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猎艳江湖梦 > 第 104 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王玉芬的语气极不屑,独孤雪脸色大变。

    希平听得她如此骂独孤雪,心里大不是滋味,且想到杜清风的交代,也管不了许多了,反正他什么事没做过?他当即把王玉芬搂了过来,虽说王玉芬也是武功中的高手,可是她的挣扎和捶打都不济于事,而旁边三女也不相帮,希平搂得她结实,她才知道这个野蛮女婿的蛮力是无限强的一一强壮的拥抱,以及粗鲁的吻,全部施加在她身上,她想奋力挣扎,可是她在捶打的时侯却不经意地撤去了所有的内劲,待希平吻过之后,放开她,她已经无力站立,只是软坐在床沿,呆呆地仰看着希平。

    久久,王玉芬才道:“你……你……呜呜……”最终哭了出来。

    希平转身走了出去,妙缘跟着去反锁了门。

    独孤雪安慰王玉芬道:“你别哭了……”

    她也没有什么话好安慰的,王玉芬哭了一阵,道:“我很生气!”

    “啊?”

    “我生自己的气,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听到他说要正常地照顾我,我就愤怒……我……我对不起清风……或者我真的也喜欢他了……”

    这次轮到其他三女发愣了,久而久之,暗室里传出声声幽叹。

    希平出得院来,本想进入华馨院,可想到独孤雪之事,心里头有点烦,就无目的地在长春堂走着,见到黄大海,觉得有些尴尬,他这段时日,每见到黄大海,都觉得对不起他这个弟弟。

    黄大海快走了几步,叫道:“大哥。”

    “嗯。”希平木讷地答道。

    黄大海道:“大哥,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希平叹道:“你说吧!”

    “大哥以前很放得开的,为何现在这样?我很不喜欢大哥在面对着我的时侯,觉得对不起我。我很不喜欢大哥心里有任何负担……这样不像大哥你!我知道,萌萌之事,让你在面对我时,感到愧疚。可是,大哥,那事不能怪你,而且,我在要萌萌之前,就已经说过,不追究这些事的。如果我当初计较这些,我就不会要萌萌了。”

    “无论怎么样,萌萌在我心里都是纯洁的,无论她爱的是大哥还是我,她都是我最爱的。我有很多机会能够获得很多的女人,也知道自己有这个条件,但是,我却坚决只有她。不是因为怕她伤心,而是我的心真的只容纳她。我本是个对女人对爱情很退钝的男人,也不会把心思花在这些之上,因此,一个女人,也已足够把我的心充塞了。

    “我不像大哥,大哥能够同时容纳许多女人,也有本领能够使每个女人都身心快乐,我是不能的,所以,大哥有多少女人,我都不反对。萌萌之事,我也感到意外,但也只是意外而已,其实,就萌萌这事,除了意外,真的没什么。况且,萌萌她本身也并不恨你,能够让萌萌幸福,是我终生所追求的。其他的,我给女人的,并不多,或者我本是个不大喜欢在女人方面下功夫的男人,在这方面,我是很。懒的。”

    “我和萌萌都不曾怪过大哥,我希望大哥在面对我们之时,也像以往一样坦然,就像以往一样,当作不知这事,否则,我也很难坦然面对大哥你的。”

    黄大海说罢,长叹一声。

    希平也跟着长叹,然后道:“大海,我从来不觉得对不起谁,可我真的觉得对不起你,我多坏,我都无所谓,我杀人、qg……我都不觉得什么,可是,萌萌,她怎么就是我……而萌萌的丈夫又怎么就是你呢?我也想坦然地面对你们,可是,真的,很难。”

    黄大海痛苦地道:“大哥,我知道这些……可是,我们究竟是两兄弟,息是要面对的,难道大哥觉得我们不是两兄弟吗?”

    “正因为是兄弟,所以才会……”

    “大哥,有你这句话,已经够了。”黄大海打断希平的话,道:“大哥,你永远都是我敬重的人,从小如此,直到我们都老时,我还是敬重你。大哥,请你不要有任何负担,因为我的心,从来不计较萌萌在我之前不是处女之事。因为我知道,那时,萌萌其实还不是我的妻子,她所做的一切以及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我该责备的,也不是我该介意的。大哥的女人里,不也是有许多不是处女的吗?大哥都能接受她们,为何我不能接受萌萌呢?假如连这点都不能接受,我又凭什么给萌萌幸福,凭什么拥有她?”

