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巧玲珑蛋塔 > 第 6 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小东西,我真的没事了,刚才你都还没有吃到午餐,乾脆我带你到百货公司里面去吃点东西,然後顺便逛逛。”

    连沐仙听了既感动又心疼。就为了要证明他是不是真的爱她,害得他一次又一次遭受那群魔女“心狠手辣”的残酷折磨。

    她觉得自己真的好残忍,他已经向她表示过多少次了,现在也都吐得这个样子了,还能说他不是真心的吗?

    看著他一脸的倦容,还硬撑著要陪她逛街,她真的觉得自己是越来越爱他了,而且受得有些无法自拔。

    “怎么了?一直盯著我看?嗯?”他还是有点气若游丝。

    连沐仙突然嘴巴一扁,“哇”地一声,红著眼眶哭得唏哩哗啦。

    “呜呜呜……伟凡……伟凡……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好……爱你……”

    听见她深情的告白,他也感动的拥著她,全身因为她的一句“我好爱你”,被“电”得马上活力充沛、精神百倍。

    “小东西,我也爱你呀!”他揉著她的头。

    连沐仙哭得抽抽噎噎的。“你有……多爱?有像我……这么……这麽……爱你吗?”

    他粗哑著嗓音说:“你爱我有多深,我就同样爱你多深。”

    “哇——我好……感动哦……伟凡……我爱你……我爱你比……新光三越的……大楼还要高……”连沐仙哭得眼睛肿、鼻头红的,连鼻涕跟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巫伟凡揉著她的头发,亲吻著她的额头,眼中也有泪光,他哑著声说:“小东西,别哭了,我知道你爱我,我知道你爱我爱得比那楝大楼还要高。”

    “哇——呜呜呜……呜呜呜……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爱你……爱得比淡……淡水河……还要宽……哇——哇——”

    “我知道、我知道,你爱我爱得比淡水河还宽。”巫伟凡心中悸动万分的低头亲吻著她的眼泪。

    连沐仙几乎是哭上瘾了,大白天的,就在大马路边的公车站牌凉亭下,声嘶力竭、痛哭得说著她爱的告白。

    “呜呜呜……你怎么……可能会知道……人家爱你……爱得比……台北的捷运……还要长……呜呜呜……”

    巫伟凡像个应声虫一样,一直回答著“我知道、我知道”

    连沐仙似乎下定决心不放过他一样,抱著他猛哭。

    “哇——伟凡……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真的……爱你……爱得比国家的……垦丁公园……还要大……哇——哇——”

    “我知道、我知道。”巫伟凡一直拍著她的背,不停地安抚她。

    她哭个不停,旁边等公车的人都在看著他们,有人还奇怪著窃窃私语。

    连沐仙的泪水一发不可收拾。

    她张著嘴,“哇——呜呜呜……呜呜呜……”

    “哇!你别又来了呀!我真的知道你很爱我,可是你也不需要哭成这样吧?”巫伟凡东张西望著。

    他有些受不了了,因为在大马路旁被一群人围观的感觉,实在是挺尴尬难为情的。

    “你就是……不知道……所以才会……这麽讲……我爱你爱得……比台湾所有的……水库还……要深哪……哇——呜呜呜……”

    噢!巫伟凡真的快要受不了她这么“恐怖”的爱。

    如果他再让她继续说下去,恐怕连警察都会过来“关心”,顺便开张红色罚单,取缔她在公共场所“制造噪音”,搞不好连他们的阿扁总统都可能亲自颁发一块匾额,再另赠一张佳作奖状给她呢!

    连沐仙的嘴一张,巫伟凡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好意思的低著头。

    她这样哭得没完没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想要跳脚又跳不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他口乾舌燥,想不出办法来。

    她还要哭啊?

    她的两行泪水像开关坏掉的水龙头,巫伟几只好赶紧送上他的嘴巴好堵住她的口。

    本来又要开始大声哭的连沐仙,也愕然地停住了,她睁著泪盈盈、迷蒙的大眼睛,愣愣地瞪著他。

    巫伟凡暗忖,呼——终於没声音了。

    这下子她总不会再说个没完、哭个不停了吧?

