现在谨儿,冷天绝现在不比过去以前,只要你在他的羽翼下,便一定会被保护的非常安全,但现在不一样,他已经没有什么势力,即使武功再好,你认为他能敌的过北辰家的人吗我担心你的安全,不能让你去再说,你去了,北辰也会发现他没死,这样好吗

    担心她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不愿意让他们见面,毕竟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愿意自己爱的女人去见别的男人

    思索了一阵,觉得他的话也不无道理,毕竟他们已经大不如前,不能明目张胆的对抗北辰皇她叹息一声,只能暂时听从东方彻的话,再从长计议

    见她应承下来,东方彻也暗自松了口气

    已经过了戌时,汐尘怕被人怀疑,便要跟东方彻告辞,却被拦了下来

    谨儿,我让你见一个人,本想什么时候见你时告诉你的,既然你今天来了,就来见见他吧说完,一挥手,让属下带上来一个人

    看着抬进来满身伤痕的男人,汐尘一惊,懵懂地看向东方彻,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示意手下将他头抬起来,让她看清楚他的模样。

    是他刘管家汐尘喊出声。没想到,一直失踪的刘管家出现在这里只是,此时的他,已经剩下半口气

    东方彻指着地上半死的人,对她说:谨儿,他就是下毒之人

    汐尘没有吃惊,本来就知道下毒之人必是绝身边的亲近且信任之人,也怀疑过他,只是不明白,他在冷家呆了二十多年,为何要对绝下毒

    可惜,地上的人已经不能开口,她询问地看想东方

    其实他虽然也姓刘,但却不是原来的刘管家。此人乃刘管家的胞弟,一直与哥哥不合,后被朝廷看中,为北辰皇所用,为了将
嫂子合集txt下载
他安进冷天绝身边,将原来的刘管家致死,让他取而带之。由于两兄弟一模一样,行为举止他也拿捏的恰倒好处,所以一直没有被人发现。并从潜入的第3年,开始下慢毒药就是冷天绝身上中的毒

    汐尘静静地听完,脸上面无表情北辰皇,你果然够明,不仅利用了夜魔和冷家的矛盾,还让夜枫激发了绝体内的毒那她回冷傲山庄,在树林中碰到他,也是故意让夜枫把她带走而不救她吧然后又通知了绝来营救,进一步激化两人的矛盾汐尘打了一个冷颤,他真是太明了,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那她这次假装舞姬,会不会只是自投罗网那么聪明的他,会看不透她的小把戏吗她开始担心起来,不由的开始后悔当初接近北辰的举动

    告别了东方彻,她心事重重地走在回去的路上。在准备翻越进屋的时候,一道声音止住了她的动作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危机

    书香屋 更新时间: 9:59:21 本章字数:5150

    告别了东方彻,她心事重重地走在回去的路上。在准备翻越进屋的时候,一道声音止住了她的动作

    汐尘平静地看着龙霆风,没有一丝被发现的紧张又有什么好紧张的绝已经醒来,她现在呆在这里,只是等待时机出去

    看着她回过身,坦然的面对他,龙霆风心中闪过一丝诧异。本以为会看到她心虚或慌张的样子,没想到却没有引起她丝毫的情绪,对她的欣赏不免又增加几分

    想不到你一个小小的舞姬会有如此轻功,真是让人不能小看啊云淡风轻的开口,语气中含这淡淡的讽刺

    汐尘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一笑,转身便要离开。他发现了又如何,现在她已不想再伪装自己。

    龙霆风一个闪身,又来到她面前。汐尘皱眉不解的看向他

    啧啧,看看这态度,跟前些天在酒楼的恭敬卑微差太多了

    听出了他话中的讽刺,她不予理睬,只是以眼神示意他让开得知不能见到绝,已经让她很烦躁了,偏这时他又来烦她,让汐尘实在没法给他好脸色

    龙霆风本无视她的警告,依然站在她面前。

    你究竟要干什么汐尘终于不耐烦的开口。

    他上前一步,笑着看她。舍得开口了还以为你的舌头被猫叼去了呢

    看你如此了得的轻功,应该不是普通的舞姬吧,你到底是谁他也曾派人追查她的底细,得到的信息跟她说的一样,可是他仍是怀疑。今晚见到她的轻功,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怀疑

    您那么有本事,会查不出我的身份又何必来问我他查不到,她也不会说,虽说已经不刻意隐瞒身份,但也不会主动揭露自己。

    温和的目光变得犀利,紧紧盯着她。

    别想搪塞我查到的那些本就不是你真实的底细,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样他一步步靠近她,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巨大的压迫感让她微感吃力。

