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2、我筑基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回到寝室,已经天黑了。我打开电脑,看个小片,准备舒服的撸上一管。韩纵仙不知何时也跑到我后面一起看,并发出感慨:“电脑真是神奇的东西,老夫至今也难以通透其中的所有结构。话说你们这个位面虽然元气稀薄难以诞生厉害的修士,但却另辟蹊径走了一条机械文明的道路。算起来你们的核弹头若是当量足够,完全可以灭杀一般的元婴期修士。修为不到化神期,还真不能在你们世界横着走。”韩的一个特点就是喜欢把两个不相关的东西联想在一起。看我玩个游戏他居然开始感慨什么文明了。

    我没理他,继续我的撸管大业。但韩似乎书看腻了,开始在我耳边唠叨了:“不过虽说氢弹威力巨大,但范围太大,难以控制。吾辈元婴期修士的攻击则完全收放自如,一念之间可以击杀万里外的一只苍蝇,这又是你们人类目前科技水平无法做到的。况且你们人类不管科技在发达,终究是体外之物,无法助你们突破150年的寿命天限。吾辈修士修的却是己身,老夫若是恢复dǐng〈点小说 修为,再活个200年不成问题。”

    “说来说去,不就是让我拜师吗,默默叨叨的。”我有点烦了,打断他的长篇大论。

    韩纵仙冷哼一声:“当年愿意拜在老夫门下的修士不计其数,你能有这个机会是你天大的仙缘,能不能抓住就看你自己了。”

    我不再理会他。他已经无药可救了,成天幻想自己是元婴期修士,但一个法术都放不出来,还说什么夺舍后元气大伤,经脉堵塞,一声法力无法施展,真应该找陶教授对他进行心理开导。

    韩见我屡屡不为所动,有点急了。他似乎说过,我只有到筑基期修为后才能帮助他打通堵塞经脉,然后他就能快速的回复法力了,否则他一辈子就只能甘当凡人了。韩一阵咬牙跺脚,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小心的从裤裆里掏出了一个墨绿sè的散发着古怪气味的珠子。珠子大概有指甲那么大吧,有点像小时候玩的弹珠,典型属于“清仓甩卖全场2元2元你买不了吃亏2元你买不了上当”中的物品。他小心翼翼的把珠子放在我面前,说道:“当ri老夫元婴逃入空间裂缝,之后在位面通道中漂流,原来的一身法宝自然都不在了。但老夫却在漂流中偶然拾得此物,用元婴夹住一路带到这个位面。能流落在位面通道里的物品,必有不凡之处。你且往珠子里面细看。”

    我自信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珠子。“嗯,玻璃制品,2元不能再多了,鉴定完毕。”我说完把珠子丢还给他。

    这下韩纵仙急了,一只手固定住我的下巴,一只手拿着珠子悬停在我眼前30公分处,连声道:“你看珠子里面,是不是有个宫殿宫殿里面还不断的散发出阵阵紫气宫殿外面还有些灵兽活动”

    “看你妹”我不想理他,他的举动太粗俗了,我想挣脱他固定我下巴的手,结果他力气大的惊人,我的头竟然移不动。挣扎间,门外传来了钥匙孔转动的声音,显然是有个室友回来了。这一幕要是被看见,我的“基情”又得加上一条铁证了。挣扎之下,我坐下的学校的不知经历了几届学生百般蹂躏的椅子居然断了一条腿,我整个人失去重心向后倒去,并下意识的拉住韩纵仙拿着珠子的右手,把他也拉倒在地。倒地的过程中,墨绿sè的珠子也被他松开,恰好落入我的口中。我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韩纵仙结实的身体重重压上来。我身体剧痛,下意识的叫了一声,珠子则借这个喉管松动的契机直溜溜的顺入我的胃里。韩纵仙的表情一下子变的扭曲起来,一个熊抱住我,双臂一边用力收缩一边低吼:“快吐出来”

    周一飞刚开门,就看到两个男人基情的紧紧抱在一起,,不由的心中暗想:“现在的基友也太开放了,大白天的就这么激情,我是不是该申请换个寝室了”口中却说:“那个,你们继续,我就是回来拿点东西。”然后拿好东西后飞快离开,显的很识趣一般。

    我感觉在被他这样紧紧勒下去的话,得把晚饭都吐出来。我只能说道:“放手啊。你这样没用的,这要去医院才能拿出来。”韩一愣,然后连忙抓住我,奔向校医院。

    因为是晚上,只能挂急诊。急诊的医生听到事情经过过,笑了一下道:“这位同学请放心,玻璃珠表面光华不会损伤胃肠道粘膜,完全可以通过胃肠道蠕动排出体外。根据你描述的玻璃珠大小,应该24小时内就会排出体外。”韩纵仙显然对这件事比我紧张多了,再三和医生确认后才离开。回去的路上,他一再跟我强调,这个珠子肯定是个重要法宝,我拉出来后一定要还给他。我当然一口拒绝,谁没事会去翻自己的啊。韩默默的看了我一眼,紧跟着我,没多说什么。

    这之后的三天,我终于明白了“形影不离”这个词的意思。

    不管我去哪,韩都默默的粘着我。我出门,他紧跟在我身后1米内。我上课,他坐我旁边。我上厕所小便,他默默站我身边。特别是当我准备大便时,他居然和我一起进隔
嫂子合集sodu
间。我忍无可忍,拉着他去校医院拍个片,宁可做洗胃也不想被他这么缠着。但x光的结果大出我意料:我胃里根本没什么异物。

