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祖师爷 > 79.忽悠死人不偿命

79.忽悠死人不偿命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黑云旗作为一件金丹期法器,虽然被血河真水所污,无法在战斗中发挥真实威力,但其带人飞行,挪移空间的能力,林锋用起来依然无比顺手。

    黑云旗作为空间类型法器,除了能进行短途空间穿梭外,更开辟出一块独立的空间。

    空间中闪动着两团黑光,其中一团包裹着萧焱师兄弟四人,林锋去看了他们,萧焱的伤情还算稳定。

    另一团黑光中则包裹着战神魔偶,此时已经变得平静,双目中的红光完全熄灭,骇人的气势也消失不见,就如同一尊雕像。

    战神魔偶的双臂还紧紧箍着慧空,虽然战神魔偶已经失去活力,但被他擒拿着的慧空一身法力也被封住,无法动弹。

    慧空见了林锋,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闭口不言。

    林锋表面上毫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在暗中观察慧空。

    “你也是冲着本座弟子来的”林锋淡淡的问道:“听本座几个徒儿说,你认出了慧苦的 {2}{3}{w}{x}.惊雷禅,并且在寻找慧苦”

    慧空抬起头来,低喧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贫僧确实为那忤逆师弟慧苦而来,确切的说,贫僧要追回在慧苦手中遭到亵渎的师门长辈的佛骨舍利。”

    “慧苦他大逆不道,竟敢将士们长辈的舍利炼制成法器,贫僧绝不能坐视不理。”

    虽然落入林锋手中,但慧空仍然神色平静,并非不畏惧,而是心中有信仰,意志足够坚定。

    林锋问道:“你法号叫什么”

    慧空答道:“贫僧法号慧空。”

    林锋看着他,突然问道:“本座若是告诉你慧苦的下落,你找到他之后,会怎么做”

    慧空耷拉着的眼皮猛地一翻,双目神光暴涨:“尽废他的修为,押他在佛前诵经终生,赎其罪过。”

    林锋看着他的眼睛,知道这个大和尚是说真的。

    “小和尚,很可惜,你办不到了。”林锋平静的说道。

    慧空神色不变:“前辈的意思,是您要杀了贫僧,所以贫僧无法找慧苦师弟追回舍利”

    “还是说,慧苦师弟已经死在前辈手上了,所以贫僧无法押他在佛前诵经赎罪”

    林锋扫了他一眼:“自作聪明。”

    慧空答道:“还请前辈指点。”

    林锋袍袖一挥:“慧苦确实已经死了,不过并非死在本座手上,而是与朱洪武手下的修士同归于尽了。”

    慧空目光微凝,神情变得郑重起来:“玄机侯,朱洪武吗”

    昔日大周皇朝联合众多势力灭佛,玄机侯便是统帅人物,慧空同样是大雷音寺弟子,虽不像慧苦那样偏激,但同样对玄机侯怀有恨意。

    林锋微微冷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朱洪武手下二管事,于氏家族的供奉都被本座拍成渣子,于家嫡系子弟敢踩本座徒弟,本座就要他一条腿。”

    “你以为本座为什么留下你不杀,只是生擒”

    慧空低头说道:“贫僧并未真的冒犯尊师徒,只是想查明舍利下落。”

    林锋心道:“当然是因为战神魔偶没动力了。”但对慧空他自然不会这么说,闻听慧空的回答,林锋微微颔首:“这只是其一,另一个原因,便是因为你师弟,慧苦。”

    慧空有些惊讶的看向林锋,林锋平静的说道:“慧苦圆寂前,本座就在他面前。”

    “这支惊雷禅,便是他临终前交给本座的。”林锋娓娓道来:“但那二十四枚舍利,却毁在黑云地宫下的幽冥血河之中。”

    慧空脸色大变:“幽冥血河前辈此言当真”

    林锋淡淡的说道:“本座说话,从来只说一遍。”

    慧空心乱如麻,若是舍利真的调入幽冥血河,必然会被污血彻底污染,失去所有佛性。

    他定了定神,低声说道:“是贫僧失礼了,还请前辈告知其中详情。”

    林锋突然转了口风,问道:“因为舍利子的事,你很不满你师弟慧苦”

    慧空微微一愣,但还是很坦然的答道:“贫僧确实因此事犯了嗔戒,但本心如此,不敢狡辩
给九千岁请安txt下载
掩饰。”