    巧玲珑蛋塔  石易著 chenboon扫描 lemondogi校对

    第十章

    “喂!太平公主,你真的很不够义气哦!昨天丢下我一个人就跑,害我一身又黏又臭的,拦了四十分钟都没有计程车肯载我。”小玉西瓜气哼哼地指著连沐仙。“你这个重色轻友、没有良心的家伙。”

    “昨天那种情况下,我怎麽可以留下来?万一被他知道我们联合起来骗他的话,那不就白忙一场了?”

    “哈!怎么样?你的下场还比我更惨呢!还笑我没有魅力?哈哈!人家可是在免费‘赠送’汉堡耶!不知道你上了头条新闻没有啊?哈哈哈……”哈密瓜终於报了一箭之仇。

    小玉西瓜还逞强的解释,“昨天那是……因为我的後面是个花台……所以我才走不开的,你得意个什麽劲?哼!”

    连沐仙往她们两个人的面前一站,两只手各捂住她们的嘴巴喊著,“够了!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哪?谁最可怜?我的阿娜答最可怜啦!被你们这两个女人搞得他吐得一塌胡涂,害人家心疼得要命。早跟你们说过了,你们偏不听。好了,我不准你们再去害他了。”

    香瓜叫著说:“哎哟!啧啧啧,不得了哦!太平公主已经陷得这么深了,才认识多久?赫!都叫他阿娜答了。”

    连沐仙下巴一扬,伸长著脖子说:“哼!!怎麽样?不行哪?是羡慕还是嫉妒?为了我半年的薪水,不能够流落到你们这些女魔头身上,我当然要在他那边多下点功夫啦!坦白说,他真的对我很好,把我宠得跟个小公主一样。嘻嘻!想起来就觉得好甜蜜哦!嘻嘻!”

    “还嘻嘻?嘻嘻你个头啦!发春哪?”哈密瓜根不高兴的气得再送她一纪“脆芭乐”。

    连沐仙捂著额头叫道:“哈密瓜,你干嘛没事又用手指头来弹我的额头?很痛耶!”

    “你也知道痛?她不把你打醒.我看你还在作著你的春秋大梦呢!”小玉西瓜也帮哈密瓜说话。刚才两个人才吵得不可开交,一会儿的工夫,两个人居然又一鼻孔出气的一起对付她。

    “你怎么这麽说?见不得胸部比你小的人比你先找到男朋友啊?”连沐仙看了一下手表。“不跟你们说了,我现在要去找我的阿娜答了,各位‘大奶妈’,明天见罗!”

    小玉西瓜对著一群人抱怨著,“亏我们还这麽努力,现在她居然敢喊我们是女魔头?”

    其他人也都开始紧张了。“太平公主不会真的跟那个男人结婚吧?!如果真的……那我们不就要成了她的‘台佣’了?”

    六个人同时张开了嘴大叹,唉,不会这麽惨吧?!

    连沐仙一进门就嚷嚷著,“哦!刚才那阵雨下得可真突然,淋了我一身,衣服都湿透了,哈啾!”

    “你怎麽不穿个雨衣呢?”巫伟凡心疼的扶著她。

    连沐仙皱起鼻子,嘴巴张开,“哈啾!”她揉揉鼻头,撒娇的说:“人家讨厌穿雨衣嘛!”

    “就情愿淋了一身湿答答的?你实在有够懒,要是感冒了怎麽办?”巫伟凡看箸她身上的衣服一直滴著水,就从後面推著地进去浴室里。“赶快把衣服脱了,进去洗个热水澡。”

    “哈啾!哈啾!”连沐仙一边走一边猛打著喷嚏。“噢……我真的开始觉得有些冷了。”

    她听话的进去浴室,但巫伟儿看著她一身湿透黏在她玲珑曲线的胴体,望著她的背影,下腹居然起了s动。

    “咦?你还站在这里干嘛?把门关上,我要洗澡了。”衣服脱到一半的连沐仙,回头正好发现巫伟凡还站在门口不动。

    一股热流蜿蜒而下,裤裆里的位置,突然让他的小弟弟觉得空间似乎有些拥挤了。

    他猛咽口水,粗嘎地说:“小东西,让我帮你洗。”

    “不用了,我自己洗就行了。”

    他直视著她微凸的胸部,那股s动越来越强烈。“你衣服都湿掉黏在身上不好脱,还是让我帮你。”他强行将她的衣服给脱了。

    连沐仙害羞的直推著他。“哎呀!人家要自己洗嘛!你出去啦!哈啾、哈啾!”她一连打了两个喷嚏。

    “不行,你现在是‘病人’,所以我一定要帮你洗,万一你在里面晕倒了怎么办?”

