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23、海鸟与鱼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周ri上午,我们来到了都江堰市,下午逛了下都江堰水利工程。次ri上午,我们驱车来到青城山脚下。我们一路走过天师洞、祖师殿、上清宫等主要景点。我好不容易在上清宫附近发现了一个有修为的道士,示意韩纵仙将二女引至别处,然后上去和那个道士作揖:“无量天尊请问贵派林长老可在山门”道士仔细打量我一下,神sè顿时变得恭谨,连忙还礼道:“回前辈,林长老和掌门一起去省城开宗教大会了,怕是这几天回不来。前辈不妨在敝派小住几ri。”

    我本打算向青城派的掌门或长老打探一下蜀山的消息。现在看来,这青城派看样子比武当山还末落,这么长时间就看到这一个练气初期的修士,怕是帮不上什么忙。况且韩纵仙似乎对此行准备充足,很有信心,那我也就不做多余的事了。话说我刚刚见过的道士,内心也是惊疑不定,暗想:300年来道门ri衰,早就无人能在20岁以前筑基了,怎么刚才的小道姑那么年轻不过话说这世上驻颜之类的丹{dǐng点}小说药倒是有些,搞不好其实这道姑实际年龄都是老太婆了,那我叫她声前辈倒是不亏。

    离开青城山时,天还没黑。我们2个小时后到了成都,直接在水月涵电话预订的四星酒店住下。她订了两个标间,我和韩纵仙一间,两个女生一间。虽说我和她都想睡一起,但柳亭玉毕竟不知道我和她早已经这个那个了,还是低调点。放下行李,洗个澡后,4人决定一起去村西路逛夜市。刚离开酒店,柳亭玉突然一拍脑门:“哎呀,我手机忘在房间了,我回去取下。”说话间,隐约撇了我一眼。我心里明白,假装掏掏裤兜衣兜,转头对水月涵道:“好像我手机也忘了。”水月涵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道:“真服了你们,快回去取吧。”韩纵仙没开口,但看向我的目光里有着似有似无的深意。

    我和柳亭玉离开了水月涵的视线后,我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你是有话想对我私下说吧。”

    柳亭玉看着我,神sè有些复杂,似乎参杂了不少情绪,只是我看不懂。半晌,她幽幽的开口道:“我的父亲,他是名修士。”

    我神sè一动,仔细的打量她一番。她体内依然没有灵根存在,更没有真气波动。柳亭玉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开口道:“我的确是凡人,毫无修仙资质。但我父亲是修士,我还是知道真气外吐可裂金断石这件事。我还知道,只有筑基期修士才能真气外吐。”

    既然她知道这些,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点头道:“没错。你找我只是想说这些我承认就是了。”

    柳亭玉目光里有丝挣扎,最后终于坚定的开口了:“吴道安,我希望你离开月涵。”

    我不说话,只是定定看着她。

    她咬了咬嘴唇,说道:“我知道你们修士和我们凡人其实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们追求的是大道长生,而我们凡人则只是想有个美满的家庭,过着充裕的生活。我不知道你出于什么目的接近月涵,但你和她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好比那海鸟与鱼,短暂相会,但终究是要渐行渐远。你不是那个可以陪伴月涵终老的人,我不想看到你离开后经常一个人黯然神伤的月涵。就像我母亲那样。”

    她的眼中闪烁着追忆之sè,显然有什么故事,但她并不打算说出来。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秘密,但不会随便告诉别人。我又何尝不是一直没告诉她们韩纵仙
姽婳乱帖吧
的事情。就算是韩纵仙,说不定又有多少事情瞒着我未曾说。我们就像是这颗孤单自转的公转的星球上的一座座孤岛,渴望与他人的接近,但是却害怕碰撞带给自己的伤害,只好继续漂浮在茫茫大洋。

    不过柳亭玉不知道的是,我可不是那种修炼了几十年的修士,而是两个月前莫名其妙吞下一个墨绿sè珠子后飞快进入筑基期。我现在的最大愿望,只是早ri结成金丹,可以改头换面,寒假回老家和家人一起过年。对于那些法力通天彻地的大神通修士,反而不是多么向往。当然了,男生谁不渴望能拥有飞天遁地抬山移海的神通,但是韩纵仙不止一次的和我讲过修真的艰难与残酷。就说结丹吧,3成的修士会在结丹失败后真气逆行反噬而亡。结婴更是危险,7成修士会死于心魔噬体。我现在活得好好的干嘛去冒这种风险呀,只要能结丹我就知足了。所以,在心态和生活方式上,我和柳亭玉口中的凡人不会有太大差别,她这个担心未免多余了一些。

    当然,这些事我不会告诉她,我只是认真的看着她,真诚的说道:“亭玉,你放心。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些修士,我不会去过着一心潜修的生活,而是向个平凡人一样,一生一世陪伴着月涵,不离不弃。”

    柳亭玉感觉到我语气里的真诚,看向我的目光也缓和了一点。她轻叹一声:“就算你刚才说的是真的,我还是要劝你离开月涵。她和你说过,未婚夫的事情吗”见我点点头,她接口道:“那你应该知道,那个人你是绝对惹不起的。就算你是修士,也是如此。”

    “那个人究竟是谁月涵没有告诉我详情。”我内心越发的好奇。

    “这件事你还是亲自问她吧。”柳亭玉不知为什么,也不想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我不会离开月涵的。”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我因为一个莫名其妙不知身份的未婚夫就放弃了自己的女朋友,那也太怂了。我游戏里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求先手求不怂”虽说我老是最后团战收割

    这次柳亭玉只是叹口气,不再多语。

    5分钟后,我和柳亭玉离开酒店,和另两人汇合。四人一起逛夜市、品尝小吃,把我们辣的嘴唇都肿了。班里一个四川同学吃鱼时总会感慨,他们家乡那汤面覆满红辣椒的水煮鱼多么多么美味,那时候我还不信。现在明白了,这个同学诚不余欺。一路上水月涵兴致高涨,韩纵仙也幽默风趣,倒是我和柳亭玉有点强颜欢笑的感觉。就算我们周围路人各种“一龙三凰”、“4p大战”之类的议论都激不起我的情绪。

    回到住处后,水月涵依旧兴致不减,拉着柳亭玉来我们房间玩升级。曲终人散,已经是凌晨1点了。我和韩纵仙洗簌后坐在标间的床上,我为他渡气洗髓,并问出一个我路上一直在想的问题。“老韩,有修士和凡人结婚的吗”

    “在我们修真界,这种情况很少。”韩纵仙回答道。

    “那就是说有喽”我抓住他话里的关键,好奇的问:“那他们后来怎么样”

    “没有后来。”韩纵仙的回答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韩纵仙说话时面无表情,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他显然不想告诉我一些事情。他不说,我也不强求,换了个话题:“老韩,明天我们去哪”

    “峨眉山。”

    然后我们也不再说话,默默度过长夜。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