    希平惨淡一笑,道:“大海,给大哥一点时间吧!也许时间能冲淡些东西。”

    黄大海轻声应道:“嗯……大哥,小月之事,你打算怎么办?”

    “我……无论别人怎么说,小月都是我妻子。”

    “谢谢大哥,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大哥。”

    希平想起王玉芬之事,便道:“大海,有件事跟你说说。”

    他接着把杜清风死前所托,以及他和杜清风三个女人之间的纠缠说了出来,黄大海听了也大吃一惊。

    末了,希平道:“你说怎办?”

    黄大海沉吟半晌,还是没主张,只得道:“这事,大哥看着办,我没主意。”

    希平道:“这很难办,独孤雪和冷晶莹好办一些,就是王玉芬这个岳母好像不喜欢我,而且如果我真的……嘿,真的要了她,她是萌萌的亲母,到时……咳,全乱套了。”

    “大哥,本来就已经乱套了,哈哈,既然师傅有言交代,你就替师傅完成他的遗愿吧!”黄大海转身离开,忽又回头,露出一副搞笑的神态,小声道:“大哥,忘了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师傅几年前就不能人道了,所以师傅才会觉得对不起师母的,这事你不要和别人说,自己心里明白就得了。我回去陪萌萌了,怀孕的女人都特别情绪化我现在才明白这点,晚上是不能回得太退的。

    希平看着他离去,叹道:“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大海!”

    希平回到华馨院,意外地看见梁丽琼也在他的众妻里面。

    罗美美抢先道:“我把你和我娘之事说了,我觉得既然你和娘已经有了那种事,娘没有了你会很痛苦的,所以请求她们接纳我娘。”

    “她们就答应了?”

    雷凤道:“人家作女儿的都看得开,我们为何看不开?”

    罗美美母女羞得无地自容,雷凤又道:“提起这事,我记得还有晶莹阿姨……”

    这次轮到冷如冰不好意思了,希平走到杜思思身边,坐了下来,搂住她,只听风爱雨道:“哥,你今天是不是去邻院了?”

    “啊!你昨晚睡够了,今天去偷听?”

    “哼,你这大色魔,所到之处,造出的声音,还用别人专门去偷听吗?”华小曼嗔道,搂着风爱雨娇笑。

    白莲道:“其实原娜她们,为希平的事也很拚命,我觉得没必要排斥她们。”

    “我们没有排斥她们呀!是她们自己不愿意放下架子的,她们不来,难道要我们求她们?”众女如是说。

    尤醉道:“原娜她们倒没什么,就是'玄武手打首发'那个梦香,可能很难对付。”

    欧阳婷婷道:“梦香又怎么了?她也不见得真美我们多少,洁秋,你说是吧?”

    水洁秋笑道:“哪天让她脱光,咱们比比看?”

    洛幽儿道:“洁秋,你怎么这么坏了?”

    水洁秋填道:“姑姑,你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啊!”

    希平笑道:“原娜原真她们,明天都会过来的,梦香也会。其实,你们这里也有很多人知道,香香到了某种时侯,也是很可爱的……”

    众女之中,有与梦香同时睡在一起的,当然知道希平所说没错。

    “只是,有一个问题,很难解决。”希平装作很苦闷的样子。

    “什么问题?”

    希平搂紧恩恩,道:“这事,得征得思思的同意。”

    众女看往杜思思,而有些女人是清楚希平和独孤雪之桃花事件的,可也默不作声。

    杜思思道:“什么事啊?你不说,人家怎么同意你?”

    希平尴尬地道:“就是……咳,就是你母亲……”

    “我娘怎么了?”杜思思紧张地道。

    希平咬了咬牙,狠下心道:“你娘肚里的孩子是我的。”

    众女大惊,都默不作声,杜思思垂着脸,希平紧张地注视着她,她突然抬头,妩媚地一笑,道:“其实我早已经知道了。”

    希平惊道:“你已经知道了?”

    “嗯,就连我爹说要你照顾我后娘之事,我也知道了。”

    希平道:“是不是冰冰说的?”

    杜思思点点头,道:“嗯。”

    希平突然觉得冷如冰太伟大了,于是趁机道:“还有万妙和妙缘?”

    “什么?”