    韩纵仙焦急万分:“怎么会这样子。这珠子分明是异宝,属于老夫天大的造化,怎么就这么消失了难道说”然后他诡异的盯着我。我被盯的有些发毛,嘴上道:“不就是一个玻璃珠吗,至于吗”韩冷哼一声,不搭理我。

    一眨眼,开学快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里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同学们开始熟悉彼此,我呢本来就内向,看着班内男生开始打成一片,也不打算主动加入进去,还是和韩纵仙天天一起上课下课,没课时宅在寝室用笔记本看片子或打游戏。

    这一个月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我没和任何人说。就是每天晚上7点到11点间,我的体内总有股气四处游走,有点像是跑步岔气时胆囊的感觉,但没听说胆囊的胀气可以四处移动的,而且感觉也不难受,反而等晚上11点这股气消失后,浑身有种飘飘yu仙的感觉。此外,这股气游走全身时,我总是特别容易出汗。虽说中南市的9月份气温经常30度以上,但刚开学时也没感觉多么热啊。还好寝室楼里就有卫生间,天这么热洗凉水澡也很方便,洗洗在睡也没什么不方便。我刚开始还去校医院看了,检查一翻后我身体没任何问题,医生也只是开一些常见的消炎药。这之后我也就不怎么关心这事了,继续我一个人的生活节奏。

    举国欢庆的“十一”节来了。家在本地的学生当然是回家了,比如韩纵仙,另外一些外地同学则有不少结伴去旅游了,比如我的另两个室友。算起来,我家离中京市1000公里,除了韩纵仙又没交到别的朋友,出门都没伴,于是就干脆的宅在寝室度过7天长假,正好把一个网游新号的等级冲上去。

    这几天不用上课,我连出门都懒的出了,寝室里屯着一箱泡面,吃腻了就打电话叫个外卖,享受着远离父母唠叨和学业压力的zi you生活。一眨眼,到了10月6号,我在中午灿烂的阳光下睁开惺忪的睡眼,去楼道尽头的盥洗室简单的刷牙洗脸。洗脸时照照盥洗室的大镜子,感觉这段时间自己肤sè白了不少,而且貌似脸型也圆润了一些,倒是有点像现在流行的中xing帅哥,话说我是不是该抓紧时间泡个,告别19年的处男生涯呢我一边想着各种事,一边回寝室开一碗泡面打开电脑,开始我的冲级之旅。我两个要好的高中哥们如今和我天南海北,不过一直qq上联系着。最近他们开始玩个网游大侠世界了,我也被他们拉上。现在的网游啊,虽说不用买点卡了。但不投人民币越来越难玩。我玩的这个属于刚推出半年的新网游,但已经听说某某某花了多少w人民币在其中。我一边踌躇着是否过几天往里面充值,一边和高中的哥们以及几个帮派里的人一起下副本,一边试着和帮派里的几个勾搭一下。但貌似我的等级装备没什么存在感,这些不知是真是假的妹子都不太理我。

    不知不觉,天又黑了。我电话叫个回锅肉盖浇饭来告慰自己一天冲级的辛劳。吃完外卖,很快晚上7点了,又到了举国幸福欢声笑语满神州枪击爆炸水深火热美ri欧的新闻连续剧时间了。对我而言,则意味着体内那股奇怪的气又出现在了肚脐处,然后开始惯例的全身游走。我这段时间都习惯了这些,不去理,继续和队友打boss。但今天这股气好像有点和往常不一样,循环的特别快,兼带小腹处开始有点疼,然后很疼,再然后特别疼,疼的我握不住鼠标躺地打滚直流冷汗。我想用手机打120,赫然发现手机竟然多ri没用,没电关机了。想站起来去医院,但小腿根本不听使唤,试了好几次都摊坐在地上。想大声呼救,却发现自己声带沙哑,发音都费劲。难道我尹某刚刚迎来自己幸福的大学生活就要魂归天际了吗

    就在我彷徨无助时,门外想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进来的是韩纵仙。我总算看到了救星,艰难的发出嘶哑的声音:“快救护车”结果韩像是未听到一般,蹲在倒在地上的我的身前,双眸中流动着奇异的sè彩,自言自语道:“果然原来如此竟然”我有些着急了,小腹的疼痛已经让我有些意识模糊了。韩一双手仔细的把我全身上下摸了一遍,低声道:“若你想活命,就照老夫的话做。若不信老夫,老夫就此别过,你死生由天。”我哪里能拒绝啊,使劲的点头。

    “闭上双眼,感受丹田处的真气真气就是之前每ri在你体内循环的气流,你应该很熟悉的你已经感受到了接着想象着它就是你的手足,试着用大脑去cāo控它。嗯,疼痛缓解了点吧引气入体,绕大周天三圈,小周天七圈。周天的位置,我指给你,按我手指指的位置运转真气嗯,很好,然后”

    我按照韩纵仙所教行事,果然疼痛逐步缓解。最后,我只觉得小腹处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疏通了,一个淡淡的白sè气团悬浮在一片漆黑的空间里。“丹田紫府开辟成功,气海凝结,你也算是正式踏入了修仙之路。”韩纵仙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