    连沐仙抓著自己的衣服说:“不要,人家要自己洗。”

    “不行,我一定要帮你洗。”巫伟凡的脾气也挺拗的。

    两个人为了洗澡的事情推来推去的,巫伟凡乾脆将连沐仙整个人箝住,跋扈地说:“不要乱动,让我帮你洗澡会怎么样?”

    “是不会怎么样,但是人家就不想要你帮我洗嘛!”

    “不洗也没办法了,因为你弄得我一身都湿了。”巫伟凡耍赖的让她看著他身上湿了的上衣。“这下子你不让我进来洗都不行,不然待会儿我也变成‘病人’,怎么办?”

    连沐仙推著他说:“嘿!你真的很故意耶!故意抱著我将自己的衣服弄湿,然後再……”

    “再怎么样?别忘了,我可是这里的主人哦!”

    “好嘛!那我不洗了行不行?”连沐仙想从他旁边越过。

    巫伟凡反身将她抱住,咬著她的耳垂说:“不行,你难道没有听过‘客随主便’这句话吗?”

    “这句话哪能用在这个地方!”

    巫伟凡继续轻啮著她的耳垂,低沉的说:“怎么不行?让我帮你洗会怎麽样?你又不是没有让我帮你洗过身体。”他的一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你今天干嘛这麽别别扭扭的?有什麽事情不敢让我知道的?嗯?”

    “哎呀!”连沐仙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一想到那几个死党竟敢取笑她,说她这么快就叫他阿娜答了,她的一颗心就不由自主的暖烘烘起来,脸也跟著红,心跳也跟著加快了。

    巫伟凡不再浪费时间,直接从她背後将她的衣服脱掉。

    她惊呼著,“啊——你干嘛?”

    “你看不出来我在干嘛吗?”她的上半身已经被他解泱了,还剩下她的下半身。“来,把脚抬高。”

    “不要。”连沐仙抓著她的底裤大声叫。

    两个人又开始扯著连沐仙的小裤裤。

    “不要?没关系,待会儿我会让你亲口求我帮你脱。”

    巫伟凡站在连沐仙的背後照著镜子,他低沉的嗓音又开始像在催眠一般,浑厚带点沙哑。

    他抬著她的下巴,说道:“看著镜子,瞧著你自己的身体,胸部小巧有什么不好呢?看那两颗粉红的小樱桃,在上面点缀得是不是挺漂亮的?”

    连沐仙真的听从他的话,站直身看著镜中的自己,看久了,真的不再觉得胸部很小是件令人难堪的事情。

    从镜中看著她的赤l胴体,巫伟凡的五脏六腑都快要移位暴胀变形。

    “是不是很漂亮?别担心你会没有人要,我巫伟凡令生今世要定你了。”巫伟凡低头往她白皙的颈间啃咬。“小东西,到现在你还会觉得我是个变态的男人吗?”

    连沐仙不敢相信的看著镜子中的他,她颤抖了几下嘴唇,连说话的声音也都跟著颤抖,“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

    巫伟凡不正面回答,反问她,“如果这算是向你求婚的话,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的眼泪突然流了下来。

    “你这是感动得流眼泪吗?”巫伟凡从她的背後,一手绕过她的胸脯抚摸,另一手扳著她的香肩吮吻。他浑身火烫,好想在这里要了她。

    他这一问,让连沐仙突然大哭起来。

    “哇——哇——”她泪如泉涌。

    “小东西,我说过一定会娶你的,只要你肯给我一段时间,但是我现在後悔了,我好怕会失去你,所以我决定了,我要提早跟你结婚。”他的唇贴著连沐仙的耳朵旁呢喃。

    “哇——哇——呜呜呜……”这下子她哭得更加凄惨。

    巫伟凡趁她分心的时候,悄悄地脱下了她的底裤
嫂子合集笔趣阁
.再次探索著神秘的丛林,他的小弟弟也抬起头来在她的後臀抵著。

    “别哭了,我想要娶你,真的让你这麽感动,哭得如此伤心?”

