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32、再见水浩来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午饭就在这样闲聊下吃完了。我这是第一次见到水父水母,之前经常听水月涵讲到她父母如何严厉,又想到他们硬安给水月涵的未婚夫,所以来之前觉得他们这种位高权重的人物可能比较冷峻难以接触。但接触下来发现他们身上毫无架子,和普通的父母一样,和子女随意的聊着学校的事,有时也会讲讲公司的事情。慢慢我也放开了,不再拘谨。

    吃完午饭后,我、水月涵、水浩来直奔私人码头,检查帆船,固定龙骨。水浩来知道我和他不熟,太热情会吓到我,所以安排这么个有趣的活动,这两天也恰好天气回暖,湖面上的薄冰都化掉了。检查完毕后,我们套上救生衣坐上船板,水浩来开始扬帆,并跟我讲一些如何转向之类的基本常识,水月涵在一旁帮手,毕竟开帆船至少要两个人下手。慢慢的,我也熟悉了相关知识,也能帮上手。这个过程中,我也和水浩来熟悉起来,他开始打听我的一些个人情况,比如高中在哪上、家住哪里、有没有交过男朋友。当我表示没交过一个男朋友时,他明显有点不相信,说道:“安安你别骗我了,中学时你的抽屉里肯定经常塞满男生的情书,你难道没一个看的上吗”

    这个问题有点深奥。实际上,我中学时就是他口中往漂亮女生抽屉里塞情书的男生中的一员。而且傻子也看的出来,他对我有什么心思。我得既打消他那份心思又不得罪他。我想了想,卖萌道:“人家的眼光很高滴,一般的男孩纸人家不会考虑滴。”

    水浩来来了兴趣:“哦说来听听,什么样的男生你才会考虑。”

    我卡了下壳,这个问题有点难度,因为我就没想过搅基。我只好按照记忆里的一部电影来描述:“这个男孩呀,他要是个盖世高手,有一天会驾着七彩祥云来接我。”

    水浩来笑了。“你只说你要嫁孙悟空好了。”

    “打个比方啦。呐,浩来,听说你还单身呢,你心目中的女孩子又是什么样子”

    “嗯,我想一下。她要是瓜子脸,有一双大大的眼睛,挺翘的小鼻子,薄薄的樱唇,身材很好,xing格温柔,我说什么听什么”

    “擦,你直接去买个充气娃娃吧。”我十分鄙视的看他一眼。

    慢慢的,水浩来见我也熟悉了驾驶帆船,就掏出预先带来的一些桌游游戏,铺在船板上。他一边讲述规则,一边和我们一起玩。一款桌游熟悉玩腻后,他又拿出下一款桌游。我们一边玩一边随意聊天,水浩来身为从希望国回来的高才生确实见闻广阔谈吐不凡,跟他说话一点也不用担心冷场。时间就这样在和谐的氛围中很快过去,眨眼间到了下午3点半,天气转凉,湖面上的冷风一吹更觉如堕冰窖,而且水月涵的油画老师也要来了,她要去接他。于是我们3人将帆船驶回码头,一起回到别墅中。

    不多久,油画老师来了,水月涵和他到专门的画室里学画,水浩来则因为公司的事情去别的房间发邮件,还真是忙人,周末也不得闲。我一个人无聊,就打开水月涵卧室里的电脑,逛逛贴吧,看着一群小学生就单车武士solo黑又粗几几开争论不休,顿觉自己的智商已经无解肥可以碾压全场了。

    油画老师走后不久,晚饭也好了。吃晚饭时,水浩来开口道:“我一会儿要回公司,顺道开车带安安回学校吧。”

    “不要表哥你要对我家安安做什么坏事”水月涵主动抱着我的胳膊,显是很舍不得我走。我也顺势小脑袋倚在她的香肩上,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

    一旁的水母轻笑道:“涵涵,你还是这么喜欢和浩来开玩笑。安安以后可以随时来这里玩嘛,而且待会儿太晚了这里也不好打车,就让浩来送一程吧。”

    话说到这里,我也不好反驳了。饭后,我和水月涵依依不舍的分开后,坐到水浩来车的副驾驶位上。水浩来一边插车钥匙,一边说道:“月涵她真的很喜欢你呢,她看你时眼里满是依恋,她对以前的闺蜜可不是这样的。”

    我内心一禀,他的观察力还真是敏锐。“我也很喜欢水姐姐呢。她温柔、漂亮,身为富家千金却没有一点架子呢。”我打个哈哈叉开话题。

    “难道我有架子吗”水浩来笑着反问。

    “这倒没有。”

    “只有那些没文化的暴发户子女,才会成天一副牛逼轰轰的样子。我们自小家教严格,知道如何尊重别人。”

