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18、要去蜀山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我到了宾馆时,水月涵正在大堂的沙发上等着我。这里的标间价格高的离谱,让我瞠目结舌,还是水月涵掏出银行卡付了钱。而且订的还是最贵的总统套房。唉,谁叫她家有钱,随她吧。

    所谓总统套房,其实就像一个豪华装修过的两室一厅,里面洋酒冰箱厨房电脑应有尽有。水月涵先去洗澡,我则打开电脑上网。过了很久,水月涵裹着浴巾就走了出来,露出柔美的香肩和光滑细嫩的半截大腿,配上湿漉漉的长发和脸上还没褪去的绯红酒晕,看得我是血脉贲张。我借着进去洗澡,猴急的几下洗好穿着四角大裤衩就跑了出来。水月涵正做在电脑前看着什么,见我出来后招呼我过去。电脑上正放着一个视频,赫然是我的之前晚会上的独舞,标题是:“中京工大校花绝美舞蹈,不看后悔”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上传了。视频还蛮清晰的,只见仙女一般的古装女子在花瓣纷飞中翩然起舞,目光里含情脉脉,我自己都有点看痴了。毕竟,我之前只对镜子看过自己的舞姿,但空荡练功*道:“要是他们知道这个校花其实是如假包换的男孩子,不知会怎么想。”

    “管我鸟事。我从没告诉他们我是女生,是他们自己理解错了。”

    “唷~有穿着长裙把自己打扮的像仙女一样的男孩子吗”

    “当然有了,我不就是吗。”

    “我看呀,施主你还是切了吧,然后去当宅男偶像,迷倒万千少男。”

    “你这丫头越来越不了老实了,看我收拾你”

    我和水月涵扑倒在弹xing十足的大床上,嬉戏打闹。不知不觉,她的浴巾掉落在一旁,露出发育良好的双峰。我看着眼前目光迷离娇喘连连的,再也忍不住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第二天我依旧早早醒来,温柔的看着酣睡的水月涵。半晌,我穿好衣服起床去准备早饭。冰箱里备好了许多蔬果肉类,我做了两个简单的小菜。水月涵闻着菜香醒来,来到厨房,从背后抱住我,樱唇凑在我耳边吐气如兰:“安安,你还真是个贤内助,一大早就给我准备这么好吃的早饭。”我被她吹的直痒痒,笑着推开她。“你老公的厨艺可是华夏一绝,你嫁给我后包你几个月吃成小胖妞。”“哼,谁要嫁给你。”水月涵嘴上否认,脸上却堆满甜蜜。

    吃完早饭,水月涵也要真的回家了。据她说,她周末的时间被安排的很满。周六上午钢琴课,下午油画课,周ri上午小提琴课。难怪她每周末都要回家。和她分开后,我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一个月前我还是个大部分时间宅在寝室打游戏看片子上贴吧成天yy的标准吊丝男,现在居然能和这样完美优秀sè艺俱全的白富美翻云覆雨,真像是做梦一般。

    这个周末,我罕见的没去怎么动电脑,而是随韩纵仙继续学横笛。筑基之后五官敏锐,对音高、音程、节拍之类的基本乐理很快的掌握了。我练习几天的结果比的上寻常人练习几年。韩纵仙教授了我那天他吹奏的故乡音乐。他告诉我,这个曲调是他父亲昔ri自创的,时常给他和他妹妹吹奏。这个曲调本没有名字,他给它起了个名字:“青木调”,因为他在修真界的故乡就是青木城。我很快掌握了青木调的音节,但怎么吹都不如韩纵仙来的悠扬清婉。他说,
大唐小人物全文阅读
这是因为我内心中缺乏某种沉淀。

    眨眼间,又过了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我在寝室待的少了,而是经常在那个学生会库房里练习法术。我越是练习,越是发现真气妙用无穷,处处带来便利。如果我有一天失去真气、恢复成普通人,那感觉估计和断了手脚一样难受、不自在。我开始明白韩纵仙刚开学时那对凡人不屑一顾的态度了。我才刚刚筑基,都开始隐约觉得自己比别人高出一等了,更何况是那法力通天的元婴期修士了。

    ri历也翻过了一页页,来到了十一月中旬,中京市的气温快速下降,校园小道上的不少学生都穿起了毛衣秋裤,踩着满地的三球悬铃木树叶来来往往。水月涵也体贴的送了我好几件她以前的秋装,比如说风衣啦、裤袜啦、针织毛线外套之类的,供我社团活动和与她幽会时穿。我这段时间又和水月涵双修了两次,体内真气液化了不少,但离全部液化的筑基后期还有一段差距。

    校庆晚会结束时,关于神秘小仙女的传闻一时成为众多男生口头的话题。但文艺部的人在水月涵的告诫下对我的身份守口如瓶,此事也就慢慢过去了,学生们很快又找到了新的话题。

    韩纵仙研究了好长一段时间,又在网上、图书馆里、旧书市场上翻看了不知多少书籍,终于在他桌上的大幅手绘四川地图上标出了一条红sè的路线。这天晚上,我们一起来到库房里,韩纵仙讲述他的研究成果。“据武当山典籍所述,昆仑仙宗与蜀山剑派内最可能有上古时代遗留至今的传送阵。这昆仑仙宗虚无缥缈,神秘莫测,纵是在古代也有许多修士百般尝试却寻之不得。依老夫推测,此宗附近当有许多禁制。且昆仑山脉海拔甚高,路途凶险,就算是以你筑基修为怕也难会遇上危险。”

    我哆嗦一下:“老韩,这么危险,我们还是别去什么昆仑了,去找那个蜀山剑派吧。”

    韩纵仙点头道:“老夫也有此意。但这蜀山剑派也颇为神秘。世人只知其在巴蜀境内,具体位置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老夫猜测,这蜀山剑派附近怕是也有什么禁制掩人耳目。顾老夫把那些传闻中最可能的位置标在了地图上,以红线相连。我们沿此路线而行,依老夫的眼光,发现那些上古禁制当不算难事。”

    我看着他划的红线,挠挠头:“你这路线少说也有数百里,还都远离人烟。就算我们走得动,怕也是中途饿死了。”

    韩纵仙微微一笑:“老夫早有对策。你们世界不是有汽车做代步工具吗,方便省事,里面还能装上大量食物。”

    “可我们手头又没车又没驾照唉。”

    “车子可以租,驾照的话,这身体原来的主人早就有了,老夫拿来用就是了。现在所差之事唯有一样。”

    “差什么呀”

    “钱。”

    我一下子笑了:“呵呵,我们堂堂的元婴期大修士也有缺钱的时候啊。”

    韩纵仙老脸一红,道:“老夫现在身体的父母也非富贵之辈。倒是你,认识个千金小姐,不妨替老夫去借点,来ri百倍偿还。”

    这似乎是唯一的方法了,毕竟此行所需钱财甚多,短时间内无论打工还是问室友借都肯定不够。我明天约好了和水月涵一起吃晚饭,到时候和她说一下吧。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