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祖师爷 > 60.不仅仅一个人惦记

60.不仅仅一个人惦记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衡岳山上空乌云密布,一座黑漆漆的小山突兀的出现在半空中,迎风见长,瞬间化作苍天巨峰。

    随着朴北子的法诀,那巨大的山峰立刻砸下,一道光幕出现在衡岳上上空,如倒扣的碗,保护衡岳派,抵挡住巨峰的轰击。

    但随着朴北子不断加力,衡岳派没有同级元婴期修士坐镇的护山大阵已经越来越脆弱,摇摇欲坠,眼看就要被攻破。

    林锋早已下山,在远处远远望着这惊人一幕,脸色也有点发白:“元婴期修士,当真强悍,境界差距太大,再多的算计都是白费。”

    他望着衡岳派的护山大阵,心中也有些庆幸:“这大阵着实不凡,硬抗元婴期修士这么久,我若是上门抢人,肯定不能硬闯,与其说抢,不如说偷还来得更恰当一些。”

    林锋心中同时还想到,自己以后开山立派了,首要任务就是先搞一个能护住山门的守山大阵,这才是根基中的根基。

    衡岳派的护山大阵虽然顽强,但 没有元婴期修士坐镇,终究抵挡不住朴北子的手段,在一次次轰击下,光幕上出现一道道网状裂痕,密密麻麻的飞快向四周波及。

    “破”朴北子大喝一声,巨峰一压,直接落下三寸,只见衡岳山一震,轰轰声中山石滚落,尘土飞扬,诺大的山峰,居然被生生的压下几十米。

    到了这一刻,衡岳派的护山大阵终于抵挡不住,发出镜子破碎的声音,整个光幕瞬间变的支离破碎,消散一空。

    林锋暗叹一口气,知道衡岳派是彻底没指望了。

    天空中传来朴北子霸道至极的声音:“你衡岳派两个圆婴期老祖,已经全部在虚空战场中身亡,这座衡岳山,你们保不住,与其让别人抢去,不如给我悬道宗。”

    “除了人之外,任何东西都不能带走,再啰嗦,老夫不介意灭你衡岳派满门”

    “此外,我悬道宗在此大招门徒,你等若有想加入者,可留在此地。”

    林锋暗中摇头,这朴北子可真是够狠的,这是要挖断衡岳派的根基呀。

    果然,一众衡岳派弟子骚动起来,连十几个筑基期长老都起了异样心思,倒有一多半留在原地没动身。

    两个衡岳派金丹期长老都脸色铁青,却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带着愿意跟随师门的少数弟子,离了衡岳山而去。

    其他人林锋不关心,他的注意力全在汪林身上,远远望去,却见汪林并没有留下,而是跟着衡岳派一起离山。

    林锋果断跟了上去,那两名金丹期修士展开遁法,身化长虹,带着肯走的一群弟子破空飞行许久,才在一座荒山上落下。

    诺大的衡岳派,仍肯追随师门,不过区区二十几人,大猫小猫三两只,看上去无比凄凉。

    两个金丹期修士对视一眼,都是满嘴苦涩,却还必须强打精神鼓励众人,不敢让最后的人心散了。

    林锋悄悄潜上荒山,就见两个金丹期修士正在打坐,显然在弥补之前主持法阵时消耗的法力,三名筑基期修士则在一旁护法。

    练气期的一众门人,三五成群的四散在山上,有些人正努力修练,有些人骂骂咧咧,怨天尤人。

    汪林被指派去给众人打水,一个人朝远处的小溪走去。

    林锋嘿然一笑,就要跟在他身后,脚步刚一动,林锋的动作又停顿下来。

    因为他发现,有一个人也悄无声息跟在汪林身后,更注意不弄
夺情霸爱吧
出动静,唯恐惊动了其他人。

    此人正是疑似汪林师父的那个练气八层中年修士,他盯着汪林的目光中,隐隐有寒芒闪现。

    林锋眉头微微蹙起,看来不仅仅自己一个人惦记汪林。

    “干脆顺手干掉你,正好解除你们的师徒关系。”林锋冷笑着跟了上去。

    汪林来到小溪边,回头张望了片刻,没有发现人。

    他却不知道,那个中年修士就在他身后不远处,而林锋紧跟其后。

    两个跟踪者都注意收敛隐藏自己的身形气息,连练气一层都没有的汪林自然发现不了他们。

    汪林没发现身后有人,蹲在溪边看着流淌的溪水,怔怔出神。

    巨变发生的太突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本质上,他还只是一个质朴少年,今天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修真世界里的弱肉强食。

    这种感觉让他很压抑,更迫切渴求强大的力量,让他可以做些什么,而不是当巨变发生时,就像一株其他人毫不在意,自己无能为力的杂草。

    汪林从怀中取出一枚婴儿拳头大小的灰色石珠,心道:“这东西或许就是能改变我命运的钥匙。”

    当日他被衡岳派拒之门外,心情激荡下跳崖自杀,却无意中得到石珠。

    石珠中有细微的灵气传入汪林体内,治疗他摔落悬崖造成的重伤,汪林立刻意识到这枚石珠不是普通东西。

    所以当日林锋上门,汪林才心有疑虑,以为林锋发现石珠秘密,是为石珠而来。

    汪林拜入衡岳派山门后,得蒙传授一点最基础的道法,却始终不得要领时,又是石珠中有灵气传入他体内,然后,汪林就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成功引气入体了,这越发坚定了汪林的判断。

    这枚石珠,一定是宝物。

    悬道宗人多,局面复杂,汪林正是为了保护这枚石珠的秘密,才选择留在衡岳派。

    看见那枚石珠,林锋眼神冰冷,咬牙切齿:“就是你这厮”

    另一边的中年修士则是双眼放光,喜笑颜开:“我就说你这小鬼身上必然有秘密,哈哈,天佑我孙小柱,赐下如此宝贝。”

    孙小柱现出身形,汪林悚然而惊,回头看到孙小柱,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乖徒弟,把那个石珠给我看看。”孙小柱笑呵呵的走向汪林,汪林握着石珠的拳头渐渐攥紧,低声道:“师父,只是一个寻常的弹珠,徒儿耍着玩的。”

    孙小柱怪笑一声,突然一巴掌将汪林扇倒在地上:“还敢骗我以你那么差的资质,入门几天就可以引气入体,必然有特殊原因,要不是为了探明你身上的秘密,你以为我会收你这个废物为徒”

    汪林倒在地上,身体缩成一团,将石珠紧紧藏在怀里。

    他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满脸都是倔犟神色。

    孙小柱冷笑道:“得了奇珍异宝,不想着献给为师,竟然还敢私藏乖乖把东西给我,否则有你的苦头吃”

    “干的漂亮”一旁的林锋摩拳擦掌,连忙整理一下自己的衣冠,就准备出场:“你这番动作将完美衬托哥的英姿,谢谢你啊兄弟”

    林锋正要迈步往出走,地上的汪林突然低呼了一声,然后就见一道黑烟从他怀中石珠里冒出,在半空中凝结成一个人影,嘎嘎怪笑。

    林锋差点被自己的脚步绊倒,连忙站住,咬牙切齿的盯着半空中的人影:“我去年买了个表,你还真有个老爷爷啊”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