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祖师爷 > 43.蜀山剑修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朱易身上生命的气息正在渐渐流逝。

    黄三的胖脸依旧乐呵呵,一对小眼睛中冒出凶残的光芒,他正慢条斯理的折磨朱易,突然脸色微变,向身后望去。

    一条隧道的出口处,立着一个白衣如雪,头戴青斗笠的青年。

    青年扬起头,露出斗笠下面的脸,模样还算周正,皮肤极白,脸上有几颗白麻点。

    此人周身上下,最引人注意的,便是腰间一柄长剑,剑鞘上刻着古朴厚重的山水镂刻。

    在场诸人除了已经渐渐失去意识的朱易外,见着长剑都是瞳孔一缩:“蜀山剑宗的人”

    他虽然是抬头望着半空中的黄三,但神色完全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咧嘴一笑:“胖子,见没见过一个身穿白袍,羽衣星冠打扮的年轻道人,身边还带个小孩子”

    青年语气轻佻无礼,黄三脸上虽还带着笑容,但目光已经冷了下来。

    在玄机侯面前,黄三是奴才,可是其他人却断不敢轻视 他这个玄机侯的贴身心腹。

    莫说玄机侯府,便是整个大周境内,绝大多数人面对他,都要恭恭敬敬尊称一声“黄三先生”。

    几名筑基期修士更是面露不满,一名筑基期修士之前一直没有出手,想到自己没有表现说不过去,便想要巴结黄三,于是出言斥道:“这是玄机侯府的三先生,规矩点,否则便是蜀山剑宗也护不住你”

    斗笠青年闻言,只是无声的笑了笑,视线都没转过去。

    但他腰间长剑却轰然出窍,化作一抹寒光,向那筑基期修士飞射。

    黄三脸色一沉:“放肆”漫天寒气凝结,要将斗笠青年这一剑冰封。

    但斗笠青年的剑光,即将接触到黄三的寒气时,竟突然消失不见。

    黄三微楞,下一刻神色陡变,叫道:“小心”

    那被攻击的筑基期修士还没来得及反应,原本消失不见的剑光竟突然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近在咫尺

    剑光贯穿其头颅,重新飞回斗笠青年的剑鞘中。

    此刻,这名筑基期修士才反应过来,张嘴想要说话,却没发出任何声音,眉心处一道血痕缓缓浮现,下一刻轰然爆发出来,鲜血飞溅在空气中。

    “好胆”黄三脸色铁青,甩手将朱易扔给一个手下,没了他的法力压制,朱易终于恢复神智,哇的吐出一大口淤血,脸色煞白,如同大病了一场。

    黄三此时却已经顾不上他了,一张胖脸上满是寒霜:“斩虚破空,蜀山少则剑器果然名不虚传,但你耍威风耍错了地方,这里是大周,而你杀的,是玄机侯府的人”

    斗笠青年裂开嘴笑了:“我是在问你,见没见过一个带小孩,身着白袍,羽衣星冠打扮的年轻道人”

    黄三怒极反笑:“蜀山剑宗真是嚣张惯了,连我玄机侯府的人都敢杀,你别想活着离开大周境内”

    斗笠青年笑道:“看来你不打算回答我的问题,那留你也没用了。”说罢,剑光再次出鞘。

    “冰封天下,万里飞霜”黄三怒笑,双手一起结出法印,顿时整个地宫中风雪激荡,无数寒气凝聚在一起,空气中白茫茫一片。

    剩下的几个筑基期修士和朱易,虽然黄三的目标根本不是他们,但仅仅是余波,就让他们几乎要冻僵了。

    不仅仅是身体冻僵,连思维都变得慢了起来,脑筋无法转动。

    这是连灵魂都要冻结的征兆

    为了防备对手可以虚空闪现的飞剑,黄三将自身法力催动到极致,身体周围都遍布寒气,不管飞剑从哪里出现,都可以防住。

    “蜀山少则剑器固然诡异莫测,但剑走偏锋,直接杀伤力就不够,他金丹剑修斩杀筑基自然轻松,可要想对付我,那是打错了主意”

    黄三正想着,寒气中突然传来斗笠青年的声音:“大周玄机侯确实很强,但问题是你很弱。让我无法活着离开大周境内,这话朱洪武可以说,但你不行,更何况就算是朱洪武,我总有一天会超越他。”

