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 第八十四章 伯光

第八十四章 伯光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令狐冲闻言不以为意,罢了罢手笑道:“师妹不必担心,左右不过是个采花贼,可不要小看师兄我了,一会儿便为你报仇。”说罢比划了一番自己的长剑,对仪琳做了个鬼脸,惹得仪琳也是“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却是忘了方才的不快。

    就在两人正在调笑的时候,木屋之外,传来了声男子的叫声:“小美人儿,你田哥哥我可是回来了,有没有想我啊嘿嘿。”

    屋内两人闻言,也是反应了过来,特别是仪琳,一副怯怯的模样,紧紧拉住了令狐冲的衣袖,令狐冲见她这番模样,轻轻拍了拍她的小手,笑了笑,仪琳这才放松了些。

    不多时,就听得屋外的男子到了门外,接着“碰”的一声,男子便将小门提了开来。进门便是笑着转头往这边看来,见得屋内多了个令狐冲,先是有些愣住,接着出声笑道:“这位兄弟莫不是也是同行,不过你要是看上这小尼姑的话,那可不行,总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哥哥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弄来的。”

    那男子身材清瘦,模样有些猥琐,些许胡渣,一身灰色布衣,头上缠了发束,额前一缕长发落下,腰间挂了把短刀,嘴角挂着一丝邪笑。

    令狐冲见此出声笑道:“这淫贼先生,可莫要与我称兄道弟,我最,看不得的,就是你这等人,害人清白,如此恶行,世所不容,要是换了家师在此,你这小命可就没了,哪里还能说出这些浑话。”

    仪琳也是躲到令狐冲的身后,小心的看着对面的男子。

    男子一见倒是对令狐冲有了些兴趣,又是笑了笑出声说道:“原来还是正道弟子啊,还以为是同道中人呢,没想到正道之中,还有兄弟这等趣人,不过即便是如此,对于坏我好事的人,我可是不会让他有什么好下场的,你可得好好考虑了,要是现在放下那小尼姑,哥哥我还可放你一马。”说罢抽出了腰间的短刀,放在手中把玩。

    令狐冲见此,自是不会听他所言,反而更是笑意十足,对面之人,身为淫贼,还真是有些自大,明显没将他放在眼里,当下长剑一指,出声道:“废话不多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淫贼先生,我还得给我这位师妹讨点利息,你可要好好受着了。”

    中年男子见此一叹:“看来只能一战了,还道兄弟是个趣人,却是不与田某同志,不过田某看你甚是顺眼,在你要死之前,也让你有个明白,在下田伯光,兄弟可要好好记着。”说着手中短刀一紧,也欲出手。

    令狐冲一听,忽觉这名字有些熟悉,边想边说道:“田伯光万里独行田伯光阁下便是采花大盗田伯光”

    田伯光闻言,先是一顿,接着又是笑道:“正是在下,没想到哥哥我在江湖上还挺有名啊,怎么,兄弟要是怕了,就先行离开,留下小尼姑,我也不对你出手。”

    令狐冲闻言说道:“没想到真是田兄啊,
女官人的别墅隐情最新章节
田兄大名鼎鼎在下还真是听过,不过要说我怕,那到不至于,在下自信手中长剑还不会差了田兄的刀法,再者,我这位恒山派的小师妹,在下还是要为其讨讨公道的,可不能食言啊,田兄,出手吧。”

    田伯光听得令狐冲如此说,也是不在废话了,当即身法一动,向令狐冲攻去,两人的战斗一触即发。

    却说这边的钟云,还在顺着令狐冲的踪迹追逐,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也来到了小木屋所在之地,刚到此地,见令狐冲踪迹到此便绝,于是抬头往四周一看,看见了前方的小木屋,心中一动,就欲提步往前,谁知脚步刚出,就见木屋的dǐng部飞出两道身影,将屋dǐng的茅草冲得四处飞散,接着两道人影就落到了树上,刀剑相击之声,入耳不绝。

    钟云凝神看去,其中一人正是大师兄令狐冲,还有一中年男子,却不认识,心下有些疑惑,不知两人如何打将起来。

    正在打斗的两人,正是田伯光与令狐冲,两人出手之后,屋内狭窄,不适发挥,再加上还有一个仪琳,令狐冲也不欲误伤到她,于是两人的战场就从屋中到了屋外。

    两人战况焦灼,按理来说,令狐冲的剑法还是差了田伯光刀法一筹的,田伯光刀法快捷无比,令狐冲从无与人比快招的经验,难免吃亏,原著中也是如此,所以才会不多时就被田伯光击败,可是如今令狐冲的武功却是比原著大不一样了,不说剑法,单论内功与身法,就比原著高出了一大节,完全足以弥补招式上的不足,神妙的凌波微步也能让他在危机关头躲开田伯光迅捷的短刀,倒是没什么危险。

    可是与他对打的田伯光却是有些郁闷了,本以为很容易就能拿下的一场战斗,对手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正派弟子,武功应当是好不到哪里去的,谁知道自己也就在刚开始的时候占了些优势,随着时间的过去,对面的令狐冲越发的油滑,运使着一门奇异的身法,竟是如何也打不到他了,反而是自己时不时被划破衣服,他还从没这样在轻功上吃过亏,难免有些郁闷。

    钟云在一旁看着倒是颇感趣味,见两人打斗的模样,也知道令狐冲没什么危险,虽然对面那人武功不不错却是奈何不得拥有凌波微步的令狐冲,因此他倒是没有去管两人,而是偷偷往木屋走去,心道两人方才从屋中出来,其中或许有什么东西是引发两人打斗的原因。

    当下偷偷摸摸的运起凌波微步,进到了木屋里,一进门就见到了正要出来观战的仪琳,仪琳胆子颇小,见眼前突然出来一个人,下意识的就要大喊出声,好在钟云及时将她的小嘴捂住,未免误会,一边出声说道:“这位小师父,我是华山弟子,不必担心,你们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我师兄如何与那男子打了起来,可否与我一说”

    仪琳闻言,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来,待钟云把手放开之后,看了看他,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钟云。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