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荷包网 > 辣文肉文 > 沈家风云之绝代佳男 > 第 7 部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net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谁说他死?”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他怎么不知道?九九疑惑的看着沈擎风,沈擎风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骗人!心都给我吃了人怎么能不死?”沈擎日据理力争,真把他当白痴呀?“咳,我配药只用了一小片心。”沈擎风用手比了一个非常微小的体积,“我在没有伤到雷公子心脉的情况下割了一小丁点下来,而不是用了整个一颗心。雷公子的生命没有危险。”

    “那……你刚刚说什么都晚了,来不及了?”明明是他的话误导了他,害得他眼泪白白流了一大堆。“我是说你们两个人感情已经投入了,收不回来了。”沈擎风差一点喊:“冤枉呀,大人!”“喔……”沈擎日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好,拉上被子准备好好睡一觉补充刚刚浪费的体力。“喔?这就是你的反应?”九九忍下要用扇子敲沈擎日的头的冲动,提醒自己这个人是你二哥而且身受重伤,不能因一时冲动犯下拭兄大罪。“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沈擎日一头雾水,他没死雷锦也没死,大家皆大欢喜不是就结束了么?还有什么下一步要怎么办?“你和雷锦呀!”九九恼火的说,怎么好像就他在担心?“你和雷锦有什么打算?”“打算?我没有什么打算,我现在只要把伤养好。至于雷锦有什么打算那是他的事我怎么知道……咦?我怎么回家了?”沈擎日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自己现在正在沈家属于自己的卧室内。

    “你才发现?!”九九怪叫一声,“你以为你从中毒到现在清醒之间有多久么?半个月耶,六哥足足花了半个月才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其实他们趁着雷锦被取了心昏迷的时候,就带着大队人马一路护送沈擎日回沈家,理由是沈家的药材比较全,而且护理起来比较方便。现在算一算雷锦的伤怕是也不碍事了,应该快追来了吧?所以他才要问一问二哥的意见,也好根据二哥的态度来决定怎么对待雷锦。

    “原来已经半个月了。小风辛苦你了。”沈擎日真心的跟沈擎风道谢,他真的很幸运有这样的兄弟。“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二哥好好休息吧,你的内腑被毒气侵蚀了,但是好在雷公子一直用真气给你毒,保护你直到我到了。加上你学的是大无相神功,所以就算是受了侵蚀也不严重,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沈擎风好脾气的说道,他认为真正救沈擎日的人是雷锦,雷锦这样对待沈擎日才是他认为可以将二哥交给雷锦的原因,真情难求呀。

    “雷锦……”沈擎日叹息的闭上眼睛,半晌在让人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他轻轻的开口:“我再想一想……但是……如果他来找我,我大概会跟他走吧。”

    '30'第30章

    一转眼时间又过了半个月,沈擎日已经回到沈家整整一个月了。身上的里里外外的伤都在沈擎风高明的医术下愈合的十之八九了。期间突然听到逃家的沈擎月似乎跟一个武林人物纠缠不清,惹得九九天天跑来说他带坏了弟弟……可是这关他什么事?小月跟他不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何德何能会带坏他?以虚弱为借口躲避九九的迁怒而早早爬上床的沈擎日,在床上暗自诅咒连累他的沈擎月最好死到外面永远不要回来。

    今天是月底,真正应了月黑风高的描写,才不过二更天外面就已经漆黑的不见五指。还没到夏天,这个时节应该没有蚊子吧?沈擎日迷迷糊糊的想,脸上好痒可是又懒得抬手去抓,微微扬起脸感觉好像靠到了一个温热的东西,他摩挲了一下……嗯,不痒了。耳边似乎传来一声叹息又或是一声低笑,随后沈擎日感到有人似乎在剥他的衣服……?!

