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80、情书情结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二天,我早上5点就起床了,到白鸽草坪那里练习下法术,毕竟修习法术就像游泳开车一样,属于熟练活。虽然天资非常重要,但多多练习总归没害处。大概到了6点的光景,我去库房换好衣服、背上书包,将已经盖住脖子的秀发简单的扎两个小马尾,然后步行前往附中,顺道买上两个包子一袋豆浆边走边吃。我到了教室后,看下墙上的挂钟,6点半整,教室里已经来了大概四分之一的学生,而我的大学同学却基本上还都窝在床上。就此来看,高中党在早起方面完爆大学党。秦语晴和她的两个朋友都还没到,我有点失望的坐到座位上,放置书包时意外的发现课桌里塞着个信封。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打开一看,果然是情书,来自这个班里的某个不知名的男子,内容非常幼稚,概括起来就是“我因为对你一见钟情所以就深深的爱上了你”。

    这种肤浅的情书真能成功才怪了,不过话说我当年不也是这么干过吗记得初中时我就往心仪女孩的课桌里塞过情书,这女孩。dǐng.点。小说 倒没和老师讲,但却把这事和她的好朋友分享了。女生的嘴巴,大家都懂的,这事三天后班级全知道了,那以后不时的有同学来到我身边深情背诵几段我情书里的句子。此事极大的伤害到我那时幼小脆弱的心灵,导致我高中时尽管那么喜欢詹梓璐却也从没勇气去告白。现在倒好,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和詹梓璐在一起了,不知这算不算因缘

    我正在追忆往事时,我后排的女生眼尖看到了我手里的东西,立马来了兴致,把头伸过来扫了一眼信封就恍然大悟了:“哇,是情书诶肯定是我们班哪个男生昨天下了晚自习后回来塞的。是谁呀”

    我连忙收起信纸,板着脸道:“这可是别人的隐私,你就别八卦了。”

    后排女生顿时不开心了,哼了一声:“不就是长的漂亮点,有什么好拽的。”然后继续做她的习题。虽说我莫名其妙的就得罪了一个女生,但我还是不后悔,毕竟保住了一个人的隐私。

    我坐在座位上百无聊赖的看着手机,大概快7点的时候秦语晴和方蕊一起进了教室,主动向我打个招呼,我也微笑回应。秦语晴掏出一张试卷,口里抱怨着:“昨天的数学作业好难哦。我有好几道题都不会做。”

    方蕊也附和道:“是呀,干嘛留这么难的题。对了,安安,你数学怎么样呀”

    我好歹也是个大学生了,要是连高二的题目都做不出那岂不是贻笑大方。不过我还是口头上谦虚一下:“还好吧。小晴,你是那道提不会做,让我看看”

    “好呀”秦语晴开心的把椅子搬到我跟前,小身子也和我并在一起,指了一道立体几何的题目。我稍微看一下,整理下思路,然后有条理的把题目一步步解出来,对于她不懂的步骤则详细说明。很快,秦语晴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一副崇拜的表情看向我:“哇,你数学好厉害哦,以后不懂都问你啦”我也欣然点头:“大家是好朋友,客气什么。”

    眨眼到了7点一刻,教室里的广播轰然想起了熟悉的音乐声。好吧,到了广播体cāo时间,我随着人流涌出教室,来到cāo场找个挨着秦语晴的位置站定,开始蹦蹦跳跳。我的一身裙装本就在清一sè的校服方阵里非常醒目,加上我由于极度良好的柔韧xing而做出的教科书般的体cāo动作,让我很快成为了人群的交点。不光是四周的学生,就连各处的老师也指着我议论纷纷。秦语晴就站在我身后,此刻有些羡慕的说:“安安,你果然练过舞蹈呢,动作又优雅又标准。我从没想到连广播体cāo都能做的这么好看。”

    “那你想学舞蹈吗我可以教你呀。”我不放过一切可以和她接近的机会。

    秦语晴立刻开心的回道:“好呀好呀有时间了你一定要教我哦。”

    结束了体cāo时间,我不得不又在教室里苦闷的坐了一上午。课间休息时虽然会与三女聊聊天,但我都是装出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哪个男生会去关注那些棒子帅哥智障组合或是校园八卦护肤保养这类话题呀,但我偏偏还得认真听着并努力的加入谈话中,感觉还不如发呆10分钟来的舒服。我后排的女生居然不适时宜的插入到我们四人的对话中,对秦语晴说道:“你们知道吗,韩静安她今早收到了一封情书呢”

    一听这话,三女一下子来了兴致,连声
嫂子合集sodu
追问:“是我们班的吗是谁写的呀写了些什么呢”

