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21、路遇劫匪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清晨6点,天才蒙蒙亮,我醒转过来。身边的水月涵还全身蜷缩在毛毯睡觉。看着她平静似小猫一般可爱的睡脸,我忍不住嘴唇轻轻的在她脸上点一下。她舒服的哼哼一声,但没醒来。前排的韩纵仙开了一宿的车,但依然jing神良好,见我起来后淡淡的说:“我们已经到了湖北境内,估计明天早上就到了四川境内。”我点点头,道:“我们先下了高速找个饭店吃点东西休息下吧。”

    约半小时后,车停在了一个看上去蛮干净的早点店前。我们叫醒两女,进去吃点东西,各自去厕所解决下生理问题,然后继续上路。这次换水月涵来开,韩纵仙躺在后排休息。柳亭玉不愿和我们两个男生挤在后排,跑到副驾驶座上和水月涵聊天去了。我见状凑到韩纵仙耳边低声道:“我们不会真的先去青城山吧”“当然去青城山里也有修士,可以去打探些消息。离开青城山后,老夫zi you办法。”

    论心智计谋,韩纵仙远胜于我。我就乖乖听他安排吧。

    眨眼间到了下午7点,天sè渐渐泛黑。韩纵仙休息好了,接替水月涵的位子继续开车。不多久,柳亭玉刚才饮料喝多了,有点内急,于是我们找个岔道离开高速,拐进一个小村子。要是男生的话,这时候就可以直接对着空地解决好了。但女孩子毕竟脸皮薄,特别是当着男生的面。我们只好设法找个村民打听下。村里的土路好像很久没修了,开起来颠颠簸簸。加上天黑,看不太清四周。韩纵仙转了半天才终于在村头看到一个公共厕所。厕所非常简陋,气味难闻,但只能忍着了。因为车子已经开了很久了,大家都多少有点尿意,就一起下车,锁上车门,去小解了。

    我和韩纵仙是男生,速度快,先出来,在车外等着两女。这时,一个獐头鼠目叼着根旱烟的矮个儿男子路过,扫了下我们的车牌,掏出手机快速发了条短信,然后来到我们跟前,开口道:“你们是外面进来的吧”普通话里带着浓重的方言味儿,语气似乎不太友善。

    我们不知道有什么问题,点头承认。

    矮个男子吸了口旱烟,眯着眼睛斜视着我们,道:“这就对了。我们这个村啊,不能白进。我们的路刚修好,你们就用了,得给我们点修路费吧。”

    韩纵仙皱紧眉头道:“你们这是名目张胆的勒索喽”

    矮个男子一口烟雾直接喷我们脸上,呛的我直咳嗽。“看你们样子还是学生呢,咋说话这么难听什么勒索,你们这是借了我们村的马路用,给点补偿理所当然吧。你们大城市里到书店借书借碟片看不也要给钱吗”

    这时候,水月涵和柳亭玉出来了,看到这一幕,赶忙过来问怎么回事。得知事情原委后,柳亭玉当即按耐不住,指着矮个男子的鼻子大骂:“你们这不是土匪吗占山为王,过路给钱。信不信我打电话告诉jing察”

    矮个男子继续悠闲的抽着旱烟,脏兮兮的身子挡在驾驶室的车门前,道:“反正,今天你们要是不给钱,就别想离开这。”

    柳亭玉真生气了,对我们说道:“我们别理这个流氓,直接走就是了。”然后想拉开矮子男子。不过她毕竟是女生,哪里拉的动经常田里劳作的庄稼汉。她更气了,对着矮个男子喊道:“你让不让开再不让开我就打你了”

    矮
交际花重生攻略帖吧
个男子看都不看她,从破旧的裤兜里掏出一个纸条和一些烟丝,当我们的面又卷起一根旱烟。柳亭玉忍无可忍,一脚踹在矮个男子的大腿上。矮个男子居然应声而倒,满地打滚。嘴里喊着:“哎呦打人了快来人啊”

    这时候,百米外响起一声大喝:“三弟谁敢打你活的不耐烦了”然后,只见两个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跑过来,一个手里还提着明晃晃的沾满猪血的菜刀。他们来到我们跟前,矮个男子指着柳亭玉道:“大哥就是她她打的我诶呦,我这腿啊,半个月下不了地了。”

    其实是人都看的出来,矮个男子明显在装。就柳亭玉这小力气,哪里能踢的伤人。不过戏还得演下去。只见那个提着菜刀的男子怒目圆睁,青筋直跳,恶狠狠的瞪着柳亭玉:“你t打我三弟不想活了”说话间把手里那还粘着猪血的菜刀抖一抖。柳亭玉哪里见过这阵仗,吓得是俏脸一白,缩到水月涵身后。

    水月涵毕竟是豪门千金,见过些市面,知道这时候讲什么道理都是白瞎,消财免灾就是了。她叹口气,道:“你直说吧,要多少钱”

    提菜刀的大汉怒喝一声:“你们把我三弟打成这样,给点钱就完事了当我们是叫花子啊”言语间好像自己的人格受到了天大的侮辱。

    不知何时起,四周冒出了许多围观的村民,男女老少都有。原来刚才的一番吵闹,把这些人都惊动了。这会儿他们把车的四周围的水泄不通,一个个悠闲看大戏的样子。还有村民手里拿着手电筒,好奇的往我们身上照。这一照不要紧,村民们开始沸腾了,一群人议论纷纷。

    “哎呦,这三个妹伢子长得可真好看。”

    “特别是穿着男娃衣服的那个。这脸蛋,啧啧,谁家能娶上这么好看的媳妇,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左边那个也不赖啊。一看就是大城里出来的娃。”

    “这满哥真是艳福不浅,坐拥三美,就是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吃得消,嘻嘻。”

    “你看这车,名牌啊,这满哥绝对是个富家子。”

    村民的污言秽语我们听的一清二楚,听得我是怒火中烧,粉拳紧握,一触即发。那个拿菜刀的壮汉因为天黑的缘故,刚才只是从身形上辨出我们是“一男三女”,长相倒是没留意。如今,借着手电筒的光看见我们的相貌,顿时目露yin光,特别是站中间一身“假小子”打扮的女孩,那张脸蛋比起村里的女人不知好看多少倍。特别是此刻男装“少女”因生气而微微颤抖的娇躯,和饱含愤怒但毫无威慑力的大眼睛,让这位大哥只想立刻就把她按倒在高粱地里好好的疼爱一番。他先瞪着水月涵和柳亭玉,恶狠狠的说道:“老三被你们打成这样,都下不了床,你们两个必须得留下来,照顾老三两天”两女顿时吓得花容失sè,谁不知道这个“照顾”的内部含义呀。然后,这个大哥又把目光投向我,yin邪的一笑:“至于你这妹伢子,一直瞪着我,好像很不满一样。老子生平最讨厌别人这样看我,今晚你到我房间里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周围的村民一阵起哄。“这陈老大真懂享受,把最好看的妹伢子自己拿去,”“肯定老大享用完给老三用啊。”“别忘了陈家老二啊有福同享嘛,哈哈。”“三个妹伢子这么瘦,不知能不能经受的住陈家三兄弟的疼爱。喂,陈老大,你到时候可轻点”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