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再爱纯属意外 > 第 7 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陶心芽点头。

    陈安梅看向海尔,海尔也点头,而一旁的原成鸿早震惊地站起。

    陈安梅怔怔地看着陶心芽,突然扬手打她一巴掌。你这坏丫头!竟然让乾爹乾妈为你伤心难过,坏丫头!坏丫头!她骂着,却哭着将陶心芽抱进怀里。

    乾妈,对不起。陶心芽才止住的泪又流下来,她转头看着激动的原成鸿,乾爹,对不起。

    原成鸿抖着手,说不出话来,只能上前抱住妻子和乾女儿。

    海尔摸摸酸涩的鼻子,呃,我不是故意打扰,只是我和心心要赶去机场……

    对,心心你和阿让……陈安梅推开陶心芽,担心地追问:心心,你和阿让是怎麽回事?你们两个……

    好了,夫人。原成鸿制止妻子。孩子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

    他看着陶心芽。心心,去吧!

    陶心芽点头,跟着哥哥往门口走,踏出门口时,她停下脚步,转身对两老坚定地道:你们放心,这次我不会再耽误聿哥哥的幸福。

    这次,她要问他,他想要什麽幸福。

    原聿让在等待。

    刚刚,他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说,陶心芽正要赶到机场,叫他等她。

    你和心心就好好谈谈,机会只有一次,再错过就没有了。陈安梅轻叹,语重心长地说着。

    这道理,原聿让怎会不懂?

    他已经失去过一次,怎会不知再次拥有的可贵。

    可是那个女孩知道他要的是什麽吗?她何时才会真正长大,何时才会懂他的心?

    远远地,他就看到奔跑而来的她。

    陶心芽也看到了原聿让,她的心紧张地怦怦跳,手心里都是汗,她害怕地想逃离,可最后还是站到他面前。

    嗨!挤出笑容,她向他打招呼。

    而他,面无表情,沉默地面对她。

    陶心芽舔着唇,声音因害怕而颤抖,可却仍坚定地开口。你说的对,我一直都很自私,从没问你想要什麽,就迳自为你决定一切,我会为我的自以为是向你道歉。

    面对她的话,原聿让仍是冷漠。

    而她,也许是话说出口了,心里的紧张渐渐消失,垂在身侧的手紧握,她扬首看着他。

    所以,我想问你,聿哥哥,你想要什麽?

    如果我想要报复你呢?把你锁在身边,让你哪里也不能去,一辈子只听我的话,我叫你往东、你不能往西,你要成为我的奴隶,满足我所有要求,包括我的性需求,然后到死你都不能离开我,如何?你肯吗?

    陶心芽没想到他会这麽说,她傻在他面前,这……

    原聿让冷冷挑眉。怎麽?不肯吗?那麽就没什麽好说的。他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等。陶心芽抓住他的手臂,我没说不肯。

    男人的注视让她红了脸。不……我的意思是……

    怎样?他等她的答案。

    可、可是要是哪天你遇到喜欢的人……那到时她的存在不就是阻凝了吗?

    放心,不会有那一天。

    咦?为什麽?她傻傻地问。

    他却不耐烦了,现在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怎样,陶心芽,要不要一句话!

    可……这样就够了吗?你不是讨厌我吗?我做了那麽多坏事,还不懂事,又自私……

    只把自己赔给他,恁麽够弥补他?

    这样畏怯自卑的她让原聿让叹息,这哪还是那个骄傲任性的小公主?她的自信到哪去了呢?

    陶心芽,我只问你一句话。他认真看着她,不许她逃避,也不许她闪躲。你还爱我吗?

    还爱吗?

    这话,她也问自己好几次。

    她告诉自己不爱了,可是却又忍不住心里的贪恋,他不知道,他每次出现在她面前,她心里总是窃喜着。

    可是,她哪还敢奢求太多?当初就是太贪心,她才会做那麽多错事,她实在怕自己又再犯错。

    她垂下头,怯怯地。我只想要你幸福。

    他幸福,她就幸福。

    原聿让在心里叹息,面对这样的她,他哪还能有脾气?

    傻丫头。他伸手抱住她,在她耳畔低语。你怎麽没想过亲自给我幸福呢?

    他顿了顿,再道:而且,你在我身边,我就幸福了。他怎麽舍得报复她?她可是他从小捧在手心疼宠的小公主。

    陶心芽傻住,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什麽,她惊讶地抬头望他,哭得红肿的眼让男人心疼极了。

    原聿让轻吻她的眼睛,你的回答呢?芽芽,你还爱我吗?

    陶心芽含泪咬唇,轻轻点头。

    那,再也不放手,好吗?

    她再点头。

    而他,终于露出笑容,搂住他的小公主。

    终于,她又回到他怀里了。

    尾声

    这是一场世纪婚礼。

    麻雀变凤凰的童话故事在现实上演,媒体杂志争相报导,好奇这个东方女孩是如何掳获名门贵公子的心?