    她垂下眼睛,尽量不去感受他身上传来的压迫。但他却不让她如意,强迫的抬起她的下巴,让她无处可躲

    刚想挣脱他的钳制,突然看见翩然而致的白色身影,了然一笑。一瞬间,她落入了一个有些冰冷的怀抱

    夜枫将汐尘护在身边,谨慎地看着对方。

    汐尘乖乖的依在他身边,斜眼看着对峙中的两个男人,嘴角微微勾起。这个场景看起来好熟悉啊,只是这次人换成了龙霆风,而她也没有受伤。好像来这之后,她就一直被抢来抢去的

    龙霆风认出了眼前的男人是夜枫,心里闪过一丝诧异,随后看着他身边的汐尘,别有深意一笑。不管用何种手段,他定会查出她的身份。

    看来,护花使者还不少,既然如此,我就不凑热闹了。我们后会有期他故意加重后面几个字。说完,黑眸幽幽地瞥了她一眼,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他走之后,汐尘从夜枫怀中退了出来,没有看他一眼,就往房间走去。

    夜枫抓住她的手腕,又将她拽到怀中,沉道:利用完了就想走他说的咬牙切齿,银发在黑夜中张扬的飞起,给整个人增添一抹诡异的魅力,让人移不开视线

    轻微叹息一声,她现在没有力气去跟他争,只想赶快回房好好休息一下,我今天很累,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好吗

    低头发现她脸色不好,怒火被关心替代。打横抱起她,往房间里走去。汐尘不解地看他,不知他要做什么

    将她放入床榻上,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动作轻柔小心。然后和衣躺下,伸手紧紧把她搂在怀里。见她睁着眼惊讶的看着他,嘴角扯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睡吧,我陪着你

    她不安地挣扎,他怎么能这么大刺刺的睡在这里虽然现在不需要刻意隐藏身份了,但也不想如此招摇

    夜枫不理会她的挣扎,只是收紧了手,将她抱的更紧别乱动,我不会怎么样,乖乖睡觉还是你想做些别的运动边说着,手慢慢在她腰间索

    汐尘停止了挣扎,狠狠地瞪他一眼,才不甘愿的闭上眼睛,心想着明天一定要早起,在丫鬟来之前,把他赶走想到一半,终敌不过困意,沉沉睡去

    感到她平稳的呼吸,夜枫慢慢睁开眼,魔魅的黑眸里盛满了柔情。大手轻轻抚过她细致的脸颊,描绘着她美丽的轮廓,然后停在嫣红的唇反复摩娑,慢慢地靠近小心地亲吻吮吸着她的红唇,像在品尝世间珍品般细心,享受着她唇上的滑腻感觉。

    小尘,我该拿你怎么办

    清晨醒来,夜枫已经离开,汐尘发愣地坐在床上,心底竟有些落寞。

    丫鬟进来就看见这一幕,小姐坐在床上发呆,连她进来都没有察觉。直到她轻唤她,才回过神来。

    不一会,北辰让人来叫她一起用早膳。

    汐尘心不在焉地坐在饭桌前,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

    她一来,北辰就发觉了她的不对劲,想询问,又拉不下脸,只能压下心中的疑问食不知味地吃着但是她憔悴的脸却像烙印在他脑海中,怎么也挥不去突然,他猛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大厅

    汐尘从自己的情绪中回过神,不知道他为何生气。她好像没惹到他吧

    一会,一个小厮进来,把北辰的话传给汐尘。她以后若是想出去,可以跟他知会一声,让家丁陪同一起出门。

    听到传话,汐尘不自觉笑出声。他不会以为她是为了那天出去的事不开心吧

    北辰刚让小厮传完话,就开始后悔,他在做什么,居然关心起那个女人的事了该死有些恼怒地站起来,往雪楼走去都是那个女人,害的他连帐都看不进去了。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他雪楼女人多的是,他才不会在意她但站在雪楼门口他却迟疑了,他居然想不起里面那些女子的样子,唯有那张妖异绝美的脸在脑中不断徘徊

    他低咒了声,又转身离开,他居然对其他女人都提不起致了他北辰皇想要一样东西时,如果没法子得手,便会寝食难安,既然想要她,何必勉强自己他从来就不是个需要征求别人意见的君子思及此,他豁然开朗,脚步坚定地向她房间走去

    嘭地推开房间大门,搜寻那个一直让自己在意的身影,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

    汐尘愤怒地盯着对面气定神闲喝茶的龙霆风,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死了已经不下一百次了她太大意了,没想到一直照顾自己的丫鬟居然也是他的部下,他在风华阁到底安了多少内应

    相较于汐尘的愤怒,龙霆风一派悠闲,从进门后他眼睛就没往别处看,只是专心地品着桌上的香茗,神情轻松愉悦

    不能说话不能动的汐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以眼神表达自己的不满

    混蛋,他还要喝多久,一杯茶就喝了将近半个时辰,她也就这样看着他半个时辰,良好的耐心早被他磨没了

    看她眼睛接近喷火,知道她耐心以到达极限,他才幽幽放下茶杯,扭头迎视她的目光,然后故作讶异的开口:哟,我当是谁用这么火热的目光看我,原来是蝶舞姑娘,你这么热情的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说完,还真不好意思似的轻抚了下脸庞。

