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祖师爷 > 41.随机支线任务!

41.随机支线任务!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宿主触发随机支线任务,黑云地宫。”

    林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手头一个任务都还没有彻底完成呢,这倒灶的系统竟然又发布了一个新任务。

    该不会又是限时完成,否则抹杀吧

    林锋胆颤心惊的点开任务说明。

    随机支线任务,黑云地宫。

    任务背景:地宫本是百年前散修黑云真人的洞府,黑云真人昔日开辟洞府,竟不慎打通虚空,使地宫最底部与幽冥血河相连接,黑云真人遭劫陨落。

    任务目标:宿主获得黑云真人遗失在洞府深处的本命法器黑云旗。

    任务时限:七日,超时未完成,任务作废。

    “任务作废”林锋眨了眨眼睛,长松了一口气。

    系统虽然很坑爹,但向来都是摆明了车马坑人,而不会暗地里阴人,既然说明了超时未完成没有惩罚,那就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

    现在看来,只有主线任务有死亡惩罚=dǐng=点=小说=,而支线任务就好很多了,完成了估计会有奖励,完不成也没关系。

    林锋脑子开始转起来:“黑云真人,真人那就是个金丹期修士了”

    天元大世界有些约定俗成的规矩,金丹期修士可称真人,元婴期修士可称真君,或老祖。

    这些称谓都是举世公认的,轻易错不得,一个筑基期修士敢自称某某真人,那都不是招人笑话的问题,很有可能有祸事上门。

    只是任务背景里提到,这黑云地宫的最深处,竟然与幽冥血河相连,顿时让林锋蛋疼不已。

    传说那幽冥黄泉,阴曹地府之中,有一条幽冥血河,无穷无尽,无边无际,之内全部都流淌着污血,谓之曰血河真水。

    血河真水是天地六大真水之一,也是至邪至秽之水,世间最为污秽之物,再大的神通,再灵异的法器,只要沾上一点,立刻就会被污染失去法力。

    这洞府的前任主人黑云真人便是栽在这血河之中,如此危险让林锋颇为踌躇。

    恐怕烈风会那群人,也只是在地宫上层活动,还未必知道这里竟有莫大的凶险。

    “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要下去找朱易,大不了不去最深处就是了。”林锋思索片刻,拿定了主意,然后对身边的两个徒弟说道:“这地宫非比寻常,你们跟紧为师不要乱跑。”

    萧焱和小不点都能看出自家师父表情郑重,想到连“神通广大”的师父都如此认真,两人连忙点头。

    林锋挥了挥衣袖:“我们走。”

    地宫深处,烈风会一众修士挟持着朱易,正匆匆前行。

    他们已经走出隧道,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巨大深坑,一群人沿着深坑边缘绕行,狭窄的路径只容一人侧身前进,看上去无比凶险。

    黑衣大汉边走边说道:“都注意脚下,从这里摔下去,骨头都找不到。”

    队伍里的朱易目光一闪,低下头。

    黑衣大汉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冷冷的说道:“别打什么歪主意,这里每一个人捏死你都跟捏死只蚊子差不多。”

    朱易默然不语。

    一个烈风会修士问道:“头儿,这里不是我们在大周腹地的秘密基地吗”

    黑衣大汉说道:“这是前辈高人留下的一处洞府,已经废弃许久,灵气与秽气并存,所以一直没人找到,会里也是前不久无意中发现。”

    “探查之后,发现这里不利于修练,但可以布置传送法阵,地点距离周狗都城天京不远,所以就将这里作为一条撤退路线,方便我们行动后撤离。”

    说到这里,黑衣大汉脸色有些难看,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脸上伤疤:“但这处地宫还有许多东西是我们没有搞清楚的,尤其是地宫深处,进去探查的兄弟,没有一人回来,全部失踪”

    说到这里,所有烈风会修士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脚下黑黢黢的深坑,那里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又仿佛一头怪兽张开巨口,吞噬一切敢于窥探的人。

    朱易也听得头皮发麻,看着脚下的深渊,神情怔忪。

    所有人都没了说话的心情,黑暗中只有众人手里的萤石发出淡淡光芒,不停摇曳。

    一行人绕过了巨坑,眼前出现另一条隧道的入口,朱易留心观察了一下,和之前穿过的隧道不同,这条隧道明显是新开凿的。

    穿过这条隧道,就是烈风会布置的传送法阵所在,可以在固定的两个地点之间挪移虚空,但仅限使用一次,若非万不得已,黑衣大汉是很不希望使用的。

    尤其是这次暴露后,这个洞府必然
嫂子合集笔趣阁
会被大周发现,就算想重新布置法阵也不可能了。

    黑衣大汉摇了摇头:“再在这里等一会儿,慧苦他们若是仍赶不上,我们只有先行一步了。”

