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 第七章 死讯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武当山。

    依旧是山雾缭绕,飞雪满天,只是空气中却不知不觉间,比平日里多了一丝萧瑟的味道。

    武当派众弟子身上都不见了往日的悠闲,一个个神色凝重,难有笑容,显然都是知道了月神教即将大举来攻的消息。

    而此时的钟云又在哪里呢

    钟云却是同自己的师兄木一一起被掌教真人冲虚叫到了紫宵宫中。

    紫宵宫中,掌门冲虚真人和几位长老,还有大部分真传弟子都在大厅里,只不过神色都不是太好。

    除此之外,大厅的地面上还摆着一些用白布盖着的担架,场景看上去令人颇为有些疑惑。而站在下首的钟云和木一现在的状态也不是很好,神色间有些悲伤,两人都是攥紧双手,双眼泛红,好似在强忍着心里的伤感个愤怒一般。

    却说两人为何有现在这般的形态,这还得从两人刚被叫到紫宵宫中说起。

    刚到紫宵宫的时候,钟云显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里还是有些疑惑的,自上次来紫宵宫到现在已经过了几天了,几天时间又发生了什么事,钟云还是有些困惑。

    一进入紫宵宫大厅,钟云就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了,紫宵宫的地面上,一排排整齐的摆着一具♂,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刹那间,一种不详的预感就笼罩了他的心头。紧随他身后来到紫宵宫的正是他的大师兄木一,同样的他看见这等场景也是说不出话来。

    见两人都到了,堂上的冲虚真人转过身来看向两人,缓缓出声道:“云儿,木一,你们来了。”

    听得冲虚的话,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忙的向冲虚行礼问道:“太师傅,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有这么多的尸体放在这紫宵宫中,这些尸体”

    却见冲虚向他们罢了罢手,叹了口气,想了想说道:“此事等众弟子都到了再说吧,你们先到一旁侯着,也不要太过焦急了。”说罢也不再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些个尸体。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不一会儿,各真传弟子都陆陆续续的走进了紫宵宫,显然初见这等场景也是被吓了一跳,只好用眼神看向先到的弟子中自己熟悉的人,见对方摇了摇头之后,也不好再问,慢慢的都各就其位。

    见众人都到了,执法长老凌虚真人便向冲虚真人轻声说道:“掌教真人,各真传弟子都以就位了。”

    听到凌虚真人的声音,冲虚真人也回过了神来,转头间扫视了一眼紫宵宫内的众人,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家都看到了,这地上的十几具尸体,想来也对这些尸体为何出现在这紫宵宫中有些疑惑吧”

    说罢又看向了众人,见无人回答,继而说道:“也许有的弟子已经猜到了,不错,这些尸体正是前些时日,我派下山去探查消息的众弟子,其中还包括了我武当派掌门大弟子成玉。”

    此言一出,顿时间堂下众人,除了几位长老之外,纷纷露出震惊的神情,场面瞬间哗然。

    “月神教竟如此泯灭人性。”

    “正是如此,难道他们就不怕我正道人士讨伐吗”

    “月神教如此行事,真是令人发指。”

    一时间,众人都忍不住出声道。

    见场面一时之间变得如此混乱,冲虚真人也是有些皱了皱眉头,出声道:“好了,大家也不要太过激动,月神教之事,我们迟早要回个公道,当务之急,是安置好各位弟子的尸首,再有,防范月神教来攻的准备也要做好。”

    下方的众弟子听了,也是慢慢安静了下来,毕竟平日里大家整日在这武当山上修炼生活,养气功夫自然还是不错的,一听到冲虚的话

    自然而然的就平静了下来,虽然神色间还有些悲愤,却也比一开始好了许多。

    再说钟云和木一,也正是因为这个消息,才有了前面的一系列状态。

    钟云听到这,也知不好打扰掌教真人发话,只得等着结束后,再寻机向冲虚真人问清楚师傅成玉的死因。

    “好了,叫一些弟子来把这些尸首安置好,其他的事,容后再说吧。”见众人不再那么激动,冲虚真人继而说道。

    说罢便派了几名弟子去叫了十几名杂役弟子过来,不多时紫宵宫内摆满的尸首就被搬了个干净。

    见众弟子的尸体都被搬了出去,紫宵宫内一下子变得空旷了许多,冲虚真人便挥了挥袖袍,说道:“大家回去吧,好好做好抗击月神教的准备。”说罢放下了双手。

    不一会
恶女芙蓉吧
儿,殿内的众弟子也陆陆续续走了个干净,紫宵宫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清。

