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穿越之yd掌门 > 第33章|为什麽生气?

第33章|为什麽生气?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随著苏颜夕大喊一声,安陵远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麽事,人就已经被扑倒在了地上。

    落地打了个滚,抬头一看,饶是安陵远这样见多识广的人,也著实被吓了一跳。

    面前那条大蛇足足有八尺长,有人的身体那麽,眼睛更似两块宝石,发出幽幽的绿光,看著就骇人,也不知是何等妖物。

    苏颜夕却是知道,他立即开了侦查技能,一看便看出这家伙还不是灵兽,顶多算是条有了岁数的老蛇,也不知怎麽就修炼到了如此庞大的地步。

    别看大蛇身躯大,但动作却也是灵活异常。苏颜夕和安陵远才双双躲过大蛇的攻击,还来不及站起身来,那大蛇竟又攻了过来。

    可惜苏颜夕没有兵器,否则还能抵挡一阵,现在眼看著大蛇的血盆大口就在头顶。

    自己怎麽说也是修过真的人,应该没那麽容易死苏颜夕看了眼惊慌失措的安陵远,下定决心,人便站起来迎向那血盆大口。

    你先出去,叫人进来

    你自己小心安陵远也不多罗嗦,知道自己早一分叫人进来,苏颜夕便多一分存活的希望。因此,也不再顾及形象,连滚带爬地跑进了进来的缝隙。

    大蛇张著大嘴,似乎要将苏颜夕整个人都吞下去。

    一股浓浓的腥臭味扑面而来,苏颜夕倒觉得在被吃掉前,自己先被熏死了。强忍著这个异味,苏颜夕调出系统面板,现在这成了他唯一的救命法宝。

    购买道具──符咒──凌冰针,口诀是

    拜托,这次一定要成功

    可惜,符纸并没有像意料之中那般变成寒针向大蛇去,而是依旧静静地被苏颜夕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

    大蛇的大嘴已近在头顶,一对毒牙暴露在眼前,狰狞而恐怖。

    苏颜夕知道自己避无可避,而仅存的救命符咒偏偏在这个时候没有生效,一时间,绝望和恐惧涌上他的心头。

    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个世界

    苏颜夕绝望地闭上眼。

    一秒,两秒──

    咦,怎麽自己还没有被吞掉,难道嫌我岁数大了不够好吃

    苏颜夕半是忐忑半是好奇,睁开眼,大大吃了一惊──

    大蛇仰起头,与半空中的人缠斗,大蛇力量虽大,但那人却像空中飞人一样,动作灵巧无比,黑色的齐腰长发随著他的动作而摆动,看起来有种妖冶的美。

    原来那条大蛇之所以没有吃他,是因为天降了救星。

    果然是天不要我亡啊苏颜夕大大松了口气,顺便在心里感谢了一下上帝──尽管这世界不一定有,至於救了他一命、并且还在空中苦苦奋斗的天妖,则是直接被他忽略了。

    为什麽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老子给他吃给他住,难道让他做点事还不应该这种时候,苏颜夕总是充分暴露了他资本家的剥削本质。

    他聪明地躲到一边,避开战场,然後将那枚没有使用的凌冰针收进了怀里。

    开玩笑,这张纸可花了他块四品灵石,当然能省
经典 多年收集女友系列帖吧
就省啦

    苏颜夕这边刚躲好,那一边,战斗就从空中挪到了地面。

    大蛇俯下头,盯著地上这个如同苍蝇一般在他面前不停晃动的东西,发出低吼。而擎苍也是迫於无奈,若是没有封印的压制,他怎麽会将这种杂碎放在眼里,抬抬手就灰飞烟灭了。可以他现在的实力,用漂浮术长时间悬在半空是不可能的,只有发挥天妖在初期的优势,那就是搏

    所谓打蛇打七寸擎苍嘴角勾起一抹的笑容。

    苏颜夕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难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场景。擎苍膝盖微曲,整个人便如同弹一般向大蛇飞了过去。

    哇,苏颜夕边感慨边想,国人要是有这样的爆发力,百米冠军早就是囊中之物了。

    而更让他吃惊地还在後面,只见擎苍双手挥舞,十道白光如同十把利剑,割开大蛇的皮肤。

    红色的血如喷泉一般溅了出来。

    大蛇的身体僵直不动,还保持著攻击的姿态,然後当擎苍双脚落地时,它也轰然倒下。

    好身手如果对象不是擎苍,苏颜夕一定会这麽吹捧一番,外加千恩万谢救命之恩。不过既然对象是擎苍,苏颜夕就没了这份念头,而是冷静地问道:你怎麽出现在这里你一路跟踪我们

    只不过是你们刚巧在我的捕猎路线上而已,不过若非如此,我也看不到一些有趣的事情了。

    天妖依旧挂著招牌式的笑容,一分冷漠,三分嘲讽,其馀的是六分邪妄,当中独独看不到笑意。

    可不知为何,这回被他这麽一笑,苏颜夕却觉得心里有些发慌。

    什麽有趣的事情苏颜夕掩过心底的那一丝慌乱,继续问道。

    擎苍不答,只是又走近了几步,近到苏颜夕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

    终於,在两人几乎鼻尖相碰的时候,擎苍停下了脚步。

    呵呵,我倒是不知道,苏掌门会为了区区一只蚂蚁而不顾自己的命。

    天妖的轻笑声就在耳边,但他的眼睛却没有笑意,反而亮得可怕,苏颜夕隐隐猜到了他愤怒的原因,却想不通为什麽。

    那不是一只蚂蚁,是一条人类的生命,和我同样的人类。苏颜夕盯著那双如宝石般漂亮、又如宝石般冷漠的双眸,缓缓地说道,却是字字铿锵有力。

    哦那倒是我误会苏掌门了,我还以为说道一半,擎苍停下来,手指抚上苏颜夕的嘴唇,用大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挲。

    苏颜夕的右眼皮跳了一下,才退下的危机感又涌上他的心头。

    我还以为苏掌门是想做王爷的胯下之臣呢。

    接著,刚说得那般随意、漫不经心、甚至有些轻佻的嘴,取代了手指,立刻覆盖上另一张嘴。

    没错,他可一点都不想听这个能言善辩的男人,又说出什麽让人无法反驳的藉口来。

    他只知道,他很生气。

    尤其是听到逐渐临近的脚步声,使得他怒气更盛。

    你忘记了与本天妖的誓言竟然为了一个该死的凡人就去送死

    笑话,本天妖决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