    林锋点点头,接着说道:“知道慧苦临终前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吗”他盯着慧空的眼睛,缓缓说道:“慧苦他说,他知道自己欺师灭祖,一定是要下地狱的,只恨看不到大周覆灭,师门血海深仇得报的那天。”

    慧空瞬间沉默了。

    从本质上来说,慧苦和他是同样的。

    慧苦因师门被灭的仇恨而犯嗔怒杀戒,更不惜祭炼师门长辈舍利为法器,就为了提升实力找大周报仇。

    他自己也知道这是欺师灭祖的行径,但就是无法克制心中的怒火与恨意。

    这同样是慧苦的本心,不容狡辩掩饰,也无需狡辩掩饰。

    林锋有些慨叹的说道:“你师弟慧苦虽然为人偏激,但有仇必报,而且还不是私仇,是师门血海之仇。直道而行,有仇报仇,本座欣赏他这样的人。”

    “慧苦知道你一直在追踪他,他不求你原谅,只求能报得大仇后,便任你处置,舍利也会重新供奉。”林锋淡淡的说道:“慧苦临终前顿悟,怒火恨意散尽,最大的遗憾不是大仇未报身先死,而是舍利遗失幽冥血河中,无法交还到你手上。”

    慧空脸色渐渐发白,双眸中痛苦之色浮现。

    林锋一直在注意他神情点滴变化,看见这一幕,心中更加有底了,连忙继续趁热打铁:“慧苦,一直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那支惊雷禅,他给了本座,就是希望本座交还给你,并替他传话,说他注定要入无间地狱赎罪,但一切所为,皆为大雷音寺,但有一分一毫私心,天诛地灭”

    “本座之前将惊雷禅传给弟子,只是暂时给他做个防身之用。”林锋轻描淡写的说道:“今日既然遇见了你,便索性交给你好了。”

    说罢,林锋把惊雷禅递向慧空,慧空却没有接,脸色惨白,只是喃喃自语:“师弟,你走错路了,真的走错了你,糊涂啊,唉”

    到了这个地步,林锋已经彻底清楚,这慧空跟那慧苦,昔年在大雷音寺一起学艺时,关系必然极为亲密,很可能就是同一个师傅教导,同吃同住的师兄弟。

    大雷音寺破灭后,两人一同逃出,脾气暴躁偏激的慧苦祭炼长辈舍利做法器提升实力,而性格严肃端方的慧空因此和他决裂。

    正因为昔日感情深厚,慧空才越发容不得慧苦做出这种亵渎长辈遗骸的事情,才会如此执着的想要捉拿慧苦,追回舍利。

    弄明白其中关系,林锋果断补上最后一击:“所以,你今日之所以能从本座手下逃生,有一半功劳要记在那个被你一直追捕的师弟身上,日后何去何从,你好自为之吧。”

    慧空仰天长叹一声,泪如雨下,沉默不言。

    林锋神情平静,看着他没有说话。

    良久后,慧空情绪终于平稳下来,他深吸一口气,看着林锋说道:“感谢前辈告诉贫僧这许多事情,解开贫僧十余年来的心结。”

    “这支惊雷禅,是慧苦师弟送给前辈的,前辈既然已经传给令高徒,贫僧自然不会讨要,相信便是慧苦师弟,也会同意贫僧这个决定。”

    林锋静静问道:“本座放了你,你待如何”

    慧空说道:“贫僧欲前往大周天京城,往那地宫一行,拜祭慧苦师弟,再试试看深入地宫,看能否侥幸寻回几颗舍利,希望虽然渺茫,但贫僧仍会全力以赴。”

    林锋看出这和尚是个一口吐沫一颗钉,说话算数的主儿,于是便松了战神魔偶的束缚,将慧空放出来。

    慧空双手合十一礼:“之前得罪尊师徒,承蒙前辈宽怀大量,贫僧感激不尽,他日有缘再见,有什么贫僧能做的,前辈尽管吩咐。”

    林锋淡然点头,慧空又低喧一声佛号,展开大鹏乘风诀,瞬息远去。

    看着慧空远去的身影,林锋长出了一口气。

    因为朱易的关系,自己日后免不了要和玄机侯府,和大周皇朝对上,给他们多埋几颗钉子,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能够加以利用,干嘛不用

    “而且嘿嘿”林锋笑着从怀中摸出一个储物袋,这是慧空的储物袋:“金丹期修士的储物袋,总该有点东西吧。”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