    他猛地睁开眼看到一个黑影喘着粗重的气息出现在眼前。“啊……”尖叫才脱口而出,就被厚实的大手捂住了。“别吵,是我。”黑影在沈擎日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另外一只手已经不规矩的潜进沈擎日的内衣,在沈擎日光滑的肌肤上不断游走,随后发出满足的叹息。这样的声音,这样的动作……是雷锦?!“雷锦?”沈擎日拿开捂在他嘴上手轻轻的问道:“真的是你?”“是我,小猫儿,你离开我的床太久了……”雷锦微笑着对沈擎日说道,才一个月而已,他就怀念他的脸、他的声音、他的肌肤、他的一切,怀念的简直快要疯狂了。那日取心昏迷以后,沈家的人为了更好的医治小猫儿而把沈擎日带走,他醒来时差一点绝望了。谁知道半个月以后沈家派人来告诉他,让他拿马家和雷家的所有牧场作聘礼,沈家的大公子绝对不会没名没份的跟着他。于是他花了半个月的时间瓦解了马家的一切,马家上下男女老幼一个都没有留下的被他彻底斩草除根,他不会让小猫儿再有受伤的机会。然后他来了,顾不得时间不对,连夜就跑到了沈家,第二次像一个采花贼似的潜进了沈擎日的房间。当他看到沈擎日红润健康的脸颊,他觉得一切都值得。小猫儿撒娇的模样勾起了他足足一个多月没有解放的欲望,今夜他要小猫儿彻底补偿他。

    “雷锦!呜……真的是你,你是来带我走的么?”沈擎日自投罗网的扑到雷锦的怀里,狂乱的亲吻着雷锦的脸,泪水禁不住流下来,他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天啊,小猫你热情的让我几乎招架不住,不过如果你吻我这里,我会更高兴。”雷锦高兴的抱起沈擎日的身子深深的吻下去。火热的唇舌不断的纠缠,很快的沈擎日眼中便浮现出欲望的迷离。突然间变得大胆的他,伸手拉扯着雷锦的衣物,他要感受那种肌肤相亲的真实感。“别急,小猫儿我这就来了。”雷锦从善如流的快手快脚将两人的衣物剥除,当两人的肌肤毫无障碍的相贴在一起的时候,燎原的欲望顿时席卷上来,唇再次相交在一起,将叹息吐到对方的口中。

    雷锦的吻一路从沈擎日的颈项游走到全身,尤其在挺立的红豆上面更是留恋不以,最后终于来到了沈擎日早已蓄势待发的花柱上面,将那根顶端不断分泌花y的挺立含进口中。本来就很敏感的沈擎日,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没几下就发s了。毫不犹豫的咽下那浓稠的y体,雷锦咂咂嘴调侃的说道:“很浓,看来小猫儿也忍了很久呢。”

    发泄过后的眩晕让沈擎日在听到雷锦的话以后的脸更加红了,眼角瞄到雷锦那尺寸高人一等的命根子,沈擎日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沈擎日一咬牙说道:“我……我也帮你……”结结巴巴的言不及意之后,沈擎日决定用实际动作来代替语言。他一把揪住雷锦半挺的欲望,胡乱的塞到口里,学着雷锦的动作不断吮吸舔弄。

    雷锦着实的吃了一惊,他想不到沈擎日今天会这么开放,他那青涩的技巧让他几欲疯狂,他轻轻的指导沈擎日说道:“用手摩擦下面……唔……舌头要缠绕不要只是舔……做的好小猫儿……就这样,下边也不要忘记……唔……”在黑暗中也能清楚的看到东西的雷锦,看着沈擎日黑发披散的埋首于他的两腿之间的煽情画面,欲望很快的就在沈擎日口中爆发了。

    “呜……”含着雷锦得体y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沈擎日,用可怜的眼神看着雷锦。雷锦轻笑了一下,然后将手放到沈擎日的口旁说道:“吐出来吧。”雷锦将沈擎日翻过身去让他背面朝上,然后利用手上的y体开始不断滋润一会儿要使用的密所,很快的雷锦已经可以放入两根手指,两根手指不断的扩张那里的肌r,沈擎日也非常配合的放松自己。无意间手指碰到一个小小的突起,让沈擎日浑身一哆嗦,本来已经软下来的花j再次渐渐抬头。“啊……嗯……”媚叫从沈擎日的口中不断吐出,让雷锦更加心急的想要将欲望深深的埋入那片温热的天堂。

    终于,第三根手指已经可以顺利的抽c,雷锦迫不及待的将沈擎日的纤腰高高抬起,在拿出手指的同时将坚硬的灼热没入了柔软的火热中,“啊……”呻吟声同时从两个人的口中传出来,然后雷锦有力的冲刺让沈擎日的房间充满的无边的春色。

    终于两具汗湿的身体紧紧的抱在一起,等待着剧烈的喘息渐渐平复。雷锦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那道几乎要了沈擎日的命,而今却只剩下一道粉红色的痕迹的刀痕,轻轻的问道:“这里还疼么?”