    我懂了。我之前还是小看了女生的好奇心。估计她们要是不知道那个男生的姓名今晚都睡不好觉。我心里开始迟疑,是该冒着得罪她们的风险继续守口如瓶还是干脆告诉她们得了,那样我什么也不会损失什么。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前者,带着歉意的口气说道:“不好意思,他信里恳请我保密的,我不能说出来。”

    “放心吧。我们不会告诉别人的。”方蕊开始拍胸脯。我要是信她才有鬼了,只是继续微笑的摇摇头。这下子几个女生肯定是有点不开心了,但也没再追问下去,聊起了别的话题。

    我也通过这些学生的闲聊捕捉到了写信人的位置,是离我有三排远的一个不太起眼的男生,名叫李贺,课间时基本在闷头看书,不怎么和旁边的人聊天,一副书呆子样。不过我有过切身体会,越是表面上沉闷的人内心玩玩更敏感,别人对他的一句不经意的评价往往会让他非常在意。当然,李贺少不得时常装作不经意的往我这个方向看去,我只能假装没发现。话说要是我高中时也遇到一个这么漂亮乖巧的女生,不心动才怪。时隔境迁,如今我居然成了别人的yy对象。

    突然间,秦语晴的小脑袋凑到我眼前,大眼睛好奇的眨呀眨:“安安,你怎么发呆啦是在想哪个帅哥吗”

    是就有鬼了。我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着道:“你才想帅哥呢,要不要我把方斌”

    “不要呀”我话还没讲完,她就扑过来想捂住我的小嘴,我下意识的身子一侧,她自然就扑空了,摔在我的大腿上。她没有立刻爬起来,而是顺势的用小爪子隔着裙子在我腿上抓一抓,口中啧啧称奇:“哇,安安,你的腿虽然很细但弹xing很好呢,穿上短裙一定超诱人的。”

    短裙就算了,一旦露出大象就麻烦了。虽说是隔着层布料,但我还是可以感受她柔软的手掌和掌心淡淡的温度,忍不住一阵脸红心跳。又是方蕊眼尖的发现了我的异常,笑嘻嘻道:“安安真的好容易害羞哦。”擦,你要是个正常男生和一个花季少女如此亲密接触,能淡定才怪了。当然,我只能在心里腹诽,脸上还是一副羞答答的小家碧玉状。貌似我这幅小模样还蛮有吸引力的,那些男生都不自觉的目光把我投在我身上,炙热的眼神出卖了他们内心龌蹉的想法。秦语晴立刻从我腿上爬起来,脸上一副不开心的表情。我真是恨死了那个捣蛋的路人方斌,找到机会一定要揍他一顿,看他以后敢不敢在看我。

    方蕊身为秦语晴的多年闺蜜,自然知道她的想法。她也不明说,而是岔开话题,讲起了考试:“对了,安安,你还不知道吧,明天就是月考呢两天时间里要考四门课,考试外的时间还得照常上课。你以前高中里成绩怎么样呢”

    “还行吧,班级中上游。”我还是低调点。

    高中生眼里考试就是最大的事情了,这个话题得到了众女的一致共鸣,开始互相关心彼此的复习情况。我的心又飘到了遥远的地方,想知道水月涵现在在做什么。她要是知道我居然假扮高中生,搞不定怎么取笑我呢。人总是失去某物后才懂得珍惜。和她在一起的ri子没感觉有什么特殊,但一旦失去了她就会格外想念。这算不上犯贱呢

    下午时,我的新教材到手了,这意味着我不能继续上课时紧挨着秦语晴坐了。不过我现在和她也算小熟了,倒不会影响后续计划。

    今天和昨天的一大不同,就是教室门口突然多出了许多外班男生徘徊,多是在对着我的位置指指点点。擦,这边学生党不好复习准备月考,来这里瞎凑什么热闹。

    中午时候,4人很自然的结对去校外吃饭。方蕊和秦语晴在前面亲密的聊着,我则紧跟在后面和林静随意聊天。林静真是人如其名,非常安静,说起话来也声音特别小,稍微开个玩笑都会脸红。话说这种温柔贤淑型的妹子放在我高中时绝对合口味,只不过我现在的审美观早就水涨船高了,对一般的妹子还真没有特别的想法。林静倒似乎对我观感不错,把她的那些小秘密一股脑的都对我讲了,我则一副知心姐姐状认真倾听,不时加以点评,让林静对我好感度愈发上升,回程时直接拉着我的小手一起行走。熬过了下午,又熬过了晚自习,我终于可以回到大学里了。换好长袖长裤,回到寝室,却在楼门口被人叫住了:“这位女同学,进男生寝室需要先登记。”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