    陶心芽站在教堂门口,她穿着雪白蕾丝婚纱,层层叠叠的纱裙曳地,露出的细肩圆润莹白,小手拿着粉色的玫瑰捧花。

    她挽着哥哥的手,一步一步地踏进礼堂,前方,穿着白色礼服的新郎等着她。

    这次,新郎俊美的脸庞扬着温柔笑容。

    她的手被放到新郎手中。

    这次,你敢再欺负我妹妹就试试看。海尔恶声警告,这次他这个做哥哥的绝不会视而不见。

    放心,不会有那一天的。面对一直阻挡自己娶老婆的大舅子,原聿让一样没好气。

    他本来想在芽芽二十岁时娶她的,却硬被海尔拖延到芽芽大学毕业。

    海尔的理由是——我的妹妹才刚回来不久,我舍不得她嫁;再说,她年纪还小,可以多看看,多选择。

    最后那几句,在原聿让耳里简直是活生生的挑衅。

    啧!明明是自己追不到老婆,就拉他一同受罪。

    原聿让对好友充满不屑,不过,抗战多年,他终于娶到他的芽芽,今天,她就会完整地属于他。

    原聿让先生,你愿意娶陶心芽小姐作为你的妻子吗?

    原聿让深情地看着眼前的宝贝,温柔而坚定地回答。我愿意。

    陶心芽小姐,你愿意嫁原聿让先生作为你的丈夫吗?

    陶心芽垂眸,笑得羞涩而美丽。我愿意。

    两人交换婚戒时,陶心芽的手微抖。

    紧张吗?他低笑。

    陶心芽瞪他一眼,用力将戒指套进。哼哼,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原聿让温柔地为她戴上戒指。不用戴戒指,我也是你的人。

    咳咳……牧师听不下去了。

    四周的宾客轻笑着。

    新郎,现在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原聿让掀开头纱,看着他的新娘,而他的新娘则抬起脸,毫不害羞地闭上眼,等新郎亲她。

    咳咳,陶心芽,你矜持点!站在一旁的哥哥看不下去了,随即招来新郎不悦的瞪视。

    他老婆热情让他亲有什麽
在日本当老师的日子全文阅读
不对?

    原聿让搂住他的新娘,直接来佃火辣辣的法式热吻,众人不禁欢呼,吹起口哨。

    陶心芽被吻得全身软绵绵的,然后听到老公在耳边对她说:芽芽,我爱你。

    她幸福地笑了。我也爱你。

    番外:非梦

    原聿让又作了同样的梦。

    墓园里,母亲憔悴着脸,双眼因哭泣而红肿,父亲搂着母亲,素来刚毅严肃的脸庞上,眼眶也微微泛红。

    而他,静静地站在一旁,然后听到咆哮,脸上随即传来痛楚,他往后退,袭来的是更多的拳头和愤怒的嘶吼。

    原聿让!该死的你!你他妈的还有脸出现!把心心还给我!还给我!他曾经的好友一边吼着,一边抡起拳头朝他殴打。

    他没有反抗,没有抵挡,任沉重的拳头落在身上。

    海尔!住手!别打了!伊莲娜急忙抓住海尔。

    走开!海尔推开伊莲娜,朝倒在地上的原聿让走去。

    海尔!伊莲娜挡在原聿让面前。够了,这是丧礼,你没看到旁边还有这麽多人吗?

    呵!海尔嗤笑,蓝眸充满血丝。

    对,这是丧礼,我比谁都清楚。因为……这是我妹妹的丧礼!

    他指着原聿让。是他死我妹妹!

    这明明是意外……

    去他妈的意外!海尔根本听不下去,若不是他,心心会搭上那班飞机吗?原聿让,你说!你他妈的别躲在女人后面,你说呀!

    要说什麽?原聿让看着墓碑,他要说什麽?

    明明上星期她还出现在公司,找他一起吃午餐,而他那时回了什麽?对,他说,他已经和客户约好了。

    然后,不再理她,跟着伊莲娜一同离开。

    那时的她,没有再像以往一样吵闹,只是平静地站在原地——就像现在一样,安静无声地。

    她不会再吵得他心烦,不会再闹得他头疼,也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她离开了。

    留下的,是一张已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和一枚冰冷的戒指。

    那间屋子里,再也没有她的痕迹。

    不知道丧礼是何时结束的,也不知道海尔是何时离去的,他带着一身伤回家,从酒柜里拿出酒,直接就着瓶口灌着。

    是梦吧?等他醒来,她又会出现在他面前,又会找他吵架,惹他厌烦。

    可是,没有,不管醒来几次,她就是没出现。

    他浑浑噩噩地过日子,直到某天,他明白了,她离开了,再也不会出现了,他窝在房里,忍不住痛哭失声。

    他终于明白自己失去什麽,可来不及了,她已经走了。

    从那天起,他投入工作里,菸瘾愈来愈大,总是半夜里醒来,然后无眠到天亮。

    他睡不着,他的梦里没有她——她连他的梦都不愿进入。

    他以为他的日子就是这麽过了,白天黑夜,没有一丝起伏,没有任何目标,只能等待死亡那天的到来。

    那时,他会看到他的芽芽吗?