    几天之后,住在邻院的女人几乎全部搬到了华馨院里,而希平竟然把雪儿抱到千叶蓓的怀抱,让千叶蓓陪雪儿睡觉,千叶蓓对此没有多少意见,可是雪儿坚持要在华馨院的邻院住,说这样离爸爸比较近,于是千叶蓓与何氏姐妹便带着雪儿到华馨院的邻院住下来,可是住下来的第一晚,她们就后悔了,因为她们当晚几平没得好睡……

    太y教的四个女婶也在这几天里,终于接受了四个男人的痴情一一或说死缠烂打的白痴感情一一蓝玉迷上了独孤明,华小波也上了绿玉。赵子威从中要了黄玉,而四狗当然也享用了紫玉。

    令人意外的是布鲁斯果然找到了长春堂,要希平教他打架,希平说这里的人打架都很厉害,可布鲁斯不相信。之后,四狗一掌就击碎一颗巨石,布鲁斯惊为天人,而华小波逃跑的功夫令布斯更是喜欢,于是要两人教,两人开始不干,他就说邀请他们和他的波斯美女共渡春宵,两人立即答应,赵子威和独孤明也抢着要教布鲁斯功夫,布鲁斯自然意外地欢喜,于是领四男和他的那些波斯女人胡混了一晚。第二天四人累得不想起床,硬被布鲁斯拉了起来,他们只得勉强教了他几招,他才放过他们,然后拜别希平,说回去打遍波斯无敌手,以后来中原再带一群美丽的波斯处女给主人等话。希平很相信他,因为布鲁斯这人的确值得他相信,布鲁斯离开时,他只跟布鲁斯说了一句话:“打架除了不怕死之外,还要无所不用,才能水远胜利。”

    更令人意外的是,洛花和洛雨竟然投奔长春堂来,而且找的是赵子威和四狗,于是两人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赵子威就在洛花身上威了一阵,而洛雨自然捡到了四狗这条落水狗了。洛氏姐妹相聚,自然也别有一番光景,大家都在聚谈,花雨两女听得希平很强悍,就很后悔当初第一时间不缠上希平,洛叶骂两女得寸进尺。

    之后,四狗被风自来拉回去处理丐帮之事,而赵氏兄弟也率领他们的女人回神刀门,天风双娇送别了她们的老父,独孤明暂回武斗门,雷龙陪碧柔回家生孩子,顺便率领大风等环山村的弟兄回去,黄大海也要回去坐镇碧绿剑庄,希平则继续留在长春堂。大风走时,让希平一定回环山村看看,他说他的妻子们生了几个小孩了,要得到希平的祝福,期待他们长大后也像希平一样能打、一样的好运气,希平一口答应了。

    黄洋和春燕时常在希平耳边唠叨,让希平到明月峰上看看梦情和林啸天,并且说准备让他改回姓林,就叫林希平。然而希平说,会去看他们的,但姓就不改了,他姓黄,是黄洋和春燕的大儿子。为此,黄洋笑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地闹着“不改好,不改好啊”,被春燕压了一记五指山,可他还是很开心,在梦里还说这年一定有抱不完的孙子、孙女……

    事情还没结束,华初开就赶他那不成器的华小子出去经营药店生意,说要历练历练,华小波只得带着他的妻子们情不愿心不甘地离开了长春堂。黄洋问起希平以后做什么?希平说,老爹,你别忘了,你以前教我的东西,虽然我不喜欢,可是经营药店,我还是不比小波差劲的。华初开一个劲说有钱途,希平又说等我玩累了再看看吧}华初开又失落了好一阵。

    于是,年轻一辈的,就只剩希平留在长春堂了,当然还有他的一大群大大小小的妻妾,黄洋和春燕也就哪里都不去了,守着她们为黄家添孙增子的。春燕变得很唠叨,整日在希平耳边叫希平别太粗暴,还一个劲地要隔离希平和他怀孕的妻子……

    一切比较平静时,是在半个月后。

    此日,希平从妻子的玉臂里脱离出来,无所事事的,走出院子,却听得雪儿呼唤,便见美艳绝伦的,看似纯洁无比的千叶蓓陪在雪儿身旁。希平笑道:“雪儿怎么每天都起得这么早啊?”

    雪儿乐道:“爸爸,我已经习惯阿姨们的叫声了,每天听着阿姨们的叫声入睡,睡得很甜哩!”

