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网游小说 > 如果毁灭 >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现在就出发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现在就出发


    杰克连续给战士和欧洲人做手术,也累的够呛,听我这么一说,点点头,走到欧洲人身边坐下,倚在墙上裹紧了大衣睡着了。

    我也需要休息,但我决定禁食,即便真的像萧国林一样不能离开这里,我也打算尝试一下改变吸收能量方式。

    不是出于好奇,更不是有自虐的倾向,萧国林说过,会有一个痛苦的过程。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证明一下萧国林有没有骗我。

    他在地下存活了近一年,绝对有活这么长时间的原因,没有食物摄入,就一定有别的东西给他提供能量。否则,早饿死了。

    他在这件事情上欺骗我,就可能在别的问题上欺骗我。如果这件事证明属实,我决定别的问题也相信他。只能这样,我没有选择,我不知道该相信谁,宋贵龙更不可信!

    我选择在门口休息,当然,我没有神经大条的躺在门前,而是在门的一边,半依着睡着了。

    我被一股诱人的香气唤醒。睁开眼,看见刘班长端着一碗很浓的芝麻糊蹲在我面前。

    “你的。”刘班长把芝麻糊递到我面前。“吃点东西吧,萧队长答应带我们找另一组人。”

    我听了一喜,一骨碌爬了起来。没想到睡了一觉问题就有了转机,本来还打算和萧国林死磨。睡着觉都在想怎么和他说呢。

    萧国林还坐在萧婷身边,看着萧婷吃东西,恐怖的脸上居然有慈祥的光。

    萧婷发现我在看她,向我微微点了点头,给了我一个肯定的表情。我顿时明白了,是萧婷做通了萧国林的工作。她没打算放弃胖子。

    我长舒了口气。有萧国林协助,找到胖子的可能性大增。

    重伤员,也就是那个小战士还躺在工作台上,杰克要求他在不移动位置的情况下平躺二十四小时。这样一来,所有人都像叫花子一样,端着碗蹲在地上吃东西。

    刘班长也站了起来,坚持着把那碗芝麻糊递给我。

    我推开他的手说:“我减肥,你吃吧。”

    “瞧不起人是吧!”没想到我的举动激怒了刘班长。他大概认为我的举动是针对他。

    我倒是没在意,虽然我不想他误会我。但他真的误会了我也不放在心上。就像我对他说过的话,他的命都是我的。只有他欠我的,没有我欠他的。

    其实我俩的关系代表了目前两个势力的关系,几个战士不可能站在我的这一边,而其他的人,包括客家人又不会站在军方的立场上。

    我和刘班长怒目相向,一下子让满屋子人紧张起来。

    阿三打圆场般跑到我俩跟前,接过刘班长手里的那碗芝麻糊。笑着对我俩说:“没关系,强哥不喜欢吃这个。咱还有别的。我包里还有点肉脯,走,我拿给你吃。”

    我拍拍阿三的肩膀。“不用,我真不吃。”

    这一下,阿三也郁
恶魔总裁 请温柔sodu
闷了。

    刚才,这么拼命的跑了一通。每个人都榨干了身上的力量和热量,的亏这里的温度不算很低,不然,体质衰弱者和重伤员都有可能因饥寒共同袭来而丧命。

    我拒绝吃东西,显然让阿三无法理解。

    不过我没有解释。我担心阿三和别人知道这个秘密后冒险尝试。说真的。太冒险,我根本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也就不想让别人做小白鼠。死我一个人就够了。

    我看见萧国林转头看了看我,他脸上没有特别的表示,只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知道我的目的。

    我也在看着萧国林,我俩默默对视了片刻。他把目光又投向萧婷,而我,走到金属门前面。

    我抬起一只手,按在金属门上,还能感觉到金属门的另一面有水流冲刷的轻微震颤。我看了看表,六个小时了,也不知道这股水流什么时候停。

    尽管这会给伤员更多的休息时间,但是,却会让其他的人失去机会。这其中有进入永生之门去能量化的机会,也包括生存的机会。

    胖子那边不会等,他如果感觉到情况失控,铁定会在第一时间弄响反物质炸弹。这是我俩约定好了的,他有这个果断。

    所以,没有时间是两方面意义,对伤员是,对我们也是。

    在金属门前站了片刻,我转身走到萧国林身边,靠着他坐下来。

    “外面,金属通道里还有水流。你知道水什么时候停吗?”

    萧国林把手里的一个装着肉脯的袋子递给萧婷,才转过头来。我实在不想打扰他父女俩团聚的温馨,破坏这场面,我都有负罪感。但是,时间不等人,我没时间等。

    萧国林看着我摇摇头。“没准。我在这里待挺长时间了,水流来去都没规律。最长的一次持续了五天,但中断的时间没那么长,我估计,很难在这段时间里跑到水流的进口。”

    我一听心都凉了。回去,从水流的出口出去,我们不可避免要面对铺天盖地的蚊虫。也许萧国林能跑得过、摆脱掉那些大蚊子,其他人,则不可避免被大蚊子吸成干尸。更何况还要等水流停止。

    我和胖子约定了三天的期限,胖子不会等一分钟。三天内如果联系不到他,我们就能见面了,不过是在天堂,或地狱!

    我沮丧的看着萧国林,郁闷的挺长时间说不出话来。喘了好几口粗气,我才把和胖子的约定说给萧国林。

    萧国林听完后很随意的点了点头,就连吃东西的萧婷都没有很吃惊的表现,只是喝芝麻糊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然后就若无其事地继续吃起东西来。

    好像这父女俩很满意目前的状况,只要能够团聚,死在一起也是可以接受的。

    萧国林转过头去,慈爱的擦了擦萧婷嘴角的黑芝麻糊,又转过头来对我说:“那就不等了,现在就出发。”

    我愣住了。(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