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穿越之yd掌门 > 第53章|假装亲热(微H)

第53章|假装亲热(微H)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苏颜夕本以为这房间应该是没人的,那他可以和白闻商讨商讨接下来怎麽办,可没想到一打开门,就看见两个男人在床上翻滚得不亦乐乎。他尴尬地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还好身後的白闻推了他一把,将他给推了进去。

    进入房间後,两具赤裸裸的身体更是直接冲击眼球,凌乱不堪的衣服,沉重的喘息声,以及的味道弥漫在房中。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苏颜夕在心里默念,然後赶紧挪开目光,环视房间中的布置。

    三张床──看来还能来一对,这凶手倒是挺会节省资源的。

    一个香炉冒著淡淡的烟雾──大概这就是涣神散。

    墙壁上有一副罗刹图,图中罗刹的眼睛注视著房间的动静──大概是罗刹教的教图,不过看得人心里直发毛啊。

    苏颜夕还在打量四周的环境时,身後却又被人用力推了一把。他一个踉跄,直接倒在床上。刚转过身来,想看看是何人偷袭,结果一个身躯又随即覆盖上来,直接将他压倒在床上。

    白闻,你做什麽苏颜夕挣扎,被一具成年男的身体压在身上可不是什麽好事。

    别看白闻看起来纤细,实则还力气挺大的。他将苏颜夕的双手举过头顶,然後用一只手抓住对方的两个手腕,另一只手则去解对方的衣带。

    这下苏颜夕可有点真急了,偏偏对方还是个问半天也不爱搭理你的家伙,只好出狠招:白闻,我就知道你窥视我很久了。

    我窥视你,笑话。白闻低头,凑到苏颜夕耳边。明明看起来是很亲腻的动作,实则白闻是在用冰冷的声音嘲讽地说道。

    果然上钩了。苏颜夕暗笑,比套话什麽的,你这个後辈还差得远呢

    那你为什麽刚好出现在杂货铺

    给白箬买萝卜。

    灵丹铺呢

    我是炼丹大师。

    现在呢

    白闻依旧甩给他一个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的升级版,就是受不了你这个白痴了。

    墙上的画设有符阵,罗刹的眼睛能看到房内的一切。

    苏颜夕用馀光瞥了眼罗刹,果然觉得那双眼睛中透著股妖冶,於是赶紧收回目光。

    那我们现在需要苏颜夕停了停,看向白闻,假装亲热

    不过是鼻尖相处的距离,但也是因为这麽近,才更加惊豔於对方绝世的容貌,秀挺的鼻子,如星辰般耀眼的双眸,真是让人没有遐想都难。

    结果白闻一脸的嫌弃地说:真让人觉得恶心。

    深有同感。苏颜夕心想,我都没嫌弃你这个小白脸,你嫌弃我什麽因此边说,边伸手向白闻的胯下。

    哇,没想到他的身形看起来纤细瘦弱,这玩意竟然这麽大。

    苏颜夕吓了一跳,但还是要摆出一脸嫌弃的模样,回敬他:啧啧,真小。

    果然,白闻那张寒冰似的脸上,立刻充满了煞气。

    扳回一局的苏颜夕当做没看见,继续分析案情:你说那凶手抓这些人回来做什麽难道他自己有心无力,所以抓了人回来欣赏啊

    颈部突然传来的疼痛让他一时措手不及,惊喘出声。

    配合
总裁的盗爱情人无弹窗
著房间里翻云覆雨的呻吟,倒是凭添了几分暧昧的味道。

    你做什麽无端被咬了一口,苏颜夕自然不会高兴,压低了声音质问道。

    当然,他这般恼怒的另一个原因是,在这样的亲密接触之下,竟有一股邪火在口燃烧,身体开始变得燥热、不安分起来。

    这是魔修的一种修炼手法,吸取男人在时的气。报复完後,白闻难得愿意开口解释。

    什麽竟还有这种修炼方式苏颜夕惊讶,这修炼方式也太独特了吧。

    少见多怪。

    苏颜夕无视他讽刺,推理道:这麽说来,这凶手事先在东面树林放上涣神散,纵迷失心智的散修来到这里。可之後他发现仅靠这几名散修完全不够。因此他杀害了路过的妇人,在她身上放上灵石、法器,并控制她的尸体来到集市,诱使更多的修士进入树林,为他所用。

    因为要迷惑罗刹的那双眼睛,所以两人必须装出一副耳鬓厮磨的亲热样。

    苏颜夕一边小声地分析,一边双手则是在白闻身上乱。

    唔,肌还挺结实的,还有曲线真是好,腰那麽细,屁股也好翘啊。

    而白闻没料到对方吃豆腐吃得这麽起劲和顺手,出於报复的心态,一手撑在苏颜夕的耳侧,另一只手则毫不客气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苏颜夕的衣衫已经被解开,白皙的膛暴露在空气之中。男人的手如同他的人一样,微微的有些凉,不似人类的体温。可不但没有压制苏颜夕体内乱窜的欲火,反而在上面添了把柴。

    修长又漂亮的手指,在赤裸的身体上肆无忌惮地游走。像是跳跃的灵,从口到腰际。一会儿沿著纤细的腰线滑动,一会儿又去拨弄那两颗粉色的小果实。

    白闻显然还是个处男,挑逗的动作全凭自己男的直觉。因此,下手没轻没重的,全然没有擎苍那般的老练娴熟。

    前的头在男人的虐待下,火辣辣地疼,可身体反而更加的难耐。

    呼吸之间混杂著男的气息,那淡淡的草药的香味,叫人怦然心动。那张即使放大了无数倍也依旧毫无瑕疵的脸,就在眼前,连一长长的睫毛都数得清楚。

    还有那薄薄的嘴唇,上扬的嘴角,看起来是带著勾人的笑意,实则却那麽的冷漠。如同是往往越美丽的东西,越带著毒。

    即使明知不该触碰,苏颜夕还是没有忍受住诱惑,抬起头,吻上了那双唇。

    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就撬开他的牙关,舌头便跟著伸了进去。

    而白闻虽然没经验,但也决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人,等他从初始的震惊中反应过来,立刻就予以了反击。

    他舌尖抵著对方的舌尖,迫使在自己领域内的敌方势力退回本部,而自己则杀了个回马枪,直接闯进了对方的口腔。

    唔

    苏颜夕发出低低的呻吟。男人的亲吻是如此的暴力而直接,没有任何技巧可言,是赤裸裸的占有。

    苏颜夕觉得自己就是狂风骤雨下的一只蚂蚁,无处可躲。任由对方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中翻搅,攻城掠地。任由对方将自己的舌尖含住,吸吮到发麻。任由对方将唾喂到自己的口中,迫使自己咽下。

    这麽直接,而又这麽煽情。作家的话:中秋节快乐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