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祖师爷 > 42.刚出虎口,又入狼窝

42.刚出虎口,又入狼窝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虽然正在同对方生死相搏,但黑衣大汉此时的注意力已经不在那七个筑基期修士身上,不是他不在乎,而是他此刻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半空中那个人身上。

    黑衣大汉完全没理会那七个筑基期修士,不是他不在乎,而是他此刻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半空中那个人身上。

    对方没有流露哪怕一分一毫的法力波动,但正是因为这样才可怕,要知道他可是完全凭自身法力浮在空气中,脚下就是无底深渊。

    那是一个中年人,白白胖胖,笑起来一团和气,比之前找朱易麻烦的朱胖子还要胖,此人出现后,那七名侯府筑基期修士便不再出手。

    黑衣大汉惊魂未定,也不敢轻举妄动。

    白胖中年人笑眯眯的看着人群中的朱易,温和地说道:“易少爷,我来接你回家。”

    面对这个来救自己的中年人,朱易的脸色却比黑衣大汉等人还要难看,握紧拳头一言不发。

    黑衣大汉深吸口气:“敢问尊号:dǐng:点:小说 ”

    中年人微微一笑:“你或许听过我的名字,我姓黄,很多人习惯叫我黄三。”

    胖子黄三仍然笑得一团和气,但一众烈风会修士却面如死灰。

    黄三,玄机侯朱洪武手底下的三管事,贴身心腹,专门替玄机侯处理一些私密事情,心狠手辣,声名显著,但行事低调,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却没想到是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

    黑衣大汉此时全身如坠冰窟,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仿佛和气生财生意人一样的胖子,是一个实打实的金丹期修士

    但亡国之恨,灭族之仇,他的尊严,他的仇恨,他的怒火,都让他绝不可能向眼前人屈服。

    所有烈风会修士脸上都露出坚毅神色,哪怕身体出于本能的恐惧在微微发抖,也仍然肩并肩,直面眼前只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毁灭他们的强敌。

    黄三悠然一叹:“雪风国不对,现在是我大周的雪风郡了,要我说,就应该杀光所有原住民,再从大周内部移民过去,就什么麻烦也没有了。”

    黑衣大汉勃然大怒,操纵飓风法阵,顿时几十道龙卷风呼啸而出,从不同角度,不同方向一起向黄三攻去。

    黄三笑了起来,一对眼睛几乎眯缝的看不见了:“你们,还弄不清状况呢。”