    “不……早就不疼了,我弟弟给我用了最好的药,不会留下一点疤痕。你呢?这里还疼么?”沈擎日摸索着雷锦的胸膛最后在心口的地方找到了那道细微的疤痕,感受着疤痕下面的心脏依然有力的跳动,沈擎日这才有了真实的放心。“这里没有什么影响吧?”

    “没有,你弟弟的医术真的很高明,这里简直看不出来曾经被切开过。”当时他决定要救沈擎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反对,让他差一点又大开杀戒。最后众人拗不过他的决心,整个雷家牧场的人几乎都手拿武器聚集在沈擎风为他取心的房间门外,扬言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就将沈家的人碎尸万断为他报仇。

    “这种危险的事情以后千万不要做了,我听说以后差一点哭死了,还以为你没命了呢。”沈擎日心有余悸的回想当时的心情,这样的经历他绝对不要尝试第二次。“你以为我就是为了谁?要不是为了救你我会让人掏我的心?”雷锦紧紧的抱住沈擎日,他受的惊吓绝对不会比沈擎日少。“那……我们约定以后我们千万不要随便替另外的人死好么?如果你要死一定要死到我的后面,如果你要死了一定要先杀了我再死……”沈擎日打的如意算盘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真的好自私,为什么承受失去你的痛苦的是我?因该是我先死才对!”雷锦瞪着沈擎日不甘心的嚷嚷着。
嫂子合集全文阅读
“我先死!”“我先死!”……“唉……我们两个一起死好了。”像两个孩子般的争论“生死相关”的大事,感觉有些滑稽过头了。沈擎日最后妥协的说出折中的办法。“好吧,等到我们到了该死的时候,抱在一起,然后用一柄长长的剑穿过我们的身体或者一起吃同一种毒药,然后我们共赴黄泉。”雷锦吻着沈擎日的手说道:“就算下了黄泉我也会拉着你不放,然后我们再一起转世投胎,下一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

    同生共死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情?沈擎日回手握住雷锦的手哽咽的说道:“好,从现在起我要努力的做坏事,而你要努力的做好事,就算是下了地狱我也希望我们可以到同一层地狱。”无论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他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好,我们一言为定。”以吻为契,两个人就这样定下了生死与共的诺言。

    '31'第31章(完)

    京城的沈家与北方牧场的雷家联姻了,这个消息并没有产生太大的轰动,毕竟像这样显然是基于商业利益的联姻很常见,只有两家的人或者是非常相近的亲友才知道,沈雷两家的新人都是男的。男人和男人能成亲么?这个问题充斥着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人的脑海中,不过根据沈家对外的解释说:“金璧皇朝的法律虽然没有说明男人与男人可以成亲,但是法律也没有规定男人与男人不能成亲。”话虽如此但是毕竟男人之间的婚姻还是很惊世骇俗,因此这次联姻两家的形式都很低调。