    钟云和木一却不在离去的这些弟子的队伍里,见人都走了,钟云两人自然是准备好好的询问关于师傅成玉之死的事情。

    冲虚见两人未走,自然也是明白两人的意图,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云儿,我知道你们两个和你们的师傅感情深厚,也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想弄明白的话,就随我来吧。”

    说罢,就转身往紫宵宫后厅走去。

    钟云和木一对视了一眼,也忙的跟着冲虚的身后追去。

    两人一入后厅,便看见同刚才在外面大殿摆着的尸首一模一样的担架,只是这担架上的白布已经被掀开了一部份,露出了尸体的头部。

    钟云仔细一看,露出来的赫然就是师傅成玉那令人熟悉的面容,只是在这张脸上却再也看不见平日里成玉生动的表情了,他只是安详的躺在那里,也不出声,就像一座塑像,没有微笑,也没有调侃,带来的只是冰冷的神情。

    钟云不由得想起了和师傅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一切仿佛都在昨日,师傅的音容笑貌,师傅的责骂,师傅的调笑,师傅的关心,一瞬间都像洪水一般涌上心头。

    泪,不知不觉滴出了钟云的眼眶,钟云从不觉得自己会有这么悲伤的一天,他都快忘了,多少年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前世,哪怕是活到了二十七岁,也只是在自己的奶奶去世的时候哭过,之后步入社会就被各种各样的现实给打击得遍体鳞伤,终于,他学会了像别人一样,戴上一层虚伪的面具,再也没流露出过真正的感情。

    直到来到这个世界,变成小孩子的他放下了心中的负担,武当山上朴实的生活让他忘记了复杂的人际关系,虽然平日里比较安静,却也重新找回了心底里的那份真实,那份快乐。

    这一切,都和师傅成玉分不开,成玉抚养他长大,虽说明面上是师徒,其实内里早就被各自认作父子了。

    也许是上天不想让钟云一直过着这么平静的生活,一下子就收走了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两个人之一。

    钟云和木一都禁不住内心的情感,低着头,跪在了成玉的尸体面前。

    “太师傅,我师傅......他......他是怎么死的”钟云忍住泪水,沉声向冲虚真人问道。

    “对”木一听到钟云的话,也反应了过来,忙的抬头看向冲虚问道:“太师傅,我师傅他是怎么死的”

    冲虚听言,沉吟了一会儿,长叹一口气说道:“是我这个师傅害了他啊”

    说罢又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前段时日,传来月神教欲要攻打我武当的消息之后,我便命他带着一众弟子下山去探查月神教的消息,却不料在前往少林的路上,遭遇了月神教的伏击,成玉带着众弟子全都没能活下来,成玉为了不被活捉,也用剑自杀了。”

    听完冲虚的话,钟云心里有些疑惑,毕竟师傅成玉说什么也是一个后天巅峰的高手,而且还身负武当派的一流轻功梯云纵,即是月神教人再多,至少也能逃得一命吧,怎么会如此简单的就死在了那里,而且还是为了不被活捉而自杀的。

    于是钟云忍不住问道:“太师傅,师傅好歹也是一个后天巅峰的高手,怎么会因为不想让自己被活捉而自杀了呢”

    冲虚听言,看了钟云一眼,不得不继续说道:“当时,这带领月神教伏击的人,却是月神教的副教主,江湖人称天残的韦不善。”

    “月神教副教主,莫不是他实力比师傅还要高上很多,这就算实力比师傅高上一个层次,也不能逼得师傅自杀吧”钟云继续问道。

    听清钟云的疑惑,冲虚继续说道:“这韦不善虽然不过三十多岁,一身武功却已经将许多比他老一辈的人都给压了下去,早就突破到了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生死境,不得不说以如此年纪突破到这个境界也算是一代天才了,这些还不算什么,你可知,江湖上的人为什么送他“天残”这个称号吗”

    “为什么”钟云问道。

    “因为他身负一门绝学,唤名天残腿,这可是几百年前,天地老人所创下的两门绝学中的一门,还有一门便是月神教另一位副教主,地缺李无思所掌的灭地掌,天地老人曾借着这两门绝学和当年的天下十大强者之一,万佛寺的天佛尊者释无咎相抗而不败。

    也是凭借这门绝学,韦不善在前段时间月神教攻打少林的时候越境界打败了少林寺达摩堂首座玄刚,要知道玄刚大师可是入道境的强者,比上贫道也不差太多,韦不善的厉害,可想而知。”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