    巫伟凡按捺不住了,正想将她按在洗手台上,好让她弯曲著身子,从她的後面进去。

    连沐仙突然转过身来,拚命捶著他的胸膛。

    巫伟凡也感动的拥著她,随她捶打。

    连沐仙一边捶他,一手还擦著眼泪。

    她抽抽噎噎,颤动著双肩。“什么感动得哭了?人家哭……是因为你求婚……竟然……竟然是……在厕所……厕所里面……这么没有……情调……情调的地方?哇——哇——”

    原本已经满腔的熊熊欲火,燃烧得正旺、欲罢不能的时候,听到她这麽说出哭泣的原因,巫伟凡霎时像被人给撒了一大桶的冰块一样,全在一瞬之间给熄灭。

    他震惊的低下头,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不是因为……我的求婚……而感动得……痛哭流涕?”

    “感动你的头啦!人家第一次被男人求婚,竟然是在厕所里?又被这个求婚的糟老头、大色狼给脱得全身光溜溜的,我有什么好感动得痛哭流涕?呜呜呜……人家是为了这个原因哭得伤心欲绝啦!”连沐仙又一拳捶向他。

    巫伟凡看著她全身一丝不挂,再看看自已。嗯,衣服整个完好无缺,只是上衣湿了,难怪她要哭。

    他迅速脱光自己的衣服,站在她的面前安慰著说:“小东西,我现在也脱光光了,这样子你就不会觉得不公平了吧!”

    “谁要你也脱光?你以为人家是说这个?你真笨耶!要向人家求婚也不会挑个浪漫一点的夜晚,有情调的地方,我淋了衣服全湿,脱光要洗澡了,你这笨猪什麽时候不好挑,偏偏挑在这个节骨眼跟人家求婚,呜呜呜……哇……你这笨猪……人家不要啊……”她一直揉著眼睛,不停地抽噎著。

    巫伟凡呆呆地望著地。她现在怎麽又像在公车站牌的凉亭时一样了?

    噢!她真的好会哭哦!难怪她会取名叫连沐仙,她一定是一个被贬下凡来又很爱哭的小仙女。

    巫伟凡被她哭得心慌意乱,推著她进浴缸里。

    他耐心的哄著她,“好、好、好,你别哭了!我赶快帮你冲冲澡,洗好了之後,我们再商量一下。不然你教我,看下次我到底要在什么时间?该在什么地方向你求婚比较好?!”

    连沐仙的嘴一张,“哇——”她又哭得惊天动地。

    巫伟凡才刚将莲蓬头的水冲到她身上,她却没有预警的又突然“哇”了一声,害得他吓得跳了起来,非常紧张的问著她,“小东西,是不是水太烫烫到你了?”

    连沐仙哭得哇啦哇啦的。“哇!什麽水太烫?呜呜呜……你连求婚都不会?还要我教你,你真的是比猪还要笨哪!”

    她嘴张得都可以看到她的蛀牙了。

    巫伟凡还是耐心的哄著她,“别哭嘛!我是真的不会啊!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我又不是常常向女孩子求婚。”

    连沐仙看了他三秒钟之後,她再度的将嘴一张,“哇——哇——呜呜呜……呜呜呜……”

    巫伟凡傻眼了,他看看手上的莲蓬头,又看看哭得正“陶醉”的连沐仙。

    他心想,她的眼泪像珍珠……呃!不!应该是像埋在地底下被大怪手挖破爆裂的水管才对。

    巫伟凡用大浴巾将连沐仙裹住,直接抱到他的房间里。

    她还在哭。

    “我求求你别哭了嘛!”他把连沐仙放躺在床上,这句话他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了。

    “呜呜呜……”她泪雨滂沱的。

    巫伟凡被她哭得开始胡言乱语了,“天上所有的神明、圣母玛利亚、耶稣基督和十八层地狱里的妖魔鬼怪、孤魂野鬼、牛头马面、阎罗王大人,有谁可以告诉我啊?现在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身边这个女人不要再哭了?”

    “呜呜呜……”她的哭声荡气回肠的,还有回音缭绕。

    她要哭是吧,他火大的把她的嘴巴堵住,看她还哭不哭!