    一台八抬大轿将沈擎日抬进了雷家大门,因为雷锦是孤儿出身,因此少了例如拜祖先这类的俗礼,一路直接抬进了新房。虽然名义上沈擎日是嫁过来的,但是他也没有变态到穿上新娘子的全套行头,只是全身上下都是红衣而已。终于可以休息的沈擎日一点都没有当新人的自觉,毫无形象的摊倒在新房的大床上。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沈擎日放松四肢,以使因为长时间的坐轿子而产生的疲劳消除掉。这些日子以来他觉得好像在梦中一样,那日早晨先是被九九捉j在床,然后九九狮子大开口的让雷锦将马家和雷家所有的牧场当作聘礼,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让他大出所料的是雷锦居然没有任何异议的将产权渡让书拿出来交给九九,随后就想将他打包走人可见决心之大。最后还是他使性子说自己好像是被卖掉一样,他不要这样不明不白的跟雷锦走。于是便有了这场荒谬的婚礼,他也成为了金璧皇朝历史上第一个男新娘。虽然雷锦将牧场都给了九九,但是过后他看自己担心的样子承认他还有好几个金矿,所以就算是牧场给人了他还是可以供养的起他。最让他感动的不是这些,而是在他临走的时候逃家数月的沈擎月突然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看着沈擎月咬牙切齿的样子,让他不禁怀疑沈擎月究竟有多恨他。“你就这么恨我?不过你也恨不多久了,我要走了,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回来了。”沈擎日无奈的对沈擎月笑道,从小这个不像弟弟的弟弟就毫不掩饰的讨厌他,让他好伤心。

    “你太狡猾了!为什么你总是逃走?”沈擎月恨恨的说道。“呃?狡猾?”从来没有人这样形容他,说他是白痴还差不多。“对!狡猾。你总是赢了就走,甚至不给别人打败你的机会。你真是有够可恶的!”沈擎月生气的大吼,每当看到这个只大他三个月的哥哥他就忍不住要发火。“赢了就走?”这是什么跟什么?沈擎日努力回想自己什么时候赢过沈擎月了?难道是……“你该不会说我们小的时候的事情吧?”想一想也只有那个时候他曾经赢过小月。

    “不然你以为我在说什么?我就那么无能到只有你退让我才可以继承沈家?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让我永远都是你的手下败将!”沈擎月红着眼睛说道,其实从小他就将沈擎日当作努力的目标,可是谁知道他居然不战而退,让他突然失去了对手。曾经他得意过,但是偶然间他知道了真相,那种不甘心、空虚的感觉紧紧的缠绕着他的思绪,原来他永远都排在沈擎日的后边。其实他知道论天资沈擎日要比他强很多,但是他不相信凭他的努力战胜不了沈擎日,可惜沈擎日不给他机会证明这一点。这才是他每次看到沈擎日都没有好脸色的原因,现在这家伙居然要走?走出他的视线走出他的生活……那他怎么办?他们的胜负怎么办?

    “呃……这么久的事情你还记得呢?”没有办法理解沈擎月的执著,这对他这种得过且过的性格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多少年了?十多年了吧?他怎么可能记仇这么久?

    “我当然记得!这是我毕生的污点、遗憾!”沈擎月坚决的说道。“污点?遗憾?太严重了吧?”沈擎日喃喃的说道,小月的个性未免太认真了吧?“你打算怎么办?难不成你想在我去北方的时候再比一场?”沈擎日建议道,否则相信这一辈子沈擎月都不会善罢甘休。

    “当然!”沈擎月高傲的抬起下巴说道:“不过如果你敢存心让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那个是当然了……嘿嘿嘿。”沈擎日心虚的傻笑,打消了故意认输的念头。那一夜,第一次两个兄弟坐在一起讨论琴棋书画,至于结果只能说各有千秋。当沈擎月心满意足的走掉以后,沈擎日累的快要挂掉了,不过他也终于知道其实他这个弟弟还是满尊敬他的,然后在他上花轿的时候九九塞给他的“嫁妆”更是让他了解到弟弟们有多关心他。

    新房的门突然被轻轻的敲了敲,惊醒了沈擎日的回忆,勉强坐起来对门外喊道:“进来。”心想大概是丫鬟或者小厮吧。谁知道推门而入的居然是朱玉,让沈擎日顿时觉得有些心虚。

    “见过夫人。”看不出来朱玉现在的心情,但是好像对他的态度改变了不少,原本他就算态度很恭敬但是说话的语气中还是掩不住对他的鄙夷。“呃……不要多礼。而且不要叫我夫人,感觉怪怪的。还是叫我沈少爷或者沈公子好了。”沈擎日有些尴尬的不知所措,突然他想起来一件事,连忙从身上拿一个信封交给朱玉说道:“这个是我的嫁妆,我想还是交给朱先生保管的比较妥当。”