    话音未落,黄三微微抬手,一股仿若来自九幽深渊的寒风瞬间席卷整座地宫

    几乎是一瞬之间,这座地宫直接变成一个冰雪的世界,石壁上全是晶莹透明的冰层,萤石的光辉照上去,竟然闪烁起刺眼的光辉,整个空间都变得明亮起来。

    一息之间,地宫完全变成冰窟。

    狂暴的龙卷风,硬生生被冻在冰柱里,还保持着之前的形状,但现在看上去,却无比的可笑。

    这只是一个开始,被寒冰冻结的,远远不只是龙卷风。

    自黑衣大汉以下,所有烈风会修士的身体表面,都凭空结起了一层雪白的冰霜,冰霜越结越厚,到了最后,眼看要把他们都冻成冰雕。

    而站在他们中间的朱易,却安然无恙,不仅没有冰雪侵袭,朱易甚至都感觉不到周围温度有变化。

    黑衣大汉脸色急变,咬了咬牙,扬手打出一张符箓。

    半空中的黄三目光一闪:“金丹符箓”黑衣大汉打出的符箓赫然是一张金丹符箓,由金丹期修士制成,威力等同于金丹期修为的一次全力攻击。

    符箓在半空中炸响,化为滚滚雷霆,无数雷光电蛇向着四面八方飞射,一下子撕破了黄三的法力封锁。

    冰面上龟裂出无数裂缝,密密麻麻仿佛蛛网,刺眼的雷光映照在冰面上,将地宫照得如同白昼。

    无数冰块碎裂开来,下雨一样的向下方的深渊坠落,地动山摇中,整座地宫仿佛天崩地裂的末日。

    连那六个与黄三同来的筑基期修士都变了脸色,竭力稳定自己的身形,但他们还算镇定,目光都投向半空中,雷电最直接
嫂子合集笔趣阁
的攻击目标,黄三。

    黄三脸色如常,甚至还有闲工夫笑了笑:“垂死挣扎。”虚抬双掌,雄浑的法力在这一刻初露峥嵘,诺大的虚空仿佛凝固,狂涌的寒气在这一刻竟然将狂暴的雷霆都冰封起来

    雪白的寒气之中,狂舞的雷电仿佛被束缚住的飞龙,但在寒气禁锢下,动作越来越僵硬。

    先前地震一样的洞窟在这一刻也稳定下来,天崩地裂一样的惨象,被黄三谈笑间平息。

    黄三笑道:“同是金丹期,修为照样有高有低。”

    一众烈风会修士更是心寒,拥有金丹期修士一击之力的符箓,黄三根本不当一回事。

    黑衣大汉看了朱易一眼,不敢有丝毫犹豫,一把抓住他直接朝着脚下的深渊扔去,然后头也不回的向隧道深处的传送法阵冲去。

    黄三一笑,分出一丝法力,就要接住下落的朱易,但深渊底部突然涌起一股浓郁的秽气。

    这股秽气就仿佛沉眠的怪兽,突然被之前的变动惊醒。

    黄三的法力接触到这股秽气,竟然瞬间失控,直接被秽气吞噬了。

    “嗯”黄三已经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猛然瞪大,胖胖的身形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已经到了朱易面前,亲手接住朱易,同时也接触到了那股秽气。

    黄三一身寒气缭绕,有不少都被秽气侵蚀,但仍然凭借强横的法力将秽气压了下去。

    只是他这么一分神,黑衣大汉和几名烈风会修士已经趁机逃进隧道,开启了传送法阵。

    黄三脸上笑容消失不见,抬手捏了个法诀,寒气顿时暴涨,想要连传送法阵也冻结。

    黑衣大汉也算非常果决了,为了争取时间,辛苦抓来的朱易说丢就丢,只是黄三的修为太高,就算先挡金丹符箓,再救朱易,最后仍然有能力将他们截杀。

    可惜关键时刻,深渊中升起的那一团诡异秽气帮了黑衣大汉一把,这么一担搁,黄三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传送法阵已经启动,在黄三的法力影响下,法阵破开的空间歪歪扭扭,甚至将一个烈风会修士身体撕成两半,但到底是破开一条虚空之径,让黑衣大汉几人逃走。

    黄三呵呵笑道:“几只老鼠,倒是贼滑,不过被你家三爷这么一搅,你们不可能传送到预定地点,不死在虚空乱流里,便算命大了。”

    被他抓在手中的朱易一言不发。

    黄三看着朱易,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这几个小贼也算聪明,找了这么一个灵气驳杂的地方,常人进来根本无法搜索,可小地方出来人就是见识短,却不知道金丹期修士在这样的环境中,仍然可以定位目标。”

    “天可怜见,没让易少爷你落在那群乱贼手中,否则侯爷的脸面都要被你丢干净了。”

    其他七名筑基期修士看着朱易,脸上都露出玩味的笑容,仿佛猫戏老鼠一般。

    朱易心中苦涩,他只扫了一眼,就认出这些修士,竟然全是依附玄机侯正妻,邵夫人的修士。

    便是眼前的黄三,虽然是玄机侯的心腹,但同样也是邵夫人的心腹,经常出面替邵夫人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比方说,现在,朱易相信他绝不介意顺手干掉自己,然后推到烈风会那群人头上。

    这可是真正的刚出虎口,又进狼窝。

    果然,黄三笑眯眯的说道:“活的易少爷,说什么也不能落在贼人手里,再被他们拿来要挟侯爷,侯爷当然不可能向一群贼人妥协,但事情传出去,侯爷的脸面也丢光了。”

    “不过,如果易少爷为了孝道不愿意做父亲的侯爷为难,因而自戕而死,誓死不屈的话,传出去,反而会是一段美谈吧”

    说着,黄三一对小眼睛紧盯着朱易,周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朱易瞬间感到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揪紧,不停揉搓,全身血液都汇聚到心房里,要将心脏炸开

    朱易的瞳孔渐渐散开,双眼开始失去神采。

    “我我要死在这里了吗”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