    她扯开小腿跑了过来,希平俯身下去抱起她,然后看了看千叶蓓,道:“你的眼睛为何红肿红肿的?”

    雪儿道:“千叶阿姨每晚都失眠哩,她没有雪儿乖,雪儿能睡着,她睡不着。雪儿早睡就要早起,每天吵着她起来,她不得好睡,就有红眼圈儿了。”

    她似乎很得意能够令千叶蓓生出了眼圈儿……

    希平感到一丝抱歉,道:“其实你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受罪的,你堂堂玉蛇门门主,现在又是地狱门的门主……”

    “师弟一一”何喜的欢呼打断了他的话,她和她的妹妹何欢也从屋里出来了。

    希平一听她唤他作师弟,便全身不舒服,而且那呼唤的声调有点太那个一一好像唤自己的小情人似的。

    何欢也道:“师弟,你不进来我们屋里坐坐吗?”

    希平欲拒绝,雪儿已经道:“是啊!爸爸,你到雪儿房里来吧!”

    原来雪儿和三女是住一间屋子里的,希平自然不忍拒绝雪儿,便道:“好吧!”

    五人走入屋里,此时日头正中。

    希平抱着雪儿寻地方坐,雪儿硬要希平坐她的床,而屋里只有两张床,一张是何氏两姐妹睡,一张则是雪儿和千叶蓓的。

    方坐定,雪儿又道:“爸爸,快脱鞋!”

    “脱鞋干什么?”

    “雪儿要爸爸陪睡觉觉啦!”雪儿说着,就想弯下去帮希平脱鞋。

    希平大惊,怕她跌到床下,说道:“好啦,我自己脱。”

    脱了鞋,希平只好依雪儿所言,平躺在床上,雪儿便趴睡在他的胸膛,嘴里道:“爸爸的胸膛就是和阿姨的不同,又宽又硬,千叶阿姨的却很软,很多r……”

    和何氏姐妹坐在一起的千叶蓓的脸都红透了,却又不知该说什么,神态窘极了。

    “为什么啊?”希平问出嘴就发觉问错了。

    雪儿已经回答道:“因为阿姨胸膛有奶,爸爸没奶……”

    哈、哈哈……希平心里发笑,又不敢笑出来。

    千叶蓓叱道:“雪儿,你若再乱说,阿姨就不疼你了。”

    雪儿委屈地道:“可是……就是这样的嘛!雪儿没有说谎,雪儿是诚实的孩子,爸爸若不信,可以让阿姨脱了衣服看看,证明雪儿没乱说的。”

    千叶蓓羞恼的红霞无法褪,希平侧脸看了,见她那与梦香等女有着同等绝美姿色的脸的异常变化,越发觉得她的美丽不可多得,更兼她的那双本是刻着纯洁底的眼眸换成了一种'玄武手打首发'羞涩之色,他心里的玩意也跟雪儿的一样浓了,于是道:“雪儿,不用怕她,爸爸是她的师叔,比她大一辈,她得听爸爸的话的,就像雪儿听爸爸的话一样。”

    “黄希平一一”

    千叶蓓愤怒地站立,正想继续喝叱,却又听得雪儿道:“那就是说,千叶阿姨其实是千叶姐姐了?可她为何总让我叫她做阿姨呢?其实她也没大雪儿多少,雪儿过几年也能长她那么大的……”

    希平却料不到他一句玩笑话,使得千叶蓓如此生气一一他是真感觉到她的怒气的,他道:“雪儿,我们还是出去吧!我抱你出去玩好不好?”

    雪儿却闭眼伏在他的胸膛,呢喃道:“爸爸,再睡一会。”

    她很快就睡着了,千叶蓓似平了解她的睡眠,走过去把她从希平身上抱开,抱到何氏姐妹的床上,道:“师傅,你们照看一下雪儿。”

    两姐妹不明白她要干什么,她走到希平面前,道:“别再躺着我的床,起来,跟我出去,我有话跟你说。”

    “黄希平,你为何以我的师叔自居?你是我师叔吗?”出得院子,千叶蓓便兴师问罪。

    希平搔搔头,道:“你的两个师傅叫我做师弟,我当然……”

    “没有当然,你远不会是我师叔,哪怕师傅们怎么认为,我都
小鸟acome吧
不会承认你是我的师叔。”

    “为什么?难道像我这样的天才做你的师叔很丢你的脸吗?”