    若会,他开始期待那天。

    可那天还没到,他却过见一个叫陶心芽的东方女孩。他在墓园过过她,只是一面之缘,却莫名地将她记在脑海。

    她的一举一动总让他想到芽芽,她们甚至还有同样的姓名,他想,可能是受到名字的影响吧?

    她怎麽可能是芽芽呢?

    可是,每遇见她一次,心里的怀疑就愈深,让他终于忍不住试探,而酒醉后的她说出的话让他欣喜若狂。

    是他的芽芽,她真的回来了。

    他激动地抱着她,眼眶发红,多怕这是梦,是他幻想的梦,她是他奢望的幻影。

    他每天都害怕着,怕自己是疯了、病了,怕她只是他想像而来的,怕有一天,她又会消失,而他又是孤单一人,那他会崩溃的。

    别丢下他一人,芽芽……原聿让从梦里醒来,立即低头。他怀里拥着娇小的人儿,她憨睡着,雪白的脸颊泛着红晕,呼吸浅浅的。

    她在,就在他怀里!

    绷紧的身体渐渐放松,他收紧手臂,轻吻粉额。

    陶心芽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见他醒着,口齿缠绵地喃着。怎麽还不睡……

    吵醒你了吗?他摸着她的背,像顺着猫咪的毛。

    没有。陶心芽摇头,极力睁着眼。你睡不着吗?还是旧情人要结婚了舍不得?

    胡说什麽!他不悦地斥责,却舍不得大声。

    那就早点睡,明天还要参加哥哥和伊莲娜的婚礼。昔日情敌成为未来的大嫂,陶心芽有种未来日子会很难过的感觉。哥哥现在凡事都以伊莲娜为主,明明都还没娶进门,就已经成为妻奴了。

    呜……她这个妹妹在哥哥心中已经不重要了,陶心芽好失落。蹭蹭老公的胸膛,没关系,她还有聿哥哥疼。

    乖,睡觉。搂着聿哥哥的腰,她轻轻打个呵欠。

    嗯!他轻应一声,看她闭上眼,好一会儿,他也慢慢合上眼。

    我在,不会消失。怀里的她突然出声。

    原聿让微怔,他没有睁开眼,只是更拥紧她。嗯,我知道。

    那就睡觉。

    嗯!他扬起唇,不一会儿,就听到她沉睡的呼吸声,他拥着她,心里的不安转为满足。

    她不是梦,她就在他怀里。

    而他,再也不会放开。

    ——全书完——

    后记    元媛

    同样的老梗也是梗系列,不过场景搬回现代:

    这个系列其实就是拿来满足我想洒狗血的慾望(殴),而在开稿前,我就想,这样的女主角应该不讨喜,不过因为她是女主角,所以有外挂功能,就算是小三,小三也是有春天的!(殴飞)

    不过,感情这种事总是看不开的吃亏,有人会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干嘛一定要那个臭茅坑,男人女人那麽多,干嘛就一定要爱那一个?我想,这些道理人人都懂,不过感情就是让人智商降低的东西,自己看不开,别人怎麽说也没用。

    我记得有次,失恋的s友人红着眼眶,很委屈地问我:我明明每段感情都谈得那麽认真,为何都得不到好结果?

    当下,我心里贱胚的os是:谁教你挑的都是烂男人?

    明明自己跑来问我这个男人好不好,诚恳又天真的我很认真地摇头,诚心诚意地建议,我觉得这个男生不ok,他不懂得尊重女生。

    朋友点头,说她知道了,隔天就和那男的交往了。

    当下我心中是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跑,只觉得装笑维,都决定要在一起了,问我干嘛?

    从那之后,我就知道,感情这种事,人家抱怨你只要听就好,不需要给建议,因为他们不需要!(摊手)

    所以,s友人哭着跑来问我时,我也只能递张面纸,嘴贱的话放在心里,这时只要听人诉苦,偶尔安慰几句,其他什麽都不必说。朋友嘛,就算觉得她自己蠢(喂!),不过我还是会拿出朋友爱的!(所以,去留学的s友人,在那里过不下去的话,我可以寄箱泡面过去给你:d)

    因此,我相信一定有人觉得书里的陶心芽是自作自受,我同意(点头),因为我自己也这麽想xd,不过我还是写得很开心就是了,这就是我想要的狗血啊!写完后,我满足了。(茶)

    没意外的话,这系列还剩一本——只要我不难产,或是被雷打到,让灵感源源不绝就是想继续加系列本数的话》。

    《

    <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