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41、吃饭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周六中午,我老样子比约定时间提前一刻钟来到师大正门口。师大向来以美女如云著称,听说不少男生一开学就立刻来师大校园内猎艳,尤其是一个男生在过师大门前的马路时由于心急还被车撞了,生死未卜,正可谓出师未捷身先死。此刻我站在校门一侧静静打量来回进出的女生,质量确实比工大高上一筹,可称得上美女的倒真不多,这主要也归功于我ri益拔高的审美标准。没办法,天天看到水月涵和自己的镜像,寻常的美女还真入不了我眼。而在我看风景时,别人却也把我当成了风景欣赏。我今天虽然只是简单的牛仔裤搭配羽绒服加上那条淡蓝sè的围巾,可我的姿容毕竟太过耀眼,即使扔在美女堆里也能被人一眼挑出来这种,此刻难免吸引了各sè闲杂人的视线并引发各种引论。比如校门另一侧的两个猥琐男就正在对我评头论足:

    “大哥,早听学长说师大美女如云,没想到我们第一次来就见到这等漂亮的妹子,古人诚不欺余你瞧瞧她这皮肤,这脸蛋,啧啧。” {2}{3}{w}{x}.

    “三弟所言甚是。和她一比,我们学校的女生简直和母猪没两样了。”

    “先别废话,赶紧拍两张回去撸。”

    “差点忘了正事。哥买的这个2000万像素摄像头手机就是为了今天啊”

    “嗯,我看看要是能拍到正脸就好了”

    他们的谈论声虽刻意压低,却被我听得一清二楚。正巧这时詹梓璐从校园里走过来。我先转头对着两个猥琐男的方向莞尔一笑,电的他们呆愣了半晌。等他们回过神时,我早已走远,他们只能懊恼自己jing湛的摄影技术竟没得到发挥。

    詹梓璐一边领路,一边叽叽喳喳的和我聊起来,似乎这两天时间抚平了她那天的yin影,她又回复到我记忆里那个活泼开朗的样子。

    “你名字太复杂了,我就叫你安安,你叫我璐璐吧。”

    “好啊。”

    “安安,你原来是短头发呀。不过你底子这么好,留什么发型都好看。”

    “我倒是觉得你今天扎的双马尾很可爱呢”

    “嘻嘻,我高考后可是一直没剪头发,终于留长了。对了,安安,你是中京本地的考生吗”

    “不是,我老家在北海市。我高中是北海五中。”我和詹梓璐的老家当然都在上京市,可我怕她要是追问太详细,我容易露陷。北海和上京是同一省份的两个大城市,我家虽在上京,但有不少亲戚在北海市,我也去过北海很多次,对那边很熟,,这样我就不怕被问出马脚。

    “呀好巧呢,我家在上京,和你一个省,我们原来是老乡呢”詹梓璐似乎对这个发现颇为开心。

    “是吗好巧呢。你在那里上的高中吗”我也装出一副意外的样子。

    “嗯,上京三中。”

    “哇,这学校很厉害的。”

    “嘻嘻,你的也不差呀。而且你能考到中京工大,成绩肯定比我好呢。”

    “考试发挥好罢了。”

    我们就这样随意聊着,很快到了一个西式糕点店里面。她问清楚我喜欢的口味后,点了两杯nǎi茶配上一些糕点,我们挑了一个靠窗有阳光的座位坐下。继续随意的聊着。她聊天是可以想到什么说什么,我却不行,每句话出口前都得思量一下,以防露出马脚。詹梓璐自然也察觉到了我的异样,停下手里的小勺,大眼睛写满委屈的看着我:“安安,你好像不太想和我说话,是我做了什么让你讨厌的事吗”

    看着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的心也随之一紧。毕竟这是我曾经的女神,我也曾暗地里发誓要守护她不让她受到委屈。虽说这些只是我可笑的一厢情愿,但我终究还是对她有着一份特别的感情。我叹了口气,柔声道:“我真的不是讨厌你,只是我xing格就这样,有点嗯天然呆吧。”我好不容易想出个合适的词汇。

    一听这话,詹梓璐的小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原来是这样啊。现在天然呆很受男孩子欢迎呢,特别还是你这么漂亮的天然呆。安安,你真的没男朋友吗工大这种地方追求你的男
神级小卖部sodu
生应该能绕校园一圈了吧”