    “你也不想想你唱歌时的德性……”

    “哟,瞧不出你看起来如此纯真,说话却一点也不纯真。我唱歌怎了?”

    捅到他的得意处,他自然是很不舒服的,就说这段日子因为华小波和四狗的离开,没有人陪他唱歌表演,他闷得发慌,正没处可发,此时千叶蓓一说,岂不是把他往死里捅?

    他狠狠地道:“我要回环山村,我要找齐他们唱歌。”

    千叶蓓道:“我在跟你说话,你在跟谁说话?”

    “我在和自己说话!不,我在对天发誓,对天发誓,知道吗?”

    千叶蓓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这家伙把我们师徒三人摆在这里不闻不问已经很久了,说吧!你准备怎么对待我们?”

    这句话把天才问住了——啥,难不成她们还别有所图?应该不会啊!怎么说,他和她们也是有渊源的,虽说美丽的女人都有野心,但也不至于冲着他来吧?

    他傻呆地道:“我不明白。”

    千叶蓓凝视着他,道:“你曾经说美丽的女人都很有野心,我想也许是对的,可是,你知道我的野心是什么吗?”

    希平摇摇头,他怎么可能知道千叶蓓的野心,他又不是千叶蓓脑子里的恶性肿瘤。

    “云雪说我没有野心,其实我有野心的。”

    希平只是礼貌性地嗯了一下。

    千叶蓓继续道:“我的野心就是你……”

    “啊?”希平惊跳起来。

    “我喜欢你,从我回首的刹那,看见你抱着施柔云坐在那匹健壮的黑马之时,我就喜欢你……我不知道我会喜欢你的,我从来没喜欢过一个男人……我现在的野心只是你,所以我留在你的身边,懂吗,笨蛋?还要我叫你做师叔吗?”

    “为……为何你突然说这些?”

    千叶蓓幽然道:“云雪曾说,如果我心里很苦而又找不到理由,就找你,她你能给我答案。我这段日子,心里真的很苦,却又真的找不到苦的理由,只在脑子搜索到你的影子,全都是你的影子……”

    说着,她忧怨的双眼忽然恢复她原本的纯净,这双眼睛令希平联想到小月和抱月,他的心草名地抽痛,颤音道:“喜欢……乌龙吗?”

    “喜欢。”

    “我抱你坐上乌龙的背,带你到城外的平原走走,如何?”

    “嗯。”

    “如果我要在乌龙的背上占有你,你是否还认同我的这个决定呢?你曾经在奔驰中回眸,看见马上的我,我如今想在马背上征占你纯洁的堡垒,联结我们奔驰中的情缘,如果可以,便与我共骑奔扬!”

    “在任何地方……任何时侯……你可以占有我……只是,不能做我的师叔……因为我不是要一个师叔,我是要一个男人,一个我爱的男人……”

    夕阳之下,希平骑着乌龙回来。

    马背上,他紧搂着千叶蓓,伊已熟睡,眉目之间流露无限春意。

    希平想到刚才与她的缠绵疯狂,就在长春堂门前又侧首吻了吻她白嫩的颈项。

    马儿已经踏入长春堂,希平道:“已经到家了,我抱你到大床上睡去乌龙,你自找你的地方休息吧!”

    乌龙跪蹲下来,希平抱着千叶蓓离开了马背,进入了长春堂,从而进入了他的无数个无尽绮丽的梦里……

    欢迎光临;

    尾章 梦之初始

    平静的天空,平静的海,于是有了平静的海滩。

    当蓝的水铺往无边的蓝的天,在海的一岸,躺着八个男人。炽热的阳光照在沙滩,照在他们只穿着短裤的几乎全l的健美身体,呈现一种在太阳底下生活的特有的古铜色,一种健康而迷人的韵味。

    此八人似乎已经熟睡,海也不愿打扰他们的甜美午梦似的,像他们一般平静着,只是暗里涌动着奔放的气息。

    渐渐地,海似乎要醒了,风在吹,海听到了风的呼唤,荡起了一丝丝的冲动……

    “啊!好舒服啊!睡了多久?”一个似阳光般可爱的大男孩坐了起来,在沙滩上伸了伸懒腰。

    其他七人接连被他吵醒了,一个精壮的男人喝道:“华小波,你醒来就他妈的乱吵,要把我们全部吵醒,你才心安吗?”

