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26、初遇佛修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我们离开了那两个白云观道士后,韩纵仙开口道:“你刚才胡乱借用别的修士名号,很是不妥。一来,吾辈修士师恩如山,乱认师父乃欺师灭祖之行,为天下人所唾弃。二来,吾辈修士讲究传承道统,若有人冒充是老夫的弟子招摇撞骗,老夫必不远万里将之擒拿回宗门,按宗法处置。”

    “可是,刚才那个白云观道士不还认我当师叔了”

    “嗯,老夫一生阅人无数,刚才那人的无耻程度可排进前三。”

    我开始有点担心了,道:“照这么说,那个元婴老怪会不会真的来抓我啊”

    “那倒也未必。从我们目前了解来看,这个时代的元婴修士大都遁世修行,很少过问世事。今天发生之事,倒是未必会入他的耳朵。”

    “但愿吧”我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乱报名号了。然后我又想起一事。“老韩,那个道袍是件法宝吧”

    韩闻言从背包里拿出道袍,抖一抖,上面的灰土迎风飘扬,我连忙掩小说 鼻。韩纵仙倒是不以为意,把道袍的背面拿到我跟前,道:“你且用真气破坏这道袍看看”

    我闻言小手按在道袍上,真气外吐。依我现在筑基中期的修为,别说一件布衣,就算是钢板也能震碎。但真气传递到道袍上时,居然诡异的被吸收了,如同石沉大海。我吃惊之下,凝神观看,只见道袍内侧竟篆刻着非常细小的纹路,以我现在的眼里才勉强发现,也难怪刚才的白云观道士没发现异样。

    “这道袍上布满深奥的阵纹,以老夫的阅历也不能尽识,但可以断定是件防御型法宝。你以后可以穿在身上,防备宵小之辈偷袭。”

    “呃,还是先拿回去洗洗吧”

    就这样,我们回到了水月涵和柳亭玉休息的凉亭处。柳亭玉很是不满:“你们怎么去这么久啊,是不是掉粪坑里了”

    我早有准备,拿出一个用竹叶和藤蔓编制成的头环,递给水月涵。水月涵仔细一看手上的头环,每片竹叶上都刻下了我和她的名字,顿时开心的扑倒我怀里。“老公你真好,原来是给我做礼物耽误时间了。”

    我一边搂着水月涵,一边赞赏的看一眼韩纵仙。还是他的主意高,花一分钟做出的小东西就让女生这么开心。当然,若是凡人做这头环倒要花上一些时间。

    一行4人休息好了,又沿着石阶蹬了会儿,到了一处僻静的寺庙。自明以降,道教ri衰,这峨眉山上早就没有道观了,原来的道观遗址都改成了僧院。不过话说现在的国人见什么拜什么,管他是道是佛,先拜了再说。所谓哪个菩萨灵就拜那个,这叫一手交钱烧香公德一手交货心愿打成,公平交易两不相欠,国人的信仰就是这般潇洒自在,神仙在他们眼中其实也就是个神通广大的领导罢了,哪像那些外国人整天拜啊拜就拜一个神,广撒网多捕鱼的粗浅道理都不明白。这个寺院里游人稀少,似乎没什么名气,
嫂子合集小说5200
不过柳亭玉和水月涵还是决定去大雄宝殿拜下佛,多拜佛不怪嘛。我和韩纵仙身为道教修士倒是有点底线,不好去拜,就在外面等着。我看着寺庙四周的僧人,想起一个问题。

    “老韩,你们那个位面有没有佛修啊”

    “修佛之人有到是有,但远不及道门昌盛。不过这是我宸桓星的情况,据说有些星辰上佛门极度昌盛,全民礼佛敬佛,佛门高手如云。”

    “那你说修佛容易还是修道容易”

    “这倒是不好讲,但佛门那些清规戒律老夫肯定是吃不消。”

    “呵呵,光是佛门不喝酒不吃肉不近女sè这一条就够你受了。”

    就在我们闲聊扯皮时,一个中年的胖和尚不知不觉的来到我们身边,突然接口道:“两位道友似是对我禅宗不甚了解。青青翠竹,尽是真如;郁郁黄花,无非般若。心通则百通,心不通则无禅。所谓酒肉女sè,皆是外相。凡事若一味究其表而不究其里,却是着了相。”

    我和韩纵仙同时脸sè一变。我们穿的和游人一样,这个胖和尚却开口就叫我们道友,显然看出了我们的修为深浅。反观这胖和尚,看似平常,体表却隐约有金光附体,显是得道的迹象。我连忙神sè恭谨的做礼道:“原来有高僧在此,在下言语无知,望大师见谅。”

    胖和尚哈哈一笑,道:“你这丫头穿的现代,怎么说话文绉绉的洒家也不是这寺里的人,这几ri恰好来这峨眉山要拜访故友,却碰巧遇到几个小道士进了后山。洒家一时好奇,跟着去看,发现你们二人甚为有趣。特别是这丫头,年纪轻轻修为就有这般修为,还敢假冒是王锡阐这老不死的徒弟,胆子可真够大的。还有你这男娃,修为不高但说起话来老气横秋的,难不成是哪个道门高手刚夺舍不成”

    一番话,居然猜出了韩纵仙的身份,我面sè苍白,不知如何作答。倒是韩纵仙一脸的冷静,从容的回答道:“在下听闻。佛门之人讲究因缘际会,缘来缘散。大师一味深究因果,岂非着了相大师若执意如此,在下也免不得要得罪一二。”

    胖和尚深深看了韩纵仙一眼,道:“好,洒家却是鲁莽了。洒家法号智旭,两位道友若是有空,不妨至皇城悯忠寺一坐,洒家必焚香引茶以待。”话说完,径直离开寺庙。

    这时候,二女也拜完佛出来了,水月涵好奇的问:“刚才那个胖和尚和你们说了什么呀”

    “他要给我们算命,我们推掉了。”韩纵仙一句话轻轻带过。然后我们下了峨眉山驱车前往下一个地点。

    事后,我曾私下问过韩纵仙,怎么敢和一个佛门高手那么不客气的说话,韩纵仙的回答也耐人寻味。“修士夺舍后固然实力大降,但多会留着一些保命法宝,他身后也很可能有师门支撑。老夫说话越是强势,那佛修就越会觉得老夫有所依仗,反而不敢轻举妄动。若我在他面前露出一丝怯意,倒保不准被他擒拿去盘问一番。”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