    巫伟凡真的把她的嘴给堵住了。

    “唔唔……唔……唔……”连沐仙真的不哭了。

    原来巫伟凡把她身上浴巾的一角塞到她的嘴巴里,她真的不哭了,可是却用著大眼睛瞪著他。

    连沐仙举起双脚朝他踢过去。

    “嘎?这个方法好像也不太好。”他把她嘴上的浴巾扯下来。

    “哇——呜呜呜……”

    “怎麽还哭啊?”巫伟凡没辙的搔搔头发。

    不如这样吧!这次他用自己的嘴巴来堵住她的。

    嘿嘿!不哭了吧?!

    只是单纯的想要遏阻她的哭声,怎麽会变得让他跟她嘴对嘴,还“堵”上了瘾?下腹的那把火又升了上来。

    他轻轻吸著她的唇瓣,慢慢用著舌尖画过她的贝齿,再缓缓地钻入她的口中,与她的舌头相互交接,缠绕在一起。

    他一把扯开她身上的浴巾,手掌又不安分的偷偷滑到她的胸部,两指揉捏箸上面的小蓓蕾。

    “嗯……”这次却换来了她细微的呻吟。

    这个声音川二更加刺激巫伟凡的神经与器官!

    “噢……小东西,我真的好喜欢摸你的胸部哦!”他的大手直在她的胸脯上爱抚。

    巫伟凡抬头望著连沐仙的胸脯,终於忍不住得像饿狼,一口就将它含住啮咬。

    “嗯……哦……”她也忍不住的抱著他的头嘤咛。

    他的下腹越来越胀,渐渐勃起的硬物抵著她的x户,他粗哑著声,带著她的手移到下面。

    他声音沙哑,恳求著说:“小东西,这次我要你自己把它放进你的里面,快……”

    连沐仙第一次用自己的手去接触他的昂扬,她有些羞赧的抓著那根烫人的硬物,将它移向自己的x口,没有想到自己也早已湿了。

    “小东西,你的下面好滑哦!”他的巨首正柢著她的花丛。“快,把它放进去,我真的好想赶快进去你的小x里,快……”

    连沐仙将手紧握著它,对著她的幽谷,却害羞得迟迟不敢主动将它捣入。

    手中的温度,让它一寸一寸的勃发壮硕。

    “噢……你这是在折磨我呀!”

    巫伟凡抓著她手上的巨w,直接将它抵著x户,後臀往前用力一挺,对准她的花x长驱直入。

    “噢……”两个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叹息。

    他一深一浅地送进,咬著她的指尖。

    “噢!你这个小东西可真坏,刚才还故意折磨我,待会儿看我怎麽‘伺候’你。”他开始加快速度,卖力的奋勇前进,捣得她的x口不断涌出y水,他粗嘎低问,“小东西,你舒服吗?”

    连沐仙早已咬紧嘴唇,神情激动的抓著床单,她不停地摇著螓首,臀部自然地向上配合著他的动作,但她就是不肯让自己发出叫声。

    “舒服就大声叫出来,不要咬著嘴唇,我喜欢听你的叫声,别再咬了。”他蛮横的向她的幽x直撞,一次又一次加重力道。“这样还不够让你舒服的叫出来吗?”

    巫伟凡不再温柔的进出,他要听到她的叫声,於是像发了狂一样朝x内刺戳,将两个人紧紧地贴密,牢不可分。

    “哦……哦嗯……哦嗯……哦……”连沐仙再也忍受不住他的刺戳,她疯狂摇晃著头,这次她终於叫出声了。

    两个人浑身是汗,他对她邪佞的一笑,“你还是叫出来了嗯?我要听你再叫,听你的声音会让我冲动的,再叫啊!”

    他直闯她的内壁,放肆的将壮硕深埋,霸道的命令她,“把你的脚夹住我。”

    “啊……啊……别……哦……”她彷佛快被他刺穿了,满脸荡漾著春潮,她不再矜持的被动,她真的将她的双腿紧夹他腰上。

    “对,我就是要你这样,噢……”这样的深入,让他的硬挺更加接近她的x底,戳得他全身有些抽搐了起来。

    “哦……哦……啊哦……啊哦……伟凡……我好想要……”连沐仙完全忘了娇羞,只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多么渴望他的进入。

    巫伟凡喘著气!仍不停地朝她送进。“我知道你还想要……”

    他突然将硬物抽出。

    连沐仙迷蒙的双眼狐疑的望著他,她主动起身要将他压下,声音中有著迫切的渴求,“别离开……”

    “我知道,还没有结束呢!”