    华小波笑道:“四狗师傅,这怎么怪我,是你们自己醒的。”

    独孤明叹道:“多好的梦,总要醒的。回想三年前我们相识,犹如梦一场。之后我们分别、相聚,还是如同一场梦儿。”

    希平也道:“其实江湖之行,对我来说,就好像做梦。可这梦,又好似是真实的。当我醒过来,梦里的一切,竟然没有任何改变。”

    四狗道:“从环山村出来,抱回许多美人儿,又坐镇丐帮,我到现在还觉得是梦……唉,如果是梦就好了,我不必要那累。丐帮的事真烦人……最烦人的,还是那群女人。”

    华小波惊道:“四狗师傅,你竟然也有同感?”

    “什么同感?”独孤明道。

    “就是你说的女人烦啊!越多女人越烦的,独孤老大,你难道没有同感吗?”

    独孤明道:“我现在好怀念以前的单身生活,这三年来,我没有一天不被那些女人折磨得死去活来的。”

    “是啊是啊!又要安慰她们,又要照看孩子。女人多了,孩子也多,女人和孩子一齐来,几乎把年纪轻轻的我折磨得老了二十岁,我的青春啊转晰即逝!”

    四狗笑骂道:“你他妈的别学独孤明说话,你又不是那块料。不过,女人多,真的好烦,应付得过来,她们对你好一点,应付不过来,孩子的屎n布都是自己洗,我现在洗屎n布洗到怕了。”

    独孤明道:“我最怕小子们哭闹……”

    华小波忽然对希平道:“姐夫,难道你没有我们这种惨痛的经历吗?”

    希平笑笑,道:“没有,她们对我好极了,而且也不叫我换洗屎n布,孩子们一哭了,她们自己就会哄,而我在一旁看着就行了……”

    “得,你别说了姐夫,你这是在我们面前炫耀!”华小波止住希平的说话,对四狗道:“四狗师傅,你这三年来有纳新妻吗?”

    “你不是见到了吗?老子带来了四个,你明知故问。”

    “唉,我也新纳了三个,一年一个,我现在好后悔,每晚都累的不像活人的,好想找人来帮忙。”

    华小波盯着四狗,四狗道:“你别指望我,我也想找人帮忙的。”

    华小波又盯独孤明,独孤明甩脸不理他,他就朝赵子威道:“威哥你暗里骗走几个吧?”

    赵子威喝骂道:“你以为我的女人少吗?”

    “啊,对了,姐夫,我怎么忘记你了?你是绝代枪神啊……干脆我这趟回去之时,留一些在这岛上,你帮忙照顾好不好?”华小波仿佛遇到了救世主。

    “小波,是不是想吃我几拳啊?”

    华小波苦着脸道:“那就算了!我好想再去找寻新鲜刺激啊!可惜太多女人了,又不敢去找。”

    赵子威、独孤明、四狗三人点头赞同他的说法,华小波又道:“姐夫白慧总行吧?”

    “不行。”

    “就一两次好不好?你陪她几次,待我们离开小岛,她不会缠你的啦!她有时会想起你,所以……”

    “小波,你若再提,我真的出拳了。”

    华小波只好转移话题,道:“你们见过浪无心没有?”

    其他的人都说没有,华小波又道:“我去年刚巧遇见他,差点认不出他来了,他竟然娶了那芳儿做老婆,而且也不拈花惹草了。芳儿替他生了个儿子,可我总觉那孩子不像浪无心……”

    希平回想起与芳儿的那一晚,芳儿向他要了一个孩子,他知道,浪无心的那个孩子其实是他的,他道:“浪无心住哪里?”

    “我遇见他的时侯,他正带着老婆孩子四处游玩。我想,现在他应该回仙缘谷了吧!他已经不是原来的浪无心了,他改了名字,竟然叫浪纯儿。嘿,这小子也纯吗?”

