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73、悯忠寺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本期华语歌曲推荐:郑钧灰姑娘。唱出了我心里的闷sāo啊。

    第二天我早早醒来,顾晓萱则还没醒,并很不雅观的把被子都踢开了,身上只穿着内衣,一对小馒头似乎比起武当山时涨大了点,目测有b杯的样子,而且少女式的漏斗体型明显,估计ri后有好身材大姐姐的潜质。我正肆意的来回打量着,突然意识到我一个男生居然趁女孩子熟睡偷看她只穿内衣的样子,很不妥当吧。意识到这点,我连忙帮她盖好被子,去浴室洗簌一番,然后出去找韩纵仙。

    我敲了敲门,韩纵仙很快的打开门,身上就一条大裤衩,露出结实的大腿和线条清晰的六块腹肌。不知为何,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别开眼睛,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但我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都是男人就算相对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装作没事一样轻咳一声,走进房间里随意的坐到床上,开口道:“韩纵仙,今天我们去哪里”

    “城南悯忠寺。问那边的老秃驴一些*dǐng*点*小说 事情。”韩纵仙一边套衣服一边回答道。不知为何,看到他矫健的身体被衣服遮住后,我心里居然生出一丝小小的失望。大概是在羡慕同为男生他的好身材吧。作为一个废宅,我一样瘦若火柴,和肌肉完全绝缘。现在嘛,皮肤更是好的让女生嫉妒,哪找的到半点肌肉痕迹。其实我一直觉得男生还是有点肌肉比较帅的。

    “悯忠寺见那个智旭我感觉他不像个好人,而且修为又很高,没事找他干嘛”

    “你还记得那副冲和子的画作吗里面却是隐藏些禅宗歇语,而老夫对这佛修一道向来不甚了解。至于这智旭法师,其生xing谨慎万分。我们只要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断不敢刁难我们。何况还有顾晓萱这丫头,有武当山的后台罩着。”

    “随你吧,反正你见识多。”我早就习惯了听韩纵仙的安排。“对了,老韩,我最近丹田里的真气液好像越来越凝厚了,这是要结丹的征兆吗”

    “嗯让老夫探查一番。”韩纵仙说罢,掀开我的上衣,一只大手按在我光滑柔软不带一丝赘肉的小腹上。不知为何,在被他冰冷粗糙的大手贴上来的一瞬间,我居然有一种异样的麻痒感觉,小脸微不可查的红了一下。韩纵仙倒是专心的感受下我丹田的真气,收回手掌,沉吟道:“不错,你马上就可以筑基圆满了,在我们修真界又称假丹修士,距离结丹只有一步之遥。不过结丹一事却万不可草率。3成的死亡率不说,金丹的品质更直接关系到修士的未来修行潜质,我们修真界的修士都会积蓄万分充足后请师门长老亲自护法再冲击结丹。”

    我整理下衣角,点点头:“那倒是,我可不想年纪轻轻的就挂了,毕竟还有后.宫等着我去建呢。”

    就在这时,我听见了敲门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我去打开门,顾晓萱走进来,扫了一眼韩纵仙,露出狡黠的表情:“哎呦~安安,你背着我来大帅哥的房间,是不是要做什么羞人的事情呀”

    “胡说我只是和他商量下行程。还有,韩纵仙可是有女朋友的。”

    “哼哼,那又怎样,这世上能抵挡我家安安魅力的男生怕是还没出生呢,小心被ntr哦”

    擦,这丫头哪里学来的这词我们闲聊几句后,就收拾下东西出发了。当她听说我们要去寺庙后,表情不太开心:“好好的出来玩,去找那些和尚干嘛。”

    我有点好奇的问:“萱萱,你们武当山对佛修是什么态度啊”

    “嗯,只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佛教本就是西域传来,刚来的时候可是被全天下的道门所封杀。只是西域那几个佛修似乎修为了得,最后终究是和我们道家达成协议,只是ri后千年各种明争暗斗从没断过。不过如今修士末落,佛修也自然大不如当年,这几百年两家倒是相处的很好。只是师父提起佛修时,总是一脸不屑,说他们都是假慈假悲假仁假义。”顾晓萱把她的所知娓娓道来。

    韩纵仙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点点头,道:“虽说万千大道殊途同归,但每条道上的人自然都坚信自己的道才是最正确的。说自欺欺人也好,说自信也罢,人总归是要给自己找点优越感。”

    顾晓萱好奇的打量着韩纵仙:“你年纪比我大不多少,怎么经常说话老气横秋的呀”

    我找到机会当然要开刷一下这家伙。“安安,他脑子这里不太正常,老幻想自己是个元婴期大修士,还有一大堆金丹女修做侍妾。”

    顾晓萱顿时露出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真恶心,为什么你们这帮男人老想着左拥右抱妻妾成群呀和一个好女孩一心一意厮守一生难道不好吗”

    “就是。那些背着女朋友还去勾搭其他女生的男生最坏了,迟早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吧
会遭报应。”我果断附和。