    巫伟凡站到床下,再把她的身子一拉,她的娇臀就靠在床沿,他再次戳入她的幽x,这个角度让他们彼此摩擦得更为敏感。

    “哦……你这样……c得我……好深哦……嗯啊……啊……”

    巫伟凡紧贴著她的耻骨,随著他的一抽一送,磨得她的花蒂起了像涟漪般的痉挛,一波又一波的延伸扩散。

    连沐仙的双脚也无力的踏在地板上,跟著他的抽送而一上一下,整个身躯随著他的动作而不停晃荡。

    “凡……我不要了……哦……哦……”

    额头上的汗水直往下流,巫伟凡气喘吁吁地继续著他的狂野。“小东西……你达到……高c了吗?”

    “嗯……哦……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哦……你碰到了我……敏感的地方了……啊……啊……啊……”

    连沐仙紧掐住他的双臂,y荡的叫声让他体内的热血四处窜流,他感觉到她有一股热y流出,烫得他也快要濒临那股诱人的狂潮。

    “哦……我受……不了……哦嗯……嗯……啊……”

    他迅疾的伸进,一个抽搐,就像颗手榴弹一样炸了开来!

    所有的花絮都向上飞扬,在他们两个人身上卷出了深不见底的漩涡,直往底下飘进。

    巫伟凡蹙著眉头,再做最後的冲刺,由一个深深刺入,他按捺不住地狂嚣的仰天发出暴吼,“噢——噢——”

    一阵不停的飙s,整个都浸y在两个人的爱y当中。

    他无力的瘫软在她的身上,顾不得两人都是一身湿黏的汗水,就这麽紧紧依偎在一起,连她x中的轩昂也舍不得离开了……

    巧玲珑蛋塔  石易著 chenboon扫描 lemondogi校对

    尾声

    三年後

    “老婆,你已经在两年之中连续生了两对男女的双胞胎了,等这一胎生完,我们就别再生了。”巫伟凡扶著连沐仙在产房里来回走著。

    连沐仙却是一脸的坚定。“不行,我还要再生。”

    “可是我怕你累坏了呀!”巫伟凡心疼的说。

    连沐仙还是非常坚持,她高兴的抚摸著自己的胸,认真的说:“好不容易它才变大了,我怎么可以不生?”

    “难道你真的为了要胸脯‘长r’出来,宁可每年这样于一直不停的生小孩?”他瞠目结舌,不敢相信的看著她。

    连沐仙骄傲的说:“没错,我一定要每年再接再厉的一直生。”

    巫伟凡张大嘴,瞠目不知如何以对。

    天哪!他怎麽会娶到这种老婆?

    六个死党全聚集在坐月子的连沐仙的卧房里。

    连沐仙乐得在老公面前喜孜孜地指挥著她们,“来,柚子、香瓜,你们一人一个,去抱我的老大跟老二喝牛奶。还有,水蜜桃跟泰国芭乐,你们负责哄我的老三跟老四睡午觉。小玉西瓜,这次轮到你煮晚饭了。嘿嘿!哈密瓜,这回你比较幸运,我这一胎只生了一个女孩,现在就由你抱她去洗澡换n布。”

    六个女人都苦著一张脸,大家都很有默契的喊出,“我怎么会这么倒楣啊?太平公主,拜托你行行好,明年可不可以不要再生了呀?”

    连沐仙得意的拉著巫伟凡说:“不行!我一定要让你们这几个人一辈子当我连沐仙的‘台佣’。”

    六个女人又是愁眉苦脸的哀求,“太平公主……”

    “闭嘴!从现在起,我已经不叫‘太平公主’了,这个外号三年前已经从我身上消失了,你们瞧,我已经可以穿上b罩杯的胸罩了,所以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太平公主’了!哇哈哈!哇哈哈!”

    看她如此坚定的样子,一个个都是一脸认命的表情。

    连沐仙心中暗忖,为了摆脱这个难听的外号,她一定要每年努力生、认真生,用力一直生。

    她非要让“太平公主”从此销声匿迹。

    哇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她现在已经不再是个“葡式蛋塔”了!

    ——全书完——

    《

    <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