    “别人赶不上不要紧,我们赶上就好。”

    黑暗的空间中,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所有烈风会修士全部神情大变,下一刻他们便看见一个人影浮现在虚空中,就这么定定的站在深渊之上的半空。

    黑衣大汉心中一沉,还是被追上了。

    一股又一股强大的法力波动在四周涌现,烈风会众人的心此刻沉到了谷底。

    七个,足足七个筑基期修士包围了他们。

    他们一行人除了领头的黑衣大汉是筑基期修士外,其他人都是练气期,对方却是足足七个筑基期修士,只要一半就可以将他们全部收拾。

    当先一个紫色华服中年人笑道:“都给我留下吧。”双手一齐扬起,从他掌心飞出九个光圈,朝着一众烈风会修士头dǐng套来。

    光圈看似飞的很慢,到了上方口中,突然一顿,每个光圈内都放出一束白色光柱,照射在对手身上。

    有烈风会修士大喝一声,祭起水系法术抵挡,在身前布下一片水幕,可是却不起丝毫作用,光柱畅通无阻的照射在他身上。

    白色光柱照到身上,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那烈风会修士一呆,不明白一个筑基期修士为什么会做这样毫无意义的事情。

    可是下一刻,光柱突然由白色变为红色,被红色光柱这么一照,烈风会修士顿时眼珠子发直,浑身上下完全僵住了,像中了定身法一样,连根小手指都动弹不得。

    这时,半空中的光圈顺着红色光柱落下来,套在对手脖子上,然后直接带着那名烈风会修士废弃,身子无法自主的向那发出光圈的紫色华服中年人飞去。

    九个光圈,一一建功,竟是在顷刻间生擒活捉了九个烈风会修士。

    这些烈风会修士别说拼命了,连自我了断都做不到。

    抓回这九人,紫色华服中年人松了他们脖子的光圈,可是这些人依旧无法动弹,紫色华服中年人如法炮制,挥手间,九个光圈又朝着剩下的烈风会修士飞来。

    黑衣大汉怒喝一声,祭起一面小鼓,小鼓咚咚响起,刺耳的声音让对面六个筑基期修士都不自觉的皱眉。

    鼓声带起一道道无形的波纹,将九个光圈阻在半空中,飞不过来。

    紫色华服中年人眉头微蹙,向其他人说道:“还请五行宗的朋友帮把手。”

    剩下六人中,有五人穿着样式相同的服饰,只不过颜色各不相同,分别是白、青、黑、红、黄无色,象征金木水火土五行。

    领头的黄衣老者干咳一声:“道友无需客气,我等份内之事。”

    瞬间,五人身上一起涌动强烈的法力波动,充斥整个空间。

    黑衣大汉脸色微变,喝道:“我烈风会在这里经营多年,岂容你们放肆”说罢捏碎一块玉牌,地宫中原本杂乱无章的灵气突然有了条理。

    一座闪动着刺眼灵光的法阵在半空中浮现,从法阵中传来阵阵风声。

    下一刻,一道又一道巨大的龙卷风从法阵里冲出,如同一条条怒龙,咆哮着冲向七名侯府修士。

    十几道龙卷风龙卷,横冲直撞,交织在一起,把洞窟变成暴风的世界。

    所有挡在龙卷前的东西,俱都被撕得粉碎,石壁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沟壑。

    一时之间,狂风嘶吼,山崩地裂,有如末日。

    这个法阵面前,足以撕碎筑基期修士,只有金丹期的实力方可自保。

    那五行宗的五名修士却不紧张,相互对视一眼,其中黄衣老者笑道:“叫你看看我们的手段。”

    五人一起做法,齐喝一声:“逆五行封魔阵”

    无色神光冲天而起,瞬间照亮整座洞窟,连下方的漆黑深渊都变得明亮。

    他们五人出身同一宗门,各修一种属性的道法,五人联手布下这座逆五行封魔阵,足以镇压一切金丹以下的对手

    暴虐的狂风被五色神光罩住,顿时被定在半空中,无法继续作乱。

    黑衣大汉此时汗流浃背,一方面操纵法器小鼓迎击紫色华服中年人的光圈,一方面还要催动法阵对抗对方的逆五行封魔阵。

    被两面夹击下,哪怕占了地利,也被压在下风。

    正当他着急的时候,一个声音不紧不慢响起:“怎么这样慢七个对付一个,还要这么长时间”

    下一刻,一个人影浮现在虚空中,就这么定定的站在深渊之上的半空中,俯视众人。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