    汐尘翻了个白眼,暗自磨牙。她才不信他才发现自己,他绝对故意的。蠕动着嘴唇想骂人,但就是发不出声。

    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慢慢朝她靠近。她身着里衣,就这样躺在他的床上。

    姑娘,你怎么能穿成这样躺在我的床上呢,这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会误会你勾引我的不过,如果是姑娘你的话,在下也愿意上钩说着,手指轻佻地勾画着她的曲线。

    谁勾引你,混蛋本来刚要洗澡,就发现身体变重,接着就昏迷,醒来后就躺在这了,他以为她希罕躺在这吗想开口辩解,却说不出来,汐尘第一次感到有口难言的痛楚

    见她嘴唇蠕动,他忙俯下身把耳朵贴近,气息故意暧昧地扶过她耳朵。你想说什么恩我听不见

    汐尘双眼瞪着他,不知他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

    心里荡着笑意,他发现,捉弄她也是个很有趣的事情。目光巡视的扫过她全身,慵懒的目光慢慢变得深沉。妩媚的脸庞,迷人的曲线,丰腴的娇躯,以及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子淡淡的幽香,无一不挑战男人的自制力。她真是一个尤物

    汐尘已经不是不经世事小女孩,当然知道男人在出现这种眼神的意义。他、他不会想那个她吧他可是个王爷啊

    像感应到她的想法似的,大掌抚上她的脸颊,反复抚着那绸缎般光滑的肌肤,然后慢慢下移,来到她的前徘徊,在她的抽气中,罩上她娇小而饱满的浑圆

    既然你这么用心的勾引我,如果我不照做,不是白白辜负了你的苦心恩俯身贴近她,眼对眼,鼻对鼻,却没有亲吻她,只是勾着嘴角,玩味地看着她,大手却一刻不停的在她身上不断索着

    汐尘张嘴想阻止,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突然,龙霆风猛地低下头,吻上她早以让他心动的红唇,舌头长驱直入汐尘一阵错愕,接着反映过来,张口狠狠咬下

    仿佛早就预料她的行为,他在她咬下之前抽离出来,莞而一笑,再次俯身,吻住她的红唇。这次他没有伸入舌头,只是反复吮吸着她的双唇,直到将它们吮吸的红肿。汐尘无力反抗,只能瞪着美眸,不甘地看向他

    突然,她感到身上一凉,里衣已经被他解开,如今,她的上身只剩一个薄薄的肚兜儿血猛地冲上头顶,身体猛地僵硬。

    快了,快了,再需要一点时间道就解开了但是,该死,他的手在哪

    他的另一只已经向她大腿内侧探去,在她的三角地带不断磨娑着

    汐尘咬牙紧闭双眼,不断提醒自己再坚持一会,道马上就要解开了,但身上的大手像故意跟她作对似的,越来越放肆,让她的怒火也愈烧愈旺

    倏地,身上的人停下来,哑地在她耳边低吟,快来阻止我,不然,我真要把你吃了灵巧的舌伸进她的耳朵里,引得汐尘一阵颤栗

    她直接的反映让他轻笑出声,撑起身子俯看着她。红肿的唇,半敞的衣衫,使她整个人更填一抹妩媚风情。你这迷人的小东西

    俯下身想再度吻上她,床上的人突然一动,一掌毫不犹豫的击向他

    他轻巧躲过,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想不到,她的内力竟如此之高

    没想到他能躲过这一掌,汐尘也是一楞,随即快速系上衣衫,警戒地看向他

    卑鄙小人汐尘忍不住咒骂出声他将自己掳来,就是为了这样羞辱自己的

    龙霆风不以为意的笑笑,盯着她的目光更加炙热。我以为这是你自愿的嘛你那样躺在我的床上,任谁都会想入非非吧

    狡辩,明明是你把我掳来的,凭什么说我勾引你

    我只是将你掳来,可没让你穿成这样躺在我床上不是勾引是什么眉角一挑,耐心地跟她斗嘴

    你被他一阵抢白,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见她气的脸红说不出话来的模样,又忍不住轻笑出声,低沉悦耳的声音回荡在在室内。他缓缓地走近她,没了刚才的慵懒,气势陡然变得犀利。

    冷天绝的女儿就是不一样,怪不得他愿背上乱伦的名义

    什么汐尘身体陡然一震,僵硬地抬头看向他。他什么时候知道了

    此时,他已来到她面前,嘴角笑容扩大

    冷汐尘,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

    在她错愕的瞬间,龙霆风再次将她压入身下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