    “因为麻麻说大一先不要谈恋爱,省着被一些坏男生欺骗。”我捉急的智商只能想到怎么个拙劣的借口。

    詹梓璐闻言却是神sè一暗,低声道:“其实,我妈妈也这样对我说过,我却根本没放进心里去,结果差一点就了。现在只要一有男生接近我,我就会紧张,担心他对我使坏。可能我大学里再不会去恋爱了。”

    看着她一脸黯然的模样,我心头一紧,连忙道:“璐璐,别这样,这个世上还是有好男人的。”

    詹梓璐摇摇头,却扯开了话题,聊起别的事情。

    好巧不巧,我们进餐时,三个男生正好进来买nǎi茶,居然还是熟面孔。詹梓璐一看到他们,顿时面sè铁青,别过脸去,不过还是被那几个男生看到了。为首的一个男生立马冲到她跟前,用颇为真诚的语调说道:“璐璐,你听我解释,那天真是一个误会。”詹梓璐依然小脸对着玻璃窗不去看他,但身子却在微微颤抖,银牙紧咬,显是对这个前男友憎恨至极。我看她这幅样子,自己也感觉难过,一个好好的女孩差点被这个禽兽毁了,看来我得再教训教训他。

    这个男生还在妄图能让她回心转意时,耳边突然响起清脆似银铃一般的声音:“呦,这位公子哥,真巧呢,又相见了。”

    声音虽然很悦耳,却让这个男生猛地一哆嗦,转头看到我笑意盈盈的俏脸,脸sè当时一白,连退数步。虽然眼前的这个女孩看上去千娇百媚一副柔弱不堪的模样,但那天晚上的事给他的印象太深了。当时这个女孩前脚刚离开,他和他两个兄弟就突然被一阵钻心的剧痛袭击。这种痛苦,是他平生从没有品尝过的,直痛的他汗如雨下嚎叫不止,连站起来都办不到,更别提打电话求救了。更奇怪的是,他明明哀叫的嗓子都哑了,门外来往的客人、服务员却偏偏熟视无睹,没人理他们,任他们在绝望的深渊里沉沦。这种剧痛不知过了多久才停止,他浑身都跟脱水一样,在地上瘫软着,还是来收房的服务员把他们搀扶出去的。所以此时我的面容虽然清丽明媚艳若桃李,但在他的眼里却仿佛是狰狞的恶鬼一般,他已经有了巴普洛夫式条件反shè,对我根本提不起反抗的情绪。

    我看着他的反应,就知道那天他果然受罪不轻。我一双美目转了转,似是自言自语般说道:“你想让璐璐原谅你,可是璐璐不想再理你呢,这该怎么是好呀”

    “是我不对我再不接近璐璐了我这就走”他边说边快步后撤。

    “等一下,你就像这么一走了知吗。”我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让他们脚步再也迈不动。

    “姑nǎinǎi,您老还有什么吩咐”这男生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我摇了摇细葱般的食指,柔声道:“这件事呢,我只是个局外人,你是不是该对当事人表示表示呀。”

    这男生明白了我的意思,来到詹梓璐旁边,哀求道:“璐璐,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你就放过我好吗”

    詹梓璐终于转头看着他,眼眶红肿。“你滚我再不要见到你。”

    他这下如逢大赦,赶忙和自己的两个狐朋狗友一起跑走。

    我看着詹梓璐黯然神伤的低垂着小脑袋,却不知如何开口安慰她。毕竟,她两天前还是爱着那个男生的,却没想到后者那样对待她。我想了想,起身挨着她坐下,轻轻搂着她的肩膀,希望这样可以让她好受一点,她则顺势的小脑袋挨在我的肩上,双手环住我的臂弯,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假如这一幕发生在一年前,我绝对会幸福的昏过去,但今天我心里却主要是对她的怜惜之情,只希望能做什么事让她开心起来。

    不过我想太多了。詹梓璐本就不是那类xing格多愁善感的女生,她的小爪子不知何时按在我的胸前,坏笑一声:“原来安安是个飞机场呢,前两天的小馒头是垫出来的呀。要不要人家教你一些秘方呀”

    “小有小的好嘛,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勉强想出一个牵强的解释。

    “呦~安安别说违心话啦,就让人家帮你揉大吧~”

    “哎呀,快放手呀”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