    众人觉得浪纯儿着实不适合浪无心……

    “和浪无心相遇,我又从浪无心的口中得知施竹生的事。”

    “施竹生混哪里了?”众男追问。

    华小波狂笑了一阵才道:“施竹生那家伙竟然到了一个叫泰国的国家,哼哼,他在那边很有名气,几乎被当成国宝,并且教许多人武功,人称之泰拳。妈的,这种拳法真像地狱门的武学一般y狠,可能是施竹生根据地狱门的武学创造的。施竹生在那边大受欢迎,很多人把他当成偶像,这三年来自宫的人可不少啊!我听浪无心说,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也许那个国家以后会有很多人自宫,而那些自宫的人又学不到施竹生那种完全变成女人的本事,就会出现许多人妖,那个国家以后一定会演变成人妖大国,而人妖,嘿嘿,可能就是那国的国宝了,哈哈……他妈的好搞笑啊!”

    大家喟叹:竟然有这种事?

    哈、哈哈、哈哈哈……晴叹过后,其他七人也跟着华小波狂笑不止。

    四狗笑出眼泪来了,道:“想不到施竹生如此出息,竟然可以让地狱门的特招‘割jj,风行一国,好佩服他。”

    黄大海道:“我也想像不到,不过,想想也有可能,施竹生总想称霸中原武林,自知不能称霸中原武林了,他到别国,竟然发现可以称霸全国。

    赵子豪道:“什么时侯我们去看望他吧?”

    华小波惊道:“豪哥,难道你想换口味和他睡上一觉?”

    赵子豪的脸立即红了,笑骂道:“你小子是不是想吃我一刀?!”

    华小波怕怕的,雷龙道:“其实施竹生看起来真的很像女人了,当初和他上床的男人都没发觉什么异样,我想,他和女人是没有任何区别的了。”

    众人不料雷龙能说出此番话,四狗道:“你不怕碧柔听到你说这话吗?”

    雷龙慌张地东张西望,还好没见到碧柔的影子,心下一松,长呼一口气。

    “对了,姐夫,你也应该回来帮我经营一下药店吧?你每次都是四处游玩,害我一个人累。而且他们几家老向长春堂伸手借钱,借了又不还……姐夫,别忘了你也有股份的,你的股份在长春堂可不少啊!你怎么能只让我一个人劳累?看着你不是去皇城,就是去白羊族和野马族,还有什么蛇神部落的,现在竟然又回到这小岛渡假,你哪天不是在渡假的?”

    “嗯,华小波说到此事,我倒记起来了,希平你的原娜情人和原英他们三女在野马族的时侯又献了多少个处女给你?”

    希平道:“没办法,谁让我答应做她们马族永远的开拓者呢?”

    华小波突然大叫道:“姐夫,你去明月峰的时侯,摘了多少处女?”

    希平双眼一瞪,喝道:“华小波,不关你事!”

    华小波笑道:“只是问问罢了,明月峰的女人可都真不错,据说,她们都愿意做姐夫水久的地下情人,嘿嘿……姐夫,在这里渡假之后,你又想去哪里?”

    希平道:“我想到天竺一趟,顺便把洛雄父子的骨骸带回去……”

    “见到黛妮的时侯,你就陪她一段日子吧!不要顾及我,她并非我的女人。”四狗叹道。

    希平无言语。

    黄大海道:“大哥,有件事萌萌让我告诉你,她说,她这趟到这小岛渡假,看到她娘很幸福,她很感谢你能够令她娘过得这么幸福。”

    希平干笑,只说一句:“她也是我的岳母嘛!”

    当然得好好照顾了,嘿嘿,要令她“性福”

    华小波叹道:“惨就惨在我,晚上太劳累了,今日若非姐夫提议出来海滩唱歌,可能我还是得照顾小孩兼换n布……”

    “哟,说到唱歌,我怎么忘记了?”希平大跳而起,喊道:“四狗小波,快点准备!还有,独孤明、赵子威,你们两个这趟别想逃……”

    雷龙、黄大海、赵子威立即跳到海里去,而赵子威和独孤明刚想起跳,希平已经一手一个把他们拉扯住了,嘴里嘿嘿笑道:“你们答应过的事,当然要尽力为之了。哥们儿,奏乐吧!绝代歌神的海天演唱会,就要隆重开始了!”

    夜已经很宁静了,海边的岛屋也渐渐地平静,希平唱了半天的歌,回来之后,在众妻子的r体上又放纵了半晚,终于在满足了女人的要求之时,沉睡过去。

    不知多久,他在梦里,依稀觉得又有一个女体爬到了他的雄躯上,他开始醒了,迷糊间,他以为这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于是双手环抱了这个攀伏在他雄壮胸膛上的女体,猛然一惊,头脑清醒了。

    不是因为女性的l体,而是因为这l体的女性竟然是如此的娇小和柔嫩,仿佛是十岁小女孩的身体似的,小小的身体热呼呼地贴在他的胸膛,小嘴儿舔吻着他,他却想不出这么小的女人会是谁?在他的妻子里,应该没有这么小的女孩的……十岁?嗯啊……他忽地想起一个人来了——雪儿!?

