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末日边缘 > 第003章 惊变(求收藏)

第003章 惊变(求收藏)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兰妮回过头时,艾伦已经站在卧室的门口。五岁的男孩镇定得出奇,艾伦轻轻问:“妈妈,掠食族是什么”

    “魔鬼。”兰妮简单道,又补充了句:“可悲的魔鬼。”

    许多年后,艾伦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但现在,兰妮没空让他体会这些:“艾伦,我们得离开这。把你的匕首带上,其它的不用收拾了”

    母子俩带上简单的行李,刚跑出门口。从镇口那边掠来一道火光,接着爆炸就在他们不远处的一片平房中出现。烈焰从平房的窗口、门扉中喷出。掀开了房子的屋dǐng,冲上十米的高空

    伴随着迸裂的火光,一圈强劲的冲击波扩散开来,将兰妮母子重重地掀回屋子里去。两人摔成一团,过了几秒后,兰妮才从晕眩中恢复过来。她摇了摇艾伦,男孩挣扎着爬起来,表示自己没事。再转身要离开屋子,兰妮却看到几米外的火光里,有几道身影从里面冒了出来。

    那是几个男人,却不是镇上的男人。他们身上涂着油彩或纹身,手上拿着电锯或,正对着附近几个居民大开杀戒。其中一个男人朝屋子看了过来,视线在半空和兰妮交汇。

    兰妮咬牙,冲上去把门关住。然后拖过来一张桌子死死地挡在门后,接着跑了回来,在屋子角落里掀开一条打着补丁的毛毯,那下面是个地窖。平时用来藏些食物用的,兰妮打开地窖,招手让艾伦过来。

    艾伦似乎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他身体轻轻颤抖着,却没有说一句话。他走了过去,兰妮亲了亲他的额头道:“躲在这里面别出来,艾伦。你要活下去然后那把匕首杀了你爸爸。他叫阿基米德,没有他,就没有今日我们被诅咒般的命运”

    艾伦全身一震,他只是本能地记住一个名字:阿基米德。他在地窖里,空间并不完全是黑暗的,从上头透来隐约的光线,以及一些声音。

    门被用力敲击的声音。

    接着是一声大响,似是重物堕地。然后兰妮的大叫以及手枪的声音同时响起,艾伦默默地团身而坐。突然,头dǐng上响起一声剧烈的爆炸声,灼热的火焰在地窖上席卷而过。炽烈的火光,透过那扇并不怎么结实的木门照在男孩的脸上。

    那是爆炸的声音。

    这一夜,惨叫、怒吼和爆炸的声音响个不停。小小的地窖里,艾伦像雕塑般一动不动。他没有哭闹,一如出世的那个晚上。只是艳红的双眼里,腾上了蒙蒙的水气。

    同时,那幼小的心灵中,某一个角落变得坚硬而冰冷起来。

    再冗长的夜,也有过去的时候。当艾伦从屋子里出来,他看到一大片焦地。本来在昨天,街道还被银白色的雪花铺满,可现在却裸露出地面,且呈漆黑的颜色。焦地上,散落着支离破碎的尸体。在其中,艾伦看到一根断指,上面带戴着一个被火熏黑的银戒。

    无以名状的悲伤涌上胸口,男孩深深吸了口气,才没让自己哭出来。

    那是兰妮的戒指。

    小镇的街道上、倒塌的房屋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尸体。在这些尸体里,很多是镇上的居民,大多是些男人,也有一些是女人和孩子。在不远处的路上,艾伦就看到了隔壁家的莫斯,那个比艾伦大了一岁的小胖子。前不久艾伦才和他打了一架,现在,可怜的小莫斯只剩下一个半身,另外半截尸体已经不知所踪。

    艾伦抬起头,显得有些茫然。小镇已经没有半个活人,不管是幸存者还是那些所谓的掠食族,他们早已在天亮之前离开。世界很大,大到似乎没有边际;同时它也很小,小到容纳不下一个男孩。

    一时间,艾伦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艾伦茫然地走在街上,身后不知何时吹来一阵轻风,风里,带着某种腥气。他刚回头,就看到身后的屋舍上,一道黑影扑了过来。他脑海里轰的一声响,接着什么也听不到,世界变得安静无声。瞳孔则微微扩张,这让他看清了这道黑影其实是一头狼。

    一头有小牛那样大小的狼。

    通体长着灰毛,它强劲而有力的大嘴足以咬断几公分粗细的铁条,自然能够轻易咬断艾伦的脖子。

    这是雪狼,只有在冬天才会活动并狩猎的一级危险种。一般来说,老练的猎人能够对付这样的危险种,可艾伦只是个五岁的孩子

    在雪狼的眼中,这是个手到擒来的食物。人类的小孩肉量尽管不多,可味道却十分鲜美,雪狼已经等不及想要一饮那稚嫩脖子中的温热鲜血了。可当它看到男孩那如同红色宝石般的双眼,已经瞳孔周围悄然浮起的一圈银灰色的纹路时,雪狼竟然感到了恐惧