    “不过你们这种人外表虽然谦逊,内心可是骄傲的不得了呢。”

    水浩来闻言目光一闪,饶有兴趣的看我一
处心积虑赖定你无弹窗
眼,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你和水姐姐都是一样,要强的很。你含着金钥匙出生,原本迟早也会成为水润集团的董事,一生富贵无忧,大可过着花天酒地声sè犬马的生活,可你却这么努力的工作想证明自己,还不是骨子里高傲嘛。”

    “呵呵,我决定不了自己的出身,但总可以决定自己努不努力吧。”

    看着意气风发开着豪车的水浩来,我突然觉得自己这19年过得未免太过平庸,只要稍比别人强上一点就会洋洋得意好半天,高考分数出来之后一直处于放纵的状态,只想在玩乐中度过自己的大学几年然后凭着自己名牌大学的文凭找个不错的工作,根本没有认真规划过自己的未来。连这个高帅富都在这么努力,我这穷二代再不努力不就穷三代穷四代了吗我叹口气,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轻声道:“是啊,我也该努力一点了,要不真是永远赶不上你这富二代了。”

    水浩来笑了,一个按钮将车改成电脑自动驾驶模式,然后转过头来和我聊起来。“安安,你的想法真有趣。莫非你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女生也想去做那女强人”

    “女强人”我摇摇头。“我只是不想过的太过平庸,沿着固定的轨迹走完我这一生。”

    “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你打算具体怎么做”水浩来看向我的眼神开始严肃起来。

    我突然想到了韩纵仙,想到他跟我讲过的那些修真界的旧事。“也许,一个人到一个未知的世界去闯荡吧。虽然有危险,但也会有收获,一步步的向世界的最高点攀爬。”

    听我这么一说,水浩来哈哈笑了起来。“安安,你真是太喜欢幻想了,把那些小说里的事当真了。”

    “是我爱幻想,还是你的想法太固执呢这个世界,真的就是你所看到的这个样子吗你难道不想有一天能站在一个很高很高的地方,回头来俯视这个世界吗”我对上水浩来的眼神,认真的说道。

    看着我无比认真的表情,水浩来也严肃起来,反问道:“那你认为,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

    “不知道。”我回答的很干脆。“不过,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从前有一群蚂蚁,它们在平展的白纸上木然地爬行着,在它们的视野中,世界如此宽阔平坦,一望无边。蚂蚁是二维生物,它们眼里的世界只有前后左右,没有上下的概念。

    而有一个人一直关注着它们的每一个行为,并准备和蚂蚁开个玩笑,然而这对于蚂蚁来说却是天灾。他对着一只正在爬行的年轻蚂蚁吹口气,结束了年轻蚂蚁短暂的一生。

    同伴相继赶来,它们无法用现有的理论去解释这桩离奇的群体失踪事件。这个时候,一个蚂蚁站了出来,用一套勉强能自圆其说的理论解释了失踪之谜。其他蚂蚁按照它的理论活动,再没人失踪,于是对它佩服万分,称呼它为科学家,却不知那个人类只是睡觉去了。这个人睡醒后,又准备和蚂蚁们开个玩笑。这次,他把一块小石头朝一个年轻的蚂蚁砸去。”

    “然后呢”水浩来看我停顿了下来,追问道。

    我有些汗。“呃,你这个希望国的留学生没听懂这个故事吗”

    “当然听懂了。可是你要是那故事里的蚂蚁,你会怎么做”水浩来一句反问,让我卡了壳。他继续说道:“既然许多事情我们无法用自己的意志去改变,那我们就只能努力的去接受去适应。”

    “可我的本意是,那群蚂蚁应该想的更远,设法跳出二维的局限,摆脱那个人类的玩弄。”

    “可你已经说了,蚂蚁是二维生物。它们要是能想的那么多,那它们就不是蚂蚁了。而且,即使他们跳出二维世界又如何难道没有四维世界的生物继续玩弄他们吗”

    “你这人真没出息”

    “喂,我们是在探讨蚂蚁,扯我身上干嘛”

    我们就这样开始各种辩论。不知不觉,车已经驶回市区。水浩来突然停下车,看着我因为激烈争辩而红呼呼的小脸,微笑着说:“说这么多,口渴了吧我们去买杯nǎi茶吧。”

    于是,我们来到nǎi茶铺前,各点一杯nǎi茶。我等着无聊,四下打量,发现街对面有一个琴行,靠街的橱窗里摆着几只jing致的横笛。

    “浩来,一会陪我去琴行看看吧。”我拉了拉他的袖子。

    “嗯你会什么乐器水平怎样”水浩来眼睛一亮。

    “横笛。学了两个月吧。”

    “哦”水浩来声音有点失望,显然不对我的水平抱多大期望。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