    难道在他身上的人儿真是雪儿?

    他欲抱开她,却被她小小的嫩嫩的手儿环住颈项,只听她在他耳边轻声道:“爸爸,不要抱走雪儿嘛!雪儿已经十岁了,就要长大了,你说过的,长大的女人,是可以和爸爸睡觉觉的……”

    “雪儿,是谁让你进来的?”

    雪儿以细嫩的声音道:“这是秘密,阿姨们让我不要说的。”

    希平听得她的话,愣了,接着又感觉到小小的雪儿在笨拙地蠕动,无意地挑动着他的情欲。他恍然觉得这又是在梦中,若虚幻又似真实的难以言说的绮梦……

    夜色如水,海在热风中,开始呼吸了,是那般的轻、那般的轻,可爱而迷人,像是一个小女孩特有的气息,那般的……(全书完)

    《猎艳江湖梦》这书,我从二00三年五月写,历两年时间,终于完成。

    看这书的朋友,同我一样,应该都可以松一口气了。我曾想,我是否能够把一部书写到完结?如今已经不用再想了,因为我已经写完结了。

    在写这书的期间,我挖了许多坑,这些坑包括:《两极地带》、《爱的拳头》、《在妓院里出生的男人》、《宿命传说》以及河图出版的《睡着的武神》。这些都是明坑,至于暗坑,就暂时保密了。此时而言,已经写完的坑就《猎艳江湖梦》和《拳头》,这两个坑是有结局的。其他未完的坑,也会慢慢地填完,我相信我会做到这一点的。

    或者有人说,《猎艳江湖梦》的最后一集似乎简单了些。然而我觉得这样正好,比如大地盟的战斗,如果要写,或者可以写个两三集,而那是读者们不愿意看到的。《猎艳江湖梦》本就不是写武斗和战争的书,若把这些元素强加进去,会破坏这本书的风格,因此,我选择以胜败论英雄的写法。与《猎艳江湖梦》的节奏不合的东西,我几乎都不写,或者是略写之。

    《猎艳江湖梦》的终篇,或者和读者以前看过的许多书都不同,也许有很多人不明白我为何要以“梦里落花”为终篇的篇名,在这里我进行解释一下。因《猎艳江湖梦》以梦为名,则在结局时便以梦终之。所谓的“梦里落花”,看名,似乎是夹杂一种愁伤的,但,我取了另一种意思,也就是花落了,果子就成熟了。另一方面,我在离结局还有很远之时,就把江湖的事了结了,而用很长的篇幅来写之后的生活。这似乎在以前的武侠玄幻之类的书里,也是不曾见的,只是我觉得这样写是有必要的。《猎艳江湖梦》本着重写生活,在开始之时,也是以山村的平淡生活开始,而整个过程,虽人在江湖,但写的也是很平常的生活,因此,在结束的时侯,我觉得,也应该以《猎艳江湖梦》里面的角色的生活来演绎整部书的终篇。

    曾有许多人,希望我写调教雪儿的故事,最后我还是没有写。雪儿是书里唯一的纯真了,我不想打破这纯真。然而,我最后为什么还是要写到雪儿呢?这其实很简单,因为这是一个梦,梦也许会平静,但不会结束的。雪儿呢?这其实很简单,因为这是一个梦,梦也许会平静,但不会结束的。我把最后的章节取名为“梦之初始”,便是指梦才刚刚开始的意思。而在最后的段落里,写到雪儿时,用一种悬念的手法,辅以场景的描写,制造一种若真若虚的存在,还是因为不想破坏雪儿的纯真,但又不愿意放弃雪儿这个异样的美梦,才会在最后留给大家一个朦胧写法。

    或许,朦胧真的很美。而《猎艳江湖梦》,本身也许不美,只是它能够给喜爱它的人,一些很美的很轻飘的梦儿。

    这样的梦,会结束吗?也许永远不会的……

    (陈苦记于二00五年二月二十四日)

    《

    <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