    地宫中的寒气突然剧烈波动起来,一抹霸道无比的冰寒剑光轰的冲破寒气的包围,直斩向黄三。

    这道剑光璀璨夺目,寒芒闪动,连它发出的每一道光芒,都是一道无坚不摧的霸道剑光。

    这一剑,就仿佛成千上万道剑光,融汇在一起,万剑合一,所向披靡

  
嫂子合集sodu
不同于之前可以虚空挪移的少则剑,这一剑没有任何花巧变化,只有达到极致的力量。

    黄三大惊失色:“不是少则剑,而是蜀山六脉剑器中最刚猛霸道的少商剑器他竟然同时掌握了两种剑器”慌忙之下,黄三凝聚法力,在身前凝结成一面玄冰护盾。

    这是黄三的最强防御手段,之前面对金丹符箓都没有使用,但现在毫不犹豫的用了出来。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面对斗笠青年这破天一剑,漫天寒雾,破玄冰护盾,还是破

    眼看剑光到了眼前,黄三不甘的狂吼道:“万载冰封,无可撼动”

    黄三体表浮现一层冰雪,整个人都仿佛被冻成冰块一样,如同万载寒冰一样,坚硬,顽固,不可摧毁同时晶莹剔透,无比的古老,厚重

    可是,仍然没用

    在黄三惊恐的目光中,剑光完全无视他的防御,刀切豆腐一样,破体而入,然后在他身体内爆散,顿时上万道剑光射出黄三的身体。

    黄三胖大的身躯,就仿佛一个被吹爆的气球,在空中轰然炸开,化为漫天血雾。

    爆散出来的剑光去势不休,直接将四周的冰层石壁打得千疮百孔,如同蜂巢一般。

    朱易呆呆的看着收剑入鞘的斗笠青年,他身旁玄机侯府的筑基期修士也是呆若木鸡。

    一剑,只是一剑,这斗笠青年就击杀了同为金丹期的黄三。

    黄三还有很多手段没有用出来,甚至连金丹自爆都做不到,就被对手击杀了。

    朱易忽然有种想笑的冲动,黄三那句“同为金丹期修士,修为照样有高有低”言犹在耳,如今他自己却成了这句话最好的注解。

    “等等,白色长袍,羽衣星冠的年轻道人,倒与我那天在庙里遇到那人极像,莫非”朱易心中突然一动,低头不语:“不知他和这蜀山剑修,哪个更强”

    斗笠青年看着他们,咧嘴一笑:“记住我的名字,刘洋,我将会是击杀朱洪武的人。”

    看着呆愣的众人,刘洋压了压自己的斗笠,转身离去:“无聊,太没意思了,我还是继续去找那个羞辱烈火剑宗的年轻道人吧。”

    他舔了舔嘴唇,嘿然笑道:“此人应该就在这座地宫中,希望他能给我多一点乐趣。”

    林锋此时的心情糟糕至极。

    “轰隆隆隆隆隆”眼前一条血红色的河流咆哮奔腾,乌黑晦暗,发出冲鼻欲呕的腥臭气息,光是闻到这股气息,林锋都感觉自身法力运转变得艰难晦涩。

    之前地宫中突然爆发强烈的法力冲击,结果影响空间变幻,走在半路上的林锋师徒三人卷进空间缝隙中,竟直接被传送到了地宫深处。

    万幸的是三人没有失散,可林锋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行人竟然被传送到了地底幽冥血河的边上。

    林锋看着这天地至邪至秽之水,欲哭无泪,表面上对着两个徒弟,还要摆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有条不紊地给他们介绍这血河真水,告诉他们远离这至污之物。

    听了这幽冥血河的厉害之处,萧焱和小不点都脸色煞白,连忙点头,紧紧跟在林锋身后,对血河避之唯恐不及。

    林锋边走边琢磨:“那件法器黑云旗虽然好,但并不要紧,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反倒是朱易,费了这么大功夫,这个徒弟一定要弄到手。”

    正想着,一旁的小不点突然拽了拽林锋的衣袖:“师父,你看那边。”

    林锋一醒,顺着小不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灰衣短发的大汉,正满身血污,狼狈不堪的坐在幽冥血河边上打坐,赫然正是先前的慧苦和尚。

    慧苦一脸痛苦郁闷的表情,周身闪动着淡淡的金色佛光,佛光表面,青色火焰和红色血污正纠缠在一起。

    林锋心中了然:“这和尚,不知怎的沾染了血河真水,现在正以佛光护体,然后利用青色火焰驱逐污血。”

    看着这一幕,林锋脸上习惯性浮现出春日里阳光般温暖和煦的笑容。

    ps:进入五月份了,这里首先鞠躬感谢在4月份里打赏过本书的桒畗疍鎓、夜血冥、天变小子、六度非命、韦萤火和星空殇尘几位朋友,还有每一位点击、收藏、投票、书评留言的朋友,你们是我写书的最大动力,谢谢你们大家,谢谢每一位支持本书的朋友,谢谢

    接下来的剧情会越来越精彩,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小弟拜谢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