    那就像一头撞上自己的天敌,而非一个鲜嫩可口的人类小孩。

    接着的一切在转瞬间发生。

  
娱乐帝国之崛起吧
  雪狼没有咬到男孩的脖子,艾伦在狼扑下来的瞬间,几乎是本能的往前一滚,滚到狼腹下。手上的匕首自然往上捅去,甚至男孩没有其它动作,仅是依靠匕首本身的锋利以及雪狼扑击的惯性,就在狼腹上开出一道长长的伤口。

    狼血、肠子和内脏淋了男孩一身。当艾伦从狼尸里钻出来时,男孩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然而还没等他从劫后余生的激动情绪里恢复过来,无数点绿莹在街道的转角、屋舍上或是其它什么地方飘了起来。

    雪狼这种危险生物,通常都是集体行动的。它们一共有23头,把艾伦包围在了中间。

    艾伦的注意力全给雪狼吸引了去,他没有发觉手上的恶魔礼赞,刃身上的狼血已经全数消失。

    残留在刀身上的只有一些暗红色的血迹,那是死人的血。

    狼群没有急于进攻,艾伦则看向其中一只。那是只体形最小,可通体长着银色长毫的娇小雪狼,它身上有着其它同类没有的光。

    蒙蒙的,银白色的光。孤冷、肃杀,如同秋末吹来的一阵风。

    银狼越众而出,来到艾伦的身边绕着他转了圈。还用它那带着些许湿气的鼻子在艾伦身体四周嗅着,整个过程中,男孩僵直不动。尽管只有几秒钟,艾伦却觉犹如过了一个世纪。

    银狼退后了少许,狼嘴张合竟吐出人类的语言:“你在害怕我”

    艾伦惊讶得无以复加。

    银狼露出一个人性化的笑容:“我们的身体结构虽然不一样,但利用某些肌肉的震动,还是可以模拟出你们人类的声音。怎么,你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事吗”

    男孩老实摇头。

    银狼那双澄静的蓝色瞳孔中闪过一丝讶色,然后又道:“你的味道并不难闻,我喜欢你。你的同类已经死光了,怎么样,要不要跟我走或是,成为我们的午餐”

    “跟你离开的话,你会杀我吗”

    “当然不会,相反,我会教你捕猎。不过你想要食物,就得和我的其它同胞一样,靠自己去获得。”

    “那我跟你走。”艾伦没有一丝犹豫,他没有忘记母亲最后的要求。无论如何,哪怕与雪狼为伍都要活下去。

    活下去,才能够实现兰妮的遗愿

    于是这天,一个小小的少年和一头银色的雪狼离开了刚经历过一场屠杀的小镇。

    “对了,我叫白芳。”路上,银狼说道。

    “我叫艾伦。”

    男孩犹豫了一会,问:“为什么放过我”

    “因为你害怕我,更因为,我寂寞”

    世界不会因为谁而停留,时间的齿轮总是以自己的步调滚滚向前。五载寒冬,弹指一瞬。

    破晓历433年,夏。

    一队士兵在山林间穿梭着,他们是一支狩猎团,专门接受各种委托,有时也会狩猎稀有的危险种以牟取暴利。狩猎团只有三人,他们都是源力者,特别是团长安迪,那是一名九级的源力者至于士兵其实是从附近的高卢城雇佣而来的。原因无它,只因为这支佣兵熟悉附近的环境。

    这时,佣兵队长古特说道:“头,我们已经距离狼窝不远了。”

    团长安迪看了他一眼,道:“古特队长,你确定那些该死的雪狼就在附近”

    “上个月我们接受高卢城的官方委托,对这一带的山林进行常规生物调查的时候,确实发现了雪狼的老窝。如果那些家伙还没有挪走的话,就不会错。”古特顿了顿,强调道:“夏天是雪狼早讨厌的季节,在这个季节,它们通常会躲在阴凉的山洞里渡过整整一个夏季,所以转移老巢的机率并不大。”

    “很好。”安迪跳了起来,眼神中流露出贪婪的目光:“听说这支雪狼里出现了一头银雪狼,银雪狼的皮毛可是万金难求看来这次不想发财都难了。”

    在狩猎团出现的同时,山林的另一头,一只角鹿在草丛间徘徊着,它有着繁复如同王冠般的犄角,这是它保护自己的武器。它正用自己的犄角拱动着草丛,这是试探草丛中会否潜藏着危险的手段。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它才啃咬着这片青绿的草丛,它可以从草里分解出水份和纤维,以维持自己的生命。

    突然,角鹿抬起头,接着强劲有力的后肢一压地面,当即掠起一个优美的弧度。这只角鹿感受到了危险,这是近乎直觉的感知能力,迄今为止已经救了它不少回。可这次却是个例外,从不远处的树萌下突然有银光一闪,角鹿在半空的身体猛然一颤,跟着哀鸣着跌到了地上。

    一把锋利的匕首齐根而没,钉进了它的脖子里。角鹿的眼神中写满了惶恐,它可以感受到身体里一些东西正被吸走。它仍末立刻死去,四肢乱蹬却无力爬起,只能绝望地看着捕食者从树荫下出现。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