    朱玉疑惑的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纸打开一看居然是雷家牧场的产权书。“这……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给我?”朱玉有些受宠若惊,其实他今天是来询问沈擎日的态度,如果沈擎日不能容他,他也许会离开雷家,尽管他不想。

    “我拿着也许不一定哪天就搞丢了,如果给雷锦说不定有一天他觉得烦了又会随随便便的给人,不如交给朱先生。朱先生会尽心尽力的照顾好我的嫁妆不是么?”沈擎日的笑容在红衣映照下格外的娇艳。

    “夫人……不,沈少爷我一定会帮您打理好牧场的,谢谢您……”原本以为会无家可归了,没想到这为沈少爷的气度如此宽大。“该道谢的是我,其实我知道先生对雷锦一向是忠心耿耿的,只有交给你我才会放心。”总算将这个烫手的山芋交出去了,他才不要工作呢。“沈少爷……那天是我的疏忽才让叛徒有机可乘,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绝对没有背叛爷,我……”朱玉为难的提出那日的事情,他不希望雷锦误会他是叛徒,一个吴仁对他的打击就很大了,如果他再坦诚曾经有事情背着他……

    “哪天的事呀?是我被恶徒掳走的事情么?这个跟先生没有关系呀,是那个叛徒太可恶了,趁着我在睡觉的时候把我抓走了。”沈擎日对朱玉有所指的眨眨眼,开玩笑如果朱玉有事那他也跑不了,他们是共犯呀。

    “呃……朱玉明白了,一切都是那叛徒的错,我们都是受害者。”朱玉是何等人物,听沈擎日这么一说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果然没有看错,这个沈少爷一直都是在扮猪吃老虎,也许从头到尾他们都是被玩弄的那一方。

    “所以,这件事很遗憾,我们就不要再提起了。”就让着件事成为永远的秘密吧。沈擎日和朱玉两人相视而笑,一笑抿恩仇。“不提起来什么?”雷锦好不容易摆脱外面拉着他喝酒的属下,一路迫不及待的走回新房。谁知道居然看到了朱玉与沈擎日相处甚欢的场面,朱玉可是当初反对他们在一起反对的最厉害的那个人。

    “喔……我将九九拿来给我当嫁妆的牧场拜托朱先生管理,朱先生很过意不去以前对我的态度,我说过去的就过去了以后不要再提起了。”沈擎日笑盈盈的走到雷锦身边,背着雷锦给朱玉一个眼色。

    朱玉了然的点点头然后说道:“我就不打扰爷跟沈少爷了,祝两位百年好合。”说完就退出了房间。“为什么把牧场给他?”雷锦随便问一问,基本上他不太在意牧场的下场,反正他早就厌倦了。“因为他喜欢呀。九九怕我把你吃垮了,而被你退货。让我一定要带一点嫁妆当私房钱,我又讨厌工作正好他来了,就交给他去烦恼好了。”沈擎日被雷锦一路抱到床上,双手松松的搭到雷锦的脖子上,柔媚入骨的说:“而且,我也不希望你接手,我希望你可以天天陪着我。”偷偷的吐了吐舌头,沈擎日不惜色诱雷锦,要是让他怀疑起来他就惨了。

    “如卿所愿,我一定会天天陪着你,每天侍候的你舒舒服服的。”最后一句话让雷锦眉开眼笑,很快的就把怀疑抛之脑后,沉浸在无边的欲海之中。沈擎日后悔了……非常非常的后悔,什么陪再他身边,每天侍候的他舒舒服服的?雷锦分明是把他撩倒在床上日也c夜也c,真不知道他那无穷的精力究竟是从哪儿来的。简直比工作还要累,好怀念那段在沈家当米虫时候的日子……决定了,我要回家!然而他究竟能不能从雷锦仿佛八爪鱼一样的纠缠下成功的执行他的逃家计划?……这个恐怕只有天知道。

    (完)

    ……本部分结束……

    本小说源自第三方网站,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可用于商业目的,仅提供下载链接索引,如果您喜欢该小说,请购买正版书藉。

    《

    <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