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74、为何修仙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本期推荐华语电影:门徒。看完了它,你会觉得其他的缉毒电影弱爆了。结局说不上反转,但也引人深思。

    我擦,怎么说着说着就变味了那个宁神期的中年和尚也是一脸黑线,果断的长袖一甩,各sè路人都被一股无形力道推出门外,然后门扉轰然合拢,大殿里就只剩我们一行三人和对面两个和尚。中年和尚反复的打量着我,神sèyin晴不定,最后还是恭敬的做合掌礼:“阿弥陀佛。贫僧法号圆信,诸位远来敝寺,招待不周,还请见谅。我悯忠寺向来与道门甚有渊源,敢问几位道长师承何脉”

    我虽不jing明,但这和尚的心思还揣摩的到。他修为和我相近,对我这么客气绝不是看在我的面上,而是怕我背后有什么大靠山。毕竟,如今只有那些隐世高人才可能调教出这么年轻的筑基修士。他也是谨慎之人,所以上来先问宗门。

    我即想通这层意思,言词间自然会留心。我示意小丫头松开那老和尚,然后礼貌还礼,答道 . :“贫道师承上古苦修士。此番入世师尊再三叮嘱不得泄露他老人家的事情,还望大师海涵。”

    圆信肃然起敬:“道门向来多奇人,想必尊师有着惊世骇俗的修为,才能教出这等高徒。不知道长所来何事”

    “请问智旭大师可在寺中”

    “住持大师这几ri在南方宣扬佛法,却是不在。住持走前有吩咐,寺中大小事物由贫僧全权处理。几位有何吩咐但讲无妨。”

    我看了眼韩纵仙,他对我点点头,然后突然道出一句我听不懂的文言,这圆信也恭敬的回一句。佛门之语大都晦涩难明,若没有钻研过断然是听得一头雾水,我和顾晓萱就是这般状态,但韩纵仙与圆信倒似是聊的挺hai,就连一旁的老和尚也是一脸略有所悟的表情。我看的不爽,果断把老和尚揪到角落里,质问他:“你这老家伙,一把年纪了居然还爱吃豆腐。老实说,你年轻时祸害过多少无知少女”

    这老和尚顿时一脸比窦娥还冤的表情:“道长真是天大的误会啊。贫僧却是看出道长为情所困,才献言一二,能有什么二心贫僧乃出家之人,万法皆空,岂会生那世俗之心”

    我看他说的义愤填膺,心下觉得好笑,并联想到了另一个修士。话说现在的修士都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了吗我故意小手轻理下鬓角的发丝,露出一个能颠倒众生的魅惑微笑,柔声道:“大师,我漂亮吗”顿时就见这老和尚一脸痴呆样,口水都快留出来了。顾晓萱冷哼一声:“还什么出家人万法皆空,看你这幅闷搔样。”

    老和尚终究有点老脸挂不住了。他眼珠贼溜溜的一转,突然从裤裆里掏出一个颜sè可疑的小瓶子,颇为宝贝的拿到我跟前,先左右瞧一下,才低声对我说:“道长,实不相瞒,贫僧这里却有一宝物,可赠与道长,算是结下善缘。”

    白送呀,那不要白不要。我接过瓶子,好奇的问:“这里面装的什么呀”

    老和尚一脸的贱笑:“嘿嘿,这可是本寺秘传的千年宝物。可让服食之人心智颠倒,情yu似火,更会对你言听计从。嘿嘿,把这个给你的情郎服下,只怕他立刻对你sè授魂与,从此再不愿离你半步。”

    我擦,怎么听上去和chun药差不多,我要这东西干嘛。纯洁的顾晓萱最先受不了了,轮着小拳头冲上去:“什么歪门邪道呀看我揍死你个sè秃驴”老和尚哪是顾晓萱的对手,被追的是满房乱跑,口里不停告饶。韩纵仙和那个圆信倒是依旧淡定的交谈着,全不去关注这出闹剧。我倒是鬼使神差的把这小瓶子收入储物袋中,总觉得白送的东西就这么扔了也太浪费了。

    过不多久,韩纵仙也和圆信谈好了,我们礼貌的告辞,走前顾晓萱没忘记对老和尚做个鬼脸。我们刚打开殿门,一堆乘客呼啦的一下涌了进来,各种杂乱的话语像弹幕一样冲击过来:

    “小姑娘,那
丝袜妈妈之淫娃女教师笔趣阁
sè和尚对你做了什么”

    “是不是你的元yin被那贼人采走了”

    “刚才封锁的大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美女,嫁给我吧”

    我无语的用法术轻柔的推开众人,快速离开寺庙。国人xing格私下里偏于腼腆,但在公众场合下又是另一番模样。一些平时连个鸡都没杀过的矮丑搓在游行人群里却能豪言杀光东瀛人,一个30岁毛都撸光了的处男却能在论坛上大谈御女百术。所谓围观改变xing格,这个现象不但在帝国,推至世界也同理。身处人群中,个人的xing格和举动都会受到群体效用加成,偏于大胆激进。所谓军队或犯罪集团都是这么制造出来的。

    离开了悯忠寺后,我好奇的问韩纵仙:“你和那个佛修都谈了些什么呀好像涉及不少佛门典籍,听不懂欸。”

    “哦,只是关于佛修法门的一些事。天下万道有一通而百通之说,佛门不修丹田但修因果,对我倒是有不少启发。”韩纵仙说话时目光却似有似无的瞄一下顾晓萱。我知道他这是有话不便在这里说,于是也识趣的叉开话题。

    接下来,又到了旅游时间,我们三人商量一番后决定先去大城墙处看看。我们买票进了景点,很快的走到一处烽火台,顾晓萱果断不想走了,大声抱怨:“这地方有什么好看嘛,一堆破城墙。而且听刚才导游讲,原来它就是防御用的,真没出息,有种干嘛不打过去,把敌人打怕了不就好了”此时我们周围不少乘客正汗流浃背的站在城头意气风发的做挥斥方遒状,一听到这话自然觉得格外扫兴,都不满的盯着顾晓萱。我觉得这丫头历史知识太少,懒的和她讲太多,拉个路人用我自带千万像素摄像头的爱疯12给我们三个合个影。走到哪照到哪,我充分继承了民族的传统美德。

    然后我们又去明帝陵转了一圈。到了这个地方,顾晓萱的表情一下子郑重起来,还特别的对明成祖的陵寝认真叩拜。算来武当昔ri的兴盛乃成祖一手促成,顾晓萱这点倒是没忘师门。一旁的韩纵仙也心生感慨:“这些帝王生平权势滔天,享尽富贵荣华,但也终究逃不过葬于深山,化作尘土。我辈修士何尝不如此管你生前法力滔天凌驾苍生,不成仙终归尘土,许多年后还有谁能记得”

    “仙人”顾晓萱摇了摇头。“听师父讲过,我们地球上的灵气品质并不高,就算是高人辈出修士如云的上古年间,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聊聊几个返虚期,连渡劫期都遥不可及,更别提成仙了。师父说我的资质若放在上古年间结丹不难,但如今却是几率渺茫。可我也不在乎这些,我只想过上平凡人的生活,能有个英俊爱我的老公,有一对乖巧的儿女。当然,不能少了好闺蜜哦。”最后一句话明显说给我听的。

    “修道一生,若不为成仙,又何必踏入此途我辈修士,向天争命。纵是不成,也要一搏”韩纵仙不能认同顾晓萱的话。

    “一辈子与天争斗,九死一生,难道不累吗人生一世,百年光景,何不珍惜眼下呢”顾晓萱抬头瞭望着远处的青草蓝天,轻声说道。

    韩纵仙出奇的没再争论,三人就这样静默的站着,与四周喧哗的游人格格不入。

    回到了市区后,小丫头也恢复了开朗的xing格,叽叽喳喳的缠着我买这买那,主要都是一些小饰品和布偶,女生显然对这些我眼里无足轻重的东西兴致很大。走着走着,顾晓萱突然对韩纵仙说道:“帅哥,你跟着我们这样走也挺无聊的吧。不如你先到商场门口等我们吧。”说话时脸上还泛起可疑的红晕。韩纵仙似是明白了什么,嘿嘿干笑两声,道:“好啊,你们尽管逛,我到门口外的报刊亭那儿等你们。”说罢就先走了。

    我有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打发走老韩呀有什么事吗”

    “那个人家的胸部好像长大了耶,感觉有点紧的说。安安,你陪我去挑一个新的罩罩吧。”顾晓萱一脸羞涩的模样。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