    韩纵仙嘿嘿冷笑两声,深深的看我一眼,然后出门去了。

    悯忠寺始建于唐朝,唐太宗为征东死亡将士所立,至今千余年。自古以来道门遁世修行,佛门则讲究入世济民,所以时至今ri拜佛的百姓却是远多于拜老君的。我的nǎinǎi就特别信佛,家里时常播放着大悲咒,在我小时候还常和我讲一些菩萨罗汉悬壶济世的故事。不过等我长大了些,上了学,自然就不太信这些了,不过遇到个庙时也会跟风进去拜一拜,心里无非想的就是多拜没坏处,搞不好哪个佛像灵验了那本就赚大了。嗯,听上去根本不像是信仰,倒更像是做生意买彩票一样。不过我筑基以后,也就没这份心思了,如今来庙里只是四下找寻有修为在身的和尚。我目光扫了一圈,失望的没发现一个佛修,但有一个白髯垂胸慈眉善目一副高僧样的老和尚,正神sè安详的坐在偏殿中念经。看来找他可能靠谱点,于是我主动上去行了个礼,道:“打扰法师。请问智旭大师在吗”

    “阿弥陀佛。这位女施主,你来的真是不巧,住持大师这几ri远足,尚未曾还。”老和尚还礼作答,同时一双慈祥的双目仔细打量我一番,面露惊容,一副yu说还休的样子。我好奇心一下子都勾上来了,连忙道:“大师有什么话要吩咐,但说无妨。”

    老和尚沉吟一下,道:“施主最近可否为情所困被情所伤”

    我心里一惊,我最近可不是一直在为水月涵的事情烦心嘛。他居然一眼就看出来,难不成是个大德高僧我连忙追问道:“还请大师明示。”

    老和尚突然背过身,长叹一句:“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施主可否明白”

    嗯这是让我不再用情的意思吗我当然不愿意了,恭敬的追问:“在下尚未看破红尘,请问大师可有其他化解之法”

    老和尚开始渡步,一边走一边单手捋着山羊胡,缓缓开口道:“贫僧出家至今一甲子有余,一直在思索勘破情障之法,并略有所得。人之情劫,皆乃前世因缘做崇。贫僧即与施主有缘,”愿以本寺千年秘传的天台拈花问情手替施主破除情劫,助施主红尘圆满。”

    我还没见过佛门武学呢,所以出于好奇的点头答应了。然后这老和尚就轻柔的拿起我的小手,在上面比划一番,像是在找寻什么。然后他又走到我身后,从我脖颈开始往下一直摸到腰部,然后又开始按住我小腹捏拿着什么。顾晓萱站一旁好奇的瞪大眼睛看着,韩纵仙的眼神却是越发yin冷,突然就一把把我拉开,对着老和尚冷声道:“豆腐也吃够了吧,快带我们去见方丈吧。”

    我愣了一下,然后反应了过来,原来我居然被这秃驴当成了女生吃豆腐,擦,早该意识到了,他净拿些似是而非的话来诳我,明显是江湖片子嘛。我愤恨的瞪着老和尚:“亏你还是出家人,怎么还做出这种事情”

    “施主莫要乱泼污水。贫僧好意助人,你不领情就罢了居然还凭空污蔑,真是岂有此理唉,世风ri下人心不古,贫僧这就去也,施主请自便。”老和尚一脸悲愤的说了一通,然后就要钻进偏殿内房。顾晓萱第一个不答应,一把拉住老和尚:“喂,你个sè秃驴,欺负完安安就想这么走吗”老和尚不把顾晓萱放在眼里,打算一把推开,却赫然发现这小女生力气大的惊人,心里有了一丝猜测,讶然道:“你是修道者”

    顾晓萱理所当然的点点头:“sè秃驴,本姑娘可是武当派的掌门弟子。哼,早听师父说佛修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还会对女生动手动脚,经都白念了”

    这时候,一些好奇的游客已经听到了争执,正往这边凑过来。老和尚急着挣脱,但他只是一介凡人,力气哪里比得上顾晓萱。着急之下,开始呼救:“师叔,有贼人上门砸场子”不多时,一个中年和尚就钻了出来,一副jing明干练的模样,气息内敛,竟是宁神期的佛修,大致相当于修士的筑基期。在灵气大不如往的今天,这等境界已经算的上是高手了。不过当他仔细打量我一番后,顿时神sè大变:“筑基后期”

    顾晓萱看出他脸上的惧意,果断的打蛇随棍上:“哼,这个老和尚刚才居然还想非礼我的闺蜜,你说该怎么办”

    此话一出,围观群众一下子就热闹了。本来这些年来佛门的负面新闻就不少,加上我的姿容又的确这么出众,路人开始纷纷声讨起老和尚:

    “早听说现在和尚也泡妞,没想到泡到寺里来了。”

    “难不成这是位参修欢喜禅的大师”

    “擦,欢喜禅和这样的绝sè美女大师,我要学”

    “算我一个对了,我还要学铁裆功”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