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穿越之yd掌门 > 第32章|危机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翌日,安陵远进山狩猎,除了自己的手下外,还硬是叫了苏颜夕随行带路。苏颜夕推托不得,只好跟著去了。

    同去的还有说要吃点野兽打打牙祭的擎苍,当然,没多久後他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一路上随行,除了遭到安陵远言语上的不断调戏外,倒也相安无事。追踪野兽,引弓拉箭,真像是一场王孙公子的消遣。

    面对安陵远有些过於热烈的殷勤,苏颜夕也未当真。这种纨袴子弟,惯於欢场作乐,有几分真心,只有当事人自知了。而且看周不卓那小子,昨天还心急如焚的,今天就神色如常,显然安陵远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什麽谋。

    想到这,苏颜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第三日,照旧进山。

    晌午明晃晃的太阳在头顶,照得人体内的水分都要蒸发了,像苏颜夕这样吹惯了空调的现代人,更是炎热难耐。

    而更奇怪的是,安陵远也没有提出要找个树荫休息一下,反而还在兴致勃勃地追踪野兽的痕迹。

    谋的前奏

    哦,拜托,有什麽招就赶紧上吧,我就快被晒晕了,苏颜夕无不郁闷地想。

    中了

    快追,别让它跑了

    苏颜夕正被晒得恹恹的时候,突然听到队伍里有人这麽吼,虽然不知道是中了什麽猎物,但整个人立刻来了神,因为好戏要上场了。

    走,苏掌门,我们也追过去瞧瞧。身边的安陵远提议道。

    苏颜夕点头,跟在安陵远後面, 一路七拐八拐的。一开始还有血迹,後来连血迹都没有了。不过苏颜夕也不担心,既然是对方筹划的谋,想必对方已经把路线记熟了,断然不会走迷路的情况。

    那条狼呢安陵远四处望了望,问道。

    演技还真差啊,苏颜夕不做声,默默感叹。

    又搜索了一阵後,听到一人叫道:王爷,这里有个山洞,那畜生可能受伤後逃了进去。

    苏颜夕看著那人用剑拨开杂草,露出一个隐蔽的洞,心里吐槽,搞刑事侦查的吗,这都能找到

    我和不卓、崖心进去,你们在外面等著,切勿让那畜生逃了。安陵远命令完手下,又转头对苏颜夕说,苏掌门,不如一道进去看看

    好。苏颜夕点头答应,这种时候不答应,岂不是浪费了人家的一番设计

    四人陆续进入山洞。

    山洞空旷无人,杂乱无章,看起来应该没有被野兽占据。周不卓和安陵远的另一个手下安崖心四下寻找了一遍,没有看到野兽的踪影。

    正当四人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安崖心喊道:王爷,这里有些奇怪。

    於是,其馀三人纷纷凑过去,只见一处洞壁上刻著一个奇怪的标记。

    圆形,中间是一个类似於三足鸟的动物。

    这这是一直未怎麽出声的周不卓突然开口,皱著眉,似乎有什麽难言之隐。

    这是什麽安陵远追问道。

    周不卓不说话,却将目光投向了苏颜夕。

    这种演技,离奥斯卡还差远了好不好,苏颜夕无聊地就快打哈欠了,但还是不得不应付他们,不瞒王爷,这是乾阳门的标志。

    闭目的三足鸟,等待展翅的瞬间,闪耀不逊於凤凰的光芒。

    哦,安陵远恍然大悟,难怪我见它如此眼熟,原来乾阳殿上所刻的正是该物,不知怎麽出现在这里了

    这个在下也不清楚。苏颜夕故作吃惊,实在心里在想,你们都安排好了,还让我说什麽

    果然,他话音刚落,那名手下又道:王爷,看,这里还有个入口。

    那名手下挑起一旁的藤蔓,石壁间的一条缝隙暴露在众人面前。缝隙大约一人多宽,容一个成年男走过去,完全没有问题。

    於是,出於好奇
重返乐园全文阅读
心或其他目的,四人鱼贯而入。大概走了五六分锺,四人从缝隙中走出来,面前是另一个山洞。

    苏颜夕面露惊讶,这次全然不是伪装了,也不知他们找到了这麽一个隐秘的地方,所谓别有洞天,大概就是如此。

    这个山洞比之之前那个小了许多,可不知为何,苏颜夕一进来,背脊就是一凉,直觉感到有一种危机正在逼近,就像是已经被什麽毒蛇猛兽盯上了似的。

    苏颜夕环顾了一遍四周,却偏偏没有任何动静。

    究竟是什麽潜伏在周围,还是只是自己错觉

    苏掌门,这是怎麽回事

    男人的厉声叱责让苏颜夕不得不收回目光,顺著男人所指,看向面前的一堆杂物。

    哦,说是杂物实在太不尊重王爷的苦心安排了,应该说是一堆兵器,以及──一袭龙袍。

    谋反

    这个罪名可真好用,苏颜夕眼睛微微地眯起来,心中冷笑。但他丝毫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知道,危机感并不源自这里,他本从未将所谓的王爷放在眼里。

    就在这山洞中,一定,一定隐藏著什麽更大的危险

    王爷,王爷,这不关乾阳门的事我也知道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一定,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说道这,苏颜夕就像被蛇咬了一样,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指著周不卓,激动地大喊,是你,是你想要掌门之位,所以故意陷害我,是不是

    在故作惊恐的同时,苏颜夕也不忘留意周围的一举一动。

    面对苏颜夕的指控,周不卓倒是冷静,骄傲的神情重新出现在他脸上,他作揖,对安陵远说:王爷,属下虽然曾是乾阳门的弟子,但在这种大事上,绝不会偏袒师门。可乾阳门几名弟子,有的尚且年幼,有的刚入门不久,只怕此事,乃苏颜夕一人所为。还望王爷查明事情真相。

    安陵远目光在苏颜夕和周不卓之间游走,最终还是把目光定在了苏颜夕身上,行了,此事本王自会查明,你们两个先下去吧。

    王爷这下周不卓可急了,这和他们事先商量的可不一样啊。他正要辩驳,却被一旁会看脸色做人的安崖心拖走了。

    直到两人走後,安陵远才开口,而此刻他脸上没有了方才的震怒,而是带著纨袴子弟般的笑容。

    人都走了,苏掌门也不要演戏了。

    哦不知王爷何意苏颜夕也知道安陵远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对上聪明人往往比较好沟通。

    想必苏掌门也看出来了,这只不过是本王与周不卓设的一个圈套而已。或许这个圈套有些老套了,但好用就行了。安陵远的扇子不离手,现在心情大好的他,又啪的打开了折扇,缓缓地扇了起来,以谋反罪将苏掌门就地正法,再让周不卓取得掌门扳指,这便是本王的计划。不过,现在──

    安陵远故意拖长了尾音,走进到苏颜夕的面前,贴著他的耳朵,低语:现在本王改变主意了。

    苏颜夕不习惯与人靠的这麽近,尤其还是个不怎麽讨人喜欢的人,因此他毫不理会安陵远的想法,自己往後退了一步,道:愿闻其详。

    安陵远也不介意,反而笑意更浓,饶有意味地打量著苏颜夕,说:这掌门之位,是本王许诺给周不卓的,自然不能反悔。至於苏掌门,若是愿意,南阳王王府的大门时刻为你敞开著。说到最後,暧昧的音调,眼神的流转,一切不言自明。

    不知王爷何意苏颜夕继续装傻。

    安陵远轻抚上苏颜夕的嘴角,用麽指轻轻地摩挲,那本王便开门见山了,本王看上你了,颜夕可愿意做本王的胯下之臣

    咳咳。苏颜夕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让你直接,可没让你说的这麽直接王爷,此事

    苏颜夕一边准备解释,一边又往後退了一步,离这个色狼远点。抬眼间,突然瞥见两点绿